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趣

童趣


近几天的天气尽管时晴时雨,还是有些闷热难耐。偶尔站立办公室的窗前,看到一群群低飞的蜻蜓,不禁想起童年的许多乐趣来。

童年时光,转眼就过去了,但并没有消失,他就隐藏在心的某一个角落,一个不经意的触及,也会令人的思绪像这天上的浮云一样翻腾不已。

许多在成年人眼里平平常常的事物,放到童年幼稚而好奇的目光里,都会放射出道道魅力无穷的光彩来。

记得那还是大约六七岁时的事,看到天上飞翔的小鸟、树上跳跃的松鼠、河里畅游的小鱼,以及花朵上翩翩起舞的花蝴蝶、夜间绿莹莹的萤火虫和在低空盘旋的蜻蜓,心里都有些痒痒的感觉,都有些想要拥有的欲望。小鸟、松鼠对于六七岁的小孩子来说,想要拥有就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然而,抓鱼、抓萤火虫、扑蝶和网蜻蜓还是可以勉强做到的。

就拿网蜻蜓来说吧,要想拥有这种长着一双透明翅膀,一个圆圆的大脑袋的蜻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要制作一个捕捉工具-----网拍。那时,我们都是从秫秸捆里选一根比较粗壮的秫秸,抽出来去掉每节上的包皮,以此作为长长的网拍手柄。再从河边的柳丛里选出大约筷子粗细的柳条,(注意:要当年发的没有枝杈的哦)去掉柳条上的叶子,基本材料就算备齐了。制作过程也很简单,就是用比较尖锐的铁丝或锥子之类坚硬的东西,在秫秸比较细的一端相距一尺远近,钻出两个孔洞,把柳条弯过来插在孔洞里形成一个半圆型,两根柳条从两边插入,这样就正好形成了一个大圆圈,形同一个大扇子一样的大拍子。但这样还没有完成,还要让那个圆形的拍子上布满蜘蛛网。于是,我们会仔细地在墙角、屋檐寻找蜘蛛网,找到后就用大拍子取下来,几经重复,拍子上就布满了蜘蛛网,这时,用来捕捉蜻蜓的工具就算制作成功了。

当我们拿起自己第一个制作成功的网拍,去扑捉蜻蜓的时候,心里真是得意极了,那种不再依赖大人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突然长大了一般,也许,那就是叫做成就感吧。

我们家的院落,是一个少有的保持完好的三合院,门前有两株几个大人合抱粗的大柳树,硕大的树冠舒展开来,树影几乎覆盖了院子的半边,大门口摆放几块平整的石头,是个夏季乘凉的理想所在。平平坦坦的院子很大,很适合小朋友们玩耍。因此,每到夏季的晚饭后,左邻右舍的大人们很是喜欢到这里乘凉拉家常。小朋友们,也喜欢到这里听故事和玩游戏。这样的场所,也是我们扑捉蜻蜓的好地方,不仅蜻蜓喜欢来,扑捉时也不容易因为脚下不平而滑倒。

每逢雨前雨后,都会有成群结队的蜻蜓在院子里低空盘旋,这时就是扑捉蜻蜓的大好时机。

扑捉时,我们用一前一后的双手握住网拍的柄,眼睛向上寻找飞得低、飞得稳的蜻蜓,判断好蜻蜓飞的方向,然后把网拍迎头挥去,蜻蜓往往就会落入网中。注意:挥拍的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如果太快,会使蜻蜓穿过蜘蛛网漏掉;而如果太慢,蜻蜓又会掉头飞走。

落入网中的蜻蜓,用大拇指和二拇指轻轻地捏住翅膀,从网上取下来就算捕获成功了。对于捕获的蜻蜓有时放掉,有时也会用线拴起来玩儿。但大多数是放掉了,享受的就是那个捕获过程的快乐。

记得有一次,我扑捉到一只很大的蜻蜓,颜色也有些特别。一般的蜻蜓是黄黄的身子,金黄的翅膀,翅膀前端长有两个椭圆形的斑点,大小也就是一寸半左右。而这个大蜻蜓的身子呈现青绿色,大小足有两寸半,翅膀也不像其它蜻蜓那样金黄,呈现淡黄略发白的颜色。 由于他的特别,便不舍得放飞,让我用根线拴住挂在屋里欣赏好几天,后来竟然死去了,很是令我伤心。

现在想起来,也很是残忍,为什么要剥夺它的自由呢?难道生的特别,遭人喜爱也是不幸命运的理由么?也许自古红颜多薄命就是这个道理吧。

童年的趣事真是数不胜数,其中尤以自制玩具印象深刻。像自制滑冰用具、冰上陀螺、火药枪、火柴枪、老鼠夹、扑鸟夹等等不一而足。每次的制作伴随着每次的成就感,伴随着每次的欢乐,正是这些活动,不仅锻炼了我们的动手能力,也增加了很多童年的乐趣,使我们久久难以忘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