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抗战中的国民党王牌部队二;《军统》

军统”,全称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BIS)。

其前身为蒋介石于1928年创立的“蓝衣社”(一说为1932年)。1934年4月,蒋介石将南昌行营调查科与蓝衣社特务处合并,成立军事委员会特务处,由戴笠(黄埔6期)任处长。1937年4月,蒋介石重组特务机关,以加强搜集共产党人情报,组成“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由中央党部秘书长陈立夫兼任局长。“军统局”内设两处,第1处负责党务调查(即后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的前身),由徐恩曾(黄埔4期)任处长;第2处为特务处,戴笠担任处长。1938年9月,第2处另立门户,升格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仍由戴笠一手掌管,内设军事情报处、党政情报处、电讯情报处、警务处、惩戒处、训练和策反处、特种及心理作战处、特种技术研究应用处。

“军统”(BIS)在其最鼎盛的时期,拥有特工以及各类准军事的交通警察大队共约10.2万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势力渗透至党政、军事、教育、文化、警务各个层面。在整个第2次世界大战中,BIS一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效率最高同时也是电讯破译技术最先进的情报机关。而那时,CIA前身美国战略情报署(OSS)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

抗战中,军统特工在抗日战争时期深入沦陷区,制造针对日军的恐怖活动,而隶属BIS的各个“游击司令部”和“交通警察大队”则深入日寇占领区开展广泛的游击战,对打击日寇和汉奸,起了不小的作用。

刺杀、颠覆

1938年,日军占领上海后,为稳定局面,有意拉拢有影响的中国上层人物出面组织所谓的“临时政府”。经过一番斟酌后,日本人选中民国初年担任过内阁总理的唐仪。唐经反复考虑后接受了日本人的邀请,晚节不保。蒋介石知道此事后,怒不可遏,着令BIS“剪除附逆”。

1938年,就在唐仪接受邀请出面组织“政府”后三个月,潜入上海的BIS“敌占区行动组”便用斧头结果了他。

在随后的时间里,BIS 先后策划了对殷汝耕(组织‘华北自治政府’的大汉奸)、季云卿、汪精卫、周佛海等大汉奸的刺杀行动。尽管这些行动并未完全成功,但无疑有效地震慑了投敌叛变人员。

破译偷袭珍珠港密电

1940年4月,蒋介石为集中对日本军队电讯密码的破译力量,下令BIS“特种技术研究应用处”(6处)加强对日情报工作。在6处中,有一人名叫池步洲,1908年生,福建闽清人,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曾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工作,并与日本姑娘白滨英子结婚,生有一子二女。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出于爱国赤诚,毅然冲破重重阻力,挈妇将雏回到祖国。1939年2月,正值何应钦准备在军政部内组建破译日本军事密电的机构,池步洲应邀参加,担任了军政部军用无线电总台第43台主任,不久改称军政部研译室,池仍任主任。经他摸索、研究,破译了日本外务省外交密电的电码,从中收集到一些很有价值的日军情报,获得军政部颁发的光荣奖章。1940年4月,池步洲领导的军政部研译室奉命并入6处。

1941年5月开始,池步洲在破译的日本外交密电中,发现日本外务省与檀香山日本总领事馆的往来电报数量突然剧增,被破译出的有六七十封,内容总的是,日本外务省多次要求檀香山日本总领事馆报告:美军舰艇在珍珠港的数量、舰名;停泊的位置;进、出港的时间;珍珠港内美军休息的时间和规律(答复是“星期天”);夏威夷气候情况等。他把译出的电报交给组长霍实子,霍也很重视,指示池步洲继续密切注意日本有关珍珠港的往来密电,一有破译立即上报,并且指示池步洲每月专就此事写出报告,上报侍从室。池步洲按指示每月写出报告,并将有关内容摘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在“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抄家中,这个笔记本有幸逃过了劫难,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下面抄录的两则电报,就是记录在这个笔记本中当时日本外务省与日本驻檀香山总领事馆的往来电报:

