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希特勒卖命的“犹太纳粹”(转贴)

台风1941 收藏 1 966
导读:阿道夫·希特勒一手炮制的纳粹“第三帝国”干得最起劲的事情之一就是“杀尽所有犹太劣等民族”。可是有谁会想到,那些穿着纳粹军服在前线(主要是东线)为“第三帝国”当炮灰的德国军人中,居然有成百上千人血管里流淌着带有犹太基因的血……     “上千名具有犹太血统的德国人——其中几百人更是被‘第三帝国’   划为‘纯种犹太人’——意在纳粹军队中服役……而希特勒本人对此绝不   是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是了然于胸……”美国二战史学者布莱恩·里格   说,“纳粹德国一面让这些带着犹太血统的军人在前线卖命

阿道夫·希特勒一手炮制的纳粹“第三帝国”干得最起劲的事情之一就是“杀尽所有犹太劣等民族”。可是有谁会想到,那些穿着纳粹军服在前线(主要是东线)为“第三帝国”当炮灰的德国军人中,居然有成百上千人血管里流淌着带有犹太基因的血……


“上千名具有犹太血统的德国人——其中几百人更是被‘第三帝国’

划为‘纯种犹太人’——意在纳粹军队中服役……而希特勒本人对此绝不

是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是了然于胸……”美国二战史学者布莱恩·里格

说,“纳粹德国一面让这些带着犹太血统的军人在前线卖命,一面把他们

的家人亲属或屠杀、或放逐、或者送进了集中营……”


里格对二战期间具有犹太血统的前纳粹老兵的调查研究已进行了4年。4年中,里格在德国全境奔波来回,采访了至少300名有犹太血统的前纳粹老兵,和他们促膝谈心,甚至包括希特勒“第三帝国”的几位元帅、将军级别的高层军官。目前,里格手头掌握的大量文件、录音等资料中记录在案的有犹太血统的纳粹军人多达1200多人,其中有2名陆军元帅和10名将军,“(他们是)统帅10万大军的大人物……”里格说。在这些人中,至少有20人曾获得纳粹德国的最高军事勋章——铁十字骑士勋章。

里格的祖先是日耳曼人。他在调查自己的家世时惊讶地发现,他祖上的亲戚中,既有在二战战场上为“第三帝国”战死的纳粹军人,也有在纳粹集中营中惨遭屠杀的犹太人——也就是说,这两类本应“不共戴天”的人之间竟有着若即若离的血缘关系!这使里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会不会有那么一类“特殊的人”——他们有着犹太血统背景,却为纳粹德国卖命?里格将研究的重点集中到了纳粹前军人这个特殊的群体。

里格调查的对象是那些虽然有间接的犹太血统,自己并不承认是犹太人,却被纳粹划为犹太人的“边缘人”,他们既不属于希特勒推崇备至的亚利安纯种日耳曼人,也不完全算希特勒一心杀却的犹太人。但纳粹颁布的严酷反犹种族法对这群“边缘人”同样适用,他们被纳粹称为“杂种,杂种的杂种”。

里格的重大发现之一,是他掌握了一份标注日期为1944年的纳粹绝密军事人员人事卷宗。这份卷宗涉及77名纳粹高级军官,包括2名上将、8名中将、5名少将和23名校级军官。他们都有与犹太有染的背景一一要么其祖辈有犹太血统,要么其配偶为犹太人。希特勒在这77名纳粹军官的文件上亲自批示并签名,证明他们具有“日耳曼血统”,宣布1935年纳粹德国颁布的禁止祖上三代有犹太血统之人在“第三帝国”担任军职的法律条文对他们不适用。“这可真是滑稽——一贯叫嚣‘血统至上’的希特勒在‘第三帝国’大厦将倾之时居然改写起别人的血统了,”里格说,“他说某人具有日耳曼血统,这个人就成了日耳曼人……他要说某人是个犹太人,那个人就肯定是犹太人了……”

希特勒至少作过12次类似的“证明”,不但有军事人员的,还包括一些与纳粹德国军队有密切关系的民间人士。其中有位犹太制造商是典型的犹太人后裔,但由于他掌握着纳粹军队坦克某些关键部件制造业的命脉,希特勒不得不给他签发了一纸“证明”。


奥斯威辛集中营。一名走向毒气室的犹太囚犯硬着心肠不瞅自己那当

了纳粹军官的儿子,然而,在死去之前,通过毒气室门上的小小密封玻璃

窗,他向儿子投去最后一眼……


在里格收集的众多事例中,不时可以看到纳粹的残忍冷酷:一名身着纳粹军服的犹太后裔1942年到臭名昭著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去看望他的犹太父亲。这位纳粹军官固然不敢认他的父亲,而做父亲的为了不连累儿子,在走向毒气室的途中竟硬着心肠对儿子一眼也不瞧。只是在最后关头,当父亲被关进毒气室即将死去之时,才透过毒气室门上用于观察效果的一个小小密封玻璃窗看了儿子一眼,与泪流满面的儿子默默诀别……集中营外挤满了几乎绝望却仍幻想救儿子一命的日耳曼母亲们——她们不断向就要行刑的纳粹党卫队军官解释说,她们的儿子不是她们那已被处死的犹太丈夫的“种”,而是她们同日耳曼情人的后代……

