[原创]军人眼中刘翔=逃兵

亿万人期待的飞人刘翔退赛了,引爆了所有论坛、QQ群、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口水大战。依我看基本可以分为“宽容派”和“讨伐派”,但各派中也可继续细分,有的较激进,有的较客观,也有超越事情本身而互相攻击和漫骂的,真是刀光剑影,火药味十足啊!

挺刘的大都以“宽容”“人性”和客观理由为主要论点,显的很有人情味,很大度,很高尚。

批刘的就复杂一些,有的质疑刘翔的伤势,有的质疑刘翔的品质,有的怀疑是刘翔幕后团队安排的退赛,更多的是遗憾他不赛而“逃”的。那些质疑声很容易被对方扣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帽子。

我当然知道没有一个专业运动员没有伤病的,所以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不会相信那些“阴谋论”的,当然现在也不完全排除扩大伤情的可能。理解伤病对运动的影响,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体会的。在新兵连时,我得过疲劳性骨膜炎,从脚跟疼到膝盖上,晚上会疼醒,只要脚一着地,那个疼啊,真感到站都站不住,军医给我用的是外用的什么止痛酊,我还用白酒配云南白药喝,一个星期都没效果,大大影响了我的训练,尤其是100米跑和3000米跑(新兵连只跑3000米)。但是我的班长认为我是装的,根本不让我休息的,还在其他地方故意批评我,那时我真的十分委屈,一点自信都没了。后来在教导队集训时,跑5公里越野时摔过一跤,脚崴了,当时也没在意继续跑,之后很肿很疼,连续几天跑不达标,代价就是还要加罚跑,我向教官提意见,说腿不行,他们只有一句话,不死就跑,要不然就滚蛋!我给我们连长打电话汇报我们几个集训的情况时,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因为5公里再不达到标准我就要被淘汰了,而我的腿肿的和馒头一样。我连长一向很信任我。我们连队几个在教导队参加某项技能比武的人也看到我一瘸一拐的在长跑,他们回去也和连长说了。我哭着说我的腿真不行了,我只能退出了,但我怕给团里丢人真不知道怎么办啊。连长既同情我又批评我退出的想法,让我坚持。我咬着牙坚持,在随后的阶段性考核中我一瘸一拐的坚持,最后还是在中途倒下了,但我的坚持教官们看到了,没有赶我走,反而又给我机会!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士兵最平凡的一点小经历,在我身边的战友们每个人带伤带病带压力艰苦训练的事情比比皆是!所以对一些伤病带来的影响,我们还是有些客观的判断的。

刘翔不是一个“个体”的人啊,是一个“社会”人,他是公众人物,他的所做所为对整个社会有很大的影响。他不是没享受这些带给他的益处,鲜花和掌声不只有欢迎还有对他的希望!当他从胡总接过第1棒火炬时;当他以高价代言的广告产品大卖时,岂能不受众人在道德上的监督,怎么还能像对一般人那样要求他?!得到就必须有付出!他得到了英雄一样的礼遇,他也喜欢陶醉英雄般的礼遇,但他也必须清楚他做的事也要无愧于英雄的称号。否则,议论声是不法平息的!

刘翔这次拿不到金牌也无愧于一个伟大运动员的称号,奥运精神不是只有金牌,只要他真正奋勇拼搏了就无愧亿万支持他的人民了。他倒在栏下,大喊“中国有我!亚洲有我!”我们也会为他骄傲的。遗憾的是他没有尝试下继续拼下去,最终引来无数议论。

在我们部队老兵的QQ群上,我们连队退伍老兵的QQ群上,也都对议论纷纷,基本上是一边倒的:鄙视逃兵!我认为军人群体这样看是好的。有些人肯定说不人性了,但我们军队的传统就是在极不“人性”的情况下克服种种无法想象的困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取得了一场场不可思意的胜利!现在真的无法考证我们有多少先烈是负伤后继续战斗的,我也无法想象在朝鲜的冰天雪地中志愿军战士们是怎么穿着单衣单鞋吃不到热饭饱饭而翻山越岭打的美国军队如丧家之犬的!?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和潜在的敌人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所以我们更不能丢掉强大的精神武器,千万不能被敌人对我们潜移默化的糖衣炮弹给软化了!

如果我们的军人都认同这些种种种种的充足理由使退出无可厚非的话,那么在未来极端危险极端激烈的战场上,战士们退出的理由更多更充分;这样的话,还民族复兴?估计下一场南京大屠杀就不远了!

有人会说,这只是体育比赛,不是打仗,他更不是军人。孰不知奥运会就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在这场不流血的比赛中都大为退赛开脱的话,那些以前在敌人威逼利诱下当了汉奸走狗的倒要翻身了!他接过了第一棒的火炬,就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今中国人,他就有责任在赛场上表现出中国人不屈不挠无论在什么恶劣的条件下都坚持进取决不妥协的精神!但他这时忘了他决不是仅代表他自己了。

刘翔,我相信你真的有伤,也相信你也不想退出,也很同情你;但我决不能对你没有再为祖国的荣誉坚持而没有意见。于小处你没任何错,于大义你错了;于平常人没有错,于公众人物你错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错。刘翔最好还是从这件事汲取经验教训,好好恢复,准备重出江湖,捍卫自己和祖国的荣誉吧。

退伍士兵-----我是传奇原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