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进行到1945年初,法西斯德国只能是垂死挣扎,法西斯日本也已日暮途穷。日寇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日本本土被美中空军狂轰猛炸,中国共产党敌后战场也早就开始了反攻。


但是,当时的人们并不认为胜利很快就将到来,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因为法西斯日本还很凶恶,在中国的陆军还保持着它的强大,美国预测战争还很艰难,要打赢日本还须伤亡100万美兵。美国不得不积极策动苏联对日作战,为了使苏军参战,美国甚至不惜牺牲中国的国家利益以满足苏联的无理要求,如答应中国的外爱猫扑.爱生活立,答应战后苏联在中国东北有特殊利益。


日本一直想结束中国战事,从中国战区脱身,它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军事上击破蒋介石集团,因为在政治上双方的要求相差太远,难以达成协议。日军一直想攻下重庆,只是中国军队太难打,不能如愿。


1944年下半年,日本本土重要军事地带遭到美中空军的地毯式轰炸。1945年初,为了解除来自芷江、老河口的空中打击,威胁陪都重庆,再转而对付太平洋美军可能出现的沿海登陆,日本搜集兵力,决定进行老河口和芷江作战。


1945年1月29日,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召开“南京会议”,决定以第二十军为主力进攻湘西,夺取芷江;以第十二军、十三军各一部为主力,进行鄂北、豫西作战,夺取老河口。原计划是从“芷江作战”开始,后因二十军准备不遂,3月22日,鄂北方面先发动了进攻。日军在豫西、鄂北取得了一定进展,但经中国军队英勇奋战,堵住了日军,后来双方呈胶着状态。


日军的“芷江作战”,中国称湘西会战或雪峰山会战。我认为称雪峰山会战比较合适,因为会战的主战场在雪峰山地区,即使按日军的主攻目标,也只是夺取湘西的芷江,而不是整个湘西,况且以日军的企图来命名整个会战是不对的。


日军的主攻方向是湘中和湘西南的雪峰山地区,湘北的桃江、安化只是由64师团和68师团一部协攻。日军的主攻方向又分三路,南路日军从桂北的全州(敌11军34师团)和湘南的东安(20军68师团关根支队即58旅团)出发,经新宁、武冈、绥宁攻洪江、安江,直指芷江。中路日军(20军主力116师团)从邵阳市周围的资江东岸出发,以湘黔公路为主经今隆回、洞口、安江或溆浦攻芷江。北路日军(11军爱猫扑.爱生活混成86旅团和20军47师团重广131联队)从资江东岸出发,攻新化、溆浦或隆回北部直指芷江。每路又是以联队为单位多头并进,期望在多路突进中寻找中国军队的弱点,以期突破。


中国军队是怎样对付日军的呢?1944年日军占领宝庆(即邵阳)后,中国军民就开始做防御准备。破坏湘黔公路,在广大雪峰山地区挖掘工事,驻防要点,并进行整体防御规划。对付日军的是抗日的英雄部队——王耀武的第四方面军,74军,18军,100军,73军,这些部队从上海一直打到湘西,经历过主要的对日会战,久经沙场,屡次重创日军,令日军头痛。特别是74军,被普遍认为是抗日时最能打的部队。74军防守洞口为中心,溆浦龙潭、绥宁北部、武冈、新宁一线;100军防守以隆回为中心的新邵、洞口公路部分地方、新化南部、溆浦等地区;73军防守新化、安化、新邵地区,其193师则拨与74军守卫绥宁。汤恩伯的第三集团军26军守卫湘西南的绥宁南部及以西地方协助第四方面军防守。国军采用类似薛岳“天炉战”(长沙会战三次战胜日军)的战法,利用雪峰山优越的地形,前松后紧,节节抵抗,以空间换时间,不断消耗敌人,在抵抗中寻找敌人的主攻方向和弱点,调整兵力,最后阻住敌人和消灭敌人。国军的方针是正确的,广大官兵英勇作战,特别是前沿要点,敌众我寡,我军往往只有一个连或一个排的兵力防守,有几个地方甚至堵住敌人一个联队的疯狂进攻达几天之久,没有命令不退却,直至全部壮烈牺牲。


