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将郭药师飞黄腾达的战史

北宋宣和年间,辽国已呈日薄西山之势,而另一支少数民族――女真族却日益兴盛强大,很快对辽构成了强大的威胁,辽燕王耶律淳招募一批辽东饥民充军,号为“怨军”,准备对抗女真的侵袭骚扰。怨军的首领叶郭药师,是渤海钦州(今辽宁营口东南)人。他足智多谋,且骁勇异常。怨军组成第二年,有两营将士意欲叛逃,郭药师闻知立刻杀死两营首领罗青。耶律淳很赏识他的忠义果敢。后来辽督统萧干留二千人编成四营,分别以郭药师、张令徽、刘舜仁,甄五臣为四营首领。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辽耶律淳在燕京(今北京)建号“建福”,改“怨军”为“常胜军”,擢升郭药师为卫上将军、涿州(今河北涿县)留守。不久,耶律淳去世,萧太后秉政。


同年九月,童贯见辽内部争权,以为有机可乘,向徽宗请命出师攻打辽国。郭药师见辽大势已去,再没有什么拥戴的价值,于是率部八千人投降了宋军,并献出了涿州和易州。童贯大喜,上报徽宗,进封郭药师为恩州观察使。宣抚部统制刘延庆统兵十万与萧干在卢沟列阵待战。郭药师连忙献计:“萧干率全师之军来抵抗我方,那么都城燕京一定守备空虚,如果我们选一支精劲的队伍夜里去偷袭燕京,定可大获全胜。”刘延庆闻听,觉得非常有道理,就派郭药师带六千精兵,在半夜渡河,从小路火速袭击燕京,又派自己的儿子刘兴世带兵接应。一切安排就绪,各将领令而行。天快亮时,队伍来到燕京城下,甄五臣首当其冲率五千骑兵夺下迎春门,进人燕京。随即,大队人马冲入城池。宋军下令可以招纳燕京百姓,而尽杀契丹杂虏。郭药师派人劝萧太后速降,太后一边假意应承,一边密下诏令请萧干还师救援。结果辽宋大军在三市展开决战。宋只有数千士卒,寡不敌众,在交战中郭药师战马被射伤,跌下马来,险些被辽军活捉。而刘兴世的援军却迟迟不见露面,最后只好领少数残余人马,大败而逃。徽宗念郭药师献计有功,又曾全力拼杀,虽然大败,但功不可没,进安远军承宣使。偷袭失败后,童贯害怕因此有损自己的“名节”,便修书遣使求助于金人。金人出兵,一举灭了辽国,把燕京城抢劫一空,最后把空城还给宋朝,童贯班师“凯旋而归”。同年十二月,郭药师再拜武泰军节度使。宣和五年的正月,加检校少保,同时知燕山府,并诏入朝。


在京城,郭药师得到徽宗皇帝的厚礼相待。赐给他辉煌一时的甲宅府第,并无数艳姬美妾,命各贵戚大臣轮流设宴招待郭药师,还在后苑延春殿召对。郭药师跪在延下,感激涕零,哽咽难语:“臣在辽邦,久闻赵皇威名,只以为相隔如天地,永无会期。哪曾想今日有幸得见龙颜。”徽宗见状,也深受感动,再三嘉奖,委以守燕山府重任。郭药师又一次表明愿效死尽忠。徽宗又命郭药师追捕辽天柞帝耶律庆禧,以断绝燕人的一切希望。郭药师听罢,立刻收住眼泪,做出一副果断而庄重的样子对徽宗说:“天祚帝,本是罪臣的旧主,国破出走,臣因此降宋。陛下即便让臣毙命以尽忠孝,臣亦绝不敢推脱。但是让臣追捕故主,臣委实不敢也不愿这么做,希望陛下另派他人。”说罢又泪下不止。徽宗见其如此,只当他对故主十分忠义,非但下怪,反而解下随身所佩的珠袍及金盘两只赐给了郭药师。郭药师出了延春殿,为自己成功的表演长出了一口气,他口到军中对其下属出示皇帝的赐物,然后假惺惺地说:“郭某有今日,也非我一个人的功劳,都是诸位的鼎力相助啊!”于是剪碎金盆分与众人。属将们无不为之动容,表示今后愿竭力效命。郭药师听罢哈哈大笑。


不久,萧干再次领兵犯境,郭药师在峰山大破其兵,并且活捉了阿鲁太师,获取耶律德光尊号宝利检,涂金印。过了几日,萧干也为其部将所杀。郭药师不由得得意洋洋,立刻上表请功,徽宗再加其官检校太傅。


