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潘多拉 上部 四 独赞魁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9/


接到去北京的消息,高谷并不高兴,自己对目前的状况已经很满意。做医生的不要想发大财、升大官,保持小康家境却是不难。去京城后若是被调入太医院,整日卷入宫廷的是是非非中,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实非所愿。但既然是太医院的指令,又不得不从。

临行前做了些准备。先是制备了充足的青霉素。这段时间他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了实验,发觉自己用土法制造出来的青霉素效果还是有的。加之又对制造工艺进行了改进,提高了青霉素的纯度。现在只能找机会在人体身上进行实验了。同时,又取了新鲜的牛痘种。

一切准备就绪,乘上高承爵手下的官船沿运河北上。高承爵的盐运使衙门每月都需派遣人员赴京核对盐税帐务,这次还专门派了四名亲随陪同高谷一起北上。

朝廷平定台湾之后,拨付银子对漕运进行了疏浚,此时来往于运河上的船只穿梭不绝,沿岸的码头市镇也跟着繁盛起来。这日,进入了山东和江苏两省交界的一处码头窑湾。这几日在船上吃单调的饭食有些腻了,官船上的人便都上岸找一旅店住下。一则是到岸上饭店换换口味,二则是逛逛镇上的窑子。

吃完了晚饭,众官差相约去逛窑子,高谷没有去,自己到运河边去溜达一下。

码头上停靠来一艘破败的帆船,和周围簇新的大帆船相比,这艘船如同一个乞丐误闯入一群衣着华丽的富人中间,显得极不协调。高谷不由自主地对那船多盯了几眼。只见那船一靠岸,便有两个人抬着一个人急匆匆地下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个抬人的人见了人就问:“镇上可有郎中吗?”,有人给他们指了,两人急忙抬了走去。经过高谷身边时,高谷发现被抬着的那人面色赤红,显是得了重病的样子。高谷便跟了过去。

左转右转,那两人将病人抬到了一郎中家,高谷也跟着进去看看。那郎中待病人安放好后,推了推戴着的花镜,提着灯左看看、右看看病人的面色,然后用鼻子嗅了嗅病人呼出的气味,再开始闭上眼睛搭脉。搭了一会,开口问那两人:“病了几时了”其中一个答道:“早先咳嗽,前日在船上就开始发热。”“恩!”那郎中答应后仍然搭着脉。又过了老大一会,那郎中慢慢将手拿开说道:“此病十分凶险,得尽快用猛药方可救一条性命啊!”

那两人一听被吓住了,忙问怎么办。那郎中说:“我这里有现成的药,煎服之后或可挽救。”“药资多少?”“白银十两。”

高谷看见其中一人听到价钱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显然这个要价太高,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高谷来到近前贴着那病人的胸前听了听,从声音辨认,他可以断定那是肺炎。中医治疗肺炎的方子最多只是清热解毒的药材,根本用不了几钱银子,而且效果不会好。这郎中显然是乘人之危想大大地敲人家一笔。看来行医人中黑心者古今皆有。

那两个抬人的踌躇了一会,咬了咬牙,其中一个将腰间包袱解开,就要拿银子出来。

“慢!”高谷终于忍不住了,“两位听我一句话,这位病人病情甚重,单用清热解毒之法恐怕救治不了。”高谷说完这话,在场的人都楞在那里。这两个抬人的也懂些医理,听他这么一说都略微点了点头。

“看来这位小哥有妙手回春之法了?”那郎中回过神来,冲高谷拱了拱手。高谷答道:“我也不一定有妙手回春之法,但我知道,你所开药,最多只应要五钱银子诊资。”说完,他对那两人拱了拱手说:“二位要是信得过我,请随我来。”

