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 梦开始的地方 第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7/


今天是夏逸飞正式失业第5天了,前几天在交了房租之后。除去每天5块钱的生活费,他的口袋里还有350多一点。工作依然还是没有着落,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几天仍然是打电话联系工作,跑了好多家的单位,但似乎都没有什么希望。现在的夏逸飞只想能要一份工作,至于是什么工作,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钱,对于现在的夏逸飞来说是最要的。很现实,再找不到工作,就面临吃不上饭,交不起房租的危险。该怎么办?现在的心情真的很糟糕,跑了这么多的单位,一个工作机会也没有,夏逸飞已经接近了神经崩溃的边缘。压抑,紧绷的神经似乎要把他推入无底的深渊,无奈,沮丧的情绪似乎要把他拉入无边的黑暗。


这几天他都不知道是怎样度过的,整个人也似乎清瘦了很多。下午夏逸飞正在查询报纸的招工启事的时候,手机再次的响了起来。看了号码,是吴德义打来了。


“老同学,是我啊,呵呵。在忙什么呢?”吴德义依然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德义啊,我在家里。有什么事情吗?”夏逸飞回答的有些低沉的语气。


“在家?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吴德义十分关切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了,心情不是很好,最近太烦了。有些头疼的事情。”夏逸飞回答的似乎很无奈的样子。


“老同学,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世界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好好的聊聊啊。晚上6点我去接你。”吴德义在电话对夏逸飞说道。


“好的,德义,那晚上我等你吧。”因为也没有事情可做,所以,夏逸飞答应了。再加上最近心情非常郁闷,夏逸飞也需要个倾诉的对象,也许吴德义能帮自己出出主意呢。此时的他也需要和老同学好好的谈谈了,他多么的希望有个人能听听他的这些坎坷,即使不能帮上自己,就是听听自己内心的郁闷那也是很好的。


因为晚上要和吴德义一起吃饭,夏逸飞稍微的收拾了下,看着镜子里自己很憔悴的样子。胡子也长了,眼睛也是红红的,这几天他晚上基本都睡不着觉的。一直都在想工作的事情,搞得自己精神很是萎靡。不能让老同学看见自己这个样子,看见自己疲惫不堪的样子。于是决定出去剪个头发,刮下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


在傍晚6点左右的时候,吴德义如约而至,来到楼下的夏逸飞已经在路边等了一会儿。看到吴德义,夏逸飞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上次自己的醉酒还有吴德义给自己拿的钱。但是,他知道这些都不用再说了,如果说了反而会显得太假生。吴德义开着车,两个人聊着天来到了市区的一家粤菜馆。这家饭店是吴德义最喜欢的,他经常来。来到吴德义提前预定的雅间,两人坐了下来。


“老同学,你想吃点什么。自己点啊,不要客气。”吴德义把菜单递给了夏逸飞。


“随便了,什么都可以。德义,我不太会点菜。”夏逸飞看着眼前的菜单,没有一样是自己吃过的,显得很为难。


“呵呵,随便啊,没有这道菜啊,呵呵。每次吃饭最怕的就是随便了。”吴德义调侃道。


“呵呵,德义,还是你点吧,我吃什么都可以的。”夏逸飞笑着说道,他第一次感到吴德义还很幽默。


“那好吧,服务员,来,我要这个,和这个。。。。”吴德义点了几个饭店的招牌菜,在服务员出去的时候,2个人又继续的聊了起来。


“老同学,怎么搞得。才几天没见啊,就这么憔悴了?有什么事吗?”吴德义已经看出夏逸飞的神色很是低迷,眼睛也是红红的。


“呵呵,没什么了,还好,还好。”夏逸飞不想因为自己的工作问题给这顿原本心情舒畅的晚餐带来不好的情绪。


“老同学,我们的友谊建立在大学时代,那是纯真的年代,不像现在社会这样的复杂。所以,我不希望你心里有事不说出来,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的上忙。再说,你有话压在心里不说也很难过。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也没有办不了的事情,说出来,看我能帮的上你不?”吴德义看着夏逸飞一脸的憔悴,实在有些不忍。他真的很想帮夏逸飞,所以,他说的真诚恳。


“老同学,我没有工作了。。。。”夏逸飞实在拗不过吴德义,只好多他说了实话。


“这几天,我一直在找工作。但是实在是不好找,我已经跑了很多家的用人单位。但是都没有什么消息。我现在是什么工作都可以做,什么样标准都可以答应。但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希望的,现在找工作太难了。唉。。。。”夏逸飞很无奈的看着吴德义。


“老同学,你不是干的挺好的吗?而且你又那么努力,怎么会突然不干了呢?”吴德义知道夏逸飞在单位工作的很努力,对于他的突然离职,吴德义感到非常的奇怪,前几天见面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干了呢?所以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夏逸飞。


