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故乡保卫战 民进党不可承受之重

中评社台北8月20日电(记者 邹丽泳分析报导)陈水扁家族洗钱案对民进党的冲击正在显现。民进党台南县副县长颜纯左昨天建议党中央,暂缓办理县市长征召作业,留待明年二、三月再举办。

按照党主席蔡英文原先规划,党代表大会之后,党内陆续讨论明年底县市长选举,选战策略小组几乎每周开会拟订征召作业的游戏规则,除了人品操守、学经历,还包括对民意的回应,也就是党候选人受民意拥护程度,这部分必须靠科学数据才能服人。

党内对于县市长人选提早以征召方式产生,具有高度共识,也给现任党主席蔡英文有较大挥洒空间,如今却因扁家族洗钱风暴,使此一共识出现动摇迹象。

颜纯左是现任台南县副县长,有意更上层楼是众所皆知的事,他的对手是现任“立委”叶宜津及李俊毅。叶宜津与扁家及新潮流关系良好,过去一直扮演着“扁家发言人”角色,随着扁家族弊案陆续爆发,叶宜津更上一层楼的政治志业受到负面冲击。日前,叶宜津哽咽诉说扁案对明年县市长选举的影响,多少也反应她的尴尬处境。

李俊毅是谢系子弟兵,在这波扁家族引起的党内大地震中,因为位处边缘,受伤程度不像叶宜津如此之重。不过,扁家丑闻全党形象受损,所有政治人物难置身事外。

台南县原本是民进党的优势选区,本土意识坚定,也是绿军大本营,从陈唐山打下台南县江山之后,民进党在‘陈水扁的故乡’已经执政近十六年之久。现任县长苏焕智任期届满,明年底的县长选举民进党能否继续执政,已经变得不再那么确定,甚至变成明年县市长选举的指标战区,如此转变与外部大环境息息相关。

颜纯左建议党中央延后征召县市长作业或许是减轻扁家冲击的方法之一,但无法解决根本问题,问题核心在于陈水扁家族弊案何时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 扁家洒狗血博同情

扁家“悲情牌”巅峰之作莫过于吴淑珍在庭上昏倒,但这种招数使多了,就很难叫人相信。

中评社台北8月20日电(记者 林淑玲分析报导)扁家爆发海外洗钱案进入第二周,由于瑞士政府已证实扁媳黄睿靓巨额帐户遭冻结,陈水扁只好承认,接下来,扁家成员有的哭,有的闹,有的吞安眠药自杀,为博取同情,唤回支持者的心,煞费苦心。

扁家洗钱案的犯罪情节其实已经相当明确,具体事证包括一、黄睿靓在瑞士2,100万美金帐户被冻结;二、扁妻舅吴景茂承认充当吴淑珍人头,透过银楼的地下通汇管道将巨款汇往海外;三、扁家无法交代完整金流。

尽管扁家刻意透过陈幸妤对外放话,咬出谢长廷、苏贞昌、陈菊都等人有拿陈水扁的钱,但这跟洗钱案是一码归一码。如果扁家这些钱是干干净净,且依照陈水扁所称是要用于公共用途,放在台湾就好,没有道理还大费周章,冒着触法风险,走非法管道汇到海外。

正因为海外洗钱曝光,完全颠覆了陈水扁执政以来刻意打造的“勤政、清廉、爱乡土”形像,让绿营支持者深深觉得被背叛;扁家现在除了放话警告绿营要角,不排除玉石俱焚,又把最擅长的“悲情牌”拿出来用,抱怨司法迫害、被抄家灭族,看能不能重新在绿营里站来。

所以,继陈幸妤在街头近乎发狂的表现后,昨天又传出8月16日特侦组检察官到扁家侦讯、搜索时,陈幸妤和吴淑珍两人抱头痛哭,吴淑珍一边吃药、陈幸妤也再度发飙,让检方担心闹出人命。

