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交集东经117°:北纬24°: FJ东部东兰市以东


福瑞号的求救无人应答,不论最新的视频电话,还是古老的无线电,都得不到一丝的回应。发动机浸水熄火,福瑞号失去了动力,逐渐沉没。不过幸运的是,李跃他们距离海岸线只有大约一海里的距离。

“若是在平常,我们老哥儿几个轻轻松松的就游上岸去了。”老曾在上下翻滚的波涛中紧紧的抓住曾经作为李跃父亲收藏,放在驾驶室的檀木桌子。

“幸好出来的时候,我多带了几个救生圈放在底舱,不然咱们只能在船上等死!”李跃看着一个浪头将空无一人的福瑞号彻底的打翻,埋在了随后的浪潮之下,心中有些不甘。这是他的处女航,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本来已经要减弱成为无害低压,并在越南登陆的艾美,居然会陡然变强、转向,将他的渔船打翻在海里。李跃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厄运缠身了。

雨水打得脸庞生疼,把李跃从自怨自艾之中唤醒过来。天空中的黑云诡异的成了螺旋形,这中现象他在课上学过,似乎代表着台风的临近。

风愈演愈烈,搅和得海浪也是翻腾剧烈。午夜三点半,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而东南方向却在一片黑暗之中是那么的扎眼,李跃能够敏感的觉察出一种死亡的气息正在快速的冲了过来。

众人似乎都感到了本能的恐惧和危险,安静的凝视着东南方的地平线。天边尽头似乎出现了一道白光,比满是白沫的海面还要白,长长的覆盖了整个视野。那不是白光,而是巨浪,带着世界上最原始,也是最磅礴的力量的巨浪,它能冲上海岸,冲进城市,将路上的一切击碎。这种巨浪又叫海啸。

“巨浪!”

“海啸!”

尖叫的声音却被海浪的滔滔声所掩盖,连五米都传不出去。

有人惊慌失措的拼命向海岸游去,在此之前,就会精疲力竭的被海浪所掩埋。

老曾有些绝望,却发现本来有些消沉的李跃竟然兴奋得摩拳擦掌起来。

“老曾,爬到桌子上去。”李跃本来已经绝望了,却被一声巨浪喊回了神,他大声的说着,只有这样才能让近在咫尺的老曾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我是爸爸的儿子,渔王的儿子,绝不会死在大海里!之前的福瑞号并不适合冲浪,虽然我失败了,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他妈的一定冲出个世界最好成绩来!”

李跃右手握拳,眼神坚定而且狂热,“生存或是死亡,我选择生存!”

————————————————————————


东经117°:北纬24°: FJ东部东兰市百货大楼


杨寒就好像一个透明人,没有一个战士理睬他。他们都像是异时空的怪人,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一句话都没有,一个表情都不存在。杨寒看过星球大战,十分怀疑他们是不是长得不同的克隆人。

“筑垒”和“加固”似乎是他们唯一能够喊出来的语言。所有的战士都汗流浃背,但如果从流量上来衡量的话,杨寒也分不清谁是军官,谁是战士。

百货大楼的玻璃都被拆了下来,拆不下来的也被打破了,而且市中心所有建筑物的玻璃都没了,仿佛带着冷水一样潮湿刺骨的寒风从四面灌进楼里,原本还算舒适的温度早已变为初冬一样的微寒。杨寒顺手从服装卖场找了一套牛仔夹克和牛仔裤,又换上他一直想要买却买不起的姚明29代退役版,这才觉得暖和一点儿。

由于出发仓促,以及对于形势的错误估计,三十师所带来的水泥远远不能满足加固建筑和筑垒的需求。所以,胡瑶下令官兵们一起上用古老的方式加固建筑物,用最原始的方法在楼房里筑垒,一定要抢在艾美登陆之前,完成任务!

士兵们正在用沙袋、木板填进原本属于窗户的窟窿,一阵大风陡然而至。楼外的电线一条条的被大风刮断,就好像断开的猴皮筋一样,带着巨大的力量抽动起来。杨寒亲眼看到一条细细的电线将一名士兵抽成重伤,从腹部开口流出的肠道组织和涌出的鲜血,让他赶紧跑到拐角,将胃里的所有东西吐了个精光。幸好大厦的灯光已经因为断电而熄灭了,没人看到他呕吐时的窘样,不然这对杨寒的自尊心又是一击重拳。虽然保护了自尊心,可杨寒因为得到梦寐以求的鞋子衣服而产生的好情绪还是被一扫而光。

他觉得这些士兵没必要为别人的东西拼命,没必要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冲动反复在他的胸膛里激荡。他不再担心弄脏了自己的新衣服,踩脏了自己的新鞋子,扛起了囤积点里最小的沙袋,艰难的加入了士兵们的行列。


——————————————————————————


东经116°北纬24°FJ省中部某城市


一辆写着中央TV的直播车停在了安置点——某市中心体育场的门外。车门“嗖”的一声被拉开,里面走出了一名身穿亮丽黄色裙装的美女,这人就是黄茜!黄茜在今天零点的时候还在北京,却在上午三点四十五,台风登陆的第一时间赶到了FJ省抗台风第一线,每个知道这事情的人都不能不赞扬她的敬业精神。

词典当中有一个词来形容赶路的紧急和疲劳,那就是风尘仆仆。黄茜就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她坐的航班是政府特别航线。这是她们台长利用关系,帮她拿的票。不过,上机之前,她签署了保密协议,保证将看到的一切永远的锁在脑子里,带到坟墓中。她坐在经济舱,一个人。黄茜很肯定这架新型的高科技897飞机肯定不只是她一名乘客,可是她没有权限,也没有机会知道这架飞机上到底还有什么人。两名带着杀气的“空姐”为她无微不至的服务彻底冻结了黄茜作为一个合格记者的偷窥欲望。

飞机在进入FJ省的时候遇上了气流。黄茜在抖动的飞机中却不感到害怕。俗话说,好奇心杀死一只猫。黄茜这个吃过洋墨水,向往新闻自由的主持人兼合格记者,几乎被自己的好奇心所杀死。在飞机稳定之后,她尝试着借口上卫生间,而转道头等舱,却被一名空姐手中的国产21手枪打断了计划。

“偷窥军事机密的话,我有权将你击毙。”

黄茜坐过无数次航班,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丝毫没有笑容,冷酷得如同未来战士重生的空姐。她只好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可爱的又窘迫的笑了笑,暗自诅咒着这家航空公司的倒闭,老老实实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作为中央TV的著名主持人、记者和节目策划人(不用说出“还真是多才多艺啊!”这样的话。于丹就是这么个人,还要加上商人和著名出版人、作者、学者的头衔,所以我们的黄茜并不脱离现实。),黄茜的到来让FJ省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不敢怠慢。FJ省电视台将他们最好的摄像师、录音师和最新的直播车全部拨给了黄茜,因为无线通讯的无效化,几个著名的剪接师和网络部门技术员也被从床铺上拉了出来,黄茜的节目将按照每小时一集的速度,在简单的剪辑之后,利用有线上网用最快的速度传回北京,及时向全国人民播出。

于是,黄茜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安置点,准备以普通受灾群众的视角来记录一场艰难抗灾的全过程。

“各位观众,我们现在实在FJ省x市的安置点,这里安置着三万两千名来自FJ东部东兰市的灾民。来自本地和附近城市大专院校的千名志愿者也汇集于此,给暂时离开家园的同胞们提供一个温暖的家。下面,我就采访一名来自FJ某大学的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