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8、死亡集中营的科技成果(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郑守拙完全是有问必答,他立刻就说出了他知道的关于曾德荣的一切。

虽然他也不是特别了解曾德荣,对于保密局上海站内幕了解得也不多,他们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而且相识时间也不长,但是,他知道了曾德荣去的保密局机密档案室的位置,这已经是于效飞他们最需要的情报了。

郑守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边好象有人急于要替他回答一样,不管他想象中的局长问什么,他都尽量详细的详述出来。当然,那个局长的提问也极其有技巧,尽量把郑守拙知道的一切完整地从他的脑子里边掏出来,几乎是把他的脑子都榨干了。

在角落里边躲藏着的于效飞的小组成员也在紧忙,他们有的在用笔拚命记录,有的戴着耳机,在紧张地操作录音机进行录音。

郑守拙知道的东西对于他们现在来说,只要说出保密局机密档案室在那儿就够了。但是,对于郑守拙这样一个亲自指挥过多次对上海地下党的大型行动的特务头子来说,他知道的内幕对于上海共产党的发展历史来说是十分宝贵的,通过他的资料,可以对上海共产党的发展过程有一个准确的了解,这对一直没有条件保存档案的共产党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这种情报要从郑守拙的嘴里挖出来,相当困难,这差不多是唯一的一次机会,等到郑守拙清醒过来,在他跟共产党顽固对抗的精神状态下,要想再让他说出那些秘密,尤其是他亲自做过的那些罪恶,恐怕再也不可能了。

大盘大盘的录音带都用完了,药物的效果也很快消失了,于效飞现在是在用技巧来保证郑守拙继续停留在这种催眠状态中。但是,要让一个人永远地停留在催眠状态中不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必然会醒过来。而且,现在于效飞他们也没有这么充分的时间来代替全国解放以后人民政府的审判工作,他们应该收工了。

于效飞转身走出车库,不必吩咐,几个小组成员过去把郑守拙结结实实地绑起来,其他人麻利地收拾东西,把刚才成平帮助布置的伪装成毛森办公室的那些布景全都收拾起来搬出去。

他们回到前面的楼房里边,陈达文和方俊宇对他们这个年轻的领导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安长征连于效飞这是用的什么方法都不知道,不过,方俊宇他们也不太清楚,所以,安长征一问于效飞他刚才到底是怎么让郑守拙招供的,大家都要求于效飞给详细讲讲。

于效飞得意地一笑说:“这种审讯方法叫做催眠审讯,美国人在咱们中国的政治犯身上用过。其实啊,美国人用的那套也是刚刚学的,他们是从人家德国的盖世太保那儿学来的。我还是以前去德国执行任务的时候从德国党卫军那儿学到的。现在看来,这些美国特务用的那套手法,比那些盖世太保还差得远。

我那次到欧洲去确实是大开眼界,学到了现代科技的很多知识。咱们中国在很多方面跟欧洲先进国家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真的需要建设起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在科学和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尽快迎头赶上。”

安长征还是一点没明白,他又问道:“可是,他到底为什么会你问什么他就说什么呢?他到底怎么了?”

“这是一种能够控制人的精神的药物,我的德国教官说,这种药物是在德国的死亡集中营里边用那些囚犯作实验品研制出来的,在注射以后,会进入到人的大脑里边,人在药物的控制下,会进入一种叫做下意识的状态,这时,人的控制能力大大降低,会本能地回答别人的提问,你的秘密就会向别人全盘托出了。

为了研制这些药物,那些德国法西斯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的犹太人和苏联红军战士。

咱们没有现成的,我是用几种药物进行的合成。”

大家一边感到非常惊讶,一边又感到非常紧张,安长征问:“那么,只要把这种药物一注射,任何人就都得说实话了?咱们要是让敌人抓住,也得把组织的秘密说出去了?”

于效飞沉思着摇摇头:“应当不是这样,以我看来,任何药物的作用都是有限的。人毕竟是要受到自己的意志控制的,当时我就是在那种药物的作用下坚持过去了,没有说出一句敌人需要的真实的口供。那个德国教官告诉我,即使是在那些受尽折磨,体力和精神已经非常脆弱的集中营囚犯身上,这种药物也不是百分之百能够达到理想效果。以我看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神奇的药物能够完全控制住一个人。”

“那咱们要是被捕了,也可能坚持过去,不向敌人泄露组织的机密吗?”

“对,美蒋反动派都是唯心主义者,他们总是迷信这些东西,吹嘘他们的所谓新式武器,自欺欺人。我们共产党员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我相信我们都有坚强的意志,都能坚持过去。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的坚定信念,是对抗这种精神控制的最好武器。”

所有的人都坚定地点点头。

于效飞又说:“其实,这种药物也有它的局限,如果使用不好,会让身体产生排斥反应,效果反而会大大下降。而且,你在敌人使用药物的当天,你的身体情况,比如说,你是生病,发烧,或者其他的身体上的原因,都会对这种药物的作用产生很大影响。所以说,这种药物并不可怕,根本没有敌人吹嘘得那么凶。要是了解了这种药物的特性,对付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于效飞小组的成员对这个年轻而本领过人的领导更加佩服。

于效飞转而说道:“我要去对情报进行核实,确认一下情报的准确性,一旦情报被证实是正确的,我们就在总攻那天采取行动。这将是解放前的最后一次行动,是我们和国民党的最后一次战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