此外,吴淑珍大嫂陈俊英前天因协助扁家洗钱,与夫婿吴景茂一起被检方约谈时,竟传出在特侦组吞安眠药自杀的意外。不过,媒体后来发现,吴景茂的妻子应讯时主动要求检察官叫救护车,昏迷送医时两手还紧紧交迭,看起来不太像是无意识的样子。而且,当时吴氏夫妇是隔离侦讯,吴景茂事发后却能把妻子当时的状况讲得一清二楚,被强烈怀疑根本是自导自演。

同时,吞安眠药自杀的人送医,一定要洗胃,但吴景茂又说不必,台大医院也拒绝说明病情,要记者自己去问吴家人,疑点重重。若干近距离观察的媒体,都觉得整个情节跟吴淑珍上次在法庭上昏倒,简直是如出一辙。

另一个主角则是陈致中岳母吴丽华。她18日上午先是自美返台时,在桃园机场上演了一幕“阿嬷护孙”的紊乱场面,昨天又接受电子媒体专访,哭诉女儿黄睿靓自幼乖巧,没想到嫁进扁家会变成这样。记者问她黄睿靓帐户巨款的事,她一概推说女儿都是听婆婆的,讲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诉说事发到现在,扁家人都没有跟黄家连络,不知道政治家庭怎么会这样。

扁家、姻亲女眷们这几天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固然也引起部分同情。不过,自“国务机要费案”、赵建铭台开案以来,扁家这类直逼连续剧剧情的演出,已经一而再再而三重覆,边际效益严重递减,再加上扁家海帐户的金额实在太吓人,再多“悲情牌”也难以唤回支持者的心。


涉及二次金改?吴淑珍曾承认过问银行并购

中评社台北8月19日电/陈水扁妻子吴淑珍到底在备受争议的“二次金改”中,扮演什么角色?四年前,吴淑珍自己坦承,争取开发金董座的陈敏熏和中信二少辜仲莹都曾看过他,台新金并彰银、中信插旗兆丰金,也都传出有吴淑珍的影子。

民视报道,2005年6月,陈致中的婚礼,金控大老板都来了,但吴淑珍在二次金改过程中是不是也跟大老板关系密切,随着洗钱案发展,争议不断当时中信金二少辜仲莹为了取得开发金经营权,传出多次进出官邸吴淑珍坦率直言,看起来没有一点心虚,却引起外界更多议论没人证实,但台新吃下彰银是事实,而牵涉最广的就属中信插旗兆丰金传出官邸介入,中信金想赢者全拿,反而引起舆论批评,最后中信老大辜仲谅遭到通缉不只二次金改,还有企业经营权,。

虽陈水扁替吴淑珍挂保证,但还是有人隔海放话做了八年的“第一夫人”,走官邸后门的传言没有间断,到处看得到吴淑珍的影子 。


台外资银行主管:扁家洗钱 手法实在太不高明

中评社香港8月20日电/扁嫂洗钱案让荷兰银行财富管理部门陷入低气压,市场盛传服务吴淑珍的荷银理专被检调约谈,荷银对此表示,公司政策对此只能表示NoComment,该行内部财富管理主管则说,该行两百多名理专,迄今无人被约谈。

据中国时报报道,相关人士表示,荷银针对“总统”、副“总统”、院长、部长等公众人物及其眷属,会有一份公众人物客户名单,过去四年来,都没看过吴淑珍的名字。

陈水扁先前对外表示,汇往瑞士苏黎世银行的钱,是从新加坡的荷兰银行、标准银行转出去;相关人士指出,台湾的荷兰银行并未参与此事,即便如此,因事涉敏感,荷银公共关系部门最近仍发了封E-Mail给全部员工,明确揭示只要客户或媒体问起,一律以荷银与陈水扁洗钱案无关做回应。

外银财富管理部门主管表示,陈水扁洗钱案,凸显前“第一家庭”的洗钱手法实在不怎么高明,没那么专业。他说,真正厉害的洗钱,不会大笔资金移动,把钱存进一家银行后,又一下子全部翻空汇出去,外银很重视反洗钱法,这样的手法反而会引起银行注意。 该名外银主管说,洗钱若要洗得专业,应该要把握“小额、高频率”的原则。


