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澶渊之盟

曾经与一位同样爱好历史的朋友谈论起宋代历史,都觉得宋代好象一直就很窝囊,被旁边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压迫的简直有些不象中原大国的样子。贯穿整个宋代史的征战基本上是败多胜少,从太宗朝以后,巨额“岁币”的负担一直压在宋朝老百姓的身上,压了几百年……

说到宋辽之间的“澶渊之盟”,古今不少仁人志士就会扼腕叹息。自从宋太宗时期的雍熙北伐失败以后,宋辽战争的主动权就渐渐从宋朝移到了辽朝,辽军铁骑频频骚扰北宋的各个边境州县,不过总的来说也基本是互有胜负,辽军并没有占到绝对的优势。

宋真宗即位了以后,一度想与这个强大的北方近邻和睦相处,可是辽朝对宋朝新皇帝所传达过去的和好意愿不予理睬,并在咸平二年(公元999年)深秋就再次大规模进攻宋朝。在忻州刺史柳开的鼓动下,宋真宗决定效法太祖、太宗率军亲征,岁末抵达大名府(今河北大名)。这时,辽军已经在大规模掳掠了河北和山东黄河以北的大部分州县后顺利北撤了,真宗的亲征并没有给辽军以任何实际的打击。但在群臣的称贺声中,真宗还真以为自己的亲征获得了伟大的胜利,甚至还做了《喜捷诗》命群臣唱和。然后班师回京,结束了这次所谓的亲征。在其后的三年里,辽军不断的南侵,用以试探宋朝的军事实力。

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太宗朝著名的宰相李沆去世了,真宗就把自己的“潜邸旧臣”毕士安提拔为参知政事,并许诺将以他为首相,还希望他能推荐一个能和他并相的人选。士安向真宗推荐了一代名相——寇准,虽然真宗不喜欢寇准“好刚使气”的个性,可还是听从了他的意见,颁布了两人并相的任命。

景德元年九月,辽圣宗和辽承天太后率二十万大军再次越过辽宋边境大举南下,可是辽军进展并不是很顺利。宋河北诸城都奉命全力守城,辽军连攻数城,皆未能得手,只能绕道攻打瀛州(今河北河间)。在进攻中辽承天太后亲自擂战鼓,指挥攻城,可是都被宋军以大石巨木击退,辽军死者达三万以上,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在遭到重挫以后,辽承天太后鉴于辽军不适宜攻城战,决定放弃坚城,采取穿插迂回的战略,直趋开封,威逼宋廷。辽军陆续攻占了祁州等地,不久就绕过军事重镇大名府,大军兵临澶州(今河南濮阳)北城下,令北宋朝廷有些措手不及。

北宋朝廷早在九月间就接到了辽军南侵的报告,宋真宗表示还要再次亲征,与辽军在河北地区一决胜负,询问宰执的意见如何。首相毕士安处于安全的考虑,认为如要亲征,也不必到最前线,只要到澶州即可;但是澶州小郡,御驾和大军不适宜长时间驻守当地,也以晚去为宜。而寇准则认为,军队都在前方,皇帝早去可以鼓舞军心。真宗最后还是听从了毕士安的意见。这时敌骑南下的消息不断传来,朝廷内外都人心惶惶。当时的参知政事王钦若是江南人,建议真宗逃往金陵(今南京);签署枢密院事陈尧叟是四川人,建议真宗避难成都。好象宋朝所有时代的大臣都只会建议皇帝临阵脱逃,而不去真正考虑当时的实际情况。真宗询问寇准的意见,寇准说:“将献此二策之人斩首祭旗,然后北伐。倘若采用此二策,则人心崩溃,敌骑将大举深入,天下岂能保有?!”此时的宋真宗也觉得一旦军事重镇大名府失守,整个河朔地区都将不保,于是就想派一位重臣去镇守。寇准趁机就推荐了王钦若,在真宗召见的时候,寇准没等其他人开口就抢先说道:“现在不是臣子辞难之时,参政(王钦若)当体此意!”王钦若实在无法再推辞了只能前往赴任判大名府兼都部署之职。

告急的边报继续不断传到京城,寇准故意先压下一些,等到一定数量了就一次性的交给真宗。这给真宗的感觉就是告急文书非常的多,马上征询宰执们的意见。寇准当时就表示只能御驾亲征,这次毕士安也表示赞同。十一月二十日(公元1005年1月3日),真宗的车驾从开封出发,没走几天就传来了东京留守雍王赵元份暴死的消息。参知政事王旦被派回去镇守,临行前问真宗:“若十日不胜,何以处之?”真宗沉默良久,回答说:“立太子。”

数天以后,澶州已经遥遥在望了。这时候北宋御营里又开始流传南幸金陵的谣言,真宗也开始动摇了。寇准说:“事到如今,只可进尺,不可退寸。若回辇数步,则全军尽溃,敌趁其后,则金陵亦不可到矣。”殿前都指挥使高琼也劝谏说:“御营将士多为北人,如若南幸,一旦有变,恐怕要出大乱子。”真宗这才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御驾进抵澶州南城。

