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不要嫁给那些穷光蛋同学(转)

以我聪明的大脑,我多年读书所受的教育,我丰满而苗条的身段,迷人的五官,我有一个坚定的意愿,我誓死不嫁穷光蛋。


你要说你去学习你就是猪?


父母让我绝望,他们只会要钱


我看了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大卫要夺走人家的妻子,只需要问对手一句话:“你养得起她吗?”我不愿意结了婚再被另一个男人夺走。


我不怕被男人玩弄(这词真恶心),真的,不怕。我有头脑。前不久单位里新来一个柳姓公子,他对我说:“刚从英格兰回来,不知中国形势咋样了。”第二天他跟对桌的李小姐说:“哎,到海外一晃就是两年,大陆变化可真大。”我想象得出第三天他还会同隔壁王小姐探讨同样的问题。


有钱的男人中是有一些花心的甚至道德败坏的家伙,可同样有一些忠诚的高尚的“富而礼”的君子,正像穷人里有忠诚的高尚的君子,同样有花心的甚至道德败坏的“贫而谄”的家伙一样。我想象不出嫁一个富人上当的几率要比嫁一个穷光蛋受骗的可能性大多少。也没感觉到骑着脚踏车的爱情一定会比高级轿车里的爱情美妙!


宽敞的房子肯定比集体宿舍住着舒服,坐着小汽车出门当然比踩着破自行车荣耀而轻松,华贵的衣服我可以穿出漫不经心来,而过时的衣衫怎么穿也显寒酸。我可以去看话剧,那是高雅的艺术,可以进音乐厅,欣赏严肃的音乐,可以在室内摆上豪华本文学名著,可以怂恿丈夫慷慨地向灾区人民捐款……如果嫁给一个大款,我做这些都能够得心应手,而嫁给一个穷光蛋,就意味着永远只能是做受人轻视或者怜悯的群众,最了不起也只能是跟着他发一下庸俗市民的牢骚,或显示一下臭知识分子的清高。我想象不出穷有哪一点比富好。


是的,富人是少数。可是漂亮的女人也是少数。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他们都喜欢漂亮,而我漂亮。尽管喜欢漂亮不一定等于非娶漂亮女人不可,但这无疑增加了我选择男人的余地。


漂亮是一种资本,正像天赋也是一种资本。如果你阿爸很有钱,你可以自豪地自立,高尚地拒绝他的遗产,也可以天经地义地把他的财富用来滋润你的生活。如果你阿妈做着高官,你可以理所当然地享受住房和特权,也可以因为勇敢地背叛家庭受人称颂。我的父母只给了我智慧和这张脸蛋,我不愿意弃而不用。我不想奋斗得太辛苦。这不卑鄙,不庸俗,更不是自贱。我不打算*容貌吃一辈子饭。我受过高等教育,自己也工作,也有自己独立的人格,甚至还有自己的事业(像人们玩文学玩艺术玩女人一样,我似乎是在玩事业),但是找一个有用的男人(他当然已经有钱了,或是具备了社会竞争的技能)更重要,这是一辈子的事。


有人说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美人迟暮,我懂。我要充分珍惜我的青春。我乐意偶尔为夫君做一桌可口的饭菜,我相信就是百万富翁也不会拒绝妻子精心织就的毛衣,我还要学会插花和室内装饰,把房子收拾得优雅富丽。我可不打算在男人堆里八面玲珑。老实说,这样做风险太大。男人们要想的心事要做的事太多,他们一般来不及为一个小小的女人痛苦和仇恨。而且万一的万一碰到一位执著一些的胡搅蛮缠的家伙,他要是感到感情受了欺骗,就太容易遇上我聪明一世胡涂一时的时候啦。我只是,仅仅是,不怀恶意地寻觅一个可*的有钱的男人。


人生多磨难,我要尽量避开它们。我崇敬但不想做扶持一个穷光蛋走向自强尤其是走向富裕的伟大女性,作为女人,这样迷失自己很不保险。我歌颂爱情,但宁愿把同甘苦共患乱的悲喜剧留给一般的女性和她们的穷恋人演出。世界上人这么多,我选择爱人不考虑穷光蛋。深深地爱上一个富人,像穷人之间的爱一样无怨无悔,同样可以圣洁,一样可以不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