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4/


这时,刘定强含笑走出来,对四人道:“实在不可思议。黑色真丝内科上没有什么发现,不过在那条塑料内裤上留有明显指纹。指纹比对已经出来了,一些是林政的,而另一些,是你们的熟人。”

韩峰,李响,冷镜寒三人同时道:“卢芳!”

潘可欣奇道:“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查到什么了?”

刘定强肯定的点点头,道:“虽然新的身份证还在试运行,不过每个申办新身份证的人都留有指纹备案,恰巧他们都有备案。”

冷镜寒突然暴跳起来,抓住韩峰的衣领道:“快说,你怎么知道林政的房间里会有带卢芳指纹的内裤?你到底还有多少知道的信息没有告诉我?你是在林政家就知道这内裤有问题了吧,所以你才偷偷把内裤带出来的,这一点,你敢否认么?而且,当时你已经查到林政与曲明生之间的联系,有了这样大的线索,你还要去翻查他们的卧室,你是知道了什么才这样做的,快老实交待!”

韩峰苦笑道:“我真不知道是卢芳,这只是意外巧合而已。”

李响道:“哪有这么多巧合?你第一次猜到是卢芳,还可以说是巧合,可这次,我也不信你的话。”

韩峰道:“好吧。我告诉你们。我第一眼看到章玉玲夫人时,你们知道那种感觉吗?谁会说她是四十来岁的女士,如果说她是六七十岁的巫婆一点都不为过。这种人阴刻,严厉,不苟颜色,不爱谈笑。我相信,不管什么男人,一看到这样的女人,吃睡都成问题,更别说一起生活了。可林政却和她生活了几十年。而林政是什么人?企业的成功人士,长得高大,英俊,绝对具备成熟男人的魅力。在海角市,有多少女性都把他当做梦中情人,又有多少女孩愿意不顾一切的投怀送抱。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政还能和章玉玲夫人相敬如宾,这不奇怪么?”

李响道:“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只是你个人的观点而已。”

韩峰反驳道:“你看那夫人挺顺眼么?为什么她一说话你就吓得连头也不敢抬?”

李响喉咙里咕咕两声,却没说什么话,章玉玲夫人确实面色很阴沉。

冷镜寒道:“别打断,让他说下去。”

韩峰接着道:“我第一眼看到这位夫人,马上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林政是靠他夫人爬起来的,而在家中完全是章玉玲夫人说了算。这也是他能忍受夫人容貌,还和她生下子女的原因,各取所需嘛。”韩峰顿了顿,接着道:“但是,这也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现在的林政,已经不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了,他是大红大紫的风云人物。这样一来,他就再也无法忍受夫人那丑陋的身体,可他还必须依靠他夫人,他知道,他夫人能把他扶上去,也能一脚把他踹下来。这样的可怜男人,在浪漫激情与残酷的现实之间,通常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偷情!”

冷镜寒等人都露出圆口形,发出“哦”的声音。

韩峰道:“我第一眼看到章玉玲夫人,想到了偷情。于是,我就不得不想到林政的死,是否与他偷情有关。章玉玲夫人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是林政几十年的妻子,她或许知道林政偷情,但却绝不会让丈夫死的,你们也因该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我就想,有没有可能,是林政在无意中告诉了他的情人什么事情,而导致了他的死亡。在林政的电脑里查出重要证据后,我只是想去他卧室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要是能找到他偷情的证据,也就多了一条线索。当时,我并未报多大希望,因为这样的男人,通常很胆小,不敢把偷情的证据带回家的。没想到林政真的带回来了,他藏得很小心,在木箱的夹层中,看来他对他的情人很是迷恋,已经痴迷到色胆包天的地步了。”

冷镜寒这次忍不住自己打断道:“等等,你怎么知道那就是他情人的东西?就因为那东西藏在夹层中么?”

韩峰道:“道理很简单,听说过士可杀,不可辱吗?像章玉玲夫人那样的人,她所受到的教育,她宁可让你杀了她,也绝不会穿这样的内裤。所以,当我拿出内裤时,章玉玲夫人气急攻心,竟然昏厥了过去。一是没想到丈夫这样大胆,竟然把情人的东西带到家里,二是光天化日之下,有陌生人从她卧室里发现了这个东西,还一口咬定是她的,她受不了这样的误会,就倒下了。所以,当时我确实不知道这东西会是卢芳的。”

冷镜寒看看李响,道:“这样说来,确实有些道理。”

李响道:“我不明白,卢芳不是梁兴盛的情人吗?怎么又和林政搅到一起去了?”

韩峰道:“你没见过卢芳,她本人的魅力比照片上更吸引人。上次我见她时,她穿的乞丐装,我都被她吸引住了。这样的女人,就是狐狸精在世,专门为勾引男人而生的。像林政这样自命风流,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还不是一勾就被勾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