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存瑞牺牲之地 战地记者眼中的隆化攻城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董存瑞牺牲之地 战地记者眼中的隆化攻城战


2008年08月13日 10:25:58 来源:新华博客


隆化是位于承德和赤峰之间的一个小县城,当时由国民党第13军的一个团驻守。


前文已提到,1947年春,解放军经过1946年土改、整训和扩军,已经壮大起来,虽然还不能攻坚,但已经开始反攻打运动战了。所以在1947年4月间就以一个师包围了隆化县城,目的是“引蛇出洞”,把南面驻守承德的敌军或北面驻守赤峰的敌军引诱出来,在野外伏击打运动战歼灭之,从而缴获一些重武器以武装自己。但是敌人已经看清了解放军这一手,就是不肯上钩,承德和赤峰的敌军硬是不肯出城去增援隆化守军。因为敌人知道解放军攻坚能力很弱,攻不下隆化城,他们用不着冒野外被歼的危险去增援隆化守军。果然,1947年4月解放军在隆化部署的“攻城打援作战方案”就未能成功,城也未攻下,援兵也没诱出来。但是,到1947年夏末和秋初,解放军在锦西以北的杨杖子地区却诱使敌军上钩了,国民党军队从锦州、锦西等城市出动了三四个师到热中找解放军。因为敌人也不能老是消极守城而坐看解放军在农村发展壮大,也想凭仗其精良装备逞逞威风以振奋士气。岂不知这正是解放军指挥部求之不得的好事。敌军几个师进至杨杖子山区,立足未稳,尚未建筑起防御工事,解放军就神速地抓住了敌军一个师发动猛攻。八纵、九纵两个纵队以主力攻歼敌军最薄弱的一个师,其余部队掩护、打援,激战一个昼夜,就干净利索地歼灭了敌军一个师,并立即转移到远远的地方去了。当敌人再调大兵来援时,已找不到解放军的踪影了。经过杨杖子战役,解放军不但缴获了大量新式武器,主要是大炮,而且士气大振,学习了运动战经验。随后又在初冬季节在叶柏寿、凌源、平泉、埠新等地区打了几仗,又缴获了一批美式武器。这样到1948年年初,冀热辽全区解放军就已转入反攻,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解放军手中了。国民党军队只能死守城市,被动挨打,根本不敢出城野战了。就是在此种军事形势下,解放军在1948年4月下旬,又一次包围了隆化县城,摆出的架势依然是围城打援主要是打从承德方向前来增援的国民党13军部队。赤峰守敌是93军,前来增援的可能性极小。但解放军此次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并不完全是“虚围城、实打援”,而是要“动真格的”了,如承德守敌不出城增援,解放军就要强攻隆化城了,那么,为什么解放军看中了隆化城必欲攻取而后快呢?因为该城位于承德、赤峰和叶柏寿诸市之间,是各地守敌互相联系、支援的中枢要道。解放军只要攻占隆化,赤峰之敌就陷于四面楚歌的困境,承德守敌也失去一臂。


隆化的地形十分险峻,该城西北靠约500多米高的苔山,由城区沿坡而上,山后是峭陡的石壁。城南、城东和城北皆是开阔地。因此,必须先攻占苔山才能控制全城。一年前解放军围攻隆化之所以未能攻克,一则是因主观上并无攻城的决心,二则是因苔山上守敌防御工事十分坚固,而解放军又很少炮兵。但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同了,如承德守敌不来增援,就坚决攻占隆化城。解放军经过一年的战斗和整训,已经建立起了一支威力较强的炮兵,有了一些攻坚实力。


