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生平(一)--- 来自维基百科

早年

蔣於1887年10月31日(清光緒十三年九月十五日)出生在中國浙江寧波府奉化縣溪口鎮[2]。父親為蔣肇聰,母親王采玉。蔣家自蔣中正祖父蔣斯千開始經營鹽業,家境算是富裕。


蔣去日本前,先于五六岁时在家延师启蒙,后进私塾,读四书五经,接受科举式教育,并于1902年到奉化应童子试,未考取。[3]


蔣於六歲起入私塾就學,九歲時父親過世,十七歲入奉化鳳麓學堂,學習英文、算術等西学,但经史旧学仍占很大比重,引起学生不满,蔣被推为代表向校方交涉,由于“情态激烈”,几乎被开除学籍。翌年转学到同一县城的龙津学堂。过了一年,再转学到宁波箭金学堂,不到一年又回到龙津学堂。1906年4月,蔣首次東渡日本,雖未能入學,卻結識了陳其美,[4] 同年冬天返國。翌年夏天,蔣入保定陸軍速成學校,接受軍事教育,后因不守校规被开除[5]。后被选取官費留日陸軍學生。



[编辑] 參與革命

1908年蔣中正就讀東京振武學校,接触到了旨在推翻滿清,建立共和的革命思潮,經陳其美介紹加入由孫中山於日本東京成立的中國同盟會,開始進入中國革命運動。1909年至1911年,蔣入日本陸軍第十三師團第十九聯隊實習。


同年10月,武昌起义爆發,蔣潛回中國上海參加辛亥革命,與陳其美於江浙起義,並以先鋒指揮官職位率百餘人進入浙江,攻打浙江巡抚衙门。时清吏早已风声鹤唳,全无斗志,不攻而下,10月5日即控制市区,六日抵抗结束,俘虜巡撫增韞。後陳其美在上海被舉為滬軍都督,任命蔣為滬軍第五團團長,隶属黄郛的第二师。陈、黄、蒋三人遂换帖拜把,结为兄弟。


1912年(民國元年)1月1日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同盟會」改組爲「國民黨」。1月,蔣在陳其美的命令下,刺殺了孫文的異己——曾為光復會中心人物的陶成章。[6]后蔣辭去滬軍第五團團長,於3月赴日學習德文,並創刊《軍聲》雜誌,在該雜誌著有多篇文章。[7]


蔣在日本不到一年就回国,遂返溪口老家,暂时闲居。袁世凱在辛亥革命後擔任總統,並控制中華民國共和政府。1913年,即將擔任總理的國民黨要員宋教仁遇刺身亡,孫中山號召討伐袁世凱,以陳其美為上海討袁軍總司令,蔣遂參與「二次革命」,于7月在上海攻江南製造局,作战不利,败退闸北,被英军缴械,于8月13日彻底失败。9月,各地討袁軍相繼失敗,「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東渡日本,陈其美与蔣则躲入租界,因袁政府追捕甚急,亦相继逃往日本。蒋于9月1日抵达长崎。孙中山在日本召集流亡党人重组中華革命黨,蔣于1913年的10月29日,由张静江做监誓人,加入中华革命党。蔣第一次单独与孙中山见了面,孫中山令蔣主持滬寧討袁軍事兼任第一路司令,負責進攻滬西。


1914年,蔣奉命赴哈爾濱視察東北,並書告孫中山,述說歐戰趨勢及倒袁計劃。夏天,蒋抵沪从事进攻上海,但事机不密,被淞沪镇守使郑汝成侦破,并遭追缉。此军事行动失败后,蔣又奉陈其美之召再往日本,时风闻东北有军队倾向革命,遂派蔣由日本赴东北。


1915年袁世凱推翻共和,在北京稱帝,各地爆發反袁運動,陳其美回任淞滬司令長官,召蔣回國襄助。蔣協助楊虎攻擊「肇和艦」及襲取「應瑞艦」,還參與攻擊上海各官署,但均告失敗,是為肇和艦起义。蔣亦於1916年初參與江陰戰鬥攻取江陰要塞,佔領五日後退出。5月,陳其美遭袁世凱遣人刺殺身亡,蔣於險地為之發喪。傳聞蔣在滬期間與青幫有所接觸。同年,袁世凱病逝。



