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3/


第二十八章 条件

得到指示,两名壮汉神色立马狰狞,回头便要动手,一名壮汉却看见一个拳头,正由小变大,速度之快,根本就来不及闪避,接着,随着脑袋有如被重磅铁锤砸烂般的剧痛,他看见了成千上万颗飘飞的小星星,然后被大力所带,檑木滚石般地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另一名壮汉也在同一时间,头发被薅,强拉地凑了上去,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手肘,撞中了自己的肋骨,肋骨发出断裂的脆响,他都没有经过楼梯,直接就从楼梯两侧栏杆的上空飞了出去,然后撞砸着楼梯扶手,再一路飞流急泻,与第一名壮汉同时摔在了四楼楼板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整个鸿宾楼,似乎都在颤动。

陆野的动作,没有几个人看清楚,一是因为楼梯口太窄,而他的身子被两名壮汉所挡,二是太快了,一抬手,一扬肘,拳掌着肉的声音犹在耳边,那两名壮汉已然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巨响过后,整个鸿宾楼静寂无声,似乎时间成为定格。

丧昆叫喊的嘴巴仍然张大着,但喉咙深邃无底,再也发不出丝毫声音,像是一匹遭到意外强暴的河马。

路明华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满眼惊诧。

鬼王东挺身抬头,斟满的茶盏因为手中茶壶的继续倾泻,而溢出到桌面,一片汪洋。

周围那些坐着的马仔,先是目瞪口呆的愕然,接着,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以异常整齐的动作,“唰”的立身而起,拔枪在手,直指陆野。

至少有十二三把枪,如果来个齐射,陆野的身子,定然会在瞬间,变成筛子眼。

楼下惊叫一片,就像一碗水泼进了沸腾的油锅,随之,喊杀声四起,桌椅翻滚,碗碟碰撞,楼梯一阵乱响,埋伏在下面几层楼的打手们,个个都跟吃了大力丸似的,提着明晃晃的刀片,喊叫着冲了上来。

那阵式,直似要将陆野千刀万剐。

在众目睽睽之下,陆野或许是最轻松从容的人,他先以随意的表情,把手上薅下来头发吹飞,又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淡淡地道:“这,就是和记的待客之道?我是抱着和平的诚意而来,可千万不要把这份诚意视为软弱可欺。”

“软弱可欺?”

鬼王东再也按捺不住,他拍案而起,眉毛倒竖,形如刀锋,双眸闪动着狞厉和激愤:“说起软弱可欺,我倒想问一问了,你们大圈龙堂是在何处混的?还讲不讲江湖道义?我们和记跟你们有什么过节?抢钱!杀人!砸场子!可是够狠的啊!”

陆野笑了,那是嘲笑,微挑着嘴角,但笑得并不张扬,并不惹人讨厌:“这么问,可就有点没意思了,据我所知,和记原本是三合会的一个分支,后来发展壮大,离开三合会,自立门户,从创立至今,吞并了大小五十多家社团。难道这五十多家社团,个个都跟和记有不共戴天之仇?”

“哦?”鬼王东身子向后一仰,又坐回椅子上,面无表情,声音却骤然冷了几分,沙哑的语气,就如锉刀在砂布上磨:“这么说来,你们大圈龙堂是想吞并和记了?想将和记的地盘归为己有?”

四周空气遽然紧张,那些持枪者的手,个个青筋跳现。

“这更是笑话,我们大圈龙堂的帮众,都是从大陆来的偷渡客,人生地不熟的,能混碗饭吃就不错了,有何德何能,妄想可以吞并和记?”

陆野洒脱地道:“我们没那么大的野心。”

这倒让人不解了,鬼王东和路明华的目光交会了一下,放缓了声音问道:“那么,你们大圈龙堂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说起来可就话长了。”

陆野用目光示意:“我是不是可以坐下来谈啊?”

