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四章 初相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四章 初相遇

陆野一边暗怪自己,被眼前的景色所迷,心生感慨,而被人走到了身后都不知道,警觉性实在是还需要磨炼,一边回过头,循声望去,只见七八步远的青石山路上,走来了一个身形高挑,穿着一件浅灰色衣衫的女孩,正望着旭日东升的海面,慨然叹息。

南方的女孩大多数都是娇小玲珑,但这个女孩却是另类,怕是有一米七左右。

风把她的披肩发,吹得如旗帜般飘舞,清秀甜美的面容,多了些许迷离之意。或许是因为走山路走得急了,微微喘息着,如雪似玉的肌肤泛着淡红,衬着身后淡白色的晨雾,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竟像是古典的梦境。

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打扰到了陆野的凝思,女孩的脸上,露出歉意的微笑,柔声解释道:“我也是住在禅寺中的香客,有四天了,每天早晨,都要来这里看日出,可不是阴天,就是雾气太重,没有一次如意。今天难得的是个晴天,我却起来晚了,真是运气不好。”

这女孩,也就是十八九岁,说话声音糯而柔,如江天水波,千回百转,再配上异花初绽般的微笑,仿佛水晶般透明的眼眸,倒让人听了解释,也情不自禁地替她可惜起来。

她的一举一动,清新雅致,但同时,又似乎有着可以感染他人情绪的妩媚。

陆野点了点头,安慰道:“没关系,明天,你再早点来就是了。”

“唉,早点来,早点来也不一定能看得到啊!要想在木鱼峰上看到日出的景观,可是需要莫大佛缘的。据说,此处的日出之光,便是佛光,能够看到‘南海旭日出’的人,会被佛祖赐福,在新的一年里,行事无所不利。”

“你真幸运。”

女孩用羡慕的语气说道,真诚而单纯,一听便可以感觉出来,她是在真正地为陆野高兴。随后,她好奇地问道:“你?你是大陆人?”

虽然来到香港已经快两个月了,但陆野实在是没有语言天赋,广东话说得仍然蹩脚,似是而非。那女孩一下子便听了出来,只是有些无法相信。

宝莲禅寺的周围并无村屋房舍,陆野能够在大清早登上木鱼峰看日出,定然也如自己一样是寄宿在宝莲禅寺之中。

宝莲禅寺对寄宿者要钱要得狠,在整个东南亚,都是有名的,便是五星级宾馆也不能与之相比,所以能够住在禅寺中的香客,非富即贵,要么,就是如自己这般,因为心有所求,而舍得花大价钱的虔诚者。

再说了,传闻中的大陆人,个个都是杀神灭佛,不敬天地的无神论者,号称是“破四旧”,“破除一切封建迷信”,连孔子都要打倒,又怎么会到寺院中来礼佛呢?

陆野点了点头,微笑道:“是啊。”

女孩眨动着秋水眼眸,美目深注,再次好奇地打量陆野。在她的印象中,大陆人个个穷困潦倒,衣衫褴褛,满面菜色,瞅人瞅物时目光没有焦距,显得飘移迷茫,唯有看到食物才会两眼放光,神情振奋。

可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却把她以往的认知完全颠覆,不但衣衫整洁,干净利索,还有着说不出来的挺拔英伟,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精神。

大陆人?想不到大陆人也有如此出色的青年俊彦?!

感觉到自己被女孩注视,陆野不但没有显得局促不安,反倒迎着那女孩的目光,开玩笑地问道:“怎么?小妹妹,没见过帅哥?”

“你说什么啊……”

女孩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如玉霞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似乎是不服气被陆野调侃,想要出言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措辞,那似羞还嗔的神态,瞬间,竟是万种风情,倒让陆野忍不住又多瞅了她一眼。

这女孩,还真是让人见之欲怜呢。

“你叫什么名字?”

“咦,你难道不知道吗,贸然问女孩的名字,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虽然责怪,实际上,女孩却也只是借机报复陆野刚才的口舌便宜,她微笑着,眼中光波流转,落落大方地答道:“我叫赵雅,你呢?”

“陆野。”

也仅仅是多瞅了一眼,陆野对赵雅微微颔首示意,便毫不回顾地转身离去。

陆野表现出来的淡然、决绝,让自诩美貌出众的赵雅很是有点意外。


※ ※ ※ ※ ※ ※ ※ ※


赵雅今年十八岁,她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在香港,也只能算是中产阶级。

她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因为性格上自强自立,所以不像其他的同龄女伴那样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在毕业之后,找个有钱的男人当终生饭票,而匆匆地把自己嫁了(PS:七十年代时,婚嫁都比较早)。

她决定在社会上找个工作,有所作为。

而就在这时,沸沸扬扬的香港小姐选举,出现在她的视线。最让她心动的是,承办这次港姐选举的无线电视台宣布,进入香港小姐的前三名,都会被签约,在无线电视台投资的电视剧中担当女主角。

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啊!

赵雅对自己的美貌,从来都有信心十五岁的时候,她便几乎天天都能收到情书,总有面红耳赤的男生,找一切借口来跟她搭讪,或者踯躅在校园门口,就是为了在放学的时候,能看上她一眼。发展到后期,很多男生会在晚上,跑到她家的后窗,站在月光下,拉个小提琴,弹个吉他什么的,借此表达爱慕之情。

她常常揽镜自照,既感觉良好,又自伤自怜,这番花容月貌,难道就任凭时光消磨,碌碌无为,最后成为唠唠叨叨,忙里忙外的黄脸婆?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特别是在看电影、电视时,看见那些远远不如自己靓丽的女明星以拙劣的表演,幼稚的对白,却换得星光灿烂,万众瞩目的欢呼,这种不甘心便越发强烈。

我,可以取而代之!

赵雅决定,她要参加这届的香港小姐选举。

赵雅的父母,都是老派人,有着中国传统的保守思想,他们对赵雅要去抛头露面参加香港小姐选举的决定,很是反对。

特别是在知道这届港姐比赛参赛选手还要身穿泳装亮相后,他们反对得更加强硬,毫无缓和余地,甚至还说出“如果她敢去,便不认她这个女儿”的绝情话语。

在亲情阻挠面前,赵雅犹豫了,她更害怕,如果真的去参加香港小姐选举,结果却没有被选中,不但一事无成,回来后,还会失去父母的疼爱。

几番犹豫,最终,她拿出自己从小到大攒下的压岁钱,来到宝莲禅寺,就是希望得到佛祖指点,求个上上签。最好能在宝莲禅寺的方丈慧命大师举办的法会上,被选中看相,再根据慧命大师的看相断词,以此来决定,自己究竟是去参加选举还是不去。

慧命大师妙悟天机,相术通神,有活佛之称,所测之事还没有不灵验的呢。

所以说,没有看见日出,让赵雅的心中下意识地有不妙感觉,而更让她扫兴的,却是陆野表现出了来的淡然、决绝。

因为陆野的态度,让赵雅对自己的美丽产生了一丝怀疑。

“陆野。”

她咬着嘴唇,瞅着陆野远去的挺拔背影,贝齿的洁白和嘴唇的嫣红,交相映衬,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艳。

那名字,那背景,便在这瞬间,像烙印一般,永远铭刻在十八岁的赵雅心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