1912年的蔣中正

[编辑] 崛起政壇

1917年,張勳復辟,北洋軍閥不承認《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孫中山率海軍南下廣州,籌組軍政府,並就任海陸軍大元帥,主持「護法」及「北伐」事宜。蔣中正撰寫《對北軍作戰計劃及滇粵兩軍對於閩浙單獨作戰之計劃》,受孫中山讚許,後奉孙中山之命留上海主持黨務軍事。


1918年,蒋奉命任援閩粵軍總司令部作戰科主任,擬定第一期、第二期作戰計劃書,並於漳州戰鬥中親加督戰。同年夏天,他辭職返回上海,不久又奉命赴閩就粵軍第二支隊司令職。冬,蔣參與攻取永泰,旋奉命停戰。後蔣辭職回滬,並遊日本,不久後返國。


1919年發生五四運動,蔣回上海向孫中山陳述留學歐美計畫,但孫中山不同意。同年,孫中山以「中華革命黨」為基礎,擴大吸收黨員,成立中國國民黨,蔣亦加入。1920年,蔣再往福建參加作戰,陳炯明本任其為粵軍第二軍前總指揮官,蔣婉拒之,回鄉侍母。


1921年6月14日,蔣母王太夫人逝,年五十八。蔣回鄉葬母。孫中山書“蔣母之墓”刻石建碑,豎于墓前。1922年,蔣到廣西參見孫中山,商決「東征北伐」事宜,建議移大本營於韶州。後因陳炯明與孫中山交惡,阻礙北伐,蔣兩難之下辭去職務。同年夏,孫中山自桂回粵,免陳炯明職,6月,陳炯明与孙中山决裂,炮击广州总统府,孫中山倉促避難於永豐艦,蔣奉中山「事緊急,盼速來」電召,星夜自滬馳赴廣東,在永豐艦上协同指挥作战五十六日。8月9日脫險,随孙中山返滬,並將經過寫成《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請孫中山作序。後蔣奉命為東路討賊軍參謀長,赴福建整頓各軍,伺機攻擊陳烱明所屬軍隊。


1923年,孫中山將大本營遷回廣州,建立国民革命政府,对抗北洋政府。列強多不支持孫中山與國民革命,孫僅獲得表面上對華友好的蘇俄支持以因應此情勢。[8]孫中山在改组国民党的同時实行“聯俄容共”:聘請蘇俄軍事及政治顧問,允许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9][10]


同年9月至11月间,孫派蔣為代表率團赴苏俄考察學習蘇維埃體制的政治及軍事系統。蔣在苏期间,發現苏俄不欲兌現援助革命政府的承諾並坚持认为外蒙属于苏俄势力范围,他還發現蘇俄當局对中国国民革命没有真切认识,「其对中国社会,强分阶级,讲求斗争,他对付革命友人的策略,反而比他对付革命敌人的策略为更多」,並認為「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11]。蔣自此認定蘇俄乃“赤色帝國主義”,共產主義亦不適於中國。蔣將其在蘇俄三个多月旅行、考察和会谈所得资料和印象,写成《游俄报告书》,寄奉孫中山。


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召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決議開辦軍官學校,創立國民黨黨軍。孫中山任命蔣為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籌備委員會委員長,及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兼粵軍總司令部參謀長。蔣回廣州后,對孫中山面陈其对于“国共合作”的意见,孫中山卻认为他对于中俄将来的关系顾虑过甚,更不适于当时革命现实环境。蔣因而力辞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并将筹备处交给廖仲恺而离粤归乡。[12]


同年四月,孫中山再三催促蔣復出。[13]蔣乃重返广州,接受黄埔军校校长任命。冬,革命委員會成立,蔣奉派為「革命委員會」全權委員,負責弭平商團叛亂。在粵之警備軍、工團軍、農民自衛軍、飛機隊、甲車隊、兵工廠衛隊、陸軍講武學校、滇軍幹部學校均奉命歸蔣指揮。1924年末,孫中山離粵北上與段祺瑞籌開國民會議。



