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刊:福田康夫在独岛事件中被手下架空

今年7月,日本单方面宣布修订其初中历史教科书指导手册,将独岛标识为日本领土,独岛争端爆发。《文艺春秋》杂志9月号披露,独岛事件只是日本文部科学省的官僚一意孤行,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此事上完全被动。不过,也有日本媒体认为,这次独岛争端是福田康夫和韩国总统李明博为了提高支持率而上演的双簧戏。


福田手下官员挑起独岛争端


《文艺春秋》称,在独岛(日本称竹岛)的主权纠纷问题上,日本与韩国一直心照不宣,都不贸然行动,也不放弃主权。这种状态在亲日本的韩国总统李明博上台后愈加明显。


7月10日下午,在日本洞爷湖举行的八国峰会闭幕,日本首相福田康夫高高兴兴地赶回东京,在首相官邸小憩。这时,日本官房长官町村信孝进来,开始向首相汇报独岛问题。为了配合新制定的《改正教育基本法》,日本政府准备大力弘扬爱国主义教育。2008年恰逢日本教科书10年一次的修订,文部科学省主张将“竹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写入教科书指导手册,替换掉原来的“争议区域”之说。但外务省认为,这样的改动必将引起韩国民众的反日情绪,使刚刚转好的日韩关系重新回到卢武铉时代。两省官员僵持不下。


官房长官町村信孝1995年就进入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内阁,任文部科学省大臣。在后来的森喜朗内阁、小泉纯一郎内阁、安倍晋三内阁中,町村信孝历任外务大臣、自民党干事长代理、官房长官等职,是日本政界出名的“老油条”。他的算盘是:在教科书指导手册中写入“竹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同时标注“日韩两国存在分歧,韩国并不使用‘竹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的说法”。町村信孝自认为这样完全符合日韩两国的基本利益,也不违背福田康夫“尽量不要刺激韩国”的立场。


町村信孝汇报完情况,信心满满地说:“我知道您很担心,但是马上就会结束的。”町村认为自己的计划完美无缺,福田肯定会对他的苦心表示感谢,至少也要慰劳一番。但是,沉思良久,福田康夫只吐出了一句话,“有没有可能推迟一下这件事,我们应该深入讨论吧?”町村信孝似乎心有不悦,但是他也明白首相为什么会这么说——


就在八国峰会的最后一天,福田康夫和李明博在会议间歇,站着进行了15分钟的会谈。具体会谈内容不得而知,在场记者只见福田康夫讲了一通,最后李明博接话,“我赞成。”


《文艺春秋》称,在会谈中,福田康夫转达了日本要修订教科书指导手册相关内容的消息,李明博说:“这个时间不好。”因为李明博在国内正因进口美国牛肉问题,受尽责难,孤立无援。福田康夫和李明博在日韩关系的未来发展上有着难得的默契,他明白李明博的意思。接下来,双方只是再次确认了一些原则性问题,李明博表示赞成。


日本当时的文部科学省大臣渡海纪三郎、事务次官钱谷真美和其他文部科学省官僚执意要在2008年对教科书指导手册进行修订。所以,针对福田的疑问,町村信孝马上说:“不可能推迟了。如果再推迟的话,渡海君马上就会递交辞呈。自民党、国会都会乱作一团。”町村信孝接着说,“本来是要连教科书也一起修订的,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勉强只修订指导手册。”《文艺春秋》称,町村信孝的政治经历要比福田长很多,言语之间完全是在下命令,“这种事情,交给我这个专业人士处理吧!”或许是被町村信孝的气势所逼,福田康夫再没有说一句话。 福田向前首相森喜朗求助


福田康夫马上找到了他的“解围之神”——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森喜朗是日韩议员联盟的会长,而且是自民党第一大派“町村派”的“监护人”,是将福田捧上首相大位的最大功臣。町村派原称“森派”,后来以町村信孝的名字命名,但是真正的管家还是森喜朗。死要面子的福田康夫根本不会直接开口,说“你去劝劝町村吧!”之类的话,而是一个劲向森喜朗抱怨“我很为难”。森喜朗明白福田康夫的为人,他找到了町村信孝。


7月11日晚上,森喜朗作为长辈听取了町村信孝关于“竹岛问题已经解决”的报告。森喜朗怒斥道:“你真觉得这样好吗?据我的了解,福田首相可不是这样的意见。我明白你的苦心,但是你是官房长官,你的责任是执行首相的命令。文部科学省大臣渡海纪三郎要辞职,就让他辞职好了!”町村信孝本来在电话那头一声不吭,这时马上装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首相意见,对森喜朗保证一定加以改正。


