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酋长的屠杀政策主要在于一种蛇蝎性格

匈奴大王 收藏 2 151
导读: 錢穆先生《國史大綱》:满洲酋长努爾哈赤極端反漢。 努爾哈赤自吹自擂“恩養尼堪(漢人,貶義)”卻大殺遼民。 明天啓三年, 1623)六月,聽說複州漢民人數增加,接受大明國“派來之奸細和劄付”,将要叛逃,努爾哈赤派遣大貝勒代善、齋桑古、阿濟格、杜度、碩讬等貝勒,率兵兩萬,前往鎮壓,将男人全部殺光,帶回大量子女、牲畜。 後金天命九年正月,努爾哈赤連下九次汗谕,遣派大批八旗官兵,在金國的大部分轄區,查量漢民糧谷,凡每人有谷不及五金鬥的,定爲“無谷之人”




錢穆先生《國史大綱》:满洲酋长努爾哈赤極端反漢。





努爾哈赤自吹自擂“恩養尼堪(漢人,貶義)”卻大殺遼民。





明天啓三年, 1623)六月,聽說複州漢民人數增加,接受大明國“派來之奸細和劄付”,将要叛逃,努爾哈赤派遣大貝勒代善、齋桑古、阿濟格、杜度、碩讬等貝勒,率兵兩萬,前往鎮壓,将男人全部殺光,帶回大量子女、牲畜。



後金天命九年正月,努爾哈赤連下九次汗谕,遣派大批八旗官兵,在金國的大部分轄區,查量漢民糧谷,凡每人有谷不及五金鬥的,定爲“無谷之人”。努爾哈赤辱罵“無谷之人”是“不耕田、無谷、不定居于家,欲由此地逃往彼處(明國)之光棍”,谕令八旗官兵“應将無谷之人視爲仇敵”,發現其“閑行乞食”,立即“捕之送來”,并于正月二十七日“殺了從各處查出送來之無谷之尼堪”。




後金天命十年十月初三日,努爾哈赤下達長谕,指責漢民“窩藏奸細,接受劄付,叛逃不絕”,曆數鎮江、長山島、川城,耀州、彰義站、鞍山、海州、金州等地漢民武裝反抗事例,宣布要斬殺叛逃之人。他命令八旗貝勒和總兵官以下備禦以上官将,帶領士卒,各去自己轄屬的村莊,“區别”漢民,凡系抗金者,一律處死。各将遵令,“分路去,逢村堡,即下馬斬殺”。




当時有遼民幾盡殺光之說。




努爾哈赤還在十月初三的“汗谕”中,命将未殺的“築城納賦”之“小人”(即勞動者),全部編隸汗、貝勒的拖克索(莊),每莊十三丁、七牛,耕地百晌,八十晌莊丁“自身食用”,二十晌作“官賦”。編丁隸莊後,總兵官以下,備禦以上,“每備禦各賜一莊”③。這樣一來,原來“計丁受田”的漢民,失去了“民戶”的身份,淪落爲奴隸制農奴性質的“莊丁”,被迫繳納數倍于“計丁授田”之丁上交的丁賦,人身奴役加重,剝削更爲厲害。






遼東地區的大多數漢民(即除去原系阿哈的漢民以外),從“計丁授田”的後金國“民戶”,下降爲繳納高額地租、慘遭莊主壓迫的封建農奴,嚴重地加深了遼民的苦難,農奴制莊園惡性擴展,遍布後金轄區,這是很大的倒退。春秋网




努爾哈赤令漢人與女真人合戶,實際上是将滿族旗人分置于漢人各戶之中,滿人奴役漢人,漢族男丁承擔了全部重體力勞動,漢族婦女則成了他們的奴婢。




如此的不平等,加上缺衣少食,就導緻了1623年滿、漢之間的一系列沖突。許多漢人故意在食物和飲水中投毒,焚燒房舍,還殺死了一些後金的哨卒。




努爾哈赤對漢人抗暴作出的反應,是進一步種族歧視、種族清洗。他憤怒地責問八貝勒:“我等之兵去後,耀州之人即揚言殺我婦孺,其他各地之人亦毒殺我等之諸申,爾等知否?”





又斥責各旗大臣對漢人過分寬容:




漢官與我等之諸申,因何同等對待?若我等之諸申犯罪,則問其功勞,問其官位,稍有理由,即應赦之。若尼堪犯下死罪,又未盡心效力,複有偷竊之事,則應盡誅其子孫親族,爲何僅責打了事?




竊據沈陽後,滿漢人戶便被指定居住在按種族劃分的區域内。除此之外,努爾哈赤還規定漢人不得持兵器;而女真人則無論是不是八旗兵丁,都要随身攜帶兵器。




这種旨在阻止漢人反抗的歧視政策,可能正是1625年漢人叛亂的導火索。這年秋,許多滿族兵民被殺,據說還有漢人派人向附近的明軍求援,希望重返明朝。11月,努爾哈赤采取了嚴厲措施,遂令滿族官吏進行徹底調查,清洗各村帶頭鬧事的秀才:




并非我等善良拔擢之官員,乃是昔爲明國秀才、大臣而今無官者,聽信奸細之言,煽動當地村民。凡此等人,皆檢出誅之。




從後金天命八年六月僞金鎮壓複州兵民起,由于遼東軍民痛恨後金苛政,猛烈反抗,努爾哈赤不從改革弊政、減少殺戮、緩和矛盾以平息民怒穩定局勢這一根本上着手,卻改變策略,懷疑漢官,疏遠漢官。




當努爾哈赤決定派兵屠殺複州兵民時,“撫順額驸”李永芳谏阻說:“所謂複州之人叛者,非實也,恐系人之誣陷矣。”李之本意是應當慎重,核實情況後再發兵,這原是無可非議的。可是,努爾哈赤卻大發雷霆,厲聲指責李永芳等漢官“以明帝爲長久,以我爲短暫”,“心向明國”,蔑視金汗,竟革去他的總兵官職,捕其子來審訊,後雖複官,但也不似過去那樣信任和重用了。





努爾哈赤的罪惡,嚴重地破壞了遼東生産。這一曾經是“田人富谷,澤人富鮮,山人富材,海人富貨”,“家給人足,都鄙廪庾皆滿,貨賄羨斥”的富饒地區,竟弄得人丁銳減,田園荒蕪,廬舍殘破,百業凋敝,社會混亂,民不甯居,饑荒頻仍,物價飛漲,甚至出現了“人相食”的悲慘局面(《滿文老檔·太宗·天聰》卷6。)




遼東大屠殺使明軍将士作戰時比以往更加頑強。(羅思·李:《早期滿洲國家》)




最後,同仇敵忾的甯遠抗戰炸死了老賊,要了老賊狗命。




甯遠這座城無疑是滿獨"事業"的一個黑洞。在那裏長留着滿獨匪幫抹不去的恥辱。




公元1626年初,滿獨匪幫那瘋狂的匪首努爾哈赤,率六萬滿匪,慘敗在甯遠城下。努爾哈赤也罪有应得身負炮傷,羞憤交加終日憂忿,不久傷口惡化,不治身亡。這個制造了無數災難的屠殺者,耗完了他那六十八年的罪惡一生,此后皇太极又继承了他的屠夫事业更胜一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