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四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南京会战后,中国中央政府迁都到了重庆。

但是,事实上的中央政府的机构却是设置在有九省通衢的武汉。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政府为保卫这个事实上的首都,动用了百万兵力,在武汉形成了一层层坚固的防御线。

而在日本,他们的军部也陷入到一场辩论之中。

在东京。日本大本营。

几名大将环坐在一张从西方传来的大木桌前,神情凝重,他们有的是陆军大将、有的是海军大将。军服惶然、气宇不凡。虽然基本上他们的体型都是矮冬瓜型,而且两条腿也跟小冬瓜相似,圆滚滚、滴溜溜。但是,他们的脑子里满是如何灭绝威名中华民族的野心和幻想。

内阁首辅近卫文麿主持了这次会议。参与的有陆军省和海军省的首次长官,和其他几名前线将官。日军在中国战场的争吵是很频繁的,尤其以海军和陆军的争吵最为激烈。但是,在对武汉的作战中,在对这个问题的方略上,海陆两军却出奇地一致。他们很快达成了一项重要的决议。

关于这个近卫文麿,他是一个日本侵华的急先锋和最大的祸首之一。1937年至1939年,1940年至1941年,两次出任日本首相。首相任期内,积极扩大侵华战争,是《三国轴心协定》的签订人。曾向蒋介石提出向日本投降的苛刻条件,发表臭名昭著的“近卫声明”。1945年日本投降后,畏罪自杀。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个近卫首相,在对武汉的一战上,和向来不能的陆相板垣征四郎取得了一致,又先后取得了陆军其他大员的赞同,还在海军的支持下。几乎是全日本的总动员,日军拟定了对武汉一战的主要决策。

因为情报的外泄,致使日军徐州会战的战略失败,于是,他们一致将全歼中国军队主力的使命压在了武汉一战上。而日军的战略方针就是:

日军大本营的战略方针是:华北、华中日军,在追击从徐州突围的中国军主力时,在行进中转进并展开武汉会战。即:华北派遣军以一个军的兵力沿长江由东向西仰攻武汉;华中派遣军全力沿淮河由东向西推进。华北方面军在攻占郑州之后转锋南下,与华中派遣军主力合攻武汉。其总的战略意图是:“以两军主力由北方席卷汉口。”

围绕着这个方针,日军派遣军前线总司令即原华中派遣军总司令(火田)俊六大将根据大本营的战略意图,以一部兵力配合海军舰队,从长江水路进攻,另一部兵力(参加徐州会战的日南路兵团)尾随从徐州突围的中国军队,向皖省淮河流域的蚌埠地区追击(集结)。华北方军主力第2军,则从徐州附近掉转头来,沿陇海铁路南侧向郑州方向扑来。

虽然早就开始做好了武汉保卫战的准备,但是中国中央政府却一直不了解日军的战略方针。不知彼仅知己,战争的主动性和从容性又何从谈起?

在这样关键和千钧一发的时刻,在长江边溜达的赵铁生突然看见一架小型的飞机停靠在一个简易的机场。这个机场是过去没有的,也许就是这两天赶工出来的机场,是一个土质夯实的简易机场,指挥塔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防空碉堡而已。

出于好奇,赵铁生和三个狙击手领着一百多精锐兵力携带了武器悄悄地进入了这个机场。也许是持仗机场很隐秘的缘故,这个机场的看守军人并不多。但是,在那架小飞机旁,却站了足足一个小队的宪兵。赵铁生对那架小飞机产生了无限的兴趣。

不过,也真是巧。正在赵铁生想对小飞机下手的时候,那架小飞机的飞行员和一个穿少将服装的日军大本营人员急匆匆地上了飞机。而这个时候,赵铁生距离那飞机还有三百步远。他们已经侦查清楚了,这个机场的全部兵力也就是那个小队的宪兵和一个小队的日军陆军。看样子,这个机场是一个临时机场。有什么神秘的事情值得让日军大兴土木去修建一个可能只用一次的机场呢?

