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有人发了关于蒋介石在日本的学习和在日军中实习的帖子,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有了一些感触。


日本振武学校成立于1903年7月,地点在东京河田町, 现为东京女子医科大学校址 ,是日本为中国专办的一所陆军预备学校,受训期为3年,课程大部分与普通中学相同,实际上等于是军事中学,对体操技击比较注重,毕业后分发日本国内各日军联队实习18个月,然后再进士官学校学习,从士官学校毕业后方能得到正式文凭。但是要想学到什么军事战略战术是不可能的。


蒋介石是1908年初到日本,公费留学,从1908年初到1910年冬,进去振武学校,被分在炮兵专科。


蒋介石在振武学校学习3年,在振武学校,清政府陆军部派有学生监督,管理学生经费 振武学校学生的官费比一般学校的留学生要多 但由于蒋介石花钱大手大脚,所以常缺钱用 在债台高筑时,他动出脑筋,装病请假住入医院 因监督规定,学生入医院治病,每天可报销3 5元日币 那时日本一些私人设立的医院,住院费用比较少,而且入院容易 蒋介石一入医院,除开支外,还可节余 住院20天,就可得到一笔钱 他本来就没有病,又不大喜欢看书,所以一入院,就约友人去玩, 郁辅祥和林绍楷曾经在蒋介石住院期间应约共游


1910年11月25日,蒋介石自振武学校毕业,即被分配到驻扎在本州新泻县日本陆军第13师团野炮兵第19联队实习,联队长飞松宽吾。那年他23岁。


蒋介石初入伍实习,军衔为二等兵,后升为一等兵 日本军人级别森严,二等兵之上是一等兵,一等兵之上还有下士 中士 曹长 特务长,然后才是正式军官 蒋介石在最底层,要层层服从和伺候比自己级别高的军人,稍不如意,就会受到斥责,甚至遭到体罚。 高田镇地处日本本州西北部,是寒冷多雪的地方,冬天雪深丈余,冷不可挡 日本军中士兵生活极苦,特别是中国南方去的留学生更觉难受 蒋介石在联队,每天清晨起来,除了迅速收拾自己服装被褥外,还要给拖炮的马匹洗澡 晚上操练回来,又要为下级士官的靴子刮清污泥,可谓备尝苦难和屈辱, 高田实习,锻炼了蒋介石的体魄和忍耐精神。 后来,他曾多次讲述高田实习生活的境况 他说: 我们洗了脸之后,官长就带领我们进到马厩去擦马,擦马的工作,要从马蹄 马腿擦到马背,经过马背擦到马头 马尾,这马的每一个关节,每一部分肌肉,都要用禾草来尽力的擦摩 这样大概经过一小时,将马的浑身擦热了,马的血脉流通了,而我们的本身亦因用劲擦马,努力工作,虽在这样冷天,不仅不觉得寒冻,而且身上和手足都是发热,有时候还要流汗 等到马擦完之后,再将它牵到厩外雪地里马槽去饮水和喂料,等到马喂好了,我们自己才能回营房去吃早饭 到了傍晚,再要同样的到马厩去擦马一次 然后才吃晚饭 引自蒋介石1944年1月 对从军学生的训话 洗马 喂马 擦马是蒋介石在高田实习的主要课目,真正学到的军事科技不多。


当时蒋介石23岁,初入伍是二等兵,处于连队最低层。按日本“武士道”的规矩,下级必须绝对服从上级。二等兵之上是一等兵、下士、中士、曹长、特务员,然后是正式军官,都要层层服从和伺候,稍不如意,就会受到斥责,甚至挨打。可以说,蒋介石刚入伍时,上面官阶累累,压迫重重。日子过得苦不堪言,但是迫于无奈,只能忍气吞气,逆来顺受,这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蒋在适当时候会毫不留恋地的。


这就是蒋介石在日本的学习经过,后来李熬查遍当时的日本振武学校的名单,没有蒋介石的名字,原因就是蒋介石是属于撒谎请假逾期未归的学生,是被学校正式开除的,所以毕业生名单上没有蒋介石的名字。