高谷转脸出了诊所,那两个人果然抬了病人跟了出来。高谷见他们对自己信任心下颇为感激。

来到了自己住的旅店,高谷让那两人把病人放到自己的床上,然后取出针管和青霉素,用清水把青霉素化开,高谷先为那病人做了皮试,然后吸了半管针剂注入了那病人体内。

那两人看着高谷用古怪的方法给自己的伙伴治病,只是呆呆的看着并没有吭声。待高谷注射完毕后,其中一个才问:“先生,您这是采用的何种方法?”高谷顺口答道:“几百年后,全世界都会采用这种方法。”那两人没有听明白,高谷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忙敷衍道:“这是从西洋人那边传过来的,十分管用。”

那病人躺在床上静养,高谷和那两人聊了起来。他们三人三十左右年纪,那个病人叫史大学,是山西祁县人,那个壮健一些的是张杰,也是山西祁县人。那个瘦削一些的人叫王相卿,是山西太谷人。他们三个原本是同窗学友,先后都中过秀才,但乡试中却吕试不中,只到近年来由于家中贫寒,再也不能供其博取功名,三人只得弃笔从商。三人从南方贩茶到北京去,由于本钱有限,只租了一艘破船,行至半路史大学得病,三人只得在这窑湾求医。

一听说他们是山西祁县人,高谷便问他们是否知道祁县乔家,乔家大院那可是天下闻名。王相卿和张杰听得一头雾水,说他们那里从来没有姓乔的有名商人。高谷理了理思绪才恍然大悟,祁县乔家是到清末才有名,离现在大约还有二百年时间,不禁哑然。“将来你们山西祁县会大大有名的。”高谷说,“那是,”张杰说道,“等将来我们兄弟三人把买卖做大了,就把商号的名字叫做大盛魁,在商界独占魁首。”

大盛魁是清代晋商中的佼佼者,到了道光年间达致极盛,员工有六、七千人,商队骆驼有二万峰,此是后话。而这商号的创始人正是王相卿、张杰和史大学三人。

高谷听了他们的介绍,心中颇多同感。看破官场的黑暗,经营自己的生意,落个逍遥自在,这正是自己所想追求的,言语中对三人的选择流露出羡慕之意。王相卿和张杰经商一段时间,深知这行饭也不好吃,便说道:“自古做生意,一要本钱雄厚,二要有官家后台,有了这两样,生意便可做大。”高谷点头表示赞许,王相卿打听高谷的来历,高谷回答自己本是扬州城一医生,此次是奉太医院之令前往宫中给人治病。王相卿一听,忙说此番果然是遇到贵人了,高老弟正可利用这一机会结识达官贵人,若有高老弟牵针引线,商号有了后台,那要把生意做大可就轻而易举。

说话间过了不少时辰,王相卿和张杰也歇息够了,两人便抬病人回船上静养。高谷送出门外,约定明早前去看望。

第二天一早,高谷到他们的船上探视了史大学,症状明显减轻,烧也退了。高谷又给他打了一针,并嘱咐他们随同自己乘坐的官船一起出发。

船行了几日后到达北京,史大学的病已经好了。弃舟登岸,太医院派车来将高谷接走,高谷与三人话别,约定办完公事后前去西市与他们相会。

高谷被接进了太医院,等了两日,医政刘子介通知他到皇宫中去为众皇子种痘。

来到皇宫,众位皇子已经先到了,高谷数了数,共有十二位皇子。康熙共有三十几个皇子,此时想是还有好多还没有出生。

大阿哥胤祀、二阿哥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五阿哥胤祺、七阿哥胤佑、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锇……众皇子聚集在一起,有大有小,大的已经是身材伟岸,小的却还抱在保姆的怀里。稍大些的皇子,人人都显现出一股傲人的气魄,高谷想这可能是得自康熙皇帝的遗传。在这么一群都不甘居人下的人精中,只挑选一位继承皇统,确实会引起翻江倒海的乱子。“你们要争位子就去争好了,我高谷可不来趟这淌混水!”他心里这么想着,开始为皇子们检查身体。