拒扁政治协商?王金平:不清楚,没和扁通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金平否认在扁家洗钱案爆发后,曾经与扁通过电话。(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台北8月20日电(记者 黄惠玟)最新出刊的《壹周刊》报导,陈水扁8月8日接获《壹周刊》查证海外帐户的电话后,立即与“立法院长”王金平连系,要求透过王与国民党进行政治协商,王金平今天矢口否认。

王金平表示,他7日前往日本访问,直到13日才返台,这当中他完全没和扁通过电话,有关扁案的进度都是媒体问他,他才知道的。

王金平指出,有关媒体的报导,他今天是第一次听到,扁没打过电话给他,即使是和扁的幕僚通电话都没有,因为当时他人都在国外,再说,即使扁要透过国民党协商,扁的管道多的是,所以这些报导根本是没有的事。

至于扁洗钱相关情事,有没有政治协商的空间?王金平表示,这个由你们(指媒体)去讨论!


顾立雄对陈水扁的信任彻底崩解 心情荡到谷底

中评社香港8月20日电/被外界冠称陈水扁“御用律师”的顾立雄,与扁家关系密切,他不仅曾担任二○○四年“总统”大选的民进党验票律师,对于扁家成员卷入SOGO礼券案、台开案、“国务机要费案”和多件诽谤案,顾立雄总是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挺扁打官司。昨天他主动表明解除与陈水扁的“国务费”案委任关系,这样的大转变,令人惊讶。

律师因为信任当事人,才会接受当事人的委任打官司,专业中往往融合着情感,如果律师主动解除委任关系,通常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对当事人不再信任了。

联合报指出,顾立雄不愿说明解除委任的理由,但从他语多无奈、叹气、不想谈的样子,再对照往日他总是滔滔不绝、充满信心的为陈水扁家族成员辩护的神态,明显可以看出,顾立雄似乎对陈水扁的信任关系彻底崩解了。

顾立雄与绿营渊源极深,民进党几次因政策而掀起释宪诉讼及二○○四年“总统”大选诉讼,他都在背后掌舵,还号召八百多位绿营律师参与二○○四年“总统”大选验票,十五天不眠不休的工作,最后赢得了官司,深获陈水扁赏识信任。而这位绿营首席律师,却是来自深蓝家庭的外省第二代。

顾立雄一直有崇高的改革与理想性格,身为陈水扁台大法律系学弟,他寄望陈水扁为台湾民主经验打下基础。基于对陈水扁的信任,他尽心尽力为前“第一家庭”成员打官司,十二日还陪陈水扁到特侦组应讯,不料十四日陈水扁亲口承认将钱汇到国外,顾立雄看到后,心情荡到谷底。朋友形容他“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顾立雄听到陈水扁在海外洗钱,心中绝望程度如同被当事人背叛,双方的信任关系一旦崩解,他很难再说服自己为陈水扁辩护,外界与其说他要与陈水扁画清界线,倒不如说陈水扁让他彻底失望。


联合报:司法叛徒叶盛茂 还我七个月来!

中评社香港8月20日电/陈水扁家族洗钱,去年底即经国际反洗钱组织查出;没想到外国检方三番两次请求台湾协查,却一再遭到此间行政体系阻搁。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的社论指出,最令人痛恨的是,“调查局长”叶盛茂竟然“吃案”,平白断送了七个月的黄金追查时间。

国际洗钱防制组织“艾格蒙”联盟,去年底即发现黄睿靓帐户巨额存款的异常流动,认为此巨款与黄睿靓夫妇之所得显不相称,于今年一月廿八日透过开曼群岛检方通报台湾的“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要求协查。洗钱防制中心发文给“最高检察署”时,局长叶盛茂以该案“事涉敏感”为由,表示要亲携公文“面交”“检察总长”陈聪明,讵料此后即告无声无息。若非五月政党轮替,瑞士检方又接续查出此案与陈水扁的关联,并于六、七月两度来函台“外交部”;否则,此案可能已被叶盛茂吃干抹净,永远消失在他的无影手中。