其一:发报:檀香山,喜多总领事

收报:东京,外务大臣

日期:1941年5月13日

电文:

(一)11日停泊在珍珠港的舰艇如下:

战舰11艘重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10艘驱逐母舰2艘驱逐舰35艘潜水母舰1艘潜水艇12艘运输舰15艘

(二)航空母舰××号,由两艘驱逐舰护航,正在××海域航行中。

其二:

发报:东京

收报:檀香山

时间:1941年9月24日

等级:绝密

电文:今后你必须尽量按下列所示,报告舰艇活动状况:

(一)珍珠港分5个水域:甲水域(佛德岛与武器库之间)乙水域(佛德岛之南及西)丙水域(东流之江面)丁水域(中央流之江面)戊水域(西流之江面及其通路)

(二)军舰与航空母舰只须报告其在港停泊者。

(三)扼要说明舰型、舰种。

(四)凡有二艘以上的军舰靠港时,盼照实登记。

12月3日,池步洲又于12月3日破译出一份日本外务省致日本驻美大使野村吉三郎的特级密电:

(一)立即烧毁各种密电码本,只留一种普通密码本,同时烧毁一切机密文件。

(二)尽可能通知有关存款人将存款转移到中立国家银行。

(三)帝国政府决定按照御前会议决议采取断然行动。

池步洲破译出这份密电后,激动不已,结合他半年多的时间里所破译的日本外务省与檀香山日本总领事馆的往来电报,他已感到日本要对美国“采取断然行动”了,他把这份密电立刻交给组长霍实子,并说出自己的判断:

(一)日本对美进攻的地点可能是在珍珠港;

(二)发动战争的时间可能选择在星期天。

霍实子也同意这样的分析,当即提笔签署意见:“查‘八·一三’前夕日本驻华大使川越,曾向日本驻华各领事馆发出密电:‘经我驻沪陆、海、外三方乘出云旗舰到吴淞口开会,已作出决定,饬令在华各领事馆立即烧毁各种密电码电报本子’,说明日寇已决定对我发动全面战争。现日本外务省又同样密电饬令日本驻美大使馆立即烧毁各种密电码本子,这就可以判明日本已经快要对美发动战争了。”对于这个重要情报,霍实子也不敢怠慢,马上送交代主任毛庆祥,毛阅后,立即亲自送到侍从室。

据蒋介石侍从室第六组组长唐纵在1941年12月5日所写的日记记载:“三日东京东乡发往英领各地领事电称:‘电报密本O密O密各留存一份,其他全部焚毁之,完毕后,立即以明电Haruna示知,又秘密及重要文件,全部焚毁之。以上系准备不测时而考虑者,仍希宁静。’查此种电报,‘八·一三’前夕,日外相亦曾致电青岛、济南、广州等地,着即焚毁密本。今忽见此电文,其将临于日英美战争,可想而知也。”唐纵的这则日记所记,日本外务省发出的密电,与池步洲所记,虽然收报单位有所不同,但所记发报时间都是12月3日,也就是珍珠港事件爆发前的5天。

军统局破译出日本海军将要偷袭珍珠港的密电后,由驻美国使馆副武官、军统驻纽约站站长肖勃通知美国海军,但孤立主义情绪泛滥的美国当局怀疑是中国挑拨日美关系,未引起重视,以致酿成严重后果。

抗战期间,军统局的正式在册人员和学员,在抗日战争中牺牲者就达18000人以上,而抗战结束时全部注册人员为4万5千余。其他附属人员牺牲者更众。但今日在google上一查,居然没有这些抗日烈士只言片语留存,可悲,可叹!

