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生平(二)--- 来自维基百科

抗日戰爭


1937年,蔣中正在廬山宣佈長期抗戰開始主条目:中国抗日战争


[编辑] 第二次下野與復職

主条目:九一八事變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變侵佔中國東北。东北军政领袖张学良在蔣中正“不抵抗命令”下,未行军事抵抗,導致東北淪陷,满洲国傀儡政权建立。國民黨四屆一中全會開會,胡漢民等堅持要蔣下野。蔣遂辭國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長等軍政各職,離京回鄉,為蔣第二次下野。


1932年1月,日軍進佔錦州。蔣發表「獨立外交」演講,痛切指陳宣戰之弊害。日軍于同月侵入淞滬,第十九路軍就地抵抗,「一二八戰事」爆發。蔣以辭職在野之身,密電各軍積極準備抗日。國民政府遷都洛陽。蔣密令何應欽指揮第十九路軍作戰,並密令張治中率第八十七與第八十八兩師加入淞滬抗戰。3月,四屆二中全會在洛陽開會,決議再任蔣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重新負責中國政事。


1933年1月,日軍攻破榆關,中共則在江西擴張。蔣籌劃應付日軍、共軍呼應夾擊之策,決定“對外積極準備,對內加緊剿共”。2月,日軍對熱河開始進攻。國聯決議不承認满洲国。蔣一面派兵北上防日,一面加緊剿共,並密籌對日宣戰與封鎖之準備。3月,承德失守。蔣北上佈置。日軍又侵,長城戰起,蔣進駐保定督戰,第二、第二十五軍於對日作戰中獲勝。蔣制定攻擊古北口計劃,確定華北作戰方略,並解除張學良之軍職。4月,日軍謀與「满洲国」聯合進攻多倫,爆發察省危機。同一時期,江西新淦為共軍所攻陷。蔣赴贛主持國軍剿共軍事會議,表明長期抗戰方略與決心。為此,蔣隨後發表《告各將領先清内匪再言抗日電》,申明“外寇不足慮,内匪實為心腹之患,如不先清内匪,則無以禦外侮”。6月,「塘沽協定」簽字,指示停戰後應注意善後之點。同月,密令購備裝甲汽車、坦克車等武器。7月,廬山軍官團訓練開始,蔣親赴牯嶺主持訓練事宜。8月,籌劃對日開戰時國府遷都西北之準備。9月,令中學以上畢業生實施軍事訓練。趕築西北公路。籌備洛陽航空分校。10月,蔣在南昌召集各將領會議,杭(杭州)江(江山)鐵路建築完成,八省糧食會議開會,規劃建築江防海防各要塞。11月,令召集蒙古青年受訓,妥籌移民辦法,切實整理田賦。


1934年1月,閩變落幕後,蔣在病中口述《敵乎?友乎?》一文,囑陳布雷筆錄其詳,以徐道鄰名義發表,警告「日本今日之冥行不顧,有類於狂夫之趨井」,同時晓谕國人:「中國則應堂堂正正,秉持正義,救人兼以救己。如其形勢可能,且當為日本開覺悟之路,不必存投石下井之心。」。[26]日本方面也察觉了此文最低限度也是蒋介石所授意,各刊物纷纷翻译转载,和平谈判的空气一时浓了起来。



[编辑] 加緊備戰

1934年7月,蔣中正在成都計劃峨嵋訓練團,前後共有畢業生兩期。同月,日軍於西南四處製造軍事威脅,並令特務機關到處滋擾。9月,蔣劃配四川各軍防地,嚴禁軍人干涉行政財政,除了打破已往割據分裂之積習,並同時整理四川地方鈔幣,由中央發行公債收回之。10月10日,蔣發表國民經濟建設運動之文。日本於同時提出華北五省特殊化口號,策動華北獨立,脫離中央。蔣由川飛陝,巡視豫、晉,與閻錫山會商安定西北計劃。12月,国民党第五屆一中全會開會,蔣提出對日決策之基準:「和平未到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


1936年1月,蔣派員赴歐接洽經濟合作,以利國防建設。同月,宣佈國難時期教育宗旨,并接見日大使有吉明及其武官磯谷,直接商談中日交涉。2月,令速加強全國鐵路與公路建設。修正民眾訓練主旨及實施要領。日本發生政變。3月,令清剿晉共,並加強綏遠防務。同月,日本破壞海關緝私,並增兵華北,國府一再提出抗議。