不能多想了。赵铁生叫他的狙击手负责去全部歼灭机场的守军,而自己打算用手中的一支步枪射下那架刚起飞的小飞机。为了不让飞机爆炸,赵铁生的子弹迎着刚离开地面的飞机的面门一枪,子弹击碎了飞行员的手臂,而另外一发子弹恰好击中飞机的油箱,燃油很快泄露。小飞机一栽歪,掉在距离赵铁生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坡上,五个日军像打了霜的茄子,焉不拉几地萎顿在地上。他们只有飞行员受伤了,其余的四个是受到严重的惊吓。那个少将还在摆架子,硬撑着一把军刀,可是军装是兀自地抖个不停,他早就吓得尿裤子了,一副眼镜也歪在一边,活像一个鸡脚神。

2.

在赵铁生接近那个少将的时候,他突然明白过来一件事,伸手去抓一袋文件,但是已然来不及了,赵铁生已经取道到了那袋文件……

日军的全部作战计划和方略的讨论稿都在那个文件袋里。

……

在武汉的国军立刻做了大量的调换,兵力被重新部署。

日军的主力已经掩杀到了安庆城下。一场逐层防御的武汉保卫战打响了。一九三八年六月二日,华中派遣军所属第六师团坂井支队自合肥南下以拊安庆之背。六日以后,坂井支队因阴雨不停,道路复遭中方严重破坏,前进极感困难。但国军第二十六集团军未能有效阻敌,日军仍能顺利直进,其所造成的战略压迫形势,已令安庆方面守军难以立足。与此同时,日方还专门调来原驻防台湾、适应亚热带气候作战的波田支队充当溯江作战的先锋。十一日夜,该支队在海军二十余艘舰艇护送下驶抵安庆附近江面。翌日凌晨,波田支队在大雨中偷袭登陆,向安庆进攻,迅速占领了城郊的飞机场,守军杨森第二十六集团军第一四六师及保安队“未经力战,轻弃名城”,致使安庆于十二日沦陷。攻陷桐城的坂井支队得知波田支队已占安庆后,改道西南向大别山防线的前沿阵地潜山县进发,十八日,击退川军两个师,攻陷潜山,守军分由两侧退走。此后,第六师团就沿长江北岸、大别山南之间的狭长地带向西突进。

保卫战的第一场战役失败了。这是中央政府的意料中的事情,但是战役没有能够起到阻滞日军的作用,也使得中央政府和元首非常恼火。他在办公室开始骂娘了。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像潮水一样冲着武汉汹涌歌而来。

在马垱江面,中国海军为阻止日舰西犯,设人工暗礁三十处,沉船三十九艘,布雷一千六百多具。 二十四日,日舰八艘输送陆战队八百余人在东流登陆,连陷马垱东面的香山、黄山、香口诸要地,乘胜攻向马垱。马挡如此重地,仅配置有守军一营,加上从东方溃退下来的第五十三师溃兵,计五百余人,而每日在敌人炮火中阵亡的就达百余人,急待援军解围。二十六日拂晓,日军更由娘娘庙、牛山矶登陆进攻,国军援军迟迟不至。当日上午,要塞终告易手。守军连日死守,牺牲殆尽。二十七日,国军第十六、第五十三、第一六七师反攻马挡。二十八日,中国军队克复香山、香口,并由东、西夹击马垱要塞之敌。