1;军统女战士自杀殉国

军统的女特务多半都是青浦等几个训练班招收的青年学生,经过各种训练以后,从事从“军统文书”到“暗杀”、“刺杀”的各种工作,其中有一些就被派到军事机构,她们往往从事译电,秘书等工作,同时对部队主官进行监视。杜聿明先生曾经讲过一个关于她们的旧事:

那是中印缅战区成立后,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原定参战的指挥官陈诚和戴笠不合,因此军统最初没有派遣人员的准备。但陈诚因为卷入和美国方面合谋推翻蒋的一件案子,远征军改为由杜聿明指挥,军统随即派出人员随同远征军出发,其中就有一批星子训练班的女学员,到远征军中担任译电员。

因为和美英军配合不力,远征军经过苦战,终于失利。孙立人部新38师退往印度,在孙部的七名军统女译电员随同撤退。由于当时日军已经控制了主要交通要道,前进速度很快,远征军撤退中不断遭到日军的袭击,伤亡惨重。当他们退到印缅边境的当坡时,电台突遭日军的伏击。战斗十分短促,因为当时中国士兵已经弹尽力竭。转眼周围的掩护人员全部牺牲,剩下的七名军统女译电员被敌人追到一个山坡上。看到突围无望,这七名女特工人员砸毁电台,宁死不屈,每人高呼一声中华民国万岁!即拉响手雷,跳下山崖,没有一个被日军俘虏。七人中只有一个最年轻的姚姓女译电员因手雷没有爆炸而未死,但坠崖后四肢骨折,无力移动。四天后被亲中国的克钦族游击队发现,终因伤势过重,留下最后的叙述后,也瞑目异国。

新38师是远征军损失最小的部队,其它部队向野人山撤退,竟有活活被蚂蚁吃掉的惨剧,连200师师长戴安澜也壮烈战死。但是,即便是损失最小的新38师,其突围竟然也如此惨烈。看来狼牙山五壮士那样的场面,在我们那场八年的血战中,是屡见不鲜的。这件事,也彻底改变了我等一些朋友在看电影中对“军统女特务”形成的成见,学会了分析地看问题。

当年的四月一日,军统在成立纪念日上,对殉国的七名女译电员进行了隆重的追悼,军统唯一的女少将姜绍英亲致祭词,并在重庆漕丝厂她的办公室窗外,种下了七枝连根的美人蕉,军统人员称为“七姐妹花”。

当看到资料中的这些女译电员的毕业照片,那时大概她们还没有换装美式军服,一顶顶大盖型的军帽使她们看起来有点儿象苏联人。她们从年龄上看,她可能不过二十岁,很时髦,笑的灿烂而明亮,很难想象这些女孩子会和如此惨烈的故事拉上关系。在这张照片上,我无法想象这样强烈旺盛的生命和死亡的接吻竟然是那样的一瞬。有资料说,这张照片在80年代曾经在孔庙作为军统展览的一部分展出,它的意义只是说明美帝国主义对于中国特务的训练。沈先生解放后在接受外调的时候才知道,在这七姐妹中,居然有两个是共产党员。当然,至死,也没有人知道她们的身份。现在的我们,可以以为这并不重要,她们牺牲的时候,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是不是共产党,因为,她们是全体中国人的英雄。

她们,值得我们敬礼和怀念!

2;军统抗战之手段;

电影《色,戒》中描写的抗日期间的谍报行动,在历史中真有其人其事。而且,在抗日谍报战中,不仅有女特务色诱汉奸,甚至有特务男扮女装色诱日本军官,最后成功要了日本人的命。

“长江一号”色诱日本军官

“长江一号”是特工界非常受人敬畏的人物,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名号代表的是李铁生,但自从李铁生过世后,还有一位退休的军统局情报员余俊棠,坚持说他才是真正的长江一号,台湾前国防部副部长林中斌的父亲林文奎,则是戴笠手下的“天字第一号”。