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在黃埔軍校开学典礼结束后,同蒋中正(中)、何应钦(左)、王柏龄(右)合影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平逝世,時蔣率黃埔學生與教導團官兵三千人東征,攻下東莞、石龍、平湖、深圳、淡水、平山、海豐,直搗潮、汕、梅縣。蔣獲悉孫中山逝世后,在軍中發哀告全軍將士書,並回廣州祭奠孫中山。[14]同月,大元帥府改組為國民政府,蔣被任為黨軍司令官。5月,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生畢業。6月,楊希閔、劉震寰叛亂,蔣奉兼廣州衛戍司令,回師討叛平之。沙基慘案發生,蔣憂憤成疾。7月,軍事委員會成立,蔣任委員,建議六大革命計劃。8月,廖仲愷遇害,人心激憤,國民黨中央組織特別委員會,任蔣為委員,負責政治軍事及警察全權處理廖案,平定時局;胡漢民出國。黃埔軍校第二期學生畢業后,黨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蔣任軍長。10月,蔣指揮東征軍第二次東征,首戰惠州,連戰皆捷。12月,凱旋廣州。時***在國民黨內部及軍隊政治部發展組織,國民黨内矛盾逐漸增加。


1926年3月,「黃埔軍校」改稱中央軍事政治學校,蔣仍任校長。後發生中山艦事件,蔣相信此為***有意策劃謀害自己的陰謀[15]。事變平息后,汪兆銘避嫌離粵。4月,西山會議派在上海召開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蔣通電反對,並建議中央請整軍肅黨,準期北伐。蔣被推舉為軍事委員會主席。6月,國民黨中央常會決議,委任蔣為中央組織部部長。國民黨中央全體執委及各省市海外黨部聯席會議開會決議,迅即出師北伐,並任蔣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聯席會議還決議,中國***應造送其加入國民黨之黨員名冊於中央組織部,俾消減猜疑,共同努力,完成革命,此決議為***所拒。



[编辑] 統一中國

主条目:北伐


[编辑] 攻取華南各省


总司令蔣中正在北伐誓师仪式上阅兵1926年7月9日,蔣中正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職,誓師北伐。[16]8月,北伐軍進駐長沙,蔣發表討吳佩孚宣言,督令各軍進攻,先後大戰於汀泗橋、賀勝橋,並獲得勝利。9月,蔣督攻漢口、漢陽;圍攻武昌等戰役,贛戰告急時,蔣甚至親臨面授攻城機宜畢,移師入贛督師,令潮汕部隊進攻閩省。攻下閩浙後,接下於武昌戰鬥中,擊敗劉玉春、陳嘉謨等,至此吳佩孚在武漢軍力全部消滅。蔣令入閩部隊在攻破周蔭人主力后赴贛參戰,先後攻下樟樹、豐城、建昌、德安、永修、撫州。孫傳芳向蔣求和,但蔣拒絕。11月,攻克九江,南昌守軍負隅頑抗,蔣親臨督戰,克之,孫傳芳在江西軍力於是消滅。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移設於南昌。蔣通電各省促人民自決,先後攻下漳州、泉州,福建平。12月,閻錫山加入國民革命軍。


1927年1月,東路軍前敵總指揮部成立。政府會議決議中央黨部與政府暫駐南昌,在鄂各「左派」委員於蘇俄顧問支持下對此堅持反對,蔣努力斡旋,赴牯嶺邀各中委會晤,消弭隔閡。九江英兵殘殺國人,蔣建議對外方針,以和平不辱國格為主,並提請任命閻錫山為國民革命軍北路總司令。其時,蘇聯顧問鲍罗廷及中共決議「迎汪復職,以與蔣分權」,同時攻擊蔣為“新軍閥”。國民政府自粵遷鄂后,汪兆銘出任國民政府主席。武漢黨政機關為中共及“國民黨左派”所控制。