日军占领安庆、潜山后,打开了沿江北岸西进的通道,在日军中向有精锐之称的第六师团在海空军的直接支援下,从大别山南及长江北岸间的长条地段大举西犯,直接威胁武汉。而日军不仅是占领了安庆,还用侧翼兵力肃清了对日军可能造成威胁的两翼的中国军队,武汉,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一直尾随在日军的后面,专门分析和研究日军动态和战略变化的赵铁生,很隐蔽地在大别山中穿行着。六月的大别山还不是很热,可谓是炎凉宜人,寒暑不厉。大别山,位于中国湖北省、河南省、安徽省交界处。东南西北走向。西接桐柏山,东为张八岭,三者合称淮阳山。长江、淮河的分水岭。长270千米。主峰天堂寨,海拔1729米,位于安徽六安金寨县西南角,;白马尖,海拔1774米,位于安徽省霍山县南。山地被断层分割成许多菱形断块,东南侧黄梅到桐城一带,山麓线挺直,山坡陡到50°以上,是明显的断层崖。山地南北侧修建了许多水库,有梅山、佛子岭、白莲河等水库。这里森林葱郁,气象万千。更重要的是,这条山脉就像一把尖刀直刺华中的命门,是一条险要的山脉。

赵铁生走的这条路的反向,以后就是八路军的后世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的一条必经之路。而赵铁生现在就这大山中监视着日军的一举一动。

3.

什么狙击、武功,什么一切的一切,在大军面前都是没有用处的。赵铁生只能小心地掩护着自己的人马跟随着,一路向武汉进发。其实,他们是早就在武汉屯驻了。只是因为战事,他们才不能部摸到日军的后方去尾随日军的进程。他们假如想突到日军的前面,也不是山脉难事儿。只是,现在他们部希望这样做罢了。

大战已经来临,武汉,已经可以听得见了炮声了。

在赵铁生的视野之外,另外一路日军已经挺进到了长江北岸地区作战 7月24日,日军第11集团军第6师从安徽潜山向太湖进攻,相继突破第31、第68军防线,至8月3日,先后攻占太湖、宿松、黄梅(属湖北)等地,继续西进。第五战区第4兵团以主力在湖北广济(今梅川)、田家镇、浠水地区准备迎击日军,第11集团军和第68军固守黄梅西北一线,调第21、第26、第29集团军由潜山、黄梅西北山区南下侧击日军,至28日先后收复太湖、宿松。第11集团军和第68军乘势反攻,未果,退至广济地区,协同第26、第86、第55军等部继续抗击日军。第4兵团令第21、第29集团军自黄梅西北实施侧击,未能阻止日军,至9月17日广济、武穴相继沦陷。接着日军围攻田家镇要塞。第4兵团以守备要塞的第2军并加强第87军一部固守阵地,以第26、第48、第86军在外围策应作战,攻击日军侧背,激战旬余,终因阵地被日军优势火力摧毁,伤亡甚重,29日田家镇要塞失守。日军继续进攻,10月19日陷浠水,24日占黄陂,直逼汉口。沿长江次第阻击日军的中国军队也重创了日军,让他们每前进一步都付出血的代价。

而在大别山,在赵铁生他们的前面,一场艰苦的阻击战正在打响。大别山北麓地区作战 第五战区第3兵团以第51军和第19军团第77军在安徽六安、霍山地区,第71军在富金山、固始(属河南)地区,第2集团军在河南商城、湖北麻城地区,第27军团第59军在河南潢川地区,第17军团在信阳地区组织防御。8月下旬,日军第2集团军从合肥分南北两路进攻。南路第13师团于29日突破第77军防线攻占霍山,向叶家集方向进犯。第71军和第2集团军在叶家集附近的富金山至商城一带依托既设阵地顽强抵抗。日军第13师团受挫,得第16师团增援,9月16日攻占商城。守军退守商城以南打船店、沙窝地区,凭借大别山各要隘,顽强抵抗,至10月24日,日军逼近麻城。北路日军第10师团于8月28日突破第51军防线攻占六安后,强渡淠河和史河,9月6日进占固始,继续西进。第27军团第59军在春河集(属固始)、潢川一带组织抗击,鏖战旬余,19日潢川失守。21日日军第10师团突破第17军团第45军阵地,攻占罗山,继续西进,在信阳以东地区遭第17军团反击,被迫撤回罗山。日军第2集团军以第3师增援,协同第10师团向信阳进攻。10月6日,一部迂回信阳以南,攻占平汉铁路上的柳林站。12日日军第2集团军攻占信阳,然后沿平汉铁路南下,协同第11集团军进攻武汉。在日军已达成对武汉包围的情况下,为保存力量,中国军队不得不于10月25日弃守该城。日军26日占领武昌、汉口,27日占领汉阳。