澶州,因古时有名叫澶渊的湖泊而得名。州治南北跨越黄河,南城大而北城小,当时辽军屯驻在北城下,因此南城比北城安全,可是宋军主力基本都部署在北城。大部分大臣都认为皇帝只需要在北城做做亲征姿态就可以了,而寇准则力主真宗应该亲赴北城,以鼓舞士气。殿前都指挥使高琼甚至说:“如果陛下不过河,河北百姓如丧父母!”在一旁的签署枢密院事冯拯呵斥高琼说话不知分寸,高琼激愤的说:“你以文章升任二府,如今敌骑当前,你还指责我说话无理,你何不赋诗一首咏退敌骑呢?!”说完就命令卫士们护卫真宗前往澶州北城,真宗这才来到黄河北岸,接见并慰劳将士。当将士们在城下见到黄罗伞盖时,万岁之声响彻云霄,宋军士气为之一振。巡视完毕,真宗将北城的军事交给寇准全权处理,自己回到了南城的行宫里。寇准在北城号令严明,将士畏服。真宗还派人偷偷去探视寇准的动静,当知道寇准和下属还在喝酒行乐时,真宗释然的说:“寇准如此,吾复何忧。”其实真宗不知道,这是寇准故意做给他看的,就是为了能让皇帝安心。寇准在澶渊之役中处变不惊、力挽狂澜的表现,百年后史家就评论说:“当时若无寇准,天下南北之分久矣。”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寇准的努力,“建炎南渡”可能就会提早一百年!

辽宋两军夹河对阵以后,辽军先锋大将萧达凛亲自在两军阵前观察地形,结果被宋军在城上的床子弩一箭射死。萧达凛是辽军中智勇双全的著名主将之一,他的死对辽军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辽承天太后在他的灵车前痛苦哀悼,并为其辍朝五日。最终承天太后审时度势,看出辽军还没有直捣宋都开封的实力,于是就决定挟辽军趁胜南下的余威,迫使宋朝议和,从谈判桌上取得战场上没有取得的东西。她派原北宋的降将王继忠到宋营商谈议和之事,宋真宗本无战心,一听说可以议和,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就派大臣曹利用为使者前往辽营议和,可辽方提出了要求归还周世宗夺取的瓦桥关以南的领土。真宗这时还算是有点硬气的,他明确表示:可以袭用汉代以玉帛给单于的故事,若是要求土地,则必决战到底。寇准更是主张根本不用和辽方议和,而应该趁机在澶渊聚歼辽军主力,并夺回失陷的燕云十六州,这样才能真正确保百年无事。

曹利用再赴辽营重新谈议和条件,真宗明确表示:“必不得已,百万也可。”曹利用也表示:“如契丹还有其他非分的要求,我就不回来见陛下。”寇准听见以后,私下召见曹利用,严厉的说:“虽有圣意,可如果超过三十万,回来我要你脑袋。”经过双方的使者来来往往和讨价还价以后,最终确定了议和的条件:

1、宋朝每年给辽朝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

2、宋真宗尊辽承天太后为叔母,辽圣宗称真宗为兄,宋辽为兄弟之国。

3、双方各守边界,不得侵犯。

4、双方不得收留对方的叛变人员。

5、双方不得构筑针对对方的军事设施。

曹利用带着这个议和条件回行宫面见真宗,真宗实在担心辽方要价太高,就忙问曹利用对方需要多少金帛。当看见曹利用伸出三个手指时,真宗以为是三百万,觉得有些太多了,不过想了想又说“只要能解决,三百万也可以”。再听到曹利用说是三十万时,真宗大喜过望,当即重赏曹利用,马上答应所有条件——立即议和!由此可见,宋真宗有多么畏惧辽朝了。当时敌方孤军深入,顿兵与坚城之下,屡战受挫,后援不足;而己方士气旺盛,兵力强大,后援充足,绝对有击溃敌军的实力,退一步说,即使不能一举击溃敌人,至少坚守到迫使敌人主动撤退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大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断送了。和谈一成功,宋真宗马上就离开了澶州这个是非之地,逃回了汴京那个温柔乡。殊不知这一次议和寒了多少中原抗辽志士的心啊,通过议和辽朝不胜而胜,宋朝不败而败……

“澶渊之盟”是宋朝屈辱的城下之盟,也开了一个以后宋朝纳币求和的头。从此以后,宋朝在对辽、对西夏、对金、对蒙的外交中就经常性的出现纳币求和,使宋朝老百姓长期承受着“岁币”的沉重负担。诚然,在“澶渊之盟”以后,宋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基本没有再次发生,也确实给中原王朝争取了三十年左右的和平时期,可是也给中原王朝的覆灭埋下了种子。通过“澶渊之盟”,使几个少数民族政权深切的感受到了宋王朝军事实力的衰弱,深深刺激了他们定鼎中原的野心。他们都觉得只要感到国内用度不足了,就派些兵威胁一下富裕的宋朝,他们自然就会送来更多的金银和丝绸。而后来的宋朝皇帝都呈现文治有余武功不足的情况,屡屡出兵屡屡失败,进入了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中。

本文内容于 2008-8-20 14:09:57 被sctfa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