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七章

怀旧连长 收藏 19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所有的士兵都被叫醒了,董风勋一挥手,炊事班的四个兵从壕沟里走了过来,前边两个抬着竹筐,竹筐里放着碗,后边两边兵抬着一只大桶,桶上没有盖盖儿,老远就飘着浓浓的酒香。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每个人的背上都插着一把大刀,西天,一钩弯月,努力地从云层里挤了出来,似要专意为了这群义士送行而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


所有的士兵都被叫醒了,董风勋一挥手,炊事班的四个兵从壕沟里走了过来,前边两个抬着竹筐,竹筐里放着碗,后边两边兵抬着一只大桶,桶上没有盖盖儿,老远就飘着浓浓的酒香。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每个人的背上都插着一把大刀,西天,一钩弯月,努力地从云层里挤了出来,似要专意为了这群义士送行而来,一把把大刀在微弱的月色里闪着冷冷的寒光,炊事班的两个兵已把筐里的碗分到每个兵的手里,另两个人开始神色庄重地给每个人的碗里倒酒, 没有人说话,现有的气氛叫人感到压抑悲壮。

董风勋站在队伍中间,手里举着酒碗,“都倒满了,都满上”

都满上了。

董风勋清了清嗓子, “兄弟们,干了这碗壮行酒,咱们就要上路了,就要去为所有战死的兄弟们报仇了,这一去,凶多吉少,生死难料,可仗打到现在,这么多兄弟里边,没有一个人当逃兵,没有一个人当了孬种,我做为一团之长,为我手下的所有的兄弟都是条硬铮铮的汉子,都能不愧对咱们是真正的响当当的中国爷们这一称号而感到高兴,感到欣慰,别的不多说了,顶关键的是咱们这些活下来的人,终然拼将最后一滴血,今晚也要夺回阵地,如果再能活着回去,将来我定好好跟兄弟们开怀痛饮一场。来,兄弟们干了,干了这碗酒,咱就操家伙上路。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干,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那声音气吞山河,响彻云霄,在夜空里久久徘徊不散。

所有的人都仰起脖儿,一干而尽。

接着,一个个黑色的大碗就在月色里划过一条条优美的弧钱,叭叭落在地上倾刻间跌得粉碎。

队伍出发了,天上的那钩弯月却又悄悄地隐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竟又漂起了冷雨,且越下越大。

多年以后,肖锋还会对那晚夜袭凤凰山高地时跟日兵短兵相接的情景记忆犹新,那场面真的打得太惨烈了,那晚的夜袭是分四路发起的,已经占领了黑匣子高地的李国忠带领着战士们负责打敌后背,余下的三路分别从不同的方位对凤凰山发起偷袭,这次夜袭由于布置得周密,行军迅速、隐秘,刚一开始进行的相当顺利,

杨清生的二团和董风勋的一团很快就绕过日军的防线,进入了凤凰山纵深地带,与日军瞬间就缠战在一起,一时间,大刀乱舞,刺刀乱捅,手榴弹知炸,杀人和被杀的,几乎是在同一刻发出人性中最兽性的狂叫,那喊叫声真的叫人不寒而栗,所有的残忍和力量几乎全是在一瞬间被激发出来了。

雨 下越大,地面上越来越滑,每个纠缠其中的人的身上都溅满了泥水和对方身体上喷溅出的血水,地面上的污血一次次地随着雨水的冲刷,流成了一条条细而绵长的沟壑,一波远去,然而倾刻间,就会又有新的血把地面 染成红色.血和雨水交融,然后顺山道而下,流成绵延不断的长河。

这样的近距离的肉搏战,很是让板垣为之头痛,因为敌我双方一直纠缠在一起,致使他派出的飞机只能在空中咆哮却又徒劳地盘旋,然后不奈地飞走,因为一旦把炸弹扔下来,中国士兵被炸死的同时,他自己的士兵也同样会难免一死,与支那军同归于尽,板垣还没有愚蠢到做这种没有脑子的傻事的地步。派出的飞机只能是上吊找不到挂绳的撑子——无处可使。

然而,就在双方胶着在一起,杀得难解难为的当儿,董风勋却收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李国忠牺牲了。

日军又占领了黑匣子山高地,架起了轻重机枪,一起居高临下开火,俯射中国军队进兵的通道,师长田福立率领的直属队和李胜元带领的特务团被阻在了山下,这一下,已攻入日军阵地纵深的董风勋团就成了孤军深入,后边的增援部队一时半会无法冲过日军的火力封锁线,而董风勋他们要想再突围出去,也相当困难,因为眼见着围过的日军越来越多。此时的场面已危急到了极点。做为警卫员的肖锋早已被潮水般涌上来的日兵给挤到了离董风勋很远的一块巨石之下,三面被围的肖锋的身上已多处受伤,尽管他已抡圆了手里的那把大刀,使出了浑身的招数,就连手里的那把大刀的刀刃都已砍得卷刃了,可眼前的日兵像是流水一样,一拨被砍倒,下一拨又会蜂拥而来,无穷无尽,无体无止。

董风勋的处境显然更是糟糕透顶。传令兵带来的消息让他的心里突地格登了一下,原来热血沸腾的心一下子变得凉了半截,董风勋刚这么稍一走神,一个日兵的刺刀照着他的前胸就刺了过来,董风勋一惊,嗐的一声,急忙一躲,稍微慢了一点,刺刀就一下子扎到他的右膀上,当时董风勋就感觉肩膀上猛一阵冰冷,接着就有暖烘烘的东西流了出来,不大会血就把的军装给渍湿了一片。

那边,正一刀砍倒一个日兵的肖锋,听见董风勋的喊叫,情知不妙,一回头,见团长果然被刺中,肖锋当时就急了,“团长!”喊着,肖锋原想甩开眼前的这几个鬼子去救团长,可就在他稍走神的当儿,一个日兵手里的刺刀就横扫了过来,慌乱中,肖锋本能地一抵头,刺刀就夹着风,擦着他的头皮扫了过去,再看,一撮头发,飘然而落,好险!

“ 妈那个逼,”肖锋真是急火攻心了,骂着,回手就是一刀,这一招书上叫“定刀削竹”,这一刀出的太快,那日兵一看大事不好,忙想抽刀,晚了,只感觉眼前白刀一闪,肖锋的刀已到,倒霉的日兵已无力回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脑袋与身体分了家,在地上滚出老远。

肖锋杀出一条血路。

就在他马上捱到董风勋的前一秒钟,又一个日兵的刺刀朝着董风勋的腹部直刺过来,此时受了重伤的董风勋无论如何已无力再挡这一突袭。

“团长,小心!”这一下肖锋是真急了,一个垫步,纵身一扑,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侧腿过去,正中那日兵的左脸,跟着就是一刀,那一刀正好劈在日兵的后背,可令肖锋痛心的是,那日兵的刺刀还是毫不含糊的捅进了董风勋的身体,董风勋被鬼子兵的一这刺刀捅得一阵摇晃,险些摔倒,多亏肖锋身手敏捷,一抻手正好把董风勋拦腰抱住,“团长,你怎么样。团长?”

董风勋说话都有些吃力了,“肖锋,我不行了,不要管我,你们赶快杀出去逃吧,快逃。能出去多少是多少。”

肖锋的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团长,要走一块走,我背你。”

董风勋吃力地咧嘴笑了笑,“别傻了,你背着我逃,不但救不了我,反倒会让咱们一块死,听话,快点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记住了,如果能活着出去,别忘了每年这个时候给我上柱香就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