1936年8月,日本對華提出五條件,蔣回京商決對策,電戒各省作對日交涉破裂之準備,令各省編練壯丁。10月,對日反提五條件,表示抗日決心;檢閱全國童子軍;巡視豫、陝,駐節洛陽,督剿殘共。蔣五十壽辰時,全國發動獻機祝壽。11月,蔣派陳誠入晉主持綏防。蒞太原,督攻蒙古並奪回百靈廟。



[编辑] 西安事變

主条目:西安事變


蒋中正与张学良在西安(1936年)1936年12月,蔣中正赴西安,召集各將領在西安會談,並嚴督張學良、楊虎城加緊進剿陝北中共紅軍。蔣雖從情報中獲知中共主力在到達陝北后,與当地东北军和西北军交往密切,但對張學良的忠誠並無懷疑。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諫”,向蔣提出停止剿共,改组政府,联合抗日等要求,史稱“西安事变”。張學良以爲會得到蘇俄政治和軍事上的支持,繼而組織以自己為核心的聯合政府,不料蘇俄公開強烈反對。經宋美齡、宋子文、端納及周恩来等人的斡旋,蒋在12月25日被釋放,西安事变和平落幕,蔣回京時受到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27]西安事变和平落幕,但剿共工作功虧一簣,影響日後歷史發展極深,讓蔣惱恨不已。[28] [29]東北軍在事变后群龍無首,遂被國民政府改編,國府對西北的控制也得以加強。中共与國民政府达成协议,中共宣佈解散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改为边区政府,並停止“土地改革”,将红军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成八路军和新四军。国府則通過“根絕赤禍案”,停止軍事剿共,為改編后的中共軍隊撥發軍餉(中共党史所稱的“国共第二次合作”至此开始)。此时,華北形勢日益緊張。[30]



[编辑] 卢沟桥事变


蒋中正在国立武汉大学阅兵(1937年)主条目:盧溝橋事變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蒋中正在江西庐山发表了“最后关头”演说。[31],至此表明了對日軍挑釁的退讓底線。同時採取緊急措施,編組第一線戰鬥部隊100個師,預備部隊80個師,後備兵員100万人。国民政府亦将重要的设施、人力向西南迁移,使西南成为日后抗战的大后方。蔣于7月13日電令宋哲元,謂“中央已決心運用全力抗戰,宁為玉碎,不為瓦全,以保持我國家之人格”。


日本認為攻下京滬能讓中國屈服。1937年7月16日,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向海军军令部报告:“为制支那于死命,须以控制上海、南京为要着”。26日,蒋接見美駐華大使,告以“東亞局勢已至最後關頭,望告其政府,作轉危爲安之計”。8月9日,两名日本军人以汽车冲入上海虹桥机场,與中国保安队戰鬥戰死。日军乘机在上海集中兵舰,以陆战队登陆,要求中国撤退保安队,拆除防御工事。12日,日陆军省动员30万兵力分赴上海与青岛。保安队是“一二八”停战以后上海地区仅有的中国部队,蒋认为,撤退保安队,上海将与北平一样,为日军佔领,故决定拒绝日方要求。8月,蔣调遣五十萬精銳部隊赴上海防守。8月8日,蔣發表《告抗戰全軍將士書》,指出此次日軍大舉入寇,攻取平津,“此誠為我民族莫大之奇恥,亦中國歷史未有之巨變”,要求全軍將士:“要確立最後勝利之自信”。



[编辑] 淞滬戰役

主条目:淞滬戰役

8月14日,京滬警備司令張治中下令對日軍發動總攻擊,大规模對日抗戰遂于淞沪全面爆發(淞沪会战)。8月20日,陈诚向蒋中正提出,华北战事扩大已无可避免,不如扩大沪事以牵制之。8月23日,增援日军在军舰密集炮火掩护下,于长江南岸强行登陆,上海战场日军参战兵力超过华北,达9个师团,20万人以上。淞沪国军转入顽强守卫战。由于蔣將主力集中在上海,缺乏运输和重武器及空军掩护,陷國軍于被動挨打之局,国军伤亡很大。[32] 西方列強對中國抗戰仍袖手旁觀。[33]11月7日,蒋日记写道:“保持战斗力以图持久抗战,与消失战斗力以维持一时体面相较,则当以前者为重。”同日,蒋下令中国军队自上海苏州河南岸撤退。11月11日,國軍撤離上海,一潰千里。蒋决计迁都,长期抗战。


