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七十九章 义结金兰

guohj92 收藏 16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他在这里武艺提高的很快,毕竟经过高将军的亲自传授,而且同营的兄弟在将军的指挥下,那简直是赶得上亲兄弟了。每每在战场上,经常是你替我挡刀,我替你挡枪。不过兄弟们虽然英勇无敌,但也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伤亡,不过一旦出现人数的减少,将军总会从后备的兄弟们再挑些补充过来,保证人数上没有变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他在这里武艺提高的很快,毕竟经过高将军的亲自传授,而且同营的兄弟在将军的指挥下,那简直是赶得上亲兄弟了。每每在战场上,经常是你替我挡刀,我替你挡枪。不过兄弟们虽然英勇无敌,但也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伤亡,不过一旦出现人数的减少,将军总会从后备的兄弟们再挑些补充过来,保证人数上没有变化,可对手不知道啊,一直还以为他们战无不胜,毫无伤亡呢。在这里,他学会了战场上简练的刀法,和兄弟一块使出来,直如匹练一般。不过将军一直喜用枪,而且他那大枪枪头宽阔,黄澄澄的。他问过将军,将军说这枪叫虎头錾金枪,他也想用枪,不过一直没机会。

鄂焕虽然在陷阵营里服役,但因为高顺的救命之恩,依然没事时就到高顺那里,帮高顺干这干那。直到后来,高顺娶了夫人,夫人又有了几个丫环,不方便进内宅了,鄂焕才不帮高顺干那些打杂的活了,但却担起了高顺的护卫工作。高顺看他忠心耿耿,自己又没有什么其他兄弟,虽然没认鄂焕做自己的干兄弟,但实际上就是按兄弟的情分一直待鄂焕。高顺看鄂焕喜欢自己的大枪,私下里,也把自己的枪法传授了给他,使得鄂焕武艺更上一层楼。

