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


乞丐的两只眼睛骨碌碌乱转,转动间精光闪亮,激射出幽幽的、诡异的、摄魂夺魄的寒光。人类没有这样的眼睛,只有地狱幽冥才能拥有这样的眼睛。在这双眼睛扫视下,街道的空气仿佛被凭空抽走,空气仿佛一下子就变得如同西藏般稀薄。

这个乞丐是武学高手,高手中的高手。若果他是杀手,则是杀手界的翘楚。

纷繁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乞丐眼中如刀锋般锐利的眼光一闪,在衣兜里取出一个手雷般的东西,向着传来急促脚步声的街道扔过去。

手雷没有爆炸,却升腾起一股烟雾。烟雾浓浓的,浓得就像被丈夫抛弃的怨妇眼中的愁怨;烟雾甜甜的、香香的,闻之令人四肢百骸舒畅万分,这些甜香的烟雾就像痴情的少女为心爱的男子奉上最香甜的初吻一样。

率先冲出来的宪兵在浓雾中缓缓倒下,就像累极的人回到床上一样缓缓倒下,一脸舒适、满含微笑地倒下。

难道这股烟雾像砒霜一样致人死地于无形?

在“猎犬”邝世雄惊恐目光的注视下,幽灵般乞丐拦腰把邝世雄抱起,放在肩膀上,身形倏忽之间就窜入一条小巷。虽然托着一个人,但乞丐的身法还是非常的迅猛,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条空荡荡的街区赫然上演着同样的戏文。

烟雾散了,宪兵也倒下五名。一个年老的军统特务率领十几个便衣特务赶来,对警戒的宪兵出示证件。老特务神情凝重,吩咐宪兵通知守备旅彭司令紧闭城门,重兵把守各大城门。老特务还叮嘱几个特务保护好现场,而他自己则率领其余的特务赶去“悬壶济世”药铺,撞开药铺的大门。

其他特务翻箱倒柜寻找有用的证据,而老特务锐利的鹰眼则在药铺四处扫射。赫然间,老特务发现墙角有几块纸团,他捡起纸团,小心翼翼地摊开纸团。几块纸团都用毛笔写着一个小字,字体虽然被人用墨汁涂抹过,但依稀还可以辨认是什么字,有些还在字的下面划上横线。老特务把四张小纸团摊开来,四个字分别是“虎、动、玉、行”,合起来构成四个字:玉虎行动或者虎玉行动

老特务经验丰富,他把四张写有字迹的纸团塞进怀里,急冲冲地赶回办公地点,向上级汇报。

一时间,山城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二天清晨,梁麒麟就被叫到方处长的办公室,方处长负责华北地区M市情报工作。梁麒麟身材魁梧,腰杆笔挺,穿一袭军服,举手投足间虎虎生威,英气逼人,只有铁血军人才有那么彪悍的动作。他的脸庞线条粗犷,菱角分明,若刀刻过一般。额际宽阔,剑眉入鬓,丹凤眼在眨动间精光爆射,但不时流动忧郁之情。鼻子高隆,嘴唇紧抿,更增添他阴冷的味道。

这个方处长矮矮的,肥肥胖胖,整天挂着笑容,但梁麒麟每次看见方处长的笑容全身就不由自主地起疙瘩儿,一股凉气从心底逼上来,他宁可面对敌人也不愿面对方处长的笑脸。他无来由地觉得方处长的笑脸笑得阴阴森森的,就像夺命阎王阴冷的笑容,也像饿了三天的黄鼠狼看见肥母鸡那样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其他同事面对方处长时有没有这种感受。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