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三十一章 态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三十一章 态度

细雨如丝,打在伞上,发出簌簌轻响,拐过街角,陆野远远地便看见刘宾穿着件深灰色的夹克衫,站在路边商场的橱窗下避雨,一副无所事事、欲睡还醒的混混模样。

看见陆野,刘宾眼睛一亮,但随后,他便掩饰住了自己的欢喜,满脸素不相识的漠然。

还真是一个机灵的家伙!

现在的刘宾,口中嚼着橄榄,梳着小分头,除了皮肤黑点,跟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也差不了太多。

陆野在心中暗赞,随后,他走入一条事先看好的窄巷。

这条窄巷,是个死胡同,位处高大楼群之间,两边墙壁森然如峡,天空一线。

胡同长有一百多米,中间三处转折,阴冷、黑暗、潮湿,不时会出现一块落满苍蝇的水洼,随着陆野的脚步,“轰”的一声,漫天飞舞,靠墙处摆放着一排排铁皮垃圾筒,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


胡同空无一人。

当走到第二个转折处时,陆野就把雨伞收了,小跑两步,一脚踢在墙壁上,借力反弹,身子高高跃起,雨伞的伞把正好勾在四米多高的一处突兀窗台上,把自己像个壁虎似的,紧贴墙壁地悬挂在了胡同的上空。

还没过一分钟,便鬼鬼祟祟,一前一后地闪进来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相距六七步远,一个走内侧,一个走外侧,举手投足透着一股配合默契的味道,一看便知道接受过专业跟踪训练。

他们手臂自然下垂,虽然有袖子挡着,但还是可以看出他们手上握着有枪,脚步迟疑,显示出肌肉绷紧的警惕,似乎是对被追踪者忽然选择进入这样一条胡同而感到纳闷不解。

一阵风吹拂而过,陆野在半空中衣袂飘动,他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的两个人,眼中闪动着让人心悸的寒芒。

进入第二个转折处,两个跟踪者相互对视一眼,开始交叉前行,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脆响,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折断了似的,下意识地回头瞅去,他被恐怖的一幕惊呆了。

陆野像是一个从黑暗中忽然冒出来的魔鬼,此刻正站在他同伴的身后,并一手捂着同伴的嘴,一手按着同伴的后脑勺,把他同伴的脑袋,以惊人的力量,违反生物常理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也就是说,他的同伙现在应该能看见自己的后背。

同伴两手无力地挣扎,接着像是一团烂泥从陆野的怀抱中缓缓滑落。

那人吓坏了,几乎崩溃一般全身颤抖,手中的枪跟摆设似的,完全忘记了用。直到陆野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皮,对他微微一笑,这才仿佛收到电击般地跳了起来,抬手举枪,同时语无伦次地叫道:“你,你干什么?!我,我们是香港皇家警……”

还不等他话说完,陆野手一抬,伞尖已如黑色的闪电,从他的眼睛刺入他的大脑。黑色的眼珠子被鸠占鹊巢地挤得飞溅而出,撞在旁边的墙壁上,发出蛋壳碎裂的轻响。痛苦的惨叫刚刚涌出,便被随之而来的一掌,湮灭在变形的脖子中。他喷吐出来的鲜血,变成了一个个艳红色的气泡,生命的活力瞬间被抽离夺走。

陆野把伞尖拔出,随手甩了甩上面沾染的黑血,脸色阴沉。

他早就猜到,在谈判结束后和记有可能会派人跟踪,同时也想好了,不是甩掉跟踪者,而是将其毫不留情地杀死,以此作为警告。这样,和记以后再想玩小伎俩的时候,就会慎重考虑能否承受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只是没有想到,和记会找警察来跟踪自己。

陆野并不怕警察,他认为香港的警察,都是英国人养的狗,欺软怕硬,如果真的能耐,香港也就不存在黑帮社团了。

不怕归不怕,但他这次跟和记谈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受伤的兄弟,能够光明正大地到医院去接受治疗。现在却把警察给招惹上了,这等于是被和记摆了一道。

丫的,敢阴我!等着!

陆野在心中恨恨不已,撑开伞,转身走了出去,地上水洼中,躺着的两具尸体正在做生命的最后悸动,无数盘旋的苍蝇开始空降。


※ ※ ※ ※ ※ ※ ※ ※


走出胡同,陆野从伞沿下面,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已站到街对面的刘宾,刘宾用手挠了挠头发,表示一切正常,再没有其他跟踪者了,更远处,是张山瘦长的身影闪动,接应人员开始按计划撤离。

就在这时,前方的一家电影院忽然传来喧哗声,而且那喧哗声越来越大,渐成惊天动地之势,接着,无数人从中涌出,口中狂呼“钟镇涛!钟镇涛!叶丽仪!叶丽仪!……”

“哇!快看啊!那不是徐小凤吗?秦汉也出来了!林青霞?!霞妹?!霞妹我爱你!!!……”

所有人都跟疯了似的,忘乎所以,纵声狂呼,更有数不清的记者,仿佛是怒涛中的弄潮儿,在人群中穿梭来去,手中照相机的镁光灯闪成一片。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野大为愕然,虽然来到香港也有两个多月了,但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熟悉香港的大街小巷,琢磨收集来的香港黑道帮派的资料,学习广东话,闲暇的时候,还要去指点兄弟们搏杀的技巧,给侦察组的兄弟们讲解跟踪与反跟踪、刺探消息的常识,还真没有多少时间,来了解香港人的精神世界。

随即,陆野便反应过来,那些人喊的便是报纸娱乐版上时常出现的歌星、影星的名字。

追星族!对,报纸上,就是将这些人称之为追星族!!

陆野在香港的报纸上,曾看到过关于追星族为了追星而做出种种超乎常理事情的消息,只是他怎么也无法理解。因为在北京,所谓的歌星、影星,通通都是牛鬼蛇神,反动权威,被打倒在地,再踩上一万只脚的批斗对象,怎么在香港竟会被如此拥戴?

看到那人头涌动,狂呼大叫的场面,不知为什么,陆野忽然想起国家领导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小将的情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