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8、死亡集中营的科技成果(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要去找的这个人,是马大同帮他物色的一个保密局现役的特务,当然也是一个能够负责的大特务。

因为于效飞和他们都是从前军统的黄埔军校的同学,所以彼此并不陌生。就是他们这些人作为戴笠的心腹,成为了军统的骨干,在他们的基础上才有了今天的军统和它的继承者――保密局。即使是国民党今天已经是这样的日薄西山,但是,他们这些当年的特务训练班学员仍然具有非凡的权势。

于效飞要见的这些人,都比他要大一、二十岁,这是因为,当年军统要办起那个训练班十分不容易。

当年的军统和中统,都没有达到抗战时期这些特务机构在重庆和后来的内战时期那样权势滔天,行为恐怖。从清朝灭亡,到五四运动,爱国志士们为人民争取和领导的民主思维已经深入人心。即使是到了抗战初期,蒋委员长已经成了全国的最高领袖,不论是种地的军阀,还是不问政治的老百姓,不甩蒋委员长的仍然大有人在。

这时的军统和中统这样的特务机关,因为迫害民主人士,在社会上横行霸道,名声已经臭了,没有人看得起,但是他们却又没有达到后来那样可以一手遮天的程度,所以想要用势力强迫人家低头,又办不到。在这种情况下,要在青年人中间招收特务学员,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一方面国家急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可以对抗日军的技能高超的正规的情报机关,另一方面军统的头子戴笠又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加强自己的势力,利用这个训练班为自己培养一批象黄埔军校一样的自己的嫡系军队,所以也只好剜到篮子里就是菜,是什么人都要,想方设法,逮着一个算一个。

这样,军统一方面从社会上无家可归的流亡学生里边连拐带骗,一方面要求现役的特务和特务的家属尽量参加,总算把训练班的人数大致凑上了。

可是这样一来乐子就大了。于效飞是负有特殊使命来参加的,但是他也是从现役的军统特务中间挑选出来进行培训的那种,只是他年轻有为,比较年轻而已。而他的同学里边不是一些比他大一、二十岁的老师傅,就是什么老太太率领的母女同学。

再经过了8年抗战,3年解放战争,于效飞已经从大孩子变成了成年人,而他的“同学们”早就成了老爷爷,虽然不是将军,但是肚子已经大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年青年人的那种爱国热情也早已烟消云散,而对于个人舒适和权势的需要却大幅度增加了。尤其是现在国民党已经是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的时候,这些人对国民党的依赖也几乎不存在了,这对于效飞的工作更加有利了。

马大同向于效飞介绍的这个人叫方耀祖,在保密局是负责行动的,但是,这种行动不只是从前那种对地下党进行逮捕和拷打了,也包括对重要资料、重要部门、监狱进行警卫。而到了现在,监狱里边的共产党也都杀得差不多了,也就光剩下对重要部门进行警卫了。

在于效飞的指导下,这次马大同的工作方向算是找对了,这个方耀祖正是负责于效飞要找的东西的,找他了解内部详情算是找对了人。不过,这个方耀祖和马大同还不一样。马大同人还算正直,又早就脱离了军统,对权势已经看淡,只想着能够继续过一些太平日子,所以他对靠拢共产党的想法比较能够接受。

而方耀祖是个官迷,他在军统直到保密局都是非常受宠的,虽然现在国民党已经是大势已去,但是他对“背叛团体,投降奸匪”,还是不能接受的,所以马大同刚一张嘴试探,就被他硬梆梆地给卷了回来。

于效飞于是和马大同商量,从另外的一个角度说服他。

晚上,方耀祖来到马大同的夜总会,在下边的舞池边站了一会,然后来到楼上的办公室。

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用很羡慕的口气说道:“老兄,你这儿真是生意兴隆啊!我是真想跟你换换,来当一个老百姓。不问政治,再也没有这些烦恼了。”

马大同一边打开旁边的小酒柜,从里边取出酒和杯子,一边笑着说道:“好啊!我也正想跟你换过来呢!你来当这个夜总会的老板,看着这个抱不走的夜总会,我来当你的保密局上校,离开上海,到台湾去继续花天酒地。”

方耀祖一撇嘴:“到台湾去花天酒地?别拿兄弟开心了,台北的舞厅,舞池还没有百乐门的便池大,到那儿怎么花天酒地呀?我现在是走投无路,只好跟着老蒋去那个小岛上当一个漂泊异乡的孤魂野鬼。”

“这么说,要是有退路你还是不愿意到那个小岛上去喽?”

“老兄,你真是站着说话不知道腰疼啊,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正说着,有人敲门,接着,房门打开,从外面进来了一个人。

方耀祖仔细一看,不由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于效飞?你,你怎么在这儿?”

“别紧张,我来找老朋友叙叙旧。”

“你不知道局里正在通缉你吗?”

于效飞一笑:“傻瓜,局里要是真的通缉我,我还能这么自在地到处走吗?”

“怎么?”

“我就是他给你找的退路,我现在是美国新闻处的。”

“美国新闻处”实际上是美国战略情报局驻华机关的分支机构,1945年4月,罗斯福逝世,杜鲁门接任总统。杜鲁门本身不喜欢搞秘密组织,1945年9月,杜鲁门下令解散战略情报局。随着冷战态势的加剧,美国国会通过了《1947年国家安全法》,决定建立中央情报局。中央情报局成了战略情报局的继承人,美国新闻处也成为了中央情报局的对华情报机构。

方耀祖看着于效飞,心里一时迟疑不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