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天11时左右,他们就从有关部门得到消息说,刘翔状况不好,有可能坚持不下来。按照陈树勋这个团队的设想,极端的情况可能有两种:第一,刘翔没有参加比赛;第二,参加比赛,但在小组赛中遭淘汰。


刘翔退赛仅过了半个小时,国家体育场新闻发布中心内,刘翔的教练孙海平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就已经开始面对500多名记者,解释刘翔的离开。北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副部长陈树勋今天透露说,这场截至目前本届奥运会最拥挤的新闻发布会,从谋划到决定其实仅仅用了五六分钟。


陈树勋说,这么快的速度酝酿一场发布会,是因为在当天11时左右,他们就从有关部门得到消息说,刘翔状况不好,有可能坚持不下来。按照陈树勋这个团队的设想,极端的情况可能有两种:第一,刘翔没有参加比赛;第二,参加比赛,但在小组赛中遭淘汰。


对此,他们准备了两套应急预案:如果刘翔没有参加比赛,那么就邀请中国队相关当事人参加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如果他遭遇小组淘汰,就按照国际赛事的惯例,让他通过混合区,在那里接受记者采访。


11时50分,110米栏第六组的发令枪响后,有人抢跑,裁判示意停下,在重新开始比赛前,刘翔撕下了贴在大腿上的2号标志,没有通过混合区,直接通过运动员通道,离开了比赛现场。陈树勋说,就在刘翔背影在赛场消失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启动了第一套预案,马上找到了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和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在进行了简单的沟通后,孙海平和冯树勇同意在12时15分召开新闻发布会。陈树勋说,整个决定的过程也就五六分钟。


如何在短时间内把500多名记者召集到一起?陈树勋介绍说,因为在看台、混合区,还有工作间,都有大量的媒体运行部的工作人员,所以只要对讲机里一喊,现场的工作人员就能把发布会的信息传递给媒体,所以大概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媒体就汇集到了发布会现场。发布会最终推迟了5分钟召开,因为孙海平和冯树勇在来的路上又去看了刘翔。


尽管赛事后举行发布会是最普通不过的国际惯例,但刘翔退赛发布会的及时召开,还是获得了在现场的国际田联新闻官员的高度评价。对陈树勋来说,发布会最成功的标志要算得上在刘翔退赛后的一两个小时,在猜疑还没有来临之前,几乎全世界最重要的媒体都传递了孙海平和冯树勇的声音。当然,除了有提前的预案外,还得感谢当事人的配合。


陈树勋介绍说,他所服务的北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除了负责安排媒体的普通采访外,更重要的就是应对一些突发事件,针对每个场馆还会有不同的突发事件,在每个场馆也都安排了相应的部门,比如他本人的另一个身份就是鸟巢运行团队中负责媒体的副主任。


事实上,在北京奥组委的30多块业务中都针对不同的情况设计了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陈树勋说,整个团队的应急预案也是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他回忆说,这次刘翔退赛的发布会及时推出,还得益于“好运北京”测试赛中一个案例的经验。当时也是一项田径比赛,一开始一位中国运动员的成绩因裁判认为犯规被取消,金牌授予了日本运动员,可后来经过复议,又恢复了这名中国运动员的成绩,日本运动员改给银牌。当时,并没有召开发布会,只是通过信息系统发布了这则金牌变更的消息。直到发奖,很多记者才发现,奖牌已经变了主人,引起了现场记者的不满,大家都要求采访。陈树勋说,当时确实很被动,事发一个多小时后,才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一个多小时,对媒体来说,已经等得焦头烂额了。”陈树勋说,对媒体运行部来说,确定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的原则是,“及时、公开、透明”。


而这次奥运会期间另一起突发事件的经验又确立了媒体运行部另一个经验。陈树勋说,在几天前,女子百米决赛中,牙买加女将包揽了前三名,而在女子百米赛中一向成绩不错的美国队则声称,跑出本季最佳成绩的美国女将爱德华兹起跑时抢跑,因此,这次女子百米决赛结果应予撤销,最后国际田联驳回了美国队的复议。当天女子百米的发布会,一推再推,但最终还是在夜里12时举行了。这次得到的经验是,“新闻发布会绝不过夜”。陈树勋说,不管有多少记者还在现场,消息一定要及时传出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8月18日,来自加拿大的记者威廉姆·席勒(右前)通过设在北京奥运会主新闻中心的大屏幕观看刘翔因伤退赛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尹栋逊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