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陈水扁,台湾之不肖子

迫于岛内公众压力,台湾地区卸任领导人陈水扁十五日下午发表书面声明表示其夫妇退出民进党,民进党傍晚召开临时中常会,会后党主席蔡英文宣读声明稿,表示接受陈水扁夫妇退党,并带领所有中常委透过媒体向公众鞠躬道歉。 中新社发 曾嘉 摄




中新网8月19日电 香港《文汇报》8月19日发表评论文章《台湾之不肖子》说,陈水扁以为经过复杂的洗黑钱程序,台湾的司法部门一定无法追查,因为台湾缺乏国际上的广泛联系。但近年来国际金融机构因为反恐而严打洗黑钱活动,加上汇款可以用先进软件监察,所以瑞士方面才会揭露陈水扁的洗钱案件。但是,光有金钱而无其它证据,还不足以定陈水扁的贪污罪。案件未知何日才会审结,但台湾民众总可以明白,泛政治化的遗害有多深!


文章摘录如下:



陈水扁在台湾市长选举落败之后,曾经请人代笔,写了一本《台湾之子》,把自己描绘成为一个尽心尽力为台湾建设发展的政治人物,经过八年执政的混乱,陈水扁已经成为无能之子,最近更被揭穿把近十亿台币以洗钱的方法汇往瑞士,陈水扁也不再运用过往狡辩硬拗的方法为自己辩护,并自认其夫人吴淑珍把竞选经费的结余汇往外国其儿子的户口。就算陈水扁所言属实,他已经不只是治理无方的无能之子,更是无良无耻的台湾不肖子,把竞选经费当成自己的私房钱,已经可以表示陈水扁的贪污本质,以前为“国务机要费”的申辩,可以算是巧言令色,完全不足信。



陈水扁所言属实,也是严重罪行,并且令到他个人信用完全破产,更何况其辩解根本就是不尽不实,疑点重重。




陈水扁自言事情全由其夫人吴淑珍摆布安排,自己并不知情,涉案款项不是小数目,被揭发的户口已有近十亿台币,三几十万之数,还可以因为事务繁忙而有所遗漏,如果超过一百万,已经不可能疏忽处理,这是人之常情,陈水扁的竞选经费和开支,陈本人必定在事后检查,如果竞选经费省下近十亿之数,本人不可能不知,知而不处理其下落去向,这种解释,是否可以令人相信?



陈水扁这样解释,分明是要让吴淑珍做代罪羔羊,自己置身事外,陈水扁以为吴淑珍被人撞至半身不遂,终身残废,就可以取得“免死金牌”,做什么违法事情,都可以得到公众的原谅。这种想法未免太天真,吴淑珍虽然伤残,但却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都贪污纳贿,更何况,台湾的民众根本不会相信事件由吴淑珍个人处理,当年参与竞选的是陈水扁,而不是吴淑珍。



那九亿台币是竞选结余的说法也不足信。陈水扁是律师出身,对各条例的刑罚轻重了如指掌,竞选经费不算是公费,只是私人筹集所得,处理不当,充其量是违犯财产申报或选举相关条例,最高罚款只在一百万上限的一般罪行,就算陈水扁真的被控有罪,他的损失也是有限,所以竞选经费结余之说,不过是经过衡量轻重之后的表面招架功夫而已!这些金钱从何而来,非经全面调查,不能得见全貌。



陈水扁的小金库究竟有多少也是未知之数。这笔款项不是由台湾侦查部门发现,而是由瑞士方面侦查得知,在瑞士还有没有其它户口、在其它国家还有没有户口,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这九亿台币的不明来历款项,可能只是八年贪腐所得之冰山一角,这些钱可能是来自“国务机要费”,台湾商人拿取商业便宜之后给陈的回扣,是陈水扁运用权力贱卖资产时取回的好处,以金钱外交为名而私吞公款,总之可以想得出的敛财方法也有可能。




有人以此为民进党辩解,认为这是陈水扁个人的不当行为,民进党可以藉今次机会和陈水扁划清界线,更有利东山再起。



台湾实行政党政治,陈水扁是通过民进党来执政,也是代表民进党来参选,他的一些行为,根本和民进党是两位一体,对陈水扁不法的勾当,不可能一无所知,而陈水扁因为其他案件被指控贪污时,民进党仍然义无反顾地力挺,否则陈水扁不可能连番过关,所以在整件贪污事件中,民进党就算不是同谋,也是帮凶,或起码是知情不报和监察不力,以此件事件来跟陈水扁划清界线,真是异想天开。



今次事件曝光,可以算是陈水扁机关算尽,但仍难逃法网,陈水扁以为经过复杂的洗钱程序,台湾司法部门一定无法追查,因为台湾缺乏国际上广泛的联系。但近年国际金融机构因为反恐而严打洗黑钱活动,加上汇款可以用先进软件监察,所以瑞士方面才会把那九亿元捅了出来。但陈水扁以竞选经费而辩护,光有金钱而无其它证据,还不足以定陈水扁贪污罪,案件拖来拖去,未知何日才会审结,但台湾市民总可以明白,泛政治化的遗害有多深!(张志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