过去的谍报电影,曾经以余俊棠的故事作背景,他白天是西装裁缝师,由于年轻时长相俊美,到了晚上,他就化身为女人,执行戴笠所交付的暗杀日本军官任务。余俊棠扮女装成功的执行几次任务后身份曝光,靠着扮女装逃亡才捡回一命。

俞俊棠说:“白天就化妆女孩子,那怎么过日子呢?化妆女孩子到电影院看电影,这一家看完到那家看,到了半夜12点,电影院没有了,那我就化妆成逃犯。”

余俊棠表示,像郑苹如一样,许多优秀谍报员都在身分曝光后遭到杀害,当年干特务的可以活到八十几岁的也没几个。

上海恐怖“76号”

《色,戒》中描述的抗日期间的谍报行动,在历史中不但真有其人其事,而且还是真有其地。当年汪精卫政权的特工总部,地址代号叫做“76号”,过去汉奸丁默村等人就在此坐镇指挥。

隐身在小巷中的万航渡路435号,2、30年代,门牌叫做极司菲尔路76号,这个76号赫赫有名,因为这里就是汪精卫政权的特工总部,抗日时期,特务头子丁默村就在总部中策划一个又一个杀人计划。

时过境迁,这个地址现在已经变成一所职业学校。这栋红色大楼的地下室,就是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地牢,当年有许多爱国志士以及国民政府的特务,在这里被严刑拷打。

过去没有人敢从76号的大门口经过,因为四处都有军警特务站哨,即使过了几十年,老一辈的当地人对这个特工总部的恐怖行径仍有所闻。

3;中美合作所;

中美合作所的巨大成功,不仅是对中国的抗日战争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也对世界反法西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终打败消灭以德、日、意为首的法西斯帝国,推动世界和平的进程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中美两国能在抗日战争开始后成立“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最初就是建立在国民政府军统局对日本密电破译的基点上,逐步展开有关日军密码破译、军事情报侦讯的合作。本文就有关中美所成立前军统局对日本密码进行侦讯破译的情况作有关披露,让读者了解这些“破译女神”。

中国进入抗日战争后的初期,国内矛盾逐渐由民族矛盾替代成为主要矛盾。国民政府和全国军民把抗日作为主要的国家头等大事来对待,军统局也不例外,在全国上下“团结抗日,一致对外,拯救中华民族”的巨大呼声下,军统局把侦收和破译日本电讯密码作为情报工作的重要任务来抓,并充分利用军统在各地的电台和情报站,充分发挥破译侦译密码的各类专业技术特工人才的能力,大力加强日本密码的破解,为全国的抗日战争以及同盟国提供各种军事、政治、经济情报。1936年军统局电讯专家魏大铭首开纪录,破译出一份日本外交密电,从而引起了国民政府和军统局对密码破译的高度重视。军统局长戴笠十分欣赏“破译是胜利女神”这句军事谍报界的名言,始终把密码破译作为军统局的重要部门和工作来抓,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物力、人力、在各情报站建立了广泛的电台网络,同时在局本部成立电讯技术研究室和密码侦讯机构,并亲自来抓这方面的工作。1938年,戴笠报请蒋委员长批准,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馆的秘密联系,专门聘请被冠以破译精灵、闻名全国的破译巨星,美国密码之父赫伯特˙o˙亚德利来中国,专门传授无线通讯破译技术,年薪一万美金,为中国训练了一批电讯破译技术人才。1939年,军统局以俘虏的日本空军大石倍三的口供中获得了日军使用的密电码是由日文50个字母组成的机密情报,从而使军统局对日本密码的破译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相继破译出许多具有十分重要价值的各类密码情报。 (博讯 boxun.com)

