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三章 南海旭日出

刘天军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size][/URL] 第三十三章 南海旭日出     钟声悠扬,一声接着一声,如浪潮在天地间扩散。   仿佛是被惊醒,太阳从海天一线处缓缓升起,最初只是一枚红丸,却使层层堆积的云雾尽染,波光粼粼的海面更仿佛火蛇乱舞。   有数只海鸥,似乎是在燃烧,从红丸之侧翩翩飞过,发出清脆唳叫,欢呼新的一天来临。太阳便在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三章 南海旭日出

钟声悠扬,一声接着一声,如浪潮在天地间扩散。

仿佛是被惊醒,太阳从海天一线处缓缓升起,最初只是一枚红丸,却使层层堆积的云雾尽染,波光粼粼的海面更仿佛火蛇乱舞。

有数只海鸥,似乎是在燃烧,从红丸之侧翩翩飞过,发出清脆唳叫,欢呼新的一天来临。太阳便在那唳叫声中,从海面上,从云雾中,以无可比拟的磅礴之势跃身而起,大放光明。

宝莲禅寺的大雄宝殿沐浴着晨光,巍然屹立,壮丽庄严。

宝莲禅寺是香港最著名的寺庙,位处大屿岛上的凤凰山和弥勒山之间,左有木鱼峰,右有莲花山和狮子石,堪称屿山胜景。

此刻,陆野便站在木鱼峰上,远眺东海日出。

这木鱼峰形如木鱼,他所站立的位置,正是由最高顶端下滑之处的岩石上。这块岩石色泽青黑,斜探出崖壁,凌空凭风,又被当地人称之为观日岩,实乃观看东海日出的最佳位置。

两侧但见树林丛林,山峰雾霭,如同置身水墨画卷,而眼前一片开阔,正好可以看见日出的全部过程。如果说,唯一的不足之处,那便是,这块岩石太小了,只够一人站立,同时也太险,岩石下面是万丈深渊。

据说,每年都有厌倦红尘者,到这里自杀,所以还有人把此处称之为舍身岩。

迎着吹拂而来的晨风,衣袂欲飞,陆野觉得自己仿佛是已化身为一羽,正在天地间翱翔。

是的,陆野现在便借宿在宝莲禅寺之中。

自从香港成为租界,港英政府便开始推行***,中国传统的佛教道宗受到世人冷落。但宝莲禅寺却在这种逆境的情况下,不但没有衰败,还日渐兴盛,成为东南亚有名的禅林。之所以会如此,跟宝莲禅寺的第二代方丈筏可大师有很大关系。

筏可大师,不但精通佛理,通幽入微,而且能言善辩,可以说得顽石点头,天女散花。他秉承了入世即修行的佛学流派,而且极具经营头脑地修葺爱道堂,供女信徒居住(有时候,女信徒比男信徒更虔诚,掏钱更爽快),建立韬光疗养食室(PS:也就是药膳),派遣弟子到偏远山区去说法,招收信徒,只用了七年时间,便筹得善款数百万元,建成了天坛大雄宝殿。

筏可大师在1972年圆寂后,由慧命法师接任主持,这慧命法师在佛学禅理方面,或许比不上筏可大师,但经营理财的本事,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短短一年多时间,便在原来的基础上,陆续又推出了定期为信徒摩顶开光,帮人看相、测字、观宅院风水等业务,一时间,香港佛教大兴,宝莲禅寺在众多寺院中已稳占首位。

据说,慧命法师正琢磨着,要把木鱼峰的半山给砸平,建天坛大佛和佛教疗养院呢。

陆野是在昨日夜晚,到达宝莲禅寺的,上香礼佛之后,便请求借宿,说是想多住上几日,听听晨钟暮鼓,佛唱梵音,借此洗涤俗骨,顺便再思索思索人生真谛。

接待陆野的那名知客僧,或许是因为陆野在如此深夜还来打扰佛祖休息,而心中不满,当时便面无表情地告诉陆野,所有允许寄宿的僧房,都已客满,下次请早。

陆野拿出一张千元港币,放在香案上,知客僧的冷脸,可以听见冰裂声,当陆野放到第六张千元港币时,他已然变成了满面笑容,双手合十地赞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像施主你这般虔诚之人,在滚滚红尘,物欲横流的俗世中,实在是太少了,小僧便是让出自己的僧房,也不能冷了施主你一片向佛的赤心啊!”

陆野“呵呵”一笑,又添了三张千元港币,却是放入那知客僧的袍袖之内,说道:“那么,我就先叨扰一个月了。”

陆野选择在宝莲禅寺暂时落脚,是经过深思熟虑。

第一,宝莲禅寺每日都有大量信徒来来往往,方便自己出入。他已经跟担当联络员的刘宾说好了,每隔三天,都会在同一时间到中环的一家电影院去联系。

第二,虽然混黑社会的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在骨子里对鬼怪神佛还是有所顾忌。常常是,越凶悍强猛的人便越是虔诚,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愿意到寺庙、教堂这类地方来惹是生非。毕竟谁都不敢保证,死后的世界有没有地狱、天堂。

有很多社团混混,都在脖子上挂着玉佛、观音等饰物,呵护备至,正是所谓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陆野前一阵子,躲藏在大屿山的时候,就从当地人的口中得知,在木鱼峰上听晨钟唤飞鸥,观南海旭日出,是一大景致。只是山中多雾,清晨尤浓,一年之中,也看不到几回。

陆野有早起锻炼的习惯,今天早晨他锻炼完后,便信步爬上了木鱼峰,说来也巧,竟是难得一见的晴朗,站在观日岩上,把日出的全部过程,都瞅了个清清楚楚。

景致的好坏,跟观赏者当时的心情有很大关系。心情好,荒山野岭能看出诗情画意,心情不好,绝美风光也不过是穷山恶水。

此刻的陆野早就已经觉悟,混黑社会就是在走一条不归路,每时每刻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危险,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所杀,再无第二选择。

既然如此,男儿当迎风破浪,又岂能畏难退缩,陆野对自己的能力和判断从来都是充满信心。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就如这海上日出一样,无论是阴云雾霭,还是风和日丽,每一天的太阳,都要循着同样的轨迹东升西落。但要想灿烂辉煌,就要有破云雾而出,让天地变色的本事。

如果当年,父亲选择留在家里种田,而不是去参加红军,那么,父亲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过是一个种田能手,绝对不可能成为指挥千军万马的共和国将军。

既然自己选择了黑道,选择了血腥和杀戮,那么,就要当名震天下的黑道枭雄,而不是可以被人利用的牺牲品。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混黑道的人,也一样要有奋斗的信念。

看着旭日东升,沐浴着血色天光,衣襟当风,万物尽在脚下,陆野一时间豪情万丈。

“唉,来晚了。”

便在这时,陆野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娇柔轻呼,微带叹息的语气中,似乎是有无尽遗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