在九一八事变中,第十三师团参加了攻打长春的任务,在凇沪抗战时,第十三师团的步兵第一〇三旅团,下属步兵第一〇四、第六十五联队。步兵第二十六旅团,下属步兵第一一六、第五十八联队。骑兵第十七联队、山炮兵第十九联队、工兵第十三联队、辎重兵第十三联队参加了攻击国军的战斗。在南京保卫战中,这个日本第十三师团之一部连同第十一师团之一部编成 之天谷支队于镇江北渡长江,先取扬州,再西向迂回南京对岸之浦口。第十三师团 的六十五联队组成山田支队沿长江南岸直趋下关,参加了南京大屠杀。

第十三师团103旅团的作战日志里有这样的一段文字:

“军司令部派宪兵军官检查俘虏是怎么样处置的,山田少将陪着看了俘虏,随后问:喂,杀掉他们吗?刚刚接到参谋长全部杀掉的命令。”

日军的下级军官的1937年12月18日的日志中也记载了上海派遣军所属第十三师团山田支队在南京用机枪射杀中国俘虏15000人的事实。

以后第十三师团又参加了江阴要塞攻击,鄂西会战和长沙会战。日本投降时第十三师团在九江向国军缴枪。


我们回到主题上来,既然是军事体育中学和作为最下级士兵,蒋介石在日军中学到了什么?

看蒋介石的描述就知道主要是洗马,其次是擦鞋,其他的就是普通内务了。

按日军的武士道的规矩,下级要服从上级,哪怕是命令错了也要执行。日本人对于下级士兵出现的错误的简便实用惩罚是打耳光,而且要打的响亮才合格。

中国汉族对打耳光的惩罚仅仅只有父母亲才或直系长辈才有资格对晚辈实施,一般性的晚辈出错以打屁股为主要惩罚手段。打耳光是相当悔辱人格的事情。中国人将脸面看的非常重要,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对中国人来说,打耳光是如同世间最大的悔辱。如果在吵架中,一方打了对方一个耳光,对方立即可以玩命的冲上来,不惜以命相博。如果不是以命相博,周围的人就看不起这人了。所以,耳光是人们不能承受之生命之重。

打耳光这个惩罚手段极其不好。被打的人时间长了就有了心理变态,就会在有些场合暴露出变态行为。日本人有很多的人变态就是明证。

直到清代,满族人进了北京,这才将打耳光这个祖宗留下来的家法带进生活中来,于是就有了“掌嘴”这个惩罚方法。可能是满族人中有人将此法带到了日本,教训那些不开化的日本人,所以日本人在惊愕中学到了打耳光的实际操作方法与所表达的上级威严。日本由于没有多少文化,全是外来文化传到了日本,日本人就直接照学,而且常常是理论联系实际,变着花样学。比如日本人现在为了健康喝尿成风,于是,全日本想长寿的人变着花样喝尿。不仅自己喝自己的,而且也抢着掏钱喝美女和儿童的尿,至于有没有实际长寿效果,反正日本人是坚信不疑的。

打耳光也是如此,一旦日本人发现这种方法很适合教训下级,那么就加上日本人的理解和想象五花八门的迅速传播开来,男女老少都会学了,全国人民共练这项体育运动。在生活和工作中,尤其是在军队中,上级打下级耳光就如雨后春笋般的层层叠叠,上级打下级的耳光有时可以捏造理由,有时甚至只是为了自己爽一下。每一级的长官为了打下级的耳光时,首先要准和狠,其次要打的风度潇洒,还要不能打的自己手痛。为此,相信每一级长官都可能在家中绑个沙袋类的东西经常练练铁砂掌,以便达到准狠和潇洒的动作,又不会自己手痛。而被打耳光的下级,必须要立正,在被打之后要发声“嗨,嗨”,其含义有二,一是承认上级打的对,自己做事情错了该打。二是表示自己可以接受更多的耳光。