首都南京是战是守,意见不一。[34]唐生智遂自动请缨负责守卫南京,蔣最終接受。不过,蒋也确知南京难守。11月27日,蒋巡视南京城防工事,叹惜道:“南京孤城不能守,然不能不守也。”12月1日,蒋下令将沿海工廠、企業等陆续遷入内地復工生產。12月13日,南京淪陷。



[编辑] 堅持抗戰

蒋中正在主要沿海城市被佔领,经济和财政不断告急情况下,抵制住政府内部求和派压力,投入百餘万國民革命軍坚持抗战,尽全力阻止日军进一步深入中国内地。[35]蔣在12月17日發表《告全國國民書》,表示“中國持久戰,其最後決勝之中心,不但不在南京,抑且不在各大都市,而實寄于全國之鄉村,與廣大強國之民心……人人敵忲,步步設防,則四千萬方里之囯土之内國處皆可造成有形無形之堅強壁壘,以致敵于死命。……最後勝利必屬於我。”[36]日本於年底提出和談條件,要求中國「放棄抗戰,承認滿洲囯,設立非武裝區,對日賠款」。蒋乃決定對日方所提議和條件一概不理,強調日本所提出的和談條件“等於滅亡與征服,我國自無考慮餘地……與其屈服而亡,不如戰敗而亡。”



[编辑] 遷都重慶

1938年春,日本發表“爾後不以國民政府為交涉對手”的聲明,大量增兵進攻中國。3月29日,中國國民黨於武昌举行全国代表大会,蒋中正被推举为总裁,發布“抗戰建國綱領”,明示一面抗戰一面建國的主張,組織“三民主義青年團”,號召全中國青年為建設三民主義新中國而努力,並通過設置“國民參政會”,作為戰時最高民意機構。4月,國軍在臺兒莊大勝,史稱“臺兒莊大捷”。5月國軍撤出徐州,6月黃河決口,阻挠了日軍進攻。10月25日,國軍撤離武漢。12月,主張與日本媾和的汪精卫自重庆出走河內,蔣發電報給香港《大公報》的張季鑾,希望輿論對汪寬留餘地。12月29日汪發出“艷電”,決定提倡“中日友好”,蒋正式加以譴責。1939年元旦,中國國民黨決議開除汪精衛黨籍。二月,日軍攻佔海南島。



[编辑] 抗戰與建國

蔣中正於國民參政會第三次大會中,受推舉為議長,提出“如何建立民主政治”報告,期望在抗戰中也同時樹立民主政治基礎。3月,蔣於重慶青木關創“中央訓練團”。五月,日軍發動空襲,總計對西南大後方投彈六萬零一百七十四枚,中國戰時首都重慶受創最烈,尤其5月3,4日,落彈上萬枚,傷亡慘重。蔣在日記寫道:“觀我民眾,遭此慘痛,仍無一句怨及抗戰之言,更增余之樂觀與勇氣矣!中華民族之志氣……殘忍暴行豈能脅制!”。九月,蔣手訂“縣各級組織綱要”,作為實施“新縣制”藍本,對日後蔣在台灣實施地方自治有重要參考價值。



[编辑] 內在的敵人

1940年夏,法國被德國攻陷,英國亦岌岌可危,日本趁機脅迫英法關閉滇緬公路、滇越鐵路,中国对外交通完全断绝。法国更让六万日军假道越北进攻滇桂抗。此时苏联和日本签订“互不侵犯协议”,美国则继续出售钢铁和石油支持日本军火工业。国军有钱买不到武器,买到了又运不回来。


同年,汪精卫在南京成立傀儡政府,與日本簽訂密約,蔣中正嚴正駁斥,並明令通緝。国共军队更不断发生军事冲突。在“皖南事变(又称新四军事件)”后,蒋以新四军偷襲國民黨軍為由,包围攻擊新四军军部,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并停发八路军和新四军军饷,国共关系不断恶化。