从四月中旬开始,解放军就把隆化城包围得水泄不通,围城备战,针对地形训练攻城战术和构置攻城器具。约有50—60门山炮和较大口径的平射炮都部署在苔山西对面的山峰上,主攻部队是十一纵的某师,冀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亲临指挥,而董存瑞所在的部队是新近才组建起来的一个独立师,该师战斗经验太少,武器配备也不够充足,所以只担任佯攻任务,从隆化城的东、北方向佯攻隆化城。因为都是平川开阔地,所以只能挖深沟慢慢接近隆化城,以吸引守敌注意,牵制其兵力,从而减轻攻苔山部队的压力。大约是5月25日凌晨,我军开始总攻击。其时我们几个记者,包括张维冷同志都在炮兵阵地后面的山坡上的密林中,程子华司令员的指挥所就设在此山坡旁的一个小山坳中,这是高纬度地区。凌晨4点钟天就朦朦亮了,无风无雨,大地一片宁静,东方现出鱼肚白光,风和日暖,典型的暴风前的寂静。但猛然间,半空中有几道白色的光束高高飞起,信号弹在朦朦亮的天空中蜿蜒起舞,紧接着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隆隆炮声。“炮兵发言了”,攻城部队的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听到炮兵开炮时特别振奋欢呼,霎时间,对面山顶和山坡上烟火弥漫、飞腾。我军炮兵齐鸣,猛轰苔山上敌军阵地,打得敌人不敢露头。我攻城勇士们组成的战斗班组就利用敌人被我炮兵压制的时刻迅猛攀登云梯攻上苔山。这时,我军炮兵就升高炮口、延伸轰击苔山山腰,使敌人山下部队不能增援山顶守敌,以利我攻城步兵前进。这时,我为了看清地形和战士们的战术动作,就下到了×××师指挥所。这个指挥所在总攻令下达后三个多小时,约午前10时左右就登上苔山顶峰。从山顶向下眺望山坡,可以清楚看到步兵的搏斗和拚杀。有位李副师长躲在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块后面,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地形和指挥作战。我想给他拍一张照片,就手持相机离开这个大石块,从侧面拍照。但李副师长命令他的警卫员立刻把我拖回大石块后面,这时敌军机枪正冲着我射击,只见身后子弹打在地上冲起“噗哧噗哧”几股尘土,好在我还是拍下了两张战地照片,不幸的是,李副师长这时又向前沿走去,顺着山梁往下走,又不时拿起望远镜观察敌情,被一颗流弹击中头部就光荣地牺牲在苔山顶峰下一个通向隆化城的山脊上。


董存瑞所在的独立师这时也从北面猛攻守敌,但他们缺乏炮兵,只能挖地道,用炸药包在敌人碉堡下轰炸敌人。董存瑞就是在用炸药包(敌人没见过,称它为“土大炮”)在敌人一个碉堡的地下坑道中点燃导火线时因未能迅速撤回而牺牲的!


只用了半天多时间,解放军就全部攻占了隆化城。我军攻下苔山后,城区敌军已是瓮中之鳖,缴枪不杀、放下武器了。当天下午,程子华司令员就下令把“隆化中学”改名为“存瑞中学”,以纪念这位解放军勇士。因为董存瑞就是在这个中学附近的地下坑道中献身的。


这里必须交待一笔,在隆化战斗中还有几位爆破英雄也是壮烈牺牲的。比如在我写的《挂帅和点将》一文中提到的几名“元帅”(爆破手)和“大将”(专门负责用火力掩护爆破手,由爆破手点名掩护自己的机枪射手)中,就有两人在攻击苔山敌军碉堡时光荣牺牲的。因为在战斗结束后我急于写战报和通讯,来不及去连队查看阵亡将士名录,所以当时未能写明他们之中有谁阵亡。事后,过了半个多月后,我去他们连队看望当时组织“挂帅点将”战术组的老战士时,才获悉也有几位“元帅”和“大将”在攻击苔山守敌时英勇牺牲了。董存瑞牺牲的消息因为很快上报到了军区首长,所以我们记者组就立即派柏原、刘彦等去独立师采写董存瑞的英勇事迹。我当时是要尽快写出主攻部队攻取苔山的报道,所以未参加采写董存瑞的活动。


感谢新华博友speed651提供此文 原作者为新华社作者谢文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