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因果 阿扁现世报

唐代诗人杜牧的《江南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多少英雄豪杰、雄伟建筑,经过时间的洗刷,或在政海中浮沉、或者繁华而尽成为废墟,一切尽付笑谈中,这是一种面对历史纵深的感慨与怅然。


陈水扁因海外洗钱案,不但被列为被告限制出境,甚至有牢狱之灾。今年1月,开曼群岛相关单位已行文台湾调查局洗钱防制中心,告知陈水扁公子陈致中夫妇有洗钱之嫌,但公文却被调查局长叶盛茂“吃案”,不但没有进行通报与相关调查,还以“大选期间时机敏感”为由加以延宕。


一夕之间成“全民公敌”


今年6月,瑞士联邦检察署行文台湾外交部,告知陈致中夫妇在瑞士银行的账户已遭冻结,并要求台湾方面提供相关信息,也遭台湾驻瑞士代表刘宽平拖延了一个月。纸毕竟包不住火,鸭蛋再密也有缝,瑞士检察署的公文在台湾媒体曝光,引起了“九二一大地震”般的政治丑闻风暴。


同一时间,专以爆料为目的的《壹周刊》首先披露了陈水扁子女在瑞士开户情事。第一时间,陈水扁的委任律师宣称“绝对没有海外账户”,但次日国民党立委洪秀柱公布了瑞士检察官的公文,外交部也承认有此公文。陈水扁紧急召开记者会,俯首承认陈致中夫妇在瑞士有2000万美金账户,但坚称此为过去四次选举的结余款。特侦组立即对陈水扁、吴淑珍夫妇进行约谈。


吴淑珍的说法与陈水扁说法不同,她说资金来源有四:结婚时的嫁妆、陈水扁律师营业所得、投资理财所得、政治献金。但是,陈致中对瑞士银行的说法是“结婚所获得的礼金”,其妻黄睿靓则表示是其父黄百禄的“海外投资”。光是资金来源,陈家四人就有完全不同的说法,信用可说完全破产。


海外账户一引爆,最愤怒者莫过于民进党的支持者,民进党可说已被陈水扁拖垮,立委、总统大选“输到脱裤”,党内早已一股怨气无处宣泄,如今以“爱台湾”为神主牌的陈水扁竟然在海外洗钱开设账户,加上之前的SOGO礼券案、台开案、国务机要费案,民进党支持者如同火山爆发,陈水扁只能退党以萌志,永远曲意袒护的党中央发现事态严重,党内大老纷纷表态“批扁”。对照于5月20日以前民进党执政时期,如此见风转舵岂不是一幕活生生的官场现形记。


“昔为座上客,今为阶下囚”。依照目前特侦组查案的进度,陈水扁被起诉移送法院审判是时间问题而已,卸任总统风光不再,一夕之间成为“全民公敌”、“历史公敌”,天下众恶皆归焉,一切愤怒与仇恨都投射到陈水扁及家人身上,即使最挺陈水扁的独派大老都诅咒“全家去死”。陈水扁此后永远都低头无法见人,甚至下半辈子有可能在狱中度过,这是典型的“现世报”。


民进党的姑息与纵容


外界的质疑当然不止于2000万元美金的瑞士账户而已,最大宗者莫过于过程备受争论的“二次金改”问题:为什么陈水扁执意推动二次金改,让私人银行并购大型的公股银行?财团是否在完成并购以后,在海外付款进入陈水扁家人账户?近日,不断有各种说法出现,指证历历海外洗钱情事,这些传闻固然有待具体证据加以验证,若透过司法互助能进行跨国办案,陈水扁海外账户并不难加以曝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陈水扁落到如今“众人皆曰可杀”地步,可上溯到他担任台北市长的作为,政商关系之复杂早有所闻,当选总统以后,有了“刑事豁免权”的保护伞,陈水扁夫妇如着了魔一般敛财,礼券案、国务机要费案早已引来非议,陈水扁仍运用总统权力以及“爱台湾”做为护身符,但权力毕竟有使尽的时候,“势使尽,祸必至。”有瑞士账户的爆开,早有蛛丝马迹可寻,只是台湾的检调系统早已驯化为“披着狼皮的羊”,民进党支持者又视“本土政权就是最高道德”,支持者的纵容、扭曲与硬拗,难道没有责任吗?


陈水扁夫妇受到法律制裁,是必然的后果,此案之大已无任何一人可只手遮天,更何况还有其他“未爆弹”尚未引爆,案情将会愈来愈明朗,“眼看楼搭起,眼看楼垮掉”,这就是陈水扁政权的进场与退场。陈水扁海外洗钱案已再度使“台湾贪腐经验”名扬海外,陈水扁势将成为“四百年台湾历史第一罪人”,这顶大帽子将使陈水扁及其子孙永远蒙羞,受世人的鄙夷与指摘。


民进党只是开除陈水扁夫妇党籍就能“完美切割”吗?七、八年以来,民进难道不是“共犯结构”吗?没有民进党的姑息与纵容,哪来今日陈水扁?民进党能深刻反省问题在哪里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