[编辑] 太平洋戰爭

1941年6月,德國突擊蘇俄,後美國與日本談判,希望促使中日議和,蔣中正電告美政府,不得犧牲中國以謀求對日妥協,要求日須從中國撤兵及歸還侵佔中國之土地。美政府隨後停止了對日戰略物資供應,並要求日在只承認蒋領導的國民政府(與日本人扶持的南京汪精衛‘國民政府’相對)的前提下無條件退出全部中國領土。


12月7日,日軍突擊美國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发。[37] 中國與美英等同時对日正式宣战,中國成為同盟國成員之一。



蒋中正宋美龄夫妇

與史迪威將軍於緬甸(1942年)1942年1月1日,中美英蘇等26國在美國華盛頓簽訂反侵略共同宣言,蔣受推舉為同盟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指揮中、泰、越等地區的同盟國軍隊作戰。1月4日,國軍在長沙大勝日軍,日軍五萬七千人陣亡,史稱“長沙大捷”[38]二月,蔣與夫人宋美齡訪問印度,與甘地會談戰時合作,戰後獨立事宜。後赴緬甸視察中國派出的遠征軍。4月,英軍主力七千餘人在緬甸仁安羌遭日軍襲擊,中國軍隊前往救援,但因撤退問題,蔣與英美軍隊統治者約瑟夫·史迪威產生間隙。[39]6月,蘇俄在新疆勒兵脅迫盛世才,企圖完全控制新疆,盛世才電告蔣,願意歸於中央政府。



[编辑] 中國躋身世界四強之列

1942年8月,蔣中正親自巡視西北。10月初,蔣敦促美國率先自動放棄“對華不平等條約”,10月9日,美英兩國通知蔣,願與中國談判締結新約。[40]11月,受过美式教育的蒋夫人宋美齡應美國總統羅斯福夫婦之邀,前往訪問,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演講,受到热烈歡迎。[41]美國朝野普遍认为蒋及其國民政府是中國希望所在。雖然蒋在中國推行的訓政與美式民主有很大差距,但由於同為同盟國盟友,當時美國政府、國會、一般民眾對於蒋頗有好感;因此,中國此時國際地位大幅提升。



1943年,蒋中正、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及温斯顿·丘吉尔進行的開羅會議。1943年1月11日,中美、中英簽訂“平等新約”,隨後各國陸續與中國重定新約,危害中國百年的不平等條約自此廢除。陶希圣著《中國之命運》并以蔣名義發表,敘述不平等條約由來、國民革命奮鬥過程、與今後國民努力方向。8月,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逝世,10月,蔣繼任國府主席,與美英蘇聯合發表“四強宣言”,共同擔負戰後國際和平安全責任。11月18日,蔣偕同夫人前往埃及參與開羅會議,主張“所有日本竊奪之中國一切土地,如满洲、臺灣、澎湖,均應由中華民國恢復之”,“日本之國體待戰後由日本人民自行決定”及“扶助朝鮮與安南獨立”,並對美總統羅斯福表明:“中國對泰國、緬甸、越南等,沒有領土野心”,“戰後中國不派兵佔領日本本土,而由美國獨自佔領”以排除蘇俄派兵日本本土。會後中美英三國共同發表“開羅宣言”。


此時蒋得以與羅斯福、邱吉爾和史達林并列,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國主要領導人之一。美認為蒋領導中國國民政府是重要盟友,可藉此牽制侵華日軍縮短戰爭,[42]蒋與美駐華聯絡官約瑟夫·史迪威將軍在戰爭戰略與戰術乃至性格皆不相合,两人關係日漸惡化。美國罗斯福總統权衡利弊,将史迪威召回美国,由魏德邁將軍接替其职。不過,蒋和美政府之間因此產生間隙。



1945年8月24日,蔣中正代表中华民国签署联合国宪章

[编辑] 抗戰勝利

1944年春,日軍秘密與蘇俄妥協,自東北調動五十萬兵力,發動“一號作戰”,趁國軍精銳部隊調往緬甸作戰之際,展開猛烈進攻。蔣中正提出“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全國知識青年從軍,两个月内已超過十五萬人。12月初,日軍攻陷貴州獨山,四川岌岌可危,所幸數日後收復獨山,局勢才告穩定。