社论说,叶盛茂与陈聪明谁该负失职责任,仍有待“法务部”最后的调查;但比对各方说词,陈聪明的角色如何尚待厘清,但叶盛茂隐匿公文的罪嫌已是昭然若揭。第一,叶盛茂带走洗钱中心发给检方的公文,却未交给陈聪明,亦未将公文返还,这已构成吃案。第二,洗钱中心主任周有义两度追问,叶盛茂均称公文已交给陈聪明,却始终未能拿出公文签收回条,显系说谎。第三,叶盛茂不断改口,先说向陈聪明递交了公文,又改说只是“口头报告”;后又说因“适逢大选”而暂搁此案,然后因自己“忙于退休”而未进一步处理。

社论指出,叶盛茂说词反覆矛盾,已掩饰不住他“吃案”的事实;深一层看,这又不只是单纯的“隐匿公文书”而已。因为,他一边向检方隐匿情资,一边又虚构事实误导洗钱防制中心搁置此案,这已是严重的“渎职”。再进一步看,若叶盛茂隐匿了公文,又向陈水扁通报此事,使其从容部署退路、湮灭相关迹证,那就更触犯了公务人员“泄密”及“湮灭证据”罪。无论如何,叶盛茂以“调查局长”身分只手遮天,让司法机构蒙在鼓里七个月,坐失追查罪证先机,真是“国家”司法的大叛徒,人人得鸣鼓攻之。

陈水扁执政八年,让原应恪守行政中立的公务体系变成观政治风向办事的“变色龙”;叶盛茂偷天换日,只是冰山一角。近年诸多纷扰案件,诸如SOGO礼券案、高捷案,都传出“调查局”探员向涉案政客通风报信,甚至提供“教战守则”,叶盛茂本人亦在花莲砂石弊案等案件中涉嫌向绿营权贵泄密。站在司法最前线的“调查局长”都倾斜至此,也就难怪连“驻瑞士代表”刘宽平延宕瑞士检方公文,“外交部”都还不以为忤了。

社论认为,陈聪明是否从未听取叶盛茂对此案的口头报告,或者他是否因案件棘手而拒绝收受该案,仍需追个水落石出。包括洗钱防制中心,立案发出公文后究竟是叶盛茂压制其追查行动,或者他们因公务员的消极、怕事、观望而自我设限,也都应该一并调查。尤其,此事牵扯“调查局”和特侦组两首脑的责任,特侦组应该回避,改由其他单位主持调查。

外国司法体系正在合作追查跨国犯罪行动,而台湾的行政及司法体系却有人在拚命掩护不法、掩盖他国查出的情资,这是多么可鄙、可耻又复可悲的事!这桩洗钱案,陈水扁肥了自己,羞辱了台湾,瘫痪了检调;叶盛茂则是他的鹰犬、共犯,更是全体司法人员的叛徒。

社论表示,对于叶盛茂的知法犯法,“法务部”绝不能稍假宽贷。叶盛茂吃了案子,也吃掉七个月黄金侦办时机;检调必须合力将洗钱案办出个结果来,才能共同洗刷这个司法界空前的奇耻大辱。


澳门日报:陈水扁仍有筹码 已筑起马其诺防线

中评社香港8月20日电/澳门日报今天刊发社评指,陈水扁一家洗钱案闹得满城风雨,成为全台关注焦点。目前,洗钱案正不断发酵,特侦组已将陈水扁妻舅吴景茂和扁、珍及其儿媳陈致中、黄睿靓等五人全列洗钱案被告。国民党“立委”昨日再爆料,扁家透过银楼以珠宝向海外洗钱多达十八亿新台币以上!红衫军运动领导人施明德也爆料,扁家族透过二次金改的机会向企业界收取廿七亿元新台币黑钱!

面对空前危机,陈水扁女儿陈幸妤前日再度发飙,直指案件是蓝绿政治斗争结果,并声称“民进党谁没拿过我爸的钱,谢长廷没有拿过吗?苏贞昌没有拿过吗?陈菊没有拿过吗?他们有据实申报吗?”