<推荐:月费起价$4.99,免费大陆回拨号码、任选美、加电话号码.点击这里加入有5美元折扣>

1940年,美国密码巨星与中国的女友徐贞小姐紧密合作,经过艰辛的探索和不断努力,最终破译出日本间谍“独臂大盗”的书籍密码,从而协助戴笠领导的军统局破获一个跨国界、跨国籍的超级间谍网。“独臂大盗”是中国川军高射炮部队的一名军官,虽然出身于土匪,属三教九流,但尚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利用从军的优势,与蒋委员长的德国籍军事顾问赫尔˙韦纳等人,组成了一个日本间谍网。“独臂大盗”把获取的军事情报源源不断密报给日本,对中国的抗日战争造成了破坏作用。如他将中国的高射炮最高射程上限距离为1.2万英尺的军事情报用密码密告日本后,日军的轰炸机据此只在1.2万英尺以上高度航行,来往毫无阻拦,到处狂轰滥炸,给战时首都重庆和其它城市及抗日部队带来巨大的灾难和伤害,而中国的防空高炮却只能望机兴叹,无可奈何。军统局虽然在破获这一间谍网前侦收到“独臂大盗”发出的大量神秘密码,但由于无法解码,始终不好收网。亚德利经过反复研究后,终于发现各中秘密。“独臂大盗”使用的密电码采用了 “无限不重复式”的编码方法,即使用过的密电码不再使用。为此亚德利得出初步结论,这种密电码是书籍密码,密码底本是一本英文长篇小说,它的前100页中必定有连续三页的第一个词分别是her、light、grain(或者groin)。为了找到这本密码底本,亚德利的中国女友,也是独臂大盗的女友徐贞小姐给予相助。徐贞出于满腔的爱国热情,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无比憎恨,不畏险恶,一心于抗日救国。亚德利和徐贞商定周密计划,到“独臂大盗”家去拜访。在拜访过程中,俩人巧妙周旋,经过一番困难丛生的波折,徐贞终于在“独臂大盗”的书房中发现密码底本是美国著名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赛珍珠的长篇小说《大地》,该书的第17、18、19页上第一个词果然是亚德利分析推导出的那三个英文词。亚德利回家后,立即寻找到一本《大地》,连夜组织多名破译人员,终于破译出“独臂大盗”密电的详细内容。戴笠根据侦译的结果,根据制定的行动计划和监视的间谍人员,立即进行果断行动,将参加这个超级间谍网的人员一网打尽。该案破后是日本和汪伪政府十分震惊,恼怒万丈。徐贞也因协助亚德利侦查书记密码底本,而被日汪间谍特工人员注意。徐贞决定去香港,但于去机场途中渡江时,被特务蓄意制造的舢板翻沉事故淹死在涛涛江水中,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戴笠从进行破获“超级间谍网”一案中认识到电讯战线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隐蔽战场,其能量和作用是十分巨大的,特别是中国面对军事、经济强大的日本帝国,要战胜它,加强电讯战线必将事半功倍。中美合作所成立前的四十年代初,军统局的电讯业务发展迅猛,主要奋战在电讯口的工作人员达四千余人,电台达数百部。军统局除了在所有所属的外勤区、站和办事处等机构配备了电台,在一些大区的分支机构也配备了支台,在大多数外勤情报组也相继配备了电台,这个庞大的电讯网络覆盖了中国沿海和内陆的主要城市、地区,每天源源不断地收集到各种电讯情报,使军统的各项特工工作效率大大提高。同时军统电讯人员也不断加强业务技能的专业学习训练,配备的专业人员都相继进行了专业培训和考核,源源不断地派往各处,军统电讯战线的专业水准达到了世界上较为顶尖的水准,不但在国民政府的各个机构中是屈指可数的,同时也是在全世界罕见的。1941年夏天,福建省会福州被日军攻占沦陷,蒋委员长向戴笠急问福建沿海地区日军活动的情况,戴遵照蒋的指示早已布置了一些秘密潜伏电台。但在这紧急的时候,军统局电讯总台却与福建的一些潜伏电台联系不上,戴笠对有关情况不明,无法回应蒋进行交差,情急之中怒气冲天。戴急把魏大铭叫到电讯总台,严厉责问他为什么无法通报。魏则认为有办法可以联系上。戴笠露出急促的凶相,掏出手枪往桌上一拍,瞪大眼睛指着魏说,“叫不通福建的潜伏台,它就对你不客气了。”魏凭着娴熟的业务技术果然技艺超群,上机不到一小时,即与对方电台联系上了,收取到了相当价值的情报,让戴及时地报送到蒋那里。

