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12月退伍回家后,我在家等待分配工作,在这个期间,我无聊的时候会听听音乐,因此比较熟悉当时歌坛上流行的歌曲,兴趣来的时候,会高歌一曲,情绪低落的时候,也会高歌曲,吼出心中的压抑。

在95年8月份,我很幸运地找到了工作,但是自从有了工作,我的应酬剧增,不仅有单位这边的,也有战友和同学那边的。因此,我经常忙乎于酒桌之中,也经常醉倒于酒桌之上,但是我始终把握一点,绝不现场表演给人家看(也就是吐的意思)。于是,回家的路上和家里的卫生间成了表演的场所。要说我的酒量,也就那么几瓶,但是要说我的酒风,在大家面前是没得说,因为我是宁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

记得有一次,一班战友聚会,在酒桌上斗起酒来。那一次,我是豪情万丈,连连举杯敬酒,把昔日那些酒量自称不错的战友全吓住了,但是我这举动也使自己出现严重的醉酒。平时我醉酒后会不敢喝,但那次醉酒后非常想喝,战友们看我喝成这个样子,怕出事情,早早地结束了聚会,送我回家。据他们回忆,一路上,我把每个战友都奚落了一遍,说他们全部加起来的酒量也比我差,当时他们是给足了我面子,要不只要一个不服气跳出来,那天我肯定会去打点滴。

回到家里,我感觉很兴奋,跟住父母不停地说自己喝酒怎么厉害,在父母的劝说下,我躺到了床上,当我全身放松想睡的时候,一股想吐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想,这下完了,要吐出来了,于是赶紧起床,不停地喝水,但越喝越想吐。于是我就选了一首激昂的歌曲,放大喉咙,在那里喊。感觉还真不错,吐的感觉竟然给压制住了。但再次躺到床上的时候,又是想吐,因此再次起床,再喊歌。。。。。。。

我这行为激怒了姐姐,姐姐讨厌地说:“在家吼什么,去歌厅唱”!

姐姐这句话点化了我,对啊,去歌厅,在那里唱没人管我,于是带着摇摇晃晃的步伐,找到家附近的一个卡拉OK厅。本想开个包厢自己一个人唱,但进去以后发现大厅里有一桌人在唱歌,好斗之心再次在我心中涌起。于是我也在大厅里坐下,并对服务员说:“他们这首歌唱了之后就让我唱一首”。

服务员点点头,让我先点歌,于是我拿来点歌本,一口气点了很多首歌(把会唱和听过的歌全点了)。

服务员大概也闻到了我满身的酒味,也不敢跟我啰嗦,拿着点歌本就去准备了,于是一场K歌赛拉开了序幕。

当他们唱完一首后,我拼命地鼓掌,引来他们感谢的目光。于是我也高歌一曲,我还记得当时唱的第一首歌是谭咏麟《爱多一次痛多一次》,原本我应该不会记得自己第一首唱什么歌,因为我每次唱歌的习惯就是先唱这首歌调一下歌喉。由于那时候处于失恋阶段,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流露出内心的情感,因此唱的很投入,唱完后不仅那一桌人给我鼓掌,连服务员也给我鼓掌。

刚开始那桌人不知道我是跟他们K歌,也就一般般地唱了一些不是很熟悉的歌曲,后来看我每次都唱的这么投入,每次唱得都比较好,开始感觉到我要和他们K歌的意识。于是他们也都点了拿手的歌曲唱,就这样他们一曲,我一曲地唱下去。

由于我处于那种非常兴奋的状态,唱了大概20多首,声音还是没哑掉,但是那班人开始有点唱不起来了,唱出的声音开始发哑,于是我明显地占了上风。

估计那桌人也不甘心输,虽然声音有些哑,还是坚持好长时间。大约又唱了10多首歌,他们再也支持不住了,于是看到有一个人跑到总台结账,不一会儿全部都走了。

就这样,我K歌取得了胜利,当时我很是得意,但我的兴致并没有让他们带走,一个人坐在大厅里,一首接一首地唱。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唱了多少首歌曲,但是每次唱完后都能听到掌声,原来这卡拉OK厅里的顾客全部走光了,所有的服务员都坐在那里听我唱,并且帮我鼓掌。

酒气渐渐地给我吼了出去,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茶,总之每唱完一首,就喝一杯。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我还沉醉了唱歌之中,仿佛好像自己站在了舞台上,下面是一班忠于自己的歌迷,我一首接一首地唱。

突然,有一只手拍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这家卡拉OK厅的老板,只听见他说:“朋友,今天我们要打烊了,你下次过来唱好吗?”

这时我才发现,坐在那里听我唱歌的服务员已经大部分趴在桌子上睡着,而这时我的酒已经醒了。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好吧!结账!”

不看账单不知道,看了账单吓一跳,我一共唱了52首歌曲,喝了20杯的茶(据说服务员提来的5个开水瓶开水全让我喝光了)。呵呵!每首歌5元,每杯茶也5元,当天我唱歌就用了360元,老板给我打了折,才拿280元。

回家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象垮了一样,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问题出来了,我的声音哑了,讲出来的话只有自己听得清楚。

哎!人嘛总有疯狂的时候,那次K歌,我确实疯狂了一回,现在回忆起来,觉得非常地好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