这下蒋先生就有些惨了。因为蒋先生父亲早亡,母亲极其爱护,而且家中经济状况还行,读了些古书,中国的礼仪廉耻之类的无所不知,但是对吃耳光确实没有什么体会。现在到日本就麻烦多多了,因为自己还不会喂马,洗马,整理内务等等事情,只能从头学起。这下这个二等兵有得耳光吃了,可以说周围的人谁都能打他的耳光,其中可能混有专门练练打耳光的身眼手法技巧之流的日本人。可怜的蒋先生在叙述中说到养马洗马的种种不易,也说到给上级擦鞋服伺上级,凉水洗澡,整天吃不饱之类的话,惟独不说吃耳光的事情。不过,相信蒋先生能将工作做的很好,因为做不好有大把的耳光在后面如饥似渴的等着他。

想来蒋先生吃了不少的耳光,以至于当陈其美打电报来说武汉爆发革命,希望他能回国参加革命。蒋先生立即向上级撒谎说有事要请假,上级只准许了48小时假。于是蒋先生撒腿就向外奔去,急急忙忙的回国,宁愿抛头撒血战死疆场也不愿意在联队待了,或许也跟实在吃不消每天若干个大耳光子有些关系。

后来蒋先生即使是有空闲的时间也没有回到实习的炮兵联队去,即便是以后发达到肩章辉煌奔赴日本去见未来的丈母娘即宋美龄的母亲,也没有去看看昔日的难忘之地。天天那耳光吃的太让人铭记了。

当第十三师团在侵略中国的战场上,蒋先生领导的军队望风披靡。因为蒋先生手下的许多高级军官也是日本振武学校毕业的,也是在日军中实习过的。


笔者想:蒋先生这辈子可能最怕有谁在旁边大声说:三宾的给。


那么,蒋先生还学到了什么呢?看看他自己的总结:

由我在日本联队一年中所过的生活和所得的经验,使我想到一个国家要想军队精强,必有几个要素不能缺少。

第一,军队官兵须认为服从国家的命令是军人天经地义的义务。因之,他乃能严守纪律,执行命令。如果他不知服从法令,严守纪律,那结果肯定是一盘散沙。这样没有纪律的官兵,临到作战,没有不失败的道理。

第二,是政治训练和强调信仰的重要。凡是一个军队的官兵能够勇敢坚强,就是他对于政治与伦理的认识彻底。尤其是要使他对本国历史地理有正确理解,从而增强其对国家的责任心。各国军队决死之精神之所以养成,可以说就是这种政治训练的功效。军队里面一般士兵有了这种政治训练和信仰,他到了战场上,能够不惜牺牲,不怕危险,能够忠勇奋斗,达成使命。

第三,士兵在军队培养出来的军事技能和思想毅力,有助于整个军队素质和效率的提高,有助于增强军队的战斗力和内部互助功能。发生在军队里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凭着自身的力量完全可以解决。退役之后,这些士兵在军部里养成的刚毅的作风和出众的技能,在社会上也产生相当的影响。他们会感染各自生活的小范围内的群众,从而有利于整个民族的意志坚定和行动高效。换句话说,军队精神在社会组织中的普及化是显著的,并且直接推动日本这个民族的现代化。

从上述意义上说,蒋介石在日本军队中的阅历,实际上也是对日本大和民族的细致入微的体察。一般说来,军队所具备的应有形态,往往汇集了一个民族的方方面面的特性。日本军队的生活内容就反映出日本民族的严纪律、高效率、苦意志、增团体的特性。所以这一时期的蒋介石对日本军队的点点滴滴都是抱着惊诧和羡慕的心态去学习的。但是每天要必吃的大耳光迫使蒋先生不愿意再呆下去。


事与愿违,即使蒋先生总结的这几条经验在他的统兵中也没有得到好的实践。第一,有好多部下不听命令,致使失败连连。第二,有些高级将领还是怕死。第三,党风不正,所以士兵之心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