一位82岁高龄的犹太血统纳粹老兵,在二战爆发前曾依靠一纸非犹太人证明而逃过了纳粹大屠杀。后来,为了使在家乡的未婚妻免于被送进集中营,作为交换条件,他被迫到纳粹德军中服役,被送到东线作战。他在惨烈的东线作战中逃过一死,军衔已升至中尉。当他回到家乡时,当年的未婚妻早已不知去向,连是死是活都吉无消息。还有一位得过纳粹铁十字骑士勋章的老兵,由于他的犹太父亲在战争爆发前成功地逃到了英国,从而隐瞒了自己犹太血统的真相,被强征人纳粹德军中服役。战后,当他作为一名德军战俘假道英国被遣返回国时,意外地与父亲相逢在伦敦。这对犹太父子对着那枚纳粹铁十字骑士勋章,相对无言,惟有抱头痛哭。

原联邦德国(西德)前总理赫尔姆特·施密特(1974年至1982年在任)曾对里格说,由于他成功隐瞒了他祖父有犹太血统的事实,二战期间他得以在纳粹德国空军中服役,而不是被送进集中营。施密特认为像他这样的例子是绝无仅有的,但里格却发现与施密特经历相似的大有人在。这些具有犹太血统的纳粹老兵当年都还只是半大少年,天真地认为,只要他们在德军中服役,他们的亲人就可以逃过种族屠杀的劫难。但里格调查的结果却表明:约1000名犹太血统纳粹老兵的2300名亲人已被证明在二战期间死于纳粹屠刀之下。“我真希望找到能够证明这些老兵当年美好愿望得以实现的证据,”里格说,“但没有,一个例子都找不到……相反,我找到的证据几乎都是这样的:这些犹太少年在前线顶着猛烈炮火冲锋之日,正是他们的父母被送进毒气室之时……”


戈林的“智囊”米尔希“忘了”自己是犹太人的事实。那个“神秘的

德国犹太人”是谁?


对于犹太血统的老兵为何要替以迫害犹太人著称的希特勒“第三帝国”当炮灰,一些学者存在许多疑问。美国洛杉巩西蒙研究中心的犹太史学者拉比·马尔文·希尔说,“如果这些犹太少年当时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一条性命,或是为了挽救家人,那都是无可厚非的……可如果他们当年对纳粹德国发动的战争的性质已有所了解,同时也不必为自己的性命担忧,却仍然死心塌地为纳粹卖命,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的确存在一些非常刺眼的特例。纳粹德国陆军元帅埃哈德·米尔希(此人是被希特勒指定为接班人的纳粹空军司令赫尔曼·戈林的得力助手),人们一直盛传他的父亲有犹太血统。如果真是如此,米尔希是不允许在纳粹德军中贵为元帅的。但1935年纳粹德国将禁止犹太人在德军中存在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之前,满脑子狂妄自大却并没什么真才实学的戈林为了保住米尔希这个他一刻也离不开的犹太“智囊”,及时地伪造了一份文件,证明米尔希并非他的犹太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他的日耳曼母亲的弟弟所生,只不过年幼时被犹太父亲领养而已,由此宣称米尔希为“亚利安纯种日耳曼人”。而米尔希本人也凭借这纸证明;“忘了”自己是犹太人的事实,继续为纳粹侵略战争出谋划策。

此外,里格的研究还使一个在欧洲犹太人圈中流传甚广的离奇传说真相大白。雷贝尔·约翰夫·施内尔森是二战时期一名著名的犹太活动家。1939年,施内尔森在波兰华沙被纳粹特工设计诱捕,随即被送进了德国境内某集中营。但令人惊奇的是施内尔森不久后竟逃离了向来有进无出的纳粹死亡集中营,在美国露面了。欧洲犹太人组织一直传说是一位隐藏下来的德国犹太人设法营救了施内尔森,但却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如今,里格收集的材料终于使营救施内尔森的“神秘德国犹太人”露出了真面目——纳粹德军上尉恩斯特·布洛赫。谁都难以相信,这位满脸伤疤、佩戴着铁十字骑士勋章的“纳粹职业军人”的父亲竟是犹太人。虽然布洛赫隐藏得非常成功,他还是在1944年因参与刺杀希特勒行动败露而被“第三帝国”处死,当时他已经升衔为陆军中校……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