后来,吕布因为郝萌的叛乱到高顺这里来躲避,看到鄂焕奋勇拼杀的武勇和对高顺的忠心耿耿,非常喜欢。吕布本身就是苦孩子出身,他也特别关注和提拔出身困苦的将士。像高顺,就是苦寒之家出身,父母连个表字都没给他起过。这我到知道,确实,遍查史籍,根本就找不到高顺的表字。鄂焕也说高顺也本是五原附近人士,少年时,得异人赏识而被带走传艺,后来因异人师父感染瘟疫而亡,高顺不得不回到家乡,可发现在胡人的侵扰下,已经家毁人亡,绝望之中,他去找胡人报仇,结果陷入重围,被吕布救了,从那以后就跟随吕布闯荡天下,为了纪念父母,高顺一直也没有起过表字,为了给他起个表字,吕布将军还劝过他几次,甚至想亲自给他起,高顺都拒绝了,连续几次之后,吕布也就作罢,随高顺去了。在吕布军中,吕布善带骑兵,而高顺则善带步兵,二人带出来的都是天下数得着的精兵,步骑混合相得益彰,就连曹操也不得不服气他俩的带兵能力。吕布看鄂焕身高九尺,力大无穷,又是高顺救出来的苦孩子,就动了爱才之心,从高顺那里把鄂焕要走了。要说吕布虽然被人骂为三姓家奴,惹得各地诸侯对其不满,但吕布对手下和朋友还真是不错,很多人都愿意帮他。比如吕布从长安逃到张扬那里时,张扬就顶住压力,私藏吕布。鄂焕到了吕布那里,吕布见起用刀,又学了高顺的枪法,看他是个学武的料,就把他放在身边,传授了鄂焕自己的风雷戟法,命鄂焕保护好自己的家小。吕布看鄂焕还经常到高顺那里去,也知道高顺对己的忠心,干脆就把家小和高顺的家小临宅而居,鄂焕统领两边的护卫。后来,吕布在徐州被曹操围攻,最后只剩下了下邳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高顺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好,只有吕布还信心十足,希冀靠着自己的勇武杀败曹军。高顺见如此,为防万一,就把他的枪谱和陷阵营练兵之法一并交给鄂焕,并且偷偷安排鄂焕带几十个陷阵营的老兵守在吕布和高顺宅子周围,万一城坡不可收拾之时,看他信号,立刻带这些家小冲出重围远走高飞,寻找一块平安之地再代他传授枪法和练兵之法给孩子。后来果然如高顺所料,那几个叛徒趁吕布休息之时,拿走了吕布将军的方天画戟,牵走了赤兔马,并把吕布绑在了柱子上,打开城门,放曹军入城。高顺见事不可为,把自己的虎头錾金枪交给了鄂焕,命他速速离开,而他本人则要与吕布同生死。鄂焕赶紧就去搬那些老小走,谁知吕布的两个妻子坚决不走,说一定要等将军回来。高顺的妻子也不愿和丈夫分开而独生。他们两家最后把各家的一个孩子交给了鄂焕,吕布的是他和貂蝉的小女儿,高顺家则是高顺的独子高宇。高顺在前面带陷阵营替他们挡住曹兵,鄂焕就带着那几十个人抱着两个孩子逃出了下邳城。鄂焕曾经回头看了看高顺,高顺见他们要出城了,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意。他们一帮在城外潜伏了几天,本来想再救几个人,但曹军防守严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乘之机。他们也抓过几个曹军的舌头,拷问当时城里发生了什么事。那曹军告诉他们当时白门楼的情况,当时吕布大失平时的武勇之色,竟然向曹操求饶,可还是被曹操杀了。高顺则眼望鄂焕他们逃走的方向,一眼不发,根本就不尿曹操,气的曹操大怒,把高顺和陈宫一块给杀了。那个张辽则因为和关羽关系不错,被曹操招降了。而高夫人在高顺被抓之后,也知道丈夫求死的意思了,自焚而死。鄂焕他们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而中原大乱,难以找到一块平安之地,就一路南行,翻山越岭,历尽千辛万苦,最后来到益州南部。在朱提郡他们打败了一帮山贼,占据了他们的山寨,才在这里落下脚来。高顺和吕布已经去世快二十年了,当年的两个孩子已经长大,特别是高宇学全了他父亲的枪法和练兵之法。在鄂焕和那些老兵的带领下,他们从那些投奔他们的穷人里面挑了些人,又建了一支陷阵营,用于保护山寨的安全。但由于穷,难以凑出好的兵刃铠甲,战斗力还不如当年的老陷阵营强大,但基本上在这南蛮一带是还没碰上过敌手。只有今日沙摩柯和胡驹才仗着兵刃的便宜从战阵里狼狈的退了出来。不过,现在他们山寨的日子也不太好过,短缺各种生活物资,要不他们也不会穿着陈旧的衣甲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都对鄂焕的忠义感动了。高宇也说:

“如没有鄂叔叔他们,我高宇恐怕也早就葬身在下邳城了。”

庞统师叔也眼含热泪说:

“天也可怜忠义之士有后啊。高将军若在天有灵,见你已经长大,也会欣慰的。”

大家唏嘘一场,还是张嶷看场面比较沉闷了,招呼胡驹赶紧给大家换茶,大家才缓过劲来。高宇也问了我们很多东西。毕竟他们困守这里这么多年,和南蛮打交道多,中原的局势却了解不多。庞统师叔就让我讲了现在中原的情况。鄂焕和高宇才知道现在益州已经换成了我刘备伯父,北方已经被曹操全部占领,江南基本上是孙权的地盘了。现在曹操正在汉中和我马超舅舅、张鲁联军大战,而我刘备伯父早晚也得参战。我也给高宇讲了我的凉州之行,在胡驹、张苞的添油加醋的解说中,高宇也为我们在凉州和曹军直接的交手而兴奋。兴奋之余,他就要找个地方和我模拟一下当时的情况,寻找一下看有无漏洞。庞统师叔看他这么好学,眼睛里也露出了爱才之意。我也没含糊,就让胡驹带人堆了一个当时的小沙盘,复盘当时和夏侯渊之战的情况。当看到胡驹把沙盘弄出来之时,高宇的眼睛亮了。

“赵兄弟,这是谁弄的?”

