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天涯 第一章 以血为名 第二十九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二十九章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如果不是因为大圈龙堂显示出来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傻飙在对方手中,如果不是因为陆野是一个看上去值得敬重的人,如果不是……

太多的如果,才使此刻的鬼王东没有拂袖而去。

路明华也笑道:“陆兄弟,你不会以为,砸了我们的几个场子,杀了我们几个兄弟,就有资格吃供奉了吧?不错,我们是每月都给警察例钱,那是因为警察的背后,就是港英政府,社团的力量再强大,也不可能斗得过政府,而你们呢?你们凭什么?这些天,你们打、杀、抢,使我们和记遭受巨大损失,但想来,你们也一样有伤亡吧?现在,你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来赔偿,来平息我们和记的怒火,避免我们的血腥报复,而不是要钱。年轻人,你是不是大脑秀逗了?”

“你说什么?你说我秀逗了?秀逗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傻?你再说一遍试试!”

陆野挑着眉毛、斜着眼睛反问了一句,这一声反问,让路明华脸上的从容,变成了僵硬,像是被冻结的树皮,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凭什么?你问我凭什么?告诉你,就凭一个字——穷!”

刚才的友好表情,绅士一样的温文尔雅,带着书生气质的深静,尽如潮水般退去。

古往今来的历史上,任何一个能成大事者,都不仅是一名实干家,同时也是演说家,有蛊惑人心的口才和个人魅力。

此时的陆野,纵横睥睨,像是一柄刚从刀鞘中拔出来的枪刺,闪掠着可怕光芒,让人不寒而栗:“这世上,什么人最可怕?穷人最可怕!因为穷人一无所有,所以无所畏惧,视死如归!”

“东风吹,战鼓擂,当今的世上谁怕谁!”

“我们大圈龙堂,个个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人!”

陆野身子微微前俯,直视鬼王东的眼睛,饶是鬼王东叱咤江湖多年,见惯血雨腥风,也不由得发毛:“光脚不怕穿鞋的,你们要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那么,大家就继续磕,谁把谁整死了算!”

“我们是穷人,但我们不是乞丐!穷人也是有尊严的!我今天还就把话搁在这里了,香港四大社团和记不过是运气好,被第一个找上,我们大圈龙堂以后会挨个的都去要友情赞助费!谁丫的敢不给,谁就等着血与火的洗礼吧!”

陆野整个人,仿佛是在燃烧,散发着藐视一切能把周围万物焚化为灰烬的炽天火焰:“当年的国民党怎么样?美式装备!八百万正规军!还不是给改朝换代了,何况你们这帮乌合之众!”

疯子!

这他妈的!整个就是一个疯子!

一时间,整个大厅,只剩下呼呼喘着粗气的声音,路明华觉得,空气紧张得都要爆炸,他还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可以在忽然之间变得如此惊怖。

鬼王东不愧是龙头老大,虽然也被陆野的气势压迫,但还能保持着冷静:“陆兄弟,这个钱,我们和记不能给,吃供奉有吃供奉的规矩,要么,有强硬的背景,要么,有强大的实力,否则,我这个当龙头的无法向下面的兄弟们交代。不错,这段时间我们和记是吃亏了,但并不表示我们和记会永远地吃亏下去,永远在战斗中属于失败者。”

鬼王东甚至还笑了笑,尽显黑道强人本色:“和记家大业大,不是小风小浪就能掀翻的。”

“如果给你们钱,开了这个先例,以后任何烂仔也许都会模仿你们,来找我们和记麻烦,杀人、抢钱、砸场子,然后再跟没事似的来要供奉,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陆野颇为意外地看着鬼王东,他没有想到鬼王东会拒绝他,因为拒绝的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对于双方都是灾难。

或许,鬼王东的拒绝只是想讨价还价。

看来,他有点小瞧鬼王东了。

陆野觉得,他有必要打出更有力的牌。

“吃供奉要有强硬背景,或者有强大实力,这两句话说得好!怎么?难道鬼王帮主是觉得我们大圈龙堂的实力不够强大?”

陆野抬起手,开始解自己上衣的衣扣,他的动作很慢,不会惹人误会。

随着陆野衣衫的解开,包括鬼王东在内,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脸上的肌肉不能控制地抽动着。因为在陆野的腰上,除了挂有两把插在皮鞘中的军刺,一柄五四手枪外,还有三四枚形如地瓜的手雷,个个闪着黑黝黝的金属亮光。

这种手雷,美式制造,每枚手雷里面,都有近百颗钢珠,一旦爆炸,方圆三十米以内,都属于有效杀伤范围。

太危险了!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

那些曾拿着枪,指着陆野身体的马仔,个个都不由得冒着冷汗庆幸起来,幸亏刚才没有开枪,否则,大家一起玩完。

看着陆野面无表情地瞅着自己,那股扑面而来的亡命气息,让鬼王东的心口,拔凉拔凉的。他明白陆野这是在警告,也是在下最后通牒,以前砸场子,斧头飞,枪刺捅,采用的都是客气手段,最后砸赌档,也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开的枪,为的就是留有见面余地,如果这次谈崩了,那么,将会动用这些超强武器,来个鱼死网破。

想象着和记名下的赌档、夜总会忽然被投入了几枚黑黝黝的手雷,然后轰然炸响,残肢断臂,血肉飞溅,楼屋化为废墟,硝烟弥漫的壮观场面,鬼王东觉得,简直是世界末日。

正如刚才陆野所言,光脚不怕穿鞋的,就算和记能获得最终胜利,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亏本买卖,而且,还是亏血本。

当年,青帮的前辈,上海滩的三大亨,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遇到了王亚樵这个无所顾忌,连蒋光头都敢去刺杀的杀手之王,还不是一样礼让三分。

道理虽然如此,可就这样妥协了,又实在是不甘心啊!更主要的是,怕是无法跟社团中的元老执事们交代。

眸中忽而是凌厉杀机,忽而是碍难不决,种种情绪不一而足,思忖再三,最终,鬼王东吐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样吧,陆兄弟,我这里有一件事,只要你能摆平,每月二十万的供奉,我们和记分文不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