鬼王东无言,他盯视着陆野,威严尽显,陆野也回视着鬼王东,不卑不亢,两人目光交错,就如森林中野兽的不期而遇,他们都从对方身上,闻嗅到了危险气息,过了好一会儿,鬼王东挥手示意围着陆野的那些枪手退下。

抬起手掌,指着自己的对面,鬼王东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请坐。”

有一种人,虽然是对手,是敌人,虽然你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千刀万剐,剥皮剔骨,但同时,你又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个强大的、有力量、有尊严的人,值得敬重,并因为有这样的对手而自豪。


※ ※ ※ ※ ※ ※ ※ ※


“这是我们和记的大哥鬼王东,我是路明华,这是丧昆……”

“我姓陆!”

谈判在一开始,气氛融洽,好像刚才的暴力事件,根本就没有发生。

双方很友好地互通姓名,谈了谈天气,拉了两句家常,作为长者和鸿宾楼的常客,鬼王东还向陆野推荐了鸿宾楼的招牌小吃——虾饺,皮薄而透,汤水鲜美,用筷子夹起,对着光亮处,可以看见一只剥好的虾浸润其中,让人观之便食指大动。

路明华也适时地加入了洽谈,一个劲儿地夸奖陆野年少英武,前途不可限量,还说陆野的武技着实了得,如果愿意参加打黑市拳,他保准陆野能赚一个盆满钵满。相比之下,倒是丧昆更真实性情一些,歪吊着嘴,满脸的苦大仇深,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陆野应该已是血肉成泥。

陆野口中谦虚,心中却冷笑不已,他知道,对方这是在套他的底呢,他在部队侦察连时,曾系统的学习过拷问俘虏的技巧,对方想套他的话,还真是鲁班面前亮斧子,关公身边弄大刀。

一番回答,滴水不漏,随口敷衍的话语没有一句有实在内容,甚至还带着威胁之意的隐隐点明他知道鬼王东现在不好受,正被社团元老执事们责难,也知道被他抓在手中充当人质的傻飙,在和记社团里很有人望……

渐渐地,先是路明华变成锯了嘴的葫芦,随后,路明华的耳朵立了起来,作为和记的白纸扇,他一向自诩智计无双,但关于大圈龙堂的意图,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猜出,这让他很郁闷。现在,该是谜底揭晓的时候了。

“要求很简单,天下中国人都是一家,我们这些从大陆来的偷渡者就是想要讨口饭吃,希望和记以后每个月,都能支援我们点钱,当然,和记有什么需要我们出力的地方,也可以言语一句,我们大圈龙堂定会鼎力相助。”

陆野说得轻松随意,但鬼王东和路明华的表情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最荒唐之事,丧昆更仿佛是一只被砸了尾巴的猫,登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你他妈的在说什么?你是在向我们和记要保护费?”

是的,这番话语,对于在座的和记大佬而言,都实在是太熟悉了。因为每当和记要吞并某个场子,在先礼后兵跟该场子的主事人谈判时,都会讲述一遍,造词用句或有不同,但中心意思是一样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竟会也有人,对他们也提出类似要求。

赤裸裸的敲诈?!

变相的黑吃黑?!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啊!

如果不是因为陆野刚才的表现,鬼王东和路明华甚至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个疯子。

“不是保护费,是友情赞助,江湖救急。”

陆野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很是理所当然:“和记在屯门、元朗、沙田、九华等地,共有一百二十七家场子,大的场子,财源滚滚,小的场子,日进斗金,每月上供给警察的例钱,恐怕不会低于四十万吧,我们没有那么贪,每月只要二十万,以后,大家就是同盟军,你们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

还友情赞助?!屁!

还江湖救急?!靠!!

这些,都只不过是换一个名称而已,跟收保护费有什么区别?向香港四大帮派社团的和记收保护费?!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丧昆张口欲骂,鬼王东却已先开口了,森然道:“凭什么?”

此语一出,空气都冷凝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