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欣欣然学社/文 新六军


在我国的几部文学著作中,《三国演义》带给大家的是波澜壮阔的历史史诗,讲述的是乱世英雄豪杰的忠肝义胆,智慧谋略。《红楼梦》描述的是封建上流社会的形形色色,儿女情长。而《水浒传》则是囊括了社会各阶层的形象,其中更是对下层平民的生活百态着了很多的笔墨。现实生活中的人本多为平常小人物,所以此书对大众也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因为其中的每个人物,都可能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下面,我们正是要抛开那些光鲜体面的英雄们,谈谈很容易被人忽视,但生活中又无所不在的特殊群体---“泼皮无赖”们。


《水浒传》里对“泼皮无赖”的描写不但很多,而且很生动。如果我们认真观察的话,梁山上的一百多条好汉里,有很大的一部分都可以归结到“泼皮无赖”的行列中。强娶民女的“小霸王”周通;欺行霸市的“浪里百条”张顺,其行径多少和“泼皮无赖”沾点边儿,而白胜、时迁、郁保四之流,那“泼皮无赖”的嘴脸就更加的鲜明了。即便是深受人们喜欢的传世英雄人物,间或也有一些“泼皮无赖”的行为:那正直豪爽的鲁智深,在五台山上出家后不守清规,数次借酒闹事,砸倒了山门,掀翻了神像,其形象在文殊院的众僧眼里,肯定是标准的“泼皮无赖”无疑;打虎英雄武松,血溅鸳鸯楼时不问清红皂白一连杀了十几个无辜的苦命人,此等行径在正人君子看来,和“泼皮无赖”们区别也不大。以上的事情还有不少,无非因为后来大家都上了梁山,打出了“替天行道”的大旗,身份得以咸鱼翻身,用“英雄豪杰”的光环去掩盖了那些丑陋。既然如此,不提也罢。但另外的一些家伙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虽然“泼皮无赖”的身份对他们也恰如其分,但“英雄”和“泼皮”也似乎只在一线间,既然施老先生没有把他们“逼上梁山”,他们也就只能感叹苍天不公了。


此类正宗的“泼皮无赖” 无疑都是耍赖撒泼的好手,我们暂且依他们的地位和身份分为三等,第一等的人物,自然非高俅父子莫属。靠踢得一腿好球的高老先生这样的市井痞子,如果生活在当代,顶多混到个“球霸”的角色而已。但他可谓是吉人天相,碰上一“高层”喜好此道,于是竟然踢出了“太尉”的头衔。应该说,有了身份和地位后,此公的“泼皮无赖”相确实也是收敛了一些的。怎奈有泼父必有赖子,那高衙内注定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这厮平常胡作非为到也罢了,谁知竟然看上了一个有夫之妇。那妇人的丈夫来头也不小,自然便是那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按理说,首都高级军官的面子是不能不顾及的,但高衙内那厮却是典型的泼皮,死搅蛮缠不成后便哭天喊地的胡乱撒泼,让他那本不是好东西的老爷子不得不露出无赖的嘴脸,采用另一个卑鄙小人陆谦的计策设计了一个陷阱,老实人林冲往下一跳以后,最终告诉了人们一个真理:官场乃是“泼皮无赖”们如鱼得水的地方,还真不是正人君子能混得好的。在此之后,高老先生还在梁山好汉们请求招安时公报私仇,置朝廷利益于不顾,活脱脱一个误国误民的小人!

像高俅父子这一类的“泼皮无赖”,对普通百姓的危害是最大的,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利用他们位高权重的身份极尽卑劣之事。象林冲这样有上流社会地位的英雄人物尚且被弄得家破人亡,何况如同鱼肉的普通百姓们。当然,由于地位的悬殊,高俅父子这样的人不可能和平民百姓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身居高位的官场“泼皮无赖”们只要随便做出一个无赖的决定或政策,就会使千万的百姓们苦不堪言!自古而今,此事多矣。