“唉,德义,社会就是这样的。因为有别人要进公司,所以我被开除了。”夏逸飞已经很无奈的,所以他说的很平淡。


“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我说说。老同学。”吴德义看着夏逸飞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在前几天我去公司上班,就是我们在酒吧喝酒的第二天。我到公司后,我们的办公室主任找到我,说是公司的效益不好。把我辞退了。其实,据我所知,是她的亲戚想到公司上班,但是公司的人员已经满了,不能再安排,只有把我解雇,让她的亲戚进去了。”夏逸飞很平淡的说道,他也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没有用。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做!”吴德义倒是显得很激动的样子。


“她有什么权利解雇你,你又没有犯错误。依据劳动法,她没有权利这样做!”吴德义很是为夏逸飞鸣不平。


“是啊,德义,我就吃亏在劳动法上了。”夏逸飞一脸的懊丧。


“怎么了?劳动法?”吴德义还是一脸的迷惑。


“是的,我没有和公司签订用工合同。所以不受劳动法的保护。呵呵”夏逸飞苦笑着说道。


“为什么没签,你应该知道到用人单位是一定要签订劳动合同的啊。”吴德义有点责怪夏逸飞的意思,因为他也想不到夏逸飞在公司工作那么久,竟然没有签劳动合同。


“德义,你要知道现在的工作很难找,当初也是这样。进到公司后,他们说有试用期,在试用期内是不签合同的,同意就做,不同意就不要做。那我能怎么办?为了能有一份工作,我只有这样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下个月就转正了,他们竟然随便的找个理由就把我开除了。唉,真是一言难尽。”正在说话的时候,服务员端着菜走了进来。


“您好,先生。这是您要的菜,已经都上齐了。请慢用。”服务员接着说道:


“请问先生要酒水吗?”服务员看着他们2个热情的说道。


“怎么样,喝点吧。想喝什么?”吴德义望着夏逸飞。


“你决定吧,德义。我也喝不了多少的。”夏逸飞笑着说道。


“那好吧,服务员,来一瓶剑南春吧。”吴德义对服务员说道。


“白酒啊?德义?啤酒我都不行,还白酒?”夏逸飞很为难的看着吴德义。


“老同学,没关系,今天是周末。没什么事情,我们好好的喝点,聊聊天。”吴德义笑着看着夏逸飞。


今天是周末啊,这几天夏逸飞天天忙着找工作的事情,都不记得是星期几了。想想这几天自己郁闷的不得了,也需要发泄下了,于是他对吴德义说:


“好的,德义。我也豁出去了,今晚我们就一醉方休。”说完他自己就脸红起来,因为他是喝不了多少酒的,而且吴德义要比自己的酒量大很多。现在自己又说出这样的话,有点让吴德义笑话了。上次自己就醉了,还是吴德义送自己回家的,这次。。。。想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看了下吴德义。吴德义朝他诡异的笑了笑,似乎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把酒端上来了。服务员把酒打开后,吴德义把两个小酒盅倒满酒。


“来,老同学,今晚我们只是喝酒。其他的什么都不想,好好的喝酒。来,干了。”吴德义举起了酒杯对夏逸飞说道。


“好的,德义,干了。”和吴德义碰杯之后他们俩一饮而尽。


喝了几杯酒之后,难免话就多了起来。夏逸飞对吴德义说了很多,也说了包括在大学时代的那些事情。还有以前对吴德义的误解等等。吴德义只是一直都在微笑,在听着夏逸飞的说话。他也和夏逸飞说起了自己,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同学都知道他的家境很好。有的是羡慕,有的是嫉妒。所以,他的大学时代也没有什么相交的朋友。聊了很多的大学时代的话题,他们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快乐的学生生活。聊着,聊着,夏逸飞就不怎么说话了。吴德义知道他在想工作的事情,于是对他说:


“老同学,这样吧。你如果愿意的话,来我这里上班吧。我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公司。”吴德义说的很真诚。


“德义,谢谢你啊,不过不麻烦你了。我想再找找看,我想会找到吧。”夏逸飞不愿意让吴德义觉得自己可怜才要自己去他那里的,夏逸飞不想这样。他不想让别人感觉自己的处境艰难才来帮自己,这样的话,他感觉自己会让别人看不起。所以,他婉言谢绝了吴德义的好意。吴德义也知道夏逸飞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夏逸飞很要强,所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接着喝了几杯,夏逸飞心里有事,再加上也确实不胜酒力,他的脸已经是通红了。


“明天,明天我想再去人才交流中心去看看,去找找工作。看有招工的没有,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才行。我还要还钱啊,呵呵。”夏逸飞有点微醉笑着的说道。


“去哪里个交流中心,是中华路的那个吗?”吴德义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是啊,就去那里。其他几个我都跑遍了,都没有什么消息。明天去那里看看,看看那里有没有适合我的。”夏逸飞带着一丝醉意回答道。