社评说,陈幸妤一番言论看似气言,但实质上均点中要害。扁家洗钱案曝光正是绿营策划“八·三○”马英九执政百日发起呛马大游行之际。马英九上台后,由于大围环境加上一时难以扭转颓势的台湾经济,纾困助穷乏力,“马上好”变成“慢慢好”,让不少民失望,马英九的民望急挫,现时的支持度只跌剩三成。

陈水扁罪有应得,但客观上蓝营在此刻抖出“扁案”,可谓一箭多雕,既解了马英九的燃眉之急,同时对民进党形成致命打击,直接影响明年底台湾县市长选情,长远来说,更可能影响下届“立委”和“总统”选情。

随着检调部门的侦查不断深入,扁家洗钱案和“国务机要费案”的真相将逐步大白于天下,民进党想通过让陈水扁家族成员退党,撇清与扁家关系,尽快“止血”,相信此举难以奏效。陈水扁早已成为民进党的一颗恶性肿瘤,想切掉都很难。

社评指,陈幸妤近乎“两败俱伤”的言论,极可能是陈水扁授意。已被逼到绝境的阿扁把“乌贼战术”从敌人指向同志,摆明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把自己的安危与民进党的存亡紧紧地绑在一起。陈水扁想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手法,阻止民进党内同志的无情炮火与清算斗争,为自己筑起最后一道“马其诺防线”。

民进党执政以来,最引为自豪的是“民主巩固”,并声言成功向亚洲国家输出“民主”。但讽刺的是,自己却弃了民主的基本要义——公民社会的法治精神。漠视法治精神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水扁自己,他透过枕边人吴淑珍、儿子陈致中、媳妇黄睿靓、亲族吴景茂等,把自承的选举结余款以及愈来愈多不堪闻问的资金汇往海外。

过去八年,当陈水扁在台前不断掀起“统独大战”,法相庄严的倡言“正名”、制“宪”、“公投”等口号之际,他也正在海外秘密开设数个私人帐户;当陈水扁不停的扩大蓝绿对立,撕裂台湾社会,甚至声嘶力竭的指控他人卖台之际,他也正在把一笔笔的巨款移转到这些帐户。

陈水扁以“台独”之虚,行贪渎之实,表面是为政治理念而奋斗,实际上却是藉过激的政治斗争手段来敛财,时间至少长达十多年甚至更久!

社评又说,陈水扁的贪渎绝非个人的贪渎,而是一个统治集团的贪渎。从“总统”、“院长”、“部会首长”被指涉及贪渎,多官员锒铛入狱,民进党涉贪政务官之多,远超国民党执政时期。而且,不只是陈水扁的嫡系子弟兵涉案,其他党内大老如谢长廷、苏贞昌、游锡等人马都有涉案;“新潮流”、“正义连线”、“福利国”等各个派系也都“雨露均沾”,足见民进党已是一个贪渎集团,陈水扁是主犯,其他高层都是共犯。

民进党的廉洁性、公平性、理想性已荡然无存,斯文扫地,民望尽失,短期他们难以在“台独”等议题上掀起波澜。这些无疑客观上有利两岸关系发展,使两岸关系更趋稳定。国共两党可藉此机会,本“建立互信、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共创双赢”的原则,继续推进两岸关系发展,为两岸同胞谋福祉、为台海地区谋和平,开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新局面。

社评最后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曾经叱风云、不可一世的陈水扁终于要面对厄运的来临。他能否象过去身陷SOGO礼券、陈由豪政治献金和“国务机要费”风暴一样化险为夷,已失去“总统”光环的他,看来难矣!


石之瑜:你现在才知道台独包庇贪污吗?

石之瑜:如果要谈包庇,无论如何责任不可能是民进党或台独自己,客观上,他们本来就是民主制度下被怀疑会贪污的对象。

中评社香港8月20日电(作者 石之瑜)陈水扁贪污的马脚露出来以后,打落水狗的嗜血媒体,或自保的政客,纷纷加入批判行列,迎合民众与台独选民的愤怒。他们在棒球输给大陆后无处发泄,又遭遇台湾之子阵亡的噩耗,如丧考妣。这一波快要结束了,目前新一波最常听到的,就是想要扩大战果的蓝营提出共犯结构理论,认为是绿营集体的包庇、纵容与分赃,豢养了陈水扁家族的贪得无厌。不过蓝营振振有词,并不是真的理直气壮,而是对国民党自己历史纪录麻木不仁。

