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狠毒的子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龚破夭一脚将日本特工踢落沟渠,身子一弯,如豹般射入磨坊。

枪声就响了。

雨般的子弹飞射过来,打得磨坊的砖墙“叭啦啦”的响,每一颗子弹都分明要吃肉穿骨。

龚破夭瞬间就感觉到对手的狠辣。

从枪声里,龚破夭猜到对方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女性。他并非嗅到了女人的气息,而是,枪声里头,有一串枪声来得特别的猛,特别的狠,特别的毒。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女特工,才会有这般狠毒、毫不留情的枪法。

正是这一串子弹,几乎是追着他龚破夭,从磨坊外,一直追入到磨坊内。要不是龚破夭在射入磨坊内那一刻,突地飞起,飞上横梁,他的背部就吃定子弹了。

子弹狠毒而准确。身手之快,也令龚破夭感到讶然。

龚破夭猜得没错,来人正是美智子带来的一组人。

今晚,当冈本对美智子道,“我们只能是螳螂在前,黄雀在后了。”美智子的身子不由一热,仿佛看到自己手中射出的子弹,正钻入中国特工的体内,禁不住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一把搂住冈本的脖子,兴奋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闲着。”

冈本吻住她血红的唇,就像吻着一种特殊的异香。这种异香,不是从身体的百花散发出来,而是从美智子嗜血如狼的本性中散发。

冈本这一吻,也是充满渴望、充满激情的一吻。

正所谓兽味相投。

家中温柔的妻子,他冈本就吻得没这么激情,更没有一种内心急切的渴望。每当他要下达杀人命令的时候,美智子就对他显得特别的亢奋,本就漂亮的脸蛋,瞬间会变得红润,就像花朵为春天展现最美的芳容一样,为他而美丽。

一把抱起美智子,走入旁边的卧室,美智子的身子便在冈本的怀里柔软。

倒在床上,两人的手便如火如荼地脱着对方的衣服……

当冈本将头埋入美智子雪白的乳房中间,美智子便激动地呻吟了起来……

一番淋漓尽致之后,美智子仅接受了冈本一下子的轻抚,就跳下床,穿上了衣服。

冈本喜欢的就是美智子这种爽快的风格。

走出卧室,冈本坐在茶几前。美智子则跪在他对面,为他做茶艺。

喝了一会茶,白鸟多夫来了。

冈本看了他一眼即道,“九点钟之后,你带一组人到东门潜伏;美智子带一组人去西门。不管城里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动,只等可疑的人逃来,你们再行事。”

“是。”

两人干脆地答。

半夜时分,今村均的总部传来枪声、爆炸声,潜伏在西门的美智子,便将目光射入西门街的每一条巷子。

枪声、爆炸声静止了好一会,美智子也没看到可疑的人出现,她立马叫手下的两个特工,往南北两个方向搜寻。

虽然西门这里没发现可疑的人,但美智子仍坚信,冈本的判断是不会错的,偷袭今村均总部的人,肯定会逃离出城。不从西门出,也会从西门的两边逃离。

美智子的分析很到位。

不一会,手下的两个特工就回报,有可疑之人,逃出了城外。

美智子想都没多想,就蹦出一字,“追。”

美智子就是这样追了上来的。

当然,她的行动还是慢了一步。

追踪的路上,她不时看到保护铃木俊三的特工的尸体。

飞散回城的范庭兰他们,也没与她的特组相遇。

但凭着多年的经验,她还是发现了龚破夭和李绍嘉这两个“猎物”。

她的目光十分锐利,一眼看到龚破夭正在审矮个子特工,生怕迟一秒钟,矮个子特工都会吐露出秘密似的,相距百多米,她抬手就朝龚破夭开了枪。

是一串追着龚破夭的连射。

龚破夭射入磨坊,她还骂了一句,“臭野狼,逃得还蛮快。”

飞上横梁,龚破夭才发现,磨坊只有正门一个出口。几个窗子,都是极小的透气窗,根本容不了人钻出。

这时,磨坊顶上也传来了枪声。

不用说,那是李绍嘉的盒子炮。

然而,李绍嘉的盒子炮刚射出了几发子弹,回报给他的却是一串串的弹雨,刹时之间,就将他压得抬不起头来。

听枪辨声,龚破夭已经知道李绍嘉被对方压住,自己再不出去的话,无疑是等死。

心念一动,他的身子突然往上一蹦。

“叭啦啦”一声响,屋顶硬生生被他破出一只洞来,瓦片纷纷破碎。

穿洞而出,惯性令龚破夭升上半空。

借着这光景,龚破夭往四周扫了一眼,只见对手的身影,正分开飞窜,欲对磨坊形成一个包围圈。

在半空,龚破夭也来了一串点射。

只一颗子弹射入一个日本特工的胸膛。其余的子弹,都是一种阻吓,或落在对方的脚边,或飞过对方的头顶。

他的动作可谓突然且快,可美智子的反应也极快,他龚破夭的身子还没落到屋顶上,美智子的子弹就到了。

仅慢了百分之一秒。

子弹几乎是擦头而过。龚破夭鼻子一吸,就吸到了淡淡的弹药味。

脚刚踮到屋顶,龚破夭便对伏着身子的李绍嘉喊,“撤。”

话还在半空,他的身子便往后射出,半空旋了几转。发现对手还没转到磨坊后方,龚破夭的脚一落地,就朝不远处的山林飘去。

美智子哪容自己的猎物轻易逃脱?

当龚破夭破屋顶而出的瞬间,她就猜到龚破夭要逃,一边朝龚破夭射击,一边就脚下生风,追了过去。她有一点不解的是,龚破夭射出的子弹,竟然没有一颗是针对她的。倒是旁边的广口,吃了龚破夭的一颗子弹,“啊”了一声倒地,再没了声息。

是自己的身手太快,还是他想搞什么鬼?

嘿,定是自己的身手太快了,快得他无法瞄准自己。美智子充满自信地想。

飞身转过磨坊,她看到两条影子朝不远处的山林飘去,赶紧喊,“给我狠狠的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