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有“国耻”吗?——驳台媒社评

八月十六日,台湾《中国时报》发表社评《两大国耻》,其中说“扁家爆发洗钱丑闻,让台湾民主蒙羞;中华队兵败紫禁城,令台湾棒球受辱。前者贻笑国际,后者震惊球迷,为勤奋朴实的岛国留下难以弥补的伤痛,堪称‘两大国耻’”云云。


看了以后,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台湾哪有国耻?我说这话,当然包含着台湾根本不是一个国家的意思,但即便是按照社评所说,这两项也算不上什么“国耻”。



在陈水扁部分,《中国时报》社评说陈水扁“贪腐”、“败德”, 是“满口谎言的政治骗子”,是“历史罪人”,这都没有错。但若说是“国耻”,则未免太拔高了。事实上,像陈水扁这样的败类,在任何民主国家,都不能担保一定没有。例如韩国两任总统卢泰愚和全斗焕,均以受贿罪被审判,后又关进牢里;金泳三的儿子因贪污和逃税罪被下狱、金大中的两个儿子因受贿和逃税罪被判刑,这些都是“第一家庭的贪腐与败德”,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有,民主国家又岂能免?所以说,这算不上什么“国耻”。反倒是这一侦办本身,彰显了司法的独立与公正,这哪里是什么耻,这是可以为荣的事情!——连总统、总统家族都能侦查、惩办、逮捕,人民的尊严与信心,还用说吗?


在棒球部分,这次中华台北队在棒球项目不幸败于中国队,社评竟哀声叹道:“中华队在象徵运动最高殿堂的奥运,竟遭中国队逆转,那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耻辱。因为,棒球是台湾的‘国球’,而中国却不知棒球为何物,两岸在京奥对战的过程,将是台湾棒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种“岛国的偏狭”之见,是很可惊异的。古书《孔子家语》有一个故事说:“楚王出游,亡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之?’孔子闻之曰:‘惜乎其不大也!不曰人遗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在这个故事中,楚王的境界,是楚弓楚得,已算不错了;但孔子的境界更高,他的层次是人弓人得。但不论是楚王、还是孔子,他们的胸怀都是博大的。这种博大的胸怀,用在奥运比赛上,颇为贴切。在观看金牌角逐的时候,观众有两种反应:一种是自己国家获胜,固然可喜;一种是别的国家获胜了,也很高兴,例如中美排球大赛,美国队本是落后,但在郎平指导之下,竟打赢了中国队,国内的观众,就有以排球的名义向郎平致敬的,这就是孔夫子的层次。对照起来,《中国时报》的社评,且不说达不到孔子的境界,就连楚王的层次都赶不上,如此小家子气,真可怜又复可哀矣!——若就依其定义,真说“国耻”,这种小家子气,倒是一耻呢!



《中国时报》社评最后说:“不要忘记这两大国耻,唯有认知耻辱才能记取教训,从失败与挫折中找到奋起勇气,真正获得重生的力量。”话说得不错,可是,对什么是“耻辱”都认识不清,又如何真正“记取教训”?更如何“获得重生的力量”?终见其没出息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