大阿哥胤祀首先走了过来,他已经十六岁,身材高大,肩宽背阔,长相英俊。高谷观察他神情有些异样,便问:“大阿哥近来身体有些不适吗?”胤祀悄声道:“有些不适,先生明日到我贝子府来,我有事相告!”既然他身体不适,暂时就不能种痘。

接着是二阿哥胤礽,他今年十四岁,现任太子。高谷有些怜悯地看了看他,在众皇子中他的一生最为坎坷,两次被立,又两次被废,经历如此人间的大喜和大悲者,在中国的历史上恐怕还没有第二位。他身体状况许可,高谷给他种了痘。

三阿哥胤祉,这位康熙在学术上的得力助手果然透出一股聪明灵秀,若不是生在帝王家,他在学术上恐怕会有更大成就,也不会中年早丧,抑郁而死。

四阿哥胤禛,虽然此时年纪还小,但已经透出一股少年老成之相。高谷不觉对他谦恭起来,仔细给他检查了身体之后,给他种了痘……

只一天时间,除大阿哥外,其他阿哥都种痘完毕。

第二天,高谷应约来到大阿哥胤祀的固山贝子府。皇子们成年后,都要受封另赐府第居住。高谷进去后,胤祀屏退了左右,悄悄对高谷说:“请先生来是因为患有一隐疾,不便前往太医院就医,还望先生妙手回春给我医治,愈全之后一定重谢!”高谷见他说得客气,也就生了恻隐之心,让他说出病情。

胤祀除去衣物,露出溃烂的下体,高谷再检查他的大腿根部,那里的淋巴结果然肿大起来,可以确定是梅毒。“大阿哥可是去了青楼之所?”高谷问他,胤祀只得承认去了。因为这是花柳病,不敢请太医治疗,所以只好悄悄地请高谷来了。

高谷心想你请我来算是请对了,太医院纵有通天之能,没有特效药,他们能给你治个屁!

连续十余日,每天给胤祀注射一针,此时的梅毒螺旋菌对青霉素是一点抗药性都没有,其实只需几日就完全杀死,但高谷为保险起见还是坚持给他用完了疗程。

看见自己的病情一天天减轻,最后完全消失,胤祀是高兴异常。到治疗结束时,奉上三千两白银作为对高谷的酬谢。

高谷见了银子,心想做生意的本钱现在是不缺了,但给你治好了这绝症,只出银子是太便宜了。想到这里便拱手道:“大阿哥,小的有一事相求” 胤祀见他开口便说:“先生但说无妨。”

“我有三位好友开了家叫大盛魁的商号,我本人也参了一股,希望得到朝廷颁发的赴蒙古经商的票照。”那时清朝对内地和蒙古的贸易采取限制政策,汉人赴蒙古贸易都需持有朝廷的特许经营权的凭证,就是票照。非极有背景之人不能得以颁发,但这件事让胤祀办来却是易如反掌。

胤祀听后思索了一会对高谷说:“待我斟酌一下,过几天你再来问过。”

过了几天,高谷再去拜访时,胤祀果然把那票照办妥。胤祀说:“先生不畏艰险赴塞外经商,勇气着实令人倾佩。但行走于广袤之地恐有不测,我特意挑选了几位骁勇之士为先生保镖。”说完胤祀便招呼预备给高谷担当保镖之人来见。高谷没想到胤祀会想到这一层,有保镖的当然好,但既然是大阿哥派来的人恐怕会难以伺候。

胤祀看出了高谷的担心,便说:“我派去的人另有任务,不参与你们的经商事务,也不参与分红,你们只管放心!”高谷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放心了。

被派去担任保镖的领头的叫纳布通,是胤祀乳母之子,此人虎背熊腰甚是威猛,早年在平定察哈尔叛乱时立有军功,满州正白旗人。胤祀吩咐他此次塞外之旅,一切听凭高谷命令,做好商队的保镖护卫。

得了票照,又有了本钱,还有了免费的保镖护卫,真是万事具备。高谷立即前去西市找王相卿等人筹备出塞经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