公元1123年朝廷派王安中任燕山府路宜抚使、知燕山府。后又派詹度与郭药师同知燕山府。郭药师自为节钺,骄横跋扈,想居詹度之上。詹度多次争辩说皇帝御笔所书,先后有序。郭药师哪肯听从,常胜军也狗仗人势,肆意横行。百姓多有不满,然而有郭药师从中袒护,别人也奈何不得。詹度无法控制,忍无可忍,告于朝廷。徽宗考虑詹度与郭药师势不两立,就派原河间府蔡靖来替换詹度。蔡靖一想郭药师气炽熏天,炙手可热,自己无法相比,因此也不与他争,两人倒也相安无事。那位王安中更事事馆媚讨好郭药师,这样一来,虽有三个人同知燕山府,说了算的就只有郭药师一个人。朝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采取迁就态度。天长日久,郭药师又把朝廷供给的良械精甲派人做了其他贸易,把皇帝所赐的奇巧珠宝奉献给权贵宦侍,于是内外更是交口称赞。郭药师又招募扩充兵力,一时号称三十万,士卒皆不改左衽,不同于大宋的士卒装束。朝野上下颇有微词。徽宗却不以为然,又拜他任太尉,召入京师。郭药师害怕一旦入京,被夺了兵权,对己不利,因此拒绝奉召。


这一下引起了徽宗的疑虑,于是派童贯去燕山府,暗中察访郭药师的图谋,并嘱咐童贯如察得郭药师心怀异志,可以将他挟入京城。童贯领令大摇大摆地来到燕山府。郭药师早早得报,率人在易州相迎。到了童贯帐下,便以大礼参拜。重贯连忙闪身避到一侧,不解地说:“公今为太尉,位比二府,与童贯本是同级,为什么施此大礼呢?”郭药师立刻花言巧语地应道:“太师就是我的父亲。我只知道拜见父亲,不知其他!”童贯当即心下释然,对郭药师另眼相待。郭药师把童贯接入燕山府,百般款待,又请童贯随他视察军营。二人打马而行,来到效外的一片旷野上,四野无声,路无人迹,忽然郭药师跳下马背,将手中令旗一挥,顷刻之间,四山之间铁骑嘶鸣,甲光向日,举目一望,黑云压成一般,兵士不知其数。童贯被吓得面如土色,口中讷讷不能吐出一句整话。郭药师微微一笑,又将手中令旗一挥,顿时四野旷寂,不见人影。这一软一硬,童贯心中已明白了十分。


童贯回到京城,见了徽宗,不敢细言,只说郭药师练兵有术,力能抗虏,忠义可嘉,绝无异图。自此,宋徽宗对郭药师坚信不疑。蔡京的儿子蔡攸也在旁敲边鼓,说郭药师可以信赖。即使后来屡屡有人揭发郭药师与金人勾勾搭搭,有谋反之意,宋徽宗都不放在心上。


宣和七年(公元1126年)十二月,詹度上疏:“郭药师瞻视不常,趣向怀异,蜂目鸟喙,怙宠传功,过节已萌,凶模日甚。今闻与金人交结,背负朝廷,兴祸不远,愿早为之虑。”徽宗这才有所醒悟,下诏派人再察其实。


可惜,事至此时,再想补救,为时已晚。金人的大军已日夜南下攻破檀州、蓟州,来到玉田。蔡靖派郭药师、张令徽、刘舜仁出兵抵抗。当天晚上,张令徽逃回。蔡靖同手下的部将、使者去郭药师的帐下商议军机。郭药师说;“金人兵强马壮,又是有备而来,况且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等不如请降。”蔡靖说:“我等当誓死报国,公何出此言?”说罢解下所佩的宝刀,举到预下,要自刎谢国。郭药师见状,一个健步冲上去抱住蔡靖的胳膊,抢下佩刀,命部将将其囚禁起来。这时金主帅完颜宗望(斡离不)的大军已来到燕山府的郊外。郭药师连忙率军出迎,跪拜请降,宗望将其收在麾下,作为向导,带军直奔东京(今河南开封)而来。


郭药师叛变投敌的消息传到京师,徽宗扣住不发,他暗自检讨自己太吝其官,又议封郭药师为燕王,割燕山府与他,令其世代相守,可惜已来不及了。


宗望率兵至庆源,闻知徽宗已让位于钦宗,本想回师北地。郭药师劝阻道:“南朝未必有什么准备,不如姑且前行。”他继续作向导,引兵攻破汴京,徽宗狼狈逃走。这样,郭药师为金立下了汗马功劳。但金退兵后,宗望却找借口夺取了郭药师的常胜军。


其后郭药师的经历,《宋史》、《金史》本传都未记载,在《大金国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书中可找到蛛丝马迹。金天会十年(1132)秋,时为平州守的郭药师不知因何原因下元帅府狱,不久获释,但其家产尽为左副元帅完颜宗翰所得。对此,《大金国志》作者有一段评论十分恰当:“大金虽以权宜用之,其心岂不疑之哉?始夺其常胜军并器甲鞍马散之,继夺其家财没入之,药师得不死幸矣。”从此,郭药师就不见载于史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