挺蓝最力的联合报近日刊登两篇分析,指出绿营整体对陈水扁家族贪腐应负责任,其中马英九的老师陈长文指出,台独势力对陈水扁的堕落有责任,联合报的专业记者林政忠则认为,身为政党的民进党有责任,主要是说绿营的乡愿包庇与共犯结构。前民进党“立委”李文忠用同样的逻辑指向民进党中央,要求党中央自清。然而,绿营与陈水扁站在一起获利,他们本就都是要被监督的对象,哪有民主政治会信任执政者自我监督的?说执政者与他们的支持者相互包庇分赃,不就是西方民主政治的精髓吗?此所以需要在野党监督,可见,应该监督却因为自己个人利害考量而拒绝监督的国民党,才是乡愿包庇之所在。

以分赃为内涵的政治没有饶过台独,甚至与台独相互强化。在至今的纪录中,主张台独的政客一旦当权,还没有不滥权的,而其中滥权最主要的形式就是贪污。故台独会贪污不全是道德问题,更是心理问题。首先,贪污贪的是“中华民国的国库”,台独痛恨“中华民国”,所以贪污时在心理上没有道德负担。其次,贪污是一种权力在握的表现,投射出长期以来被老国民党压迫的委屈心理。再其次,贪污是超越法律的行为,弥补了台独势力因推动法理台独受限而生的沮丧。应该说,台独掌权者难以抗拒贪污的诱惑,情有可原。参加在“中华民国”体制内的分赃与掏空,就是当代台独的主要表现形式。

请注意,台独这种为了贪污而贪污的内在需要,不是天生注定的,而是经过模仿学习而来的。是国民党几十年的统治,展示了当权者面对“宪法”与法律高高在上不加遵守的实践,以致台独夺权者心向往的政治最高境界,就是身在“宪法”之上,尤其是身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上玩弄之。俟李登辉当权后,在在将老国民党本来还只是表面守法,私下玩法的习惯,故意公然展示,藉此裹胁本土政治人物的敬畏与羡慕,他们纷纷倒戈相向,助李某斗垮老国民党,享受超越法律的齐天大圣感觉。陈水扁率领民进党赶走了国民党后,他们所能理解的最高台独境界,当然无法超过李某所示范的轨迹。

不过,起码民进党在野时曾试图监督过国民党,但毕竟是少数党,后来遭李登辉安抚、分裂与收编。相反的,国民党过去八年在野期间,是多数党,照道理本应该“组阁”,但挡不住陈水扁身在法律之上的欲望,放弃“组阁”,但退而求其次,总该可以体现在野党监督政府执政吧?实则却不然,国民党不断分裂,有人受到诱惑不愿意与民进党摊牌,也有人觊觎民进党之后的权力分配而刻意分化团结,更有人怕被指为外来政权复辟而明白表示放弃监督。没必要在此指出他们的名号,政坛中人与媒体各个心知肚明。

因为在野党不监督,所以就有个别的监督英雄出现,满足蓝营的需要,他们有的是国民党的弃将,有的则是民进党的弃将,在生涯中另起炉灶,一炮而红,于是社会要求监督的呼声日高,激化了台独势力,他们更极端地贪赃枉法起来,于是给国民党莫大压力──到底是监督或不监督?当然民主政治赋予野党的责任就是监督,想不到的是,不此之途的国民党坚决拒绝监督民进党,其高潮则是由党主席公然宣称,执政党面对民间反贪污的这种问题,必须由执政党自己解决,不能寄望在野党!对内,国民党的解说是,为了执政,先忍这口气,等上台以后再说。换言之,民进党贪污属实,但国民党为了避免疏离中间选民,劝党员干脆闭只眼乡愿算了。

国民党对待贪污的态度蔚为民主政治的奇观。所以,如果要谈包庇,无论如何责任不可能是民进党或台独自己,客观上,他们本来就是民主制度下被怀疑会贪污的对象,主观上,他们又有贪污的心理需要,现在蓝营作家们放马后炮去指责他们,其最大的效果,应该还是帮国民党的乡愿包庇转移视听吧!(作者 石之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