1945年2月英美苏三国领袖秘密签署雅尔塔协定,部分内容侵犯中国主权,但規定中國有對外蒙古宗主權。但蒋卻與苏联在1945年8月14日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国府有条件地承认外蒙古独立,中國從此永遠喪失了外蒙古宗主權;條約亦規定,蘇聯承诺在战后只承认和支持国府。8月,日本廣島、長崎遭美原子彈轟炸,苏军随即出兵佔领中国东北。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蔣於翌日發表抗戰勝利廣播,《抗戰勝利告全國軍民及全世界人士書》,宣示与人为善,勸勉國人不念舊惡,不對日本採報復措施。9月2日日本向中、美、英、苏等同盟国無條件投降,抗日战争至此结束。9月4日,蔣發表《抗戰勝利告全國同胞書》[43]



[编辑] 国共再战

主条目:國共內戰


[编辑] 雙十協定


规定‘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的《国共双方代表会谈纪要》(《雙十協定》)抗战结束,中国国际地位提高,並跻身五大国之列,不平等条约得以废除,與世界各國重定平等新約。但抗战间,国民政府在沦陷区统治濒于瓦解,而中共却在华北進行游擊戰和政治动员。中共正规军由抗战初期5万餘人,发展为抗战结束时127万餘人,民兵268万餘人。国共军队比例从60:1变为3:1。[44] 中共对国民党渗透前所未有:熊向晖,郭汝瑰,刘斐等中共地下党员均进入国军指挥核心,卫立煌等国军高级将领也与中共不断联系,而蒋中正并未察觉。國府在战后还受通貨膨脹問題及貪污腐败困擾。


为避免内战,国、共在美国调停下签署《雙十協定》,但蔣對***不抱幻想。他在1945年10月11日日記寫道“共党不仅无信义,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也”。由於国、共两党的意识形态不可调和,加之国、共都相信可以用军事手段消灭对方,“動員戡亂”内战(中共称为解放战争,国民党称为抗共护国战争)很快爆發。



[编辑] 結束訓政,施行憲政

1946年5月5日,國民政府還都南京,蔣中正回南京主持政事。後往淪陷十四年的東北。10月21日,蔣偕同夫人飛抵台北,參加台北中山堂舉行台灣光復一週年紀念大會。同年11月15日,在共产党缺席、国大代表總數仍達法定人数情况下,制宪国民大会在南京召开,11月28日国府主席蒋中正向大会提出《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由大会主席团主席胡适接受。12月25日,三读通过,于当天闭幕式中由大会主席递交蔣。1947年元旦,中華民國憲法頒佈。11月,選舉行憲後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12月25日,憲法正式施行,中華民國進入憲政時期。



蒋中正簽署頒佈中華民國憲法

[编辑] 軍政經情勢逆轉

1947年2月,台灣發生二二八事件,蔣中正依時任台灣行政長官陳儀請求,派遣第二十一師劉雨卿部隊前往台灣进行武力镇压,同時也派遣監察使楊亮功前往調查真相,尽管蔣於3月13日電告陳儀:“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命論罪”,但最终还是造成台湾大量平民伤亡。[45] [46] [47]


1948年3月29日,蒋經國民大會以2430票的高票選為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總統,於5月20日就任。4月18日,國民大會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於同年5月10日施行。8月,大陸地區改革幣制失敗;9月,濟南戰役失利,軍事、政治、經濟及外交等情勢逆轉,在遼西會戰、徐蚌會戰、平津战役中,國軍精锐尽失。握有重兵的桂系将领李宗仁、白崇禧等要求蒋下台。[48]



[编辑] 堅守台灣

1949年1月10日,蔣中正派其子蔣經國前往上海會見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將中央銀行所存之美金與黃金移往台灣存放。11日,蔣致電陳誠,指示治臺方針六點。隨後,蔣指示陳誠在台灣實施三七五減租,於視情況在台灣發布戒嚴令。21日蔣發佈“引退文告”,由副總統李宗仁任代理總統,與***進行和談。


要注意的是,在中華民國憲法第49條中,明文規定寫到“總統因故不能視事時,由副總統代行其職權。總統副總統均不能視事時,由行政院院長代行其職權。”因此蔣只是暫時停止履行總統職務,並沒有辭職或解職,所以在引退下野期間,蔣在身份上仍然是中華民國總統,只是職權由副總統李宗仁代理職權。


蔣下野後,返回故里奉化溪口,隨後決定了補救方針,包括:從黨務革新下手、以台灣為新軍事基地、對外爭取奧援、遷移中央政府於台灣。李宗仁等曾多次要求蔣出國,蔣予以拒絕。[49]李宗仁議和失敗后,國府拒絕了共产党提出的投降条件。4月,共军渡过长江。蔣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份前往上海、舟山群島等地督戰。[50]