武汉三镇被占领,但是,武汉的战事兵没有结束。日军在付出了近二十万的伤亡后,占领了武汉的主城区,但是,中国的主要机构也已经在迟滞日军的兰封会战中悉数搬迁完毕。日军在战略上由扑空了。而且,国军在武汉的败北不是像南京那样的溃败,而是有组织的撤退,军队的有声战斗力得到相当的保存。在武汉,纵横交织的水网也使得日军的战略推进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中国军队的防御即使是最艰苦的,而兵力本来就严重不足的日本,在武汉会战后更加遭遇了推行乏力的阻力墙了,日军感觉到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4.

书说简短,其实,这场武汉保卫战前后持续了近半年的光景。日军深感到中国战场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他们现在又脱身乏术了。不过,就算是被困泥潭,日本人也是没有想过药品抽身事外的,他们是要坚决地把自己葬送在中国不甘心的一群好战分子。不过,在战场上,中国军队确实遭遇到了失败,而这场会战后,速胜论的调子是没有了音符,而反过来,亡国论的腔调开始在中国各地泛滥起来。

就在一九三八年年末的时候,中国中央政府的二号人物,当寒风漫朔在嘉陵江上的时候,国府副总裁汪仲铭和他的十来个大员乘坐一架中型运输机从重庆出发,经过成都,径直向河内飞去,然后发布了公开叛变投敌的“艳电”。

一时间,曾经只是在暗处的各种投降势力纷纷人头攒动,各色将军、文官纷纷向日本摇开了他们狗尾巴上捆绑着的橄榄枝。而一直在困顿中的日军很明白地读出了中国内变对于他们战略上的好处和利益,于是,日本的大本营迅速地做出了调整,准备接受和欢迎以及扶持类似汪仲铭这样的从中国阵营内杀出来的和平人士,日军大唱赞歌,说他们是忠贞的和平主义战士,是人类的希望之光。

尽管元首非常光火,在陕北的中国共产党也是不遗余力地谴责,但是汪精卫毕竟是中央政府的二号人物,他的叛逃给中国人民的抗日情绪的打击依然是空前的。许多过去在中央政府严令下还在假装抗日的杂牌部队,现在他们就有了公开投降日军的契机和口实了。而在广大的沦陷区和所谓的大后方,汪精卫投降引起的后果也是灾难性的。

但是,在这样的黑暗和苦难中,赵铁生还是看见了光明和曙光。以为,在一九三九年的元月,他看见了一本于徐州会战期间的由中国共产党的首脑写成的一本小册子,这本小册子的名字叫《论持久战》。全文仅有五万多字,但是却精准地预言了武汉会战后中国的状态和未来的走向。对于中国未来的走向,赵铁生不敢确认这本书就一定说对了,但是对于书中说的武汉会战后日军会陷入困顿,而中国的中间派力量会发生分裂将是必然之势,赵铁生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认为,这样的文章简直不是人可以写得出来的,那简直是洞悉天机的神仙才可有这样的大智慧和大谋略。他深深感觉到,自己虽然是堂堂的国军的中将,但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就简直就是一个白丁遇见孔子了。

赵铁生认真地读着那个小册子:先用空间换取时间,再用时间换回空间。……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战?最后胜利为什么是中国的呢?根据在什么地方呢?

中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这里。分别地说来,战争的双方有如下互相反对的许多特点。

……

赵铁生的眼睛开始变得亮堂起来,他觉得中国不是外面说的那样没有前途,那样没有希望,他开始对眼前的现实变得乐观起来。尽管,日军依然还在武汉继续着自己的军事行动,但是在赵铁生的眼睛里,他们的强大只会是暂时的因素,而中国人名是总会在坚持不懈后战胜眼前这个强大的敌人的,赵铁生坚信。他开始谋划自己的行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