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3: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四天,3:00之前。 梦醒了,舒梁还是有想哭的感觉。 舒梁使劲的用拳头,捶了自己胸口一拳,居然是这样的梦,梦境里的内容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舒梁不禁问出了声。 “这是真的!” 一个声音出现了,舒梁呆呆的看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这是真的。” 。。。。。。 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3:00之前。


梦醒了,舒梁还是有想哭的感觉。

舒梁使劲的用拳头,捶了自己胸口一拳,居然是这样的梦,梦境里的内容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舒梁不禁问出了声。

“这是真的!”

一个声音出现了,舒梁呆呆的看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这是真的。”

。。。。。。

舒梁已经确认了,自己已经清醒了,可是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呢?这个声音分明就是殷月的啊?殷月在横为的办公室里吗?

舒梁拼命的揉着眼睛,早已经适应黑暗环境的双眼,此时又一次的模糊了,他能确切的听到声音,但是就是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殷月,是你吗?”舒梁低声的问道。

“是我。”是殷月在说话。

“你在哪?”

“我就在你的梦里。”

“我的梦里?”

“是啊,我就在你的梦里。”殷月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低沉,好像有些伤感。

“我看不到你啊。”

“你闭上眼,就可以看到我了。”

“。。。。。。”

舒梁再一次观察了一下四周,除了政委和刘庆以外,什么人也没有。舒梁按照殷月的话,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黑暗是舒梁已经熟悉的了,但是这次一闭眼,感觉自己好像又在一团迷雾里了,鼻孔里呼吸的空气都有些潮气了。舒梁果然感觉能看到东西,这里好像是一个公园,迷雾之中,舒梁也分辨不清这里是哪里,只是觉得很眼熟。

“这里是哪?”梦里,舒梁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这里是君石苑啊。”殷月的声音。

“高君宇和石评梅吗?”

“是啊,你前几天和你的朋友也来过这里啊。”

舒梁想起来了,前几天和刘庆从蔡临家的楼梯上一直向下走,从一扇门进来后,就是这里。这是君石苑,紫竹院公园里。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殷月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舒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听到殷月说了这句话之后,自己也脱口而出了。

舒梁看到殷月了,他是回过头看到了,殷月站在他身后,舒梁并没有害怕,因为殷月的声音一直就是从他背后传来的。

殷月笑了,因为舒梁说出了这句话。

“这是哪的话,我记不清了,但是我很顺当就能说出来。”舒梁问得问题很奇怪。

殷月拉住了舒梁的手,舒梁能够感觉到殷月的手很凉。殷月拉着舒梁向前走,感觉走了好远,绕过了一座假山,走到了一块大石碑前,站住了。

“你看这里。”殷月指着大石碑说。

舒梁抬头看了看,上面有一行刻上的字。

“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

“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

这是刚才他们俩分别说的那两句话,是两种字体刻上去的。

舒梁抬手去抚摸这两行字,不禁惊讶的说道:

“第二句是我刻上的!”舒梁的话音显得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

“是的啊,第一句话是我刻上的。”殷月也伸出了手,去抚摸第一行字。

殷月的手非常苍白,那一看就不是人的手。舒梁不禁心头一紧。

“你还记得这两句话的出处吗?”殷月问舒梁。

“我不记得了。”舒梁低下了头,他感觉到自己的记忆丢失是一件非常内疚的事。

“没关系,我记得就行了。”殷月重新用心抚摸了一遍两行字,说,“这就是高君宇和石评梅最后的交流。”

(殷月是一个高君宇和石评梅故事的忠实fans,他几乎读过高君宇和石评梅的每一本书。殷月总是说,《圣经》中说过:“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在高度物质化和商品化的今天,这种古典形态的爱情已经难得一见了。陶然亭畔,荒郊静夜,谁都不愿去打扰他们,因为那时属于高君宇和石评梅的世界,俩个静寂的灵魂...生前他们未能相依共处,死后他们终于在一起,依偎着,微笑着,享受他们生前未能享受的他们所渴望的人间最美好的生活。)

“那两个本你看了吗?”殷月问道。

舒梁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低着头,说:“那两个本不在我身边了。”

舒梁以为殷月会很失望的,可是殷月却从身后伸出了手,手中是那两个本。

“我知道本在哪里,我不会让别人看到的,给你。”