日军的战术能力还十分厉害。日军进攻时前线的兵力占优势,战术火力也比国军强,国军兵力有限,不可能处处设防,而且雪峰山脉并不太高,步兵还是能找到小道通行。日军行动迅速,109联队的先头部队袭守军,施鬼计,绕关卡,仅仅四天时间,就穿行百余公里,翻过了雪峰山几道最险峻之地,越过雪峰山主脉,到达雪峰山西麓的溆浦龙潭地区。刚离开龙潭前往溆浦县城的74军51师,听到消息,连夜紧急回防,占领龙潭以东的一些小高地,幸好日军的先头部队只有一个大队,109联队的大部队则被国军100军节节抵抗,直到几天后才赶到,这样,日军丧失了再突破的战机,被英勇的51师牢牢阻击在龙潭以东的崇山峻岭之中,连续23昼夜,日军不能越雷池一步,后来,100军和18军的部队前来合围,打死日兵千人以上,日军退兵时,在离龙潭十余公里的洞口马颈骨等地方死亡近2000人。这股日军4000余人基本被消灭。


109联队只是中路日军的北路,中路日军三路进攻,另两路是133联队和120联队,133联队在中,120联队沿公路在南,还有支援、协助部队,总计约15000人(还有蒙古兵和汉奸军)。三路日军相距不远,但它们难以汇合。120联队沿湘黔公路进攻,公路被我军破坏,又有100军57团和74军57师的部队沿途阻击,日军前进速度并不太快,但日军勇猛,火力厉害,相继攻下沿途几处险要,一直攻到洞口的江口。江口,位处雪峰山主脉,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是公路上最重要的关隘。120联队如果攻下江口要塞,就可与109联队会合,芷江在望。120联队在其它联队帮助下,攻打江口国军阵地半个月,死亡2000以上,没有能够攻下要隘,不得不狼狈逃窜。133联队在120联队和109联队中间,对它们进行支援和补给,攻下洞口山门(离龙潭和江口都不远)建立补给站,其军力也在这崇山峻岭中消耗殆尽。山门是蔡锷的故乡,山门之东北十多公里处是魏源的故乡,这两位伟人,一个对日本变法强盛产生重大影响,一个在日本留学,在他们的故乡周围几十公里内,一个师团(116师团加上其它师团的一些兵力)的日本侵略军溃灭,中国八年抗日正面战场从这里转折,这里真称得上地灵人杰。116师团是日军的精锐,与第四方面军多次对战,特别是常德会战, 74军的57师守卫常德城,以血肉之躯与116师团鏖战半个月,完成了阻击任务,全师几乎全部殉国,惊天地泣鬼神,给116师团沉重打击。这次雪峰山会战,116师团本来想与友军围歼74军,结果自己却几乎全军覆灭。


北路日军却没有中路那么幸运,47师团的131联队(重广联队)和爱猫扑.爱生活86旅团的部队刚过资江就遭到73军和100军部队的迎头痛击,死伤惨重,毫无进展,后在援军的帮助下才逃脱。


南路的日军主要有两支,一支是20军68师团关根支队(58旅团),一支是11军34师的部队。它们合击占领新宁县城,再分路进攻武冈和绥宁,在绥宁的梅口附近,关根支队遇到第三集团军26军44师的坚决抵抗,在武冈和绥宁北部,74军58师,73军193师奋勇抗击,第三集团军94军又从贵州紧急增援。两路日军在这里左冲右突,想攻向芷江,又想与116师团合围74军,但却被消灭大半。5月初,在绥宁北部茶山一带歼灭日军34师团217联队千余人;与此同时,在茶山之南的绥宁武阳地区,打死关根支队1500余人(何应钦说:“武阳之捷开湘西会战胜利之先声”);武冈城守军(58师一个营)也与优势之敌奋战一周,守住了千年古城,日军在武冈及其北的龙田、扶冲等地损失千余人。南路日军的仓皇败退,加上北路日军的毫无进展,使中路的116师团成为孤军,116师团的109联队被阻在龙潭,120联队被阻在江口,也再无建树,而且自身难保。几天后(5月9日),侵华日军总部不得不中止芷江作战。日军组织严明,虽惨败却不乱,撤退得有板有眼,互相掩护。日军后撤,但退路已被迂回的中国军队切断。各路残余被包围在洞口县的公路沿线,我各路援军陆续赶来,74军,100军,18军,94军,还有26军和73军一部,从云南空运来的廖耀湘新六军,全歼残敌,取得一个大歼灭战胜利成为可能。可惜的是,何应钦为了及时向国民党六大献礼,满足于已取得的胜利,要阻敌的18军11师放开一个口子,放跑残敌。因为当时全世界都知道雪峰山会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各界庆祝、慰问热烈,何应钦考虑到,如果前线仍在激战,胜利之说就不好说,不如放跑敌人,在慰问团到来和六中全会召开之前迅速结束战斗。这样,胜利之中留下了遗憾,在殊死作战的战士心中留下了伤痕。


雪峰山会战,我军以较少的伤亡取得了较大的歼敌效果,成为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的转折点,从此,国民党军队转守为攻,陆续收复失地。何应钦说它是抗日战争最大的胜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