接着说说第二等的“泼皮无赖”,此类人在社会上比比皆是,靠着不正当的方法发了点小财,再用钱买通门路做个小官,素质的低下决定了他们必定会为富不仁,欺负良善。其代表人物便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西门大官人。把西门庆这厮归于素质低下的人可能有点冤枉了他,再怎么说此君也是读过几本书有点情调的人,几手三角猫的功夫也还过的去,做的也是药店、当铺一类的实业,见了市井小民王婆也是一口一个“干娘”,说明为人处事也还妥当,平时除了好色之外好象也没有太多的劣迹。但任何事情做过了头就有点“泼皮无赖”的味道了。本来风流好色虽说是一恶习,却也是人之本性,但他在贪恋潘大美女的姿色时,采取了不光明的手段,即串通贪财的“王干娘”把潘金莲弄到了手。几番偷情本也还算是两相情愿,除了在道德上有点问题外也无大碍。怎奈被捉奸在床后竟然恼羞成怒,把人家的官人打伤不说,还要逼情人下药谋害亲夫。如此恶毒的行为便使人不得不把他当做“泼皮无赖”,并且骂名挂于众人之口了。

和西门庆类似的人物还有在孟州强取豪夺的蒋门神那混人。武松的运气确实不好,两个经典的无赖都让他遇上了,所以他注定没有办法做一个安份的良民。西门庆、蒋门神此类人的特点就是依仗财势、官商勾结,这些便是他们借以耍赖撒泼的本钱,做为地方一霸,一般普通百姓是绝对惹不起的,聪明人的选择不是巴结奉承便是远远躲开。当然,如果他们俩能上梁山也有能力混个头目做做,但既然选择了为祸地方便只能成为武二爷成名上位的垫脚石了!


最后一等的“泼皮无赖”就出自普通老百姓身边,这类人本身也是属于被压迫和剥削的底层。缺乏文化又没有手艺,便只能苦命人欺负苦命人,靠对良善百姓们耍赖撒泼来活命糊口。东京大相国寺菜园子附近的一众破落户们,整天游手好闲只能把偷菜作为他们的生活来源。眼看来了个“恶僧”管菜园,唯恐被断了生计,不得不用“泼皮无赖”的方法去对付鲁智深,怎奈一伙人自身实力太差,吃了苦头后只能见风使舵,跟着强势的对手混口饭吃。后来这一伙人居然也能改掉陋习,弃恶从善。基本上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一类,看上去比高俅父子、西门庆之流要可爱的多。当然,关键还是在于有鲁智深这样一个心地善良又有本事的好师傅。

然而,不是所有的下等“泼皮无赖”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现在,我们就让一个著名人物出场,那便是“杨志卖刀”故事里的泼皮“没毛大虫”牛二。此人不过是个下等地痞,但却尽得无赖之法的精髓。从惹了几件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得可以看出,这厮耍赖撒泼已经很有些水平。当然“治他不得”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官府不屑于治他,因为统治阶层对于大法不犯,小罪不断的“癞皮狗”似的痞子从来都很头疼,通常睁一眼闭一眼了事。这样的结果造成了牛二更是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物,且看他面对杨志时如何表演:验刀时先去旁边的铺子里强要二十文钱,给对方一个暗示我在这里很吃得开,接着便步步紧逼要杨志杀人,最后抢夺宝刀时高叫着要杨志杀他自己,这时也不得不佩服这厮的胆气。这一连串的心理施压法正是“泼皮无赖”们累试不爽的招数,换作普通人只怕早已得逞。只是“青面兽”岂是等闲之辈,于是又一个家伙因为撒泼而成了刀下之鬼。

此类市井地痞最让普通老百姓讨厌,因为大家面对最多便是这些偷鸡摸狗之辈。日常生活中遇上他们,往往也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了。


除了以上较著名的几位外,还有两位有特点的泼皮值得简单提一下。此二人的身份介乎于前面那三等“泼皮无赖”之间,也是“混”到了家的主。先说殷天锡,这个鸟人不过是知府高廉的小舅子,面对着拥有铁卷丹书的前朝皇家贵胄柴进就敢胡来。他的蛮横行为,除了依杖权势外,更是自身的“泼皮无赖”的天性使然。还有一位便是小说中第一个出场的无赖郑关西,一个卖肉的屠夫恶行累累,被身为兵马提辖的鲁达收拾时,竟然还敢狗急跳墙拿起刀来拼命,挨了一重拳后还大声叫好,只是他终究没能硬到底,所以始终便只能是个“泼皮无赖”。


说完了这些各有特点形象鲜明的大小泼皮们,我们可以看出,在封建社会里生活着的这群人,或社会的所迫,或自身的原因,把耍赖撒泼做为了他们的生存之法和处世之道。其中的一部分人,头脑聪明再加上一些运气也有可能家财万贯、身居高位,甚至摇身一变成为“英雄好汉”。然而更多的还是只能被后人当做笑料而不屑一顾。细心观察我们周围,几百年来,“泼皮无赖”们从来没有从我们身边消失过,甚至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他们的影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