《文艺春秋》说,首相福田康夫永远不能明确表态,一群毫无忠心的内阁成员和首相平起平坐,这就是竹岛问题产生的真正原因。福田康夫接替安倍晋三任职首相,内阁成员心存感激的是安倍晋三,而不是福田康夫,更重要的是,内阁成员完全没有共同的目标。这样,文部科学省大臣渡海纪三郎和其他文部省官僚仍一致坚持:“这是10年一遇的修订机会,绝对不可推迟。”于是,日本初中教科书的指导手册最终修订。


韩国态度强硬 日本毫无反应


7月1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将在2012年度使用的初中社会科教科书指导手册中,写入“竹岛是日本固有领土”,这立刻引起韩国民众抗议示威。7月18日,韩国召回驻日本大使。7月25日,美国地名委员会火上浇油,其官方网站把独岛归属表述从先前的“韩国领土”,改为“主权未定”,加上此前的美国牛肉风波,韩国民众的反美情绪空前高涨。7月29日,韩国总理韩升洙对独岛进行了视察,以宣示对该岛的主权。


尽管美国地名委员会一再重申其公正、独立的学术立场,但是迫于压力,7月30日,美国地名委员会还是“开倒车”,重新改为“独岛为韩国领土”。同日,韩国海军、空军和海警联合实施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独岛防御军事演习”,明确独岛为韩国的领土。日本方面毫无反应。


日韩新一轮争端愈演愈烈。因为事情闹得太大了,所以在8月1日的内阁改组中,力主修订的文部科学省大臣渡海纪三郎辞职,不过,町村信孝还是留任。 竹岛争端发生后,日本国会一名和福田关系亲近的议员非常不解:“首相本来的意思是,为帮助李明博总统渡过难关,推迟一年、或者半年再修订教科书指导手册,这也是为了两国未来关系的发展。”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突然发生如此大的转折。实际上,独岛事件的真实情况在那时候也只有很少的几名政客知道。


《文艺春秋》说,纵观这次独岛争端,细心的人会惊异地发现,日本在整个事件中只是改了教科书指导手册的一句话。之后,韩国领导人访问独岛,在独岛进行军演,日本都没有表示任何抗议,空留下韩国民众愤怒抗议、抗议成功、回归平静。在美国地名委员会将独岛改为“未确定区域”时,日本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只有一句话:“地名委员会只是美国政府下属的一个学术部门,日本没必要对这一改动发表评论。”地名委员会“开倒车”后,町村信孝还是一句话,“我们也没有必要表示抗议。”《文艺春秋》认为,这正说明福田康夫本来就不想修订教科书指导手册。


福田和李明博在唱双赢双簧?


不过,日本《绅士与淑女》杂志则在8月1日发表政治评论,对独岛事件的种种怪象进行了与《文艺春秋》截然不同的解读。文章从李明博在八国峰会上的那句“我赞成”入手,先是讨论李明博到底在赞成什么。


文章分析说,和日本一样,韩国“失去的十年”也相当漫长,这一时期经济低迷,民众需要一个“大事件”才能团结起来,对政治重新抱有希望,政权才有可能长期延续。参加八国峰会的李明博需要从美国牛肉风波中脱困,为了平息韩国民众的怒火,李明博有两个选择,一是小心翼翼处理外交关系;二是“以毒攻毒”,找一个更强的引爆点,以转移民众的视线,并激发民众的爱国热情。《绅士与淑女》杂志认为,李明博选择了后者,选择了绝对成功的“灵丹妙药”——独岛问题,而这个妙药需要福田“医生”来开。


在八国峰会上,李明博一直向福田抱怨,说韩国总统不好当。福田康夫的处境同样尴尬,其内阁支持率一度降至15%。两个落魄的领导人都认为,要想维持政权,必须调动民众的人气。


于是,《绅士与淑女》认为,当时两人的对话是——福田说,“那就使出灵丹妙药吧!”李明博会意,说“我赞成”。两个领导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文章分析说,在美丽的洞爷湖,国际版的《忠臣藏》开始上映。《忠臣藏》是日本传统艺术形式歌舞伎的经典剧目,据历史改编而成,讲述了日本江户时代赤穗藩的40多名浪人为主人报仇血恨的故事。在日本,每遇门庭冷落,歌舞伎馆就上演《忠臣藏》,这样就能招来客人,由于屡试不爽,因此它被称为歌舞伎馆的灵丹妙药。


事情的发展也相当顺利。独岛事件后,李明博政权态度强硬,博得了民众的信任,支持率节节回升,根据韩国媒体发布的数据,8月14日,李明博的支持率重新超过了20%大关。在日本,文部省终于完成了民众一直要求的“明确竹岛主权”大业,福田康夫8月1日适时改组内阁,支持率也开始回升。两个领导人都赢了。


到了8月14日,李明博就日本修订教科书指导手册一事强调,将对包括独岛在内的所有领土的主权明确表明立场,并斗争到底。不过李明博也表示不能因独岛问题,破坏与日本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