[编辑] 國共分裂

3月,在攻下杭州、蘇州后,武漢政府通过《统一党的领导机关决议案》,突然免除蔣中正一切公職。蔣乃在南昌發表《告黃埔同學書》,表明不接受該決議。[17]北伐軍繼而攻下上海、南京。入南京時一些北伐军违纪士兵挑釁英人,殺害外僑(或认为是北伐軍中之***煽动[18]),英美軍艦以此為理由炮擊南京,遂形國際衝突,是為“南京事件”。蔣嚴電阻止事態擴大,靜候政府以外交方式解決。在蔡元培等國民黨元老舉發“共黨破壞革命,危害國本之逆謀”後,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會決議通過“非常緊急處置案”。


之後,北伐軍於4月12日在上海采取行动,解散上海總工會等組織,抓捕处决一批共产党員,包括汪寿华、陈延年,赵世炎等[19],蒋自此与共产党决裂。4月17日,國民黨中央宣佈撤銷蔣的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職務,並開除黨籍。4月18日,蔣在南京另立國民黨中央,組織政府,發表《告民眾書》。4月21日,軍委會自粵遷南京辦公,蔣發表《告全體將士書》。



[编辑] 寧漢分裂與下野

1927年5月,蔣中正繼續北伐,分全軍為三路進攻。同時組織清黨委員會,在全國各省厲行“清黨”,將中共黨員從各級政府及軍隊中清除。北伐軍先後克復揚州、泰州、滁州、蚌埠,鄭州、許昌。在清江浦克復后,孫傳芳通電下野。蔣抵徐州,馮玉祥來會,舉行徐州會議,決定聯名通電北伐,並由馮勸請武漢政府剋期取消。張宗昌派員來談輸誠。雲南易幟。四川劉湘通電歸附。蔣奉命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8月,北伐軍反攻徐州失利,蔣下令退卻,並電呈國府,自請處分。當時寧漢分裂益甚,蔣為免成爲目標,發表下野宣言,辭去各職,回鄉掃墓。南京成立特別委員會,並改組國民政府。


同月,武漢汪兆銘随后也开始清党,并驅逐了蘇聯顧問(中共官方稱之為寧漢合流)。 广西、广东和湖南等省亦分别在李宗仁、李济深、何键、朱培德等主持下开始清共。共产党在几次武装暴动失败后退到农村地区发展。


1927年9月,蔣決定出國考察日本對華政策,28日,自滬東渡日本。11月,與日首相田中義一會談,告以中日兩國相處之道。蔣自日返國后,于12月1日與宋美齡女士於上海結婚。在汪兆銘于廣東成立政府后,國民政府發討伐廣東令。國民黨四中全會預備會議決議請蔣復職,並負責籌備四中全會,各方亦紛電促其再起,蔣乃決定回京。



[编辑] 復職與決戰華中

1928年1月4日,蔣中正復職為北伐全軍總司令。迭電馮、閻及各將領準備北伐。2月,國民黨二屆四中全會推蔣公軍事委員會主席。9日,扶病渡江視察前線,15日,赴開封與馮玉祥面決北伐大計,中政會決議蔣兼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為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為第三集團軍總司令,並統歸蔣指揮。3月,蔣赴杭檢閱,過滬會商財政,迭令白崇禧早定湘局,合力北伐。軍官團開學,蔣以團長親臨主持。蔣並對日本記者坦白講演,盼日勿妨礙中國國民革命之進行。部署軍事畢,蔣於31日渡江北伐。4月,北伐軍進駐徐州,[20]蔣手撰誓師詞,令駐兩湖各軍加入北伐,編入第四集團軍,以李宗仁為第四集團軍總司令。國民革命軍所向克捷,連克郯城、台兒莊、鄆城、韓莊、臨城、棗莊。第三軍團在魚台失利,蔣電令各軍赴援。張宗昌下總退卻令,惟孫傳芳糾集餘部尚圖頑抗。下旬,迭克鋸野、嘉祥,經西關克濟寧、滕縣、界河、魚台、汶上、鄒縣、大名。