中美合作所成立之前的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戴笠和军统局上下的共同努力,对日密电侦收和破译工作不断地取得了新的成果,使外界对军统局的电讯情报工作刮目相看。1941年,军统局经济专家邓葆光通过艰苦分析,成功破译了一份“日本外交密电”,邓从中发现了日本政府正与苏联政府举行高级别商务谈判,其主要内容是日本国想以橡胶资源来交换苏联的木材资源。但是日本是个弹丸之地,资源相当贫乏,怎么会有大批的橡胶资源呢?邓葆光分析道,日本要获取足够的橡胶资源来達成与苏联的交易,必定要在寻找橡胶资源上下功夫,而与日本国距离较紧的东南亚诸国才能提供足够的橡胶资源,特别是东南亚诸国,如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均是橡胶盛产地,日本国要获取的唯一途径必定要利用军力的优势,出洋南下,实施侵略行动才能达此目的。邓由此得出结论,日军将会制定南下侵略进攻的作战计划。戴得到邓的情报后,就转告英国远东军总部,但未引起重视,戴随即又将此情报转告美国海军参谋部,引起了美方的重视。美海军参谋部也开始派人与军统局邓葆光等经济专家接触。事实上太平洋战场的发展和日军与东南亚各国发生的战争证明邓葆光的情报预计是十分准确的。

1941年军统局又破译了一份“日本外交密电”,主要内容是日方将派富有外交谈判经验的日本前驻德国大使来栖三郎赴美国之行和谈任务,企图与美国结盟,借此麻痹美方,为侵华战争提供有利条件,从而解除美国对其一系列东亚扩张侵略军事行动所构成的威胁和压力。戴笠和军统局的情报专家分析道,如果日本的和谈计划成功,必将对中国的抗战十分有害,造成非常艰巨和孤立的局面。戴将此情报呈送蒋委员长后,蒋即令外交部长郭泰祺致电美国总统罗斯福,要求美密切注意日方动向,分析其企图,不与日方谈判,并正式向日本宣战,否则中国“自己出卖自己”,郭泰祺则以宋美龄的个人名义发出该电。由此取得了一定成效。美国在与中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国使节磋商后,交给了日方一份《赫尔备忘录》,要求日本从中国和印度支那撤出其全部军队,并在中国除支持蒋领导的国民政府外,不得支持任何其它政府或政权,以及废除日、德、意三国同盟条约等等,为中国抗战争取到十分有利的国际环境。为此美国日本“和谈”未有真正的成果,导致日方加紧进行偷袭美国珍珠港基地的计划实施和准备工作。1941年12月初,军统局破译出日本海军将偷袭美军珍珠港的密电,正式实施日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制定的作战计划。经蒋委员长批准,戴笠将这份密电情报经军统局美国站长、中国驻美使馆武官萧勃,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郭德权透露给美国五角大楼海军司令部,但未引起美国海军应有的注意和足够的重视。不久发生的珍珠港事件是美军遭受历史上最严重的损失,举国震动,造成国耻大辱。这也促使了美对日宣战和正式与中国军统局进行特种技术的合作。有关珍珠港事件的前后,曾在《中美合作所真相揭秘》中详细叙述过,本文从略。

回首往事,中美所成立前的“破译女神”,为国民政府情报战线打开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也奠定了中美合作的基础,并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和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胜利作出了历史的功勋,历史将永远记载他们的英明事迹,并受到世人的敬仰。 _

向你们致敬,为你们在抗战时期英勇的表现致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