8月,美政府發表《對華關係白皮書》為美對華政策徹底失敗辯護,並嚴詞批評蔣。8月3日,蔣訪問韓國,與韓國總統李承晚發表聯合聲明,組織“反共聯盟”。蔣在台灣草山(陽明山)成立總裁辦公室,隨後成立革命實踐研究院訓練幹部,中華民國中央政府要員、國大代表、學者專家及國軍各部陸續撤往台灣。10月,國軍於金門迎擊人民解放軍獲勝,史稱“金門戰役”。12月5日,代總統李宗仁託病自香港遠走美國。蔣協助國府遷台灣後,飛往重慶、成都指揮最後抵抗。12月10日,中共軍逼進成都,蒋中正與蔣經國父子,乘軍機飛往台灣,自此而後,蔣未再踏足大陸。



[编辑] 台灣時期


復行視事與韓戰爆發

1950年,中華民國政府多次電請在美國之代總統李宗仁回台主持政務,李宗仁回覆以“醫囑不宜遠行”為由,滯留美國。在國大代表及各界人士勸進下,蒋中正於3月1日在臺北復行視事,履行中華民國總統職權。杜魯門於3月2日邀請李宗仁至白宮,席間仍稱李為總統;陪同的顧維鈞承蔣意旨,企圖以“副總統”一詞作介,為國務院執事者所否定。顧氏始被迫改用“代總統”為介紹詞。當記者問杜魯門對蔣如何稱呼,杜魯門說:“我和蔣介石尚無往還!” [51]雖然李宗仁在美聲稱蔣此舉是違反憲法的,但美國亦已宣佈承認蔣為總統。同年年初,美國總統杜魯門聲稱:“盟國對中華民國統治台灣四年的事實已予接受”。關於台灣主權問題,蒋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演講時表示:“台灣的主權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有一些法律程序還未完成,須待對日和約的簽訂”。由於美國對中華民國政府採取“袖手旁觀”政策,蔣為了重整軍備,向日本聘請軍事顧問人才,稱為“白團”。1月6日,故宮南遷文物順利運抵台灣,暫存台中。


6月,韓戰爆發,美國恢復對中華民國政府軍事及經濟援助,並派遣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中華民國自此轉危為安。7月,蔣進行國民黨黨務改造,確立國民黨為“革命民主政黨”,並在農林工商文教等機關團體建立黨組織,任命蔣經國為國防部總政戰部主任,主掌軍隊、政工、情報及指揮對大陸游擊戰。憲政方面,維持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體制,並開始實施地方自治。



[编辑] 軍政經改革

1952年4月28日,中華民國與日本簽訂中日和約,12月2日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為台灣建立了軍事安全保障[52] ,隨後展开了各項改革、建設台灣的措施,包括:


土地改革:实行“三七五減租”改善租佃制度,“公地放領”將公有土地移轉為現耕農民所有,“耕者有其田”徵收放領私有耕地,創設自耕農戶,使台灣農村復興,並實施“平均地权”規定地價,照價徵稅,照價收買,漲價歸公,所得用來擴大社會福利建設,促使農村人力和資本向城市工商業移動,實現了孫中山“平均地权”的理想。

地方自治:制定台灣省各縣市實施地方自治綱要,使各縣市以下各級政府首長與民意代表均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

國民教育: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擴展高等教育,建立技職教育體系。

發展各項經濟建設,擴大社會福利建設:興建國民住宅,辦理低利貸款,鼓勵外資、私人投資。

維護與發揚中華傳統文化,整理保存文化遺產,矢言建設台灣為「三民主義模範省」和「反共復國的自由基地」。


[编辑] 「復興中華文化」

蒋中正在台湾最大愿望是“復興中華文化,光复大陆國土。”他一度认为韩战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国民党在美苏交战下可反攻大陆,但韩战在史達林死後迅速结束,美苏关系亦得到缓和,美国并不支持他反攻。国民党军虽不断尝试小规模对大陆反攻,但败多胜少。在國府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發生其後由***自行停戰的金門砲戰。中華民國政府在1958年發表中美聯合公報,對外宣稱恢復大陸人民之自由的主要途徑為實行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但蔣中正仍繼續積極主持極爲機密的國光計劃。在六十年代中期大陆研发出原子弹后,國府军事反攻大陆可能不复存在,但蒋中正仍坚称中华民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對包括外蒙古在内中國全部領土擁有主權。為了與中共文化大革命分庭抗禮,他主持發起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在冷戰背景下,大部分西方國家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聯合國及其他組織內的中國席次亦由中華民國代表。中共“输出革命”的外交政策和文化大革命等动乱,也促使这种國際情勢得以持續。