[编辑] 收復華北

5月,日本試圖阻礙中國統一,以“護僑”為名出兵山東。蔣中正一面與日交涉,一面委朱培德為前敵總指揮,積極北進。蔣在親赴界河督攻兗州,寧陽、兗州、曲阜、金鄉、萊蕪、平陰、泰安、肥城後赴泰安,督攻濟南,並決定濟南克復後,即渡河追擊,不使日本阻北伐軍行進。5月1日,北伐軍克濟南。日軍阻礙北伐軍,造成五三慘案,國民政府外交特派員蔡公時遇害。3日至5日,日軍在濟垣滋擾挑釁,向北伐軍襲擊,蔣嚴戒北伐軍勿予還擊,並嚴令入濟南部隊,於三日夜退出城郊;並派員與日軍師團長福田商約束部隊,未得要領。日軍仍繼續放槍發炮,並引張宗昌以飛機炸北伐軍司令部,蔣為完成北伐,忍辱勿較,限令北伐軍星夜渡河,僅飭留李延年步兵團駐守。日本阻礙北伐之陰謀於是粉碎。6日,蔣繼續提兵北進,並籲召汪、胡回國,又切告奉系“早日覺悟”。在連克平陰、禹城、石家莊、臨沂、德州、定縣、張家口后,蔣進駐石家莊督師。克復保定。6月,張作霖出關,於皇姑屯被日軍預埋炸藥炸死。



[编辑] 東北易幟

蔣中正攻下平津後,以任務完成回京提請解除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一職,中央挽留。蔣呈請設裁兵善後委員會,並迭電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李濟深徵求意見,以期協調一致,實施裁兵。7月,蔣赴北平,祭奠總理孫中山,並往南口追悼陣亡將士,發表整軍意見及裁兵方案,並決定由第一集團軍率先裁編,以為之倡。8月,蔣主持舉行北伐全軍陣亡將士追悼會。籌開五中全會,糾紛迭起,蔣赴滬斡旋,終於開幕,決議開始訓政,推行建設等要案。全會通過國民政府之組織,並推蔣任國民政府主席。


1928年10月10日,蔣就任國民政府主席。五院組織成立。蔣發表訓政時期施政宣言。成立法制局。設置外交研究委員會,研究廢止不平等條約的步驟。宣告關稅自主。11月,制定國璽,實施禁煙。蔣出巡蘇、魯、皖各地,檢閱軍隊,並考察地方政教及民生利病。美國首先承認關稅自主,各邦交國均贊同,惟日本極端反對。12月,控制東四省的张学良宣布改旗易帜,通電服從國民政府,中華民國形式上得到了统一。



[编辑] 訓政中國


[编辑] 掌握軍政與「黃金十年」

1928年,蒋中正出任國民政府主席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他保有前者至1931年,保有後者則至1946年間。


1928年到1937年,虽有内忧外患,中国经济还是得到了长足发展,不计东北和台湾,全国工業增長率達8%以上,社會經濟呈現快速上升趨勢。1936年,中國工農業產值達近代以來最高水平,其他各項現代化制度也都粗具雏形。這一時期中國電力工業年平均增長9.4%;煤炭工業為7%;水泥工業為9.6%;鋼為40%。[21] 这十年也因此被稱為「黃金十年」。国民政府藉外交手段收回了一些租界和外國在華享有的特權。《中华民国刑法》、《中华民国民法典》、《中华民国行政诉讼法》等基本大法相继颁布,司法体系渐趋完备。在经济方面,国府努力穩定物價、償還國債、實施法幣、禁用銀幣、統一全國幣制;建設鐵路及公路,為備戰而特別發展川、黔、湘、陝、甘、豫連貫公路;建立電話網絡;改善公共衛生設施;立法對抗毒品交易以及提高工農業的生產。中国的国民教育也有了長足進步。國語作為標準語言得到推广。蔣在南昌發起新生活運動,強調中国传统道德價值,推行卫生的现代生活方式,期望在共产党最活跃的江西省建立新秩序。



馮玉祥、蔣中正、閻錫山 攝于1929年

[编辑] 中原大戰

北伐完成后,南京国民政府名义上掌控全中國,但各省實力派軍人各懷異志,中央政府對邊遠省份的影響力很弱。1929年,蒋中正召开编遣会议裁军,冯玉祥、阎锡山、陈济棠與李宗仁等不滿自己的军队被削弱,遂擁汪兆銘爲首在北平另立中央,中原大戰在1930年爆發,二十餘萬人員傷亡。在張學良帶兵入關支持蔣后,馮閻及桂係的軍事反蔣同盟即告瓦解。同年,蔣正式受***洗禮。