舒梁惊喜的看着殷月那张苍白的脸,充满了感激和不安,也有欣喜和冲动。

舒梁没有接过那两个本,而是张开了双臂,他抱住了殷月。

殷月没有想到舒梁会这样,目睹了这一切,殷月怔住了。那拥抱来的太晚了,殷月流下了眼泪,迎接着舒梁的双臂。

这一刻,在君石苑,舒梁和殷月又一次相拥在了一起,没有任何见证人,也没有花前月下的美好氛围,当殷月浑身冰冷的身体透过舒梁的双臂,舒梁虽然体会到了寒冷,但是心里却是汹涌澎湃的。

。。。。。。


舒梁模糊的双眼睁开了,不知道为什么要睁开,但是睁开了。

舒梁回到了政委的办公室,他醒了,明显感到失望和沮丧了,殷月从他眼前消失了,舒梁站起身来在四周来回来去的走,他想找到殷月,但是是徒劳的。

舒梁的失望可以用极度来形容,看着鼾声均匀的政委,舒梁觉得踏实,但是失望,走到刘庆旁边,看着他闭着眼睛,舒梁因为失望,都忘记了刚才这就是说谎的刘庆。

忽然,舒梁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手中居然拿着那两个本。

殷月给他的那两个本。

又回来了。

是梦里,殷月还给他的。

舒梁如获至宝的看着这两个本,他放弃了失望的情绪,他在想,把台灯关上,可是怎么才能找到蜡烛呢?

舒梁很着急,因为蜡烛,他很想现在就打开本看一看里面的答案,可是总不能翻政委的抽屉吧,何况也不一定有蜡烛啊。

舒梁在办公室里转了几圈,没有任何发现,悻悻的坐回了沙发上。

没有蜡烛,即使是没有任何灯光,舒梁也不敢打开这两个本子。

“舒梁!”忽然,政委叫了一声。

“什么?”舒梁被吓了一跳,急忙回答。

“你找什么呢?”

“哦,我没找什么。您醒了?”

政委坐起身来了,黑乎乎的办公室里,舒梁却能看清政委,还是一脸倦意。

“我醒了,被你给吵醒了。”

“我,我,我睡不着,起来走走。”

“不对,你找什么东西呢吧?”

“我,我,我想找蜡烛。”舒梁说了出来。

“蜡烛?找蜡烛干什么?”

“我不想开灯,我想点蜡烛。”舒梁不知道这么说能不能过关。

“右边第三个抽屉里有。”政委说完,就重新躺下了。

“谢谢政委。”舒梁的心里几乎欢呼起来。

“小心点儿,别着火!”

说完,政委翻了个身,有睡了。

。。。。。。


舒梁的心里欢快的跑到政委的办公桌后面,打开了右边第三个抽屉,果然有两根红蜡烛,没有用过的。

舒梁用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了蜡烛,屋子里顿时有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舒梁接着跳动的烛光,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第一个本子。

在看之前,舒梁又一次的看了一下政委和刘庆,他们都睡的很沉。

。。。。。。


第一段文字映入舒梁的眼帘:

“我由冬的残梦里惊醒,春正吻着我的睡靥低吟!晨曦照上了窗纱,望见往日令我醺醉的朝霞,我想让丹彩的云流,再认认我当年的颜色。

披上那件绣着蛱蝶的衣裳,姗姗地走到尘网封锁的妆台旁。呵!明镜里照见我憔悴的枯颜,像一朵颤动在风雨中苍白凋零的梨花。

我爱,我原想追回那美丽的皎容,祭献在你碧草如茵的墓旁,谁知道青春的残蕾已和你一同殉葬。

假如我的眼泪真凝成一粒一粒珍珠,到如今我已替你缀织成绕你玉颈的围巾。

假如我的相思真化作一颗一颗的红豆,到如今我已替你堆积永久勿忘的爱心。

哀愁深埋在我心头。

我愿燃烧我的肉身化成灰烬,我愿放浪我的热情怒涛汹涌,天呵!这蛇似的蜿蜒,蚕似的缠绵,就这样悄悄地偷去了我生命的青焰。

我爱,我吻遍了你墓头青草在日落黄昏;我祷告,就是空幻的梦吧,也让我再见见你的英魂。

明知道人生的尽头便是死的故乡,我将来也是一座孤冢,衰草斜阳。有一天呵!我离开繁华的人寰,悄悄入葬,这悲艳的爱情一样是烟消云散,昙花一现,梦醒后飞落在心头的都是些残泪点点。”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