张苞在一旁说话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高宇有点惊讶了,看我的眼色变了。但很快又投身到复盘之中,当明了了我的战术思想后,他提出假设是他指挥曹军,并且加入陷阵营的力量,来和进行盘上对抗赛,还问我敢否?我哪有不敢,当场请庞统师叔当裁判,两个人开始较量。这场较量我可是全身心投入了,毕竟刚才我的底牌高宇全知道了,只能继续出奇兵了。高宇也不示弱,步步为营,集团前进。我费劲心机,把前一世游击战的敌住我扰,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的毛式经典游击战法都拿出来了,并且一直先避免和他陷阵营的正面对决。旁边观战的人也是全神贯注,看我俩的沙盘推演。不知不觉,天亮了,我们竟然一夜未睡。高宇后勤粮草看的比较紧,唯恐我断他粮道。我则表面上不停袭扰其粮道,不断加重兵力,吸引高宇的注意力。等高宇上钩之后,我轻骑突出,奔袭其指挥部,打乱其指挥,然后突然会师围困陷阵营,虎口拔牙,用我的泰虎营对决陷阵营,以高质量的军械为基础,即使是舍出三倍于陷阵营的代价,也要硬拼高宇的精神支柱陷阵营,等拼光陷阵营,乘其精神动摇之际,全线突击,击溃高宇军。最后高宇只剩辎重兵和粮草了,只得向庞统师叔示意认输。

这一场大战,虽然是推演,但合情合理,耗神耗力,等我们赛完了,张苞他们也才从震惊中回过味来,大呼过瘾。张嶷还在一旁拍马屁:

“师兄就是师兄啊,我服了你了。”

高宇也服了,按我刚才泰虎营的装备来看,我用三倍的代价来换他的陷阵营还是高估了他的战力了。不过高宇即使是输了,也显出了一代未来名将应有风范,庞统师叔是越看他越喜欢啊。我也感叹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张苞他们只觉着我是天才,可他们不知道我还有前一世的经验啊,这高宇绝对不愧为高顺的后代。

反正天也亮了,我们也不休息了。我也告诉高宇泰虎营的装备均是来源于济世堂名下的兵器厂,而且还在不断开发新产品。高宇的眼睛热烈了,只是很快又暗淡了。我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就对他说:

“高大哥,此次相逢,小弟与大哥相见恨晚,惺惺相惜。小弟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高宇看着我说:

“赵兄弟,你只管说,何必婆婆妈妈。”

“我赵统有意与高大哥义结金兰,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鄂焕在一旁说:

“公子,我看行。”

高宇也没犹豫,很是痛快的答应了。当场,由庞统师叔作证,我要和高宇义结金兰,张苞眼馋,又想凑个三,说是凑个三人组合,硬加了进来。反正他也是我张飞三爷之后,高宇也没反对,就这样我们在这寨子里成了结义的兄弟。

看我们结拜完了之后,庞统师叔又对我们说了一句话,乐坏了鄂焕。

原来庞统师叔说:

“高宇,我现在只有一个徒儿张嶷,我意再收你做我的徒弟,传我兵法,继承我的衣钵,不知你乐意否?”

天哪,天下闻名的凤雏先生要主动收徒,而且还说的这么客气,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吗?难怪鄂焕能够乐坏。高宇虽在山中多年,可也早就听说过“天下卧龙凤雏,得其一可安天下”传言,这种师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能拒绝吗?当下,高宇恭恭敬敬的又拜了师父,哈哈,大哥成了我师弟,爽啊。

(史上并无鄂焕此人,只是三国演义中出现过。高宇此人乃我虚构,主要是感于高顺一代忠良名将,竟然无有后人继承陷阵营,在此虚构出高宇弥补对高顺的遗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