“好的,老同学。我预祝你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来,我们干了这杯酒。”吴德义再次的举起了酒杯和夏逸飞一饮而尽。在喝酒的时候,吴德义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淡淡的笑。夏逸飞喝完之后感到有点眩晕,他感觉又是自己喝的有点多了,似乎等下又要吴德义送自己回去了。但看着吴德义似乎还有兴致,于是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继续频繁的举杯和吴德义喝着酒。


真的是很醉了,夏逸飞感到周围的物体都在飞速的旋转着。自己也坐不稳了,说的什么话连自己都听不清了。他第一次喝了这么多的酒,主要是心里有事情,好几天了,心情一直都非常的郁闷,今晚自己是醉了,在醉的同时似乎也能暂时的忘记那许多的烦恼。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以前听别人说醉酒真的是很好,现在自己也体会到了,醉酒之后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惺忪的眼睛似乎看见吴德义在抽烟,而且在和自己说着什么,但说的话自己也听的不是很清楚。于是,他拿起了面前的烟,却怎么也放不到嘴里。真的是很醉了。吴德义帮他拿了一支烟,帮他点着,放在了夏逸飞的嘴里。


奇怪的是,今天自己在抽烟的时候似乎不是很呛,也没有咳嗽。夏逸飞缓缓的吐着烟雾,仿佛是把自己融入到烟雾里,然后就这样慢慢的散去。还有一点点的清醒,记得自己隐约的和吴德义说了要回家了,因为明天还要去应聘,所以,他在吴德义的搀扶下离开了饭店。车开到了夏逸飞的楼下,他坚持不让吴德义送自己到楼上,因为他不想让吴德义看见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在告别吴德义之后,夏逸飞沿着楼梯的扶手慢慢的挪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开门之后,夏逸飞还记得把房门锁上,然后就直接到在了地板上。


闹钟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一样的时间,早上的6点30分。夏逸飞被吵醒了,看见自己还是躺在地板上,昨晚自己真的太醉了。头还有点痛,他从地板上爬起来,来到洗手间。感到胃里一阵的狂涌,于是对着马桶一阵的呕吐。吐完之后感觉好多了,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受了。于是迅速的洗漱,换了一套衣服。离开家来到街上的小吃店。狼吞虎咽的吃了早餐之后,他坐着公交车来到了中华路的人才交流中心。


看了下时间,快到8点了。再等了一会儿之后,交流中心的大门打开了。他和陆续赶到的应聘者一起来到大厅。看着墙上到处贴着的用工广告,他在仔细的搜索着。希望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这时候,众多的招聘单位也进入到了大厅,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都希望自己能早点的接触到用人单位。夏逸飞再接连的走了2家的用人单位后,来到了一家名叫华雄贸易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市场营销部正在招人。“华雄贸易”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但是既然来了就试试,在和负责招人的经理谈了自己的状况后,他就把自己的简历递过去了,还是一样的结果,叫夏逸飞回去等通知。这句话夏逸飞不知道听了有多少次,这次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没有期限的等待了。又走了4,5家继续的递上自己的简历,由于是星期六,招聘会只有半天时间。下午的时候夏逸飞又继续的跑了几家报纸上介绍的单位,但似乎都不是很理想,晚上的时候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由于昨晚喝酒真的是太多了,今天又累了一天。所以夏逸飞早早就睡下了,想明天早点起来后再接着去找工作。


一样的时间,还是6点30分。闹铃叫醒了夏逸飞。今天的状态感觉很好,昨天的疲惫还有前天的醉酒都没有了,只感到身体非常的舒服。依旧是出去吃了早餐,乘上了去别的招聘会的公交车。就在8点多的时候夏逸飞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夏逸飞先生吗?”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你好,我是夏逸飞,请问你是。。。。?”夏逸飞并没有听出这个人是谁。


“我是华雄贸易的,我正式通知你,你被我们公司录用了,请你在星期一的时候来公司人事部报到。”电话那头的男子说道。


“等等,请您再说一次。您,您是那个公司的?”夏逸飞显得有些激动,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的,我是华雄贸易公司的,你被我们公司录用了,请你在星期一到公司的人事部报到。”电话那头又重复了一遍。


“啊!太好了,谢谢您啊。我一定准时去报到,太感谢您了,谢谢。”夏逸飞确实太高兴了,接连的说了好几个谢谢。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而这份工作对自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夏逸飞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这几天的身体疲劳似乎都没有了,精神上的郁闷也被抛到了九霄之外。现在的自己比任何时候都高兴。实在太开心了,在车子到达车站后,他走下车,来到了附近的水果摊。买了一点便宜的水果,给自己犒劳下,犒劳自己这几天的辛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