大胆岛(金门)上著名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

[编辑] 外交挫敗

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内代表中国席位议题获得多数国家支持,中共坚持“台北不出,北京不入”,“驱逐蒋帮”。蒋则坚持“汉贼不两立”,反对接受美国“两个中国”提议,于联合国通过第2758号决议前夕,宣布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並發表《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告全国同胞书》。



[编辑] 逝世與遺囑

1969年9月16日,蒋中正在阳明山遭遇车祸,[53]身体状况自此大为衰退。蒋中正在1975年于病中手书“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死生于度外”。4月5日清明节午夜十一時五十分,蒋中正因突發性心臟病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54][55]


根據侍從翁元的回憶,“老先生归西时,没有交代任何的遗言。”[56],遺囑由秦孝儀代筆。并且直至蔣中正過世后,五院院長才簽名以為旁證。[57]內容如下:


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無日不為掃除三民主義之障礙,建設民主憲政之國家,堅苦奮鬥。近二十餘年來,自由基地,日益精實壯大,並不斷對大陸共產邪惡,展開政治作戰,反共復國大業,方期日新月盛,全國軍民,全黨同志,絕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懷憂喪志!務望一致精誠團結,服膺本黨與政府領導,奉主義為無形之總理,以復國為共同之目標。而中正之精神,自必與我同志同胞,長相左右。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余畢生之志事,實亦即海內外軍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職志與戰鬥決心。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中华民国六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蔣介石的遺囑,本為「自餘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總理信徒自居。...」,但卻被宋美齡添上“耶穌基督”,改為「自餘束髮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 ...」雖然因為宋氏家族的原因蔣介石在名義上稱為基督徒,但其實他並非真正信西方的***。根據蔣介石日記,他是因為覺得曾動員他加入***的岳母(宋美齡的母親)像自己母親一樣關心自己,在他岳母病重時他認為不信***太對不起他岳母才改信***的;另外,張學良、趙一荻等都不認為蔣介石是個真正的基督徒;蔣介石束髮追隨孫中山革命直至认识宋美龄家之前根本不瞭解***是怎麼一回事,故不可能以耶穌基督信徒自居[58]。


蒋去世后,總統職位由副总统嚴家淦繼任,真正的權力則是由其子蔣經國掌握。


1978年,時任行政院院長的蔣經國於嚴家淦結束第五任的任期後,由國民大會選舉,任中華民國第六任總統。1988年,蔣經國去世於第七任中華民國總統任內。


蒋的遺體目前置於銅棺中,靈櫬暫厝桃園縣大溪鎮慈湖,其子蔣經國的靈櫬則暫厝頭寮陵寢,“以待来日光复大陆,再奉安于南京紫金山”。 [59][60]



[编辑] 婚姻


晚年的蔣中正与蒋夫人蒋中正在十四岁时,經媒妁之言,娶同村毛福梅(1882年-1939年)為妻。蒋中正與毛福梅生有一子經國。蒋中正与毛福梅分居后,在1911年迎娶姚冶诚为妾,婚後没有生育子女,但若干年后收养了蒋纬国(纬国的親父为蒋中正留日時之好友戴傳賢)。蒋中正在1919年结识陳潔如(1905年-1971年),经过张静江及孙中山的介绍,他与陳潔如在1921年12月5日结婚。1927年,蒋中正登报声明與几位前妻脱离关系,随后於1927年12月1日與宋美齡(1897年—2003年)於上海結婚。


蒋中正在西安事变时,曾给宋美龄和两个儿子留下遗嘱:




美齡吾妻:


吾決心殉國。經國、緯國吾子即汝子,望善視之。


經國、緯國吾兒:

余只承認宋美齡為余唯一之妻,務望汝等以生母待之,則吾雖死九泉之下亦瞑目矣。

蔣中正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