1931年,國民會議在京集會,宣佈訓政時期約法,發表《廢除不平等條約宣言》。反對召開國民會議的胡漢民則在粵成立“軍政府”,胡汪聯合反蔣,粵桂等省處於半獨立狀態,並處於與南京政府交戰的邊緣。与此同时,蒋还要对付中共在赣、湘等省的“武装起义”,他在1931年5月12日向国民会议提出《剿灭赤匪报告案》,表示中国當時最大的祸患就是***。[22]


1931年7月23日,九一八事變前夕,他发表《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号召“攘外必先安內”,“不先滅赤匪,恢復民族之元氣,則不能禦侮;不先削平粵逆,完成國家之統一,乃不能攘外。”[23]。



[编辑] 攘外安內

主条目:攘外安內

1931年9月18日,日軍突犯瀋陽,侵佔東三省,正在南方剿共的蔣中正聞訊后,旋即電令張學良:“瀋陽日军行动,可作为地方事件,望力避冲突,以免事态扩大。一切对日交涉,听候中央处理可也。蒋中正。”致使張學良幾乎未作任何抵抗,導致東北淪陷,满洲国傀儡政权建立。并書立遺囑,決心抗日,即回南京籌商禦侮救國之計。中共趁機加緊發展,在湘赣等地建立起多个“中央苏区”並不斷擴大。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苏联国庆日创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首都设在江西瑞金)。


國民政府面臨“北有日軍、南有共軍,交相呼應,同時進逼”的危局。各地軍人亦各自爲政,不聼中央調遣,山東韩复榘與劉珍年、陝西楊虎城與馬青苑、四川劉湘與劉文輝,各起衝突,蔣費盡心機,居中調停。1933年12月,李濟琛、陳銘樞、蔣光鼐、蔡廷鍇等人在福建組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迅被平定。



在江西與***作戰时的蒋中正1934年,蔣親自指揮對“中央蘇區”清剿,擁有優勢兵力且得到德國軍事顧問[24]相助的國軍採取步步爲營戰法,加上中共內部出現了軍事路線錯誤,導致紅軍主力被擊潰,使之放弃江西“中央蘇區”及其他南方根据地,向北撤至接近蘇聯的中國西北地区,即所謂長征。中央军亦借追擊紅軍機會,进入了處於半独立状态的西南各省军阀地盘,国民政府势力自此进入云贵及四川。至此,蒋形式上统一了中国本部。


1936年6月,廣東陳濟棠、廣西李宗仁謀打抗日旗號組「國民革命抗日救國軍」,稱兵入湘。蔣命國軍星夜出動,阻叛軍於衡陽以南。同月,創辦所得稅,籌設農本局,計劃鐵路與公路聯絡辦法。7月,廣東空軍在蔣收買下投奔國民政府,粵將余漢謀等通電擁護統一,反對陳濟棠、李宗仁武力割據。是月,国民党二中全會開會,蔣講演統一救國之必要,並提《組織國防會議案》。全會決議撤銷西南執行部與政委會,並改任兩廣軍事長官。陳濟棠辭職下野,粵局平定。同月,蒋佈置綏遠攻勢防禦。8月,調整滇省軍事,改組黔省政府。蔣蒞廣州,處理粵省軍事政治善後,并勸導桂省服從中央,同时嚴戒國軍在江西附近各部不得與桂省啟釁,又命國軍退後五十里,以示誠意。[25]同月,粵漢鐵路通車。不久,桂軍事當局李宗仁接受中央新任命,桂局大定。


国民政府在1936年制定宪法草案(五五宪草),并准备召开制宪国民大会,实行宪政,结束党治,还政于民。但制憲國大遲至1946年才召開。


面對日本進逼,蔣定下「攘外必須安內」之國策,旨在抗日與剿共同時並行。無強大經濟與武力的國民政府積極爭取西方大國奧援,力圖避免對日全面開戰,但中日战争仍在1937年全面爆发,制憲國大因此被迫延期召開,“黃金十年”也告以終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