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罪恶的地方,从2000年开始,我就进了监狱,地点在天津杨柳青,有1600多犯人,基本都是重刑犯(8年以上的)。和我一起进去的有30几个人,10几个山东的,10几个四川的,还有一个是天津本市的。刚去的时候,在高墙外见到那高达4米的大铁门,我心都凉了。心想:完了,这里将是我以后两年要呆的地方。哎!既来之,则安之。跟着押车干部下了车,一个当兵的把我们30几个年轻人集合起来。然后开始分班。我被分到孙宝华带的那个班,他是内蒙人,有个小虎牙,收拾人挺狠的。虽然进了监狱,也不象他们说的那样恐怖。只要你老老实实,不咋翅,也不会被收拾。我们平时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劳动。都是有板有眼的。人家说的:进去了首先背规定。这倒是不假。没事的时候。我们就拿马扎坐在屋里背,还不准偷懒,要是发现了,就罚你跑圈,或是做俯卧撑(做到出汗,大冬天的,叫你穿个背心裤衩,做出汗?我估计这汗是趴得难受,趴出来的吧?)

有时候,干部大晚上还要搞什么紧急集合,把我们从美梦里叫起来,跑的慢了还不行。也要被罚。所以开始时我们有些人就被整得衣冠不整,裤子穿反了,衣服扣子扣错了,裤门没扣好。什么样子都有。闹了不少笑话。

我第一年的劳动任务不太重,主要是负责楼道卫生。我们那楼道也不长,就20几米。但要求高啊,检查时有“三无”标准:无尘、无纸屑、无痰迹。这好办,我每天拖地十几次,基本上有时间就拿个墩布在手守在楼道里。我有个老乡就惨了,守厕所。也“三无”标准:无纸屑、无污水、无污迹。这无纸无水还好说,要无污迹就只有自己动手了。大家都知道厕所这地方,有的人素质高,他蹲进去点拉。素质不高,他随便拉,整得整个蹲位全是大便。一坨一砣的,有的形状还象冰淇淋,带螺旋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到了第二年就好了。来了一批新的,是内蒙和河北的。我们就解放了,基本上我第二年没动过扫把,养的我啊,来的时候104市斤,走的时候132市斤。

走的那天我们不想他们是管教干部送出来,然后由亲人在外面接走。我们是集体走的,一共10个人,都是四川老乡。大家都很舍不得,都抱在一起哭,也不清楚具体为什么哭。反正就是很伤心,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啊!

一个干部说:“别他吗的哭了。再哭下去。劳资都要哭了!”

于是吆喝我们上了警车,我们车队一共3辆车,前面是干部的路虎,中间是我们的金杯面包,后面是一辆军用吉普车。这规格还可以吧,这可是首长待遇哦!

到了北京西站,坐路虎的干部--武警天津总队一支队的支队长给我们讲话:“同志们,你们辛苦了。你们为了祖国的安定繁荣,人民的安居乐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代表党和国家感谢你们,你们在这2年很好的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你们的任务,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这里,我祝你们一路顺风!

看到这里,如果你要问我,我在监狱这两年干什么的。我告诉你:我是一个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