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主”康熙真面目:好色伪君子,纳姑母为妃

清朝的康熙皇帝历来史家对他的生平事功、历史地位都有很高的评价,康熙皇帝自己也仿佛以理想儒家帝王而自我标榜,然而最近的研究发现真实情形却并非如此。

满族本是关外的游牧民族,入关前尚处于奴隶社会的晚期,风俗野蛮并未开化。然而,风俗习惯的改变并非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譬如爱新觉罗·皇太极,先是娶了自己姑姑博尔济锦氏,生了三个女儿;接着又娶了博尔济锦氏年仅十三岁的侄女,后被封为庄妃,生了顺治帝福临和三个女儿;后来还娶了博尔济锦氏另一个二十六岁的侄女,也就是庄妃的亲姐姐,生过一个两岁即夭的儿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素有圣主明君美誉的康熙,私生活竟如此淫秽放荡?

在皇太极死后就发生了孝庄太后下嫁摄政王“多尔衮盗嫂”的事件,而当时满洲皇族视之为满洲习俗理所当然,并不为耻。再如清代皇帝祭神有吃生肉和跳萨满(一种原始的巫婆舞蹈)的习俗,又如康熙的情人苏麻喇姑:92年不曾洗过澡的脏女人 ,苏麻喇姑活了九十二岁左右,按照我们现在的观念来说,那就是不讲卫生,而且是一位女同志不讲卫生。

说到皇帝好色,明朝好象也只有正德皇帝,但后妃也不多,风流也不过一个凤娘,其余的不过是这位太前卫的皇帝下令“寡妇改嫁”引出谣言。所谓“豹房”,只不过是正德皇帝喜欢西域艺人调教猛兽的地方。

而满清的皇帝呢,多尔衮简直就是“色中饿鬼”;顺治皇帝沉迷后宫,连自己儿子的奶娘也不放过,生下“爱新觉罗.奇授”,更不用说他逼死弟弟,夺其弟媳的乱伦行为,使索尼不得不改皇太极“不得取弟妇…”禁止乱伦的法令——其实皇太极自己取了姑侄,已经先行违反了;康熙不用说,后妃是满清皇帝最多的一位,而且连洗衣局的宫女也不放过,生下八贤王;乾隆只能用淫乱形容,六下江南挥霍无度,为嫖江南娼妓而两度废后;咸丰天地一家春,淫乱而早亡;同治皇帝嫖娼得梅毒而死;就是被打扮的十分简朴、寡欲的雍正皇帝,其实也是一个奢华、好色的伪君子。

雍正在即位前只有一妻一妾,但所生的五子三女,却都是其他不同女子所生,完全过的是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至极的生活。雍正后来暴死,极大可能就是服用“红丸”,红丸是什么东西不用我说了,要是雍正真实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他要红丸干吗?

再看明清两朝皇帝的后妃制度。明朝的皇帝的后妃,大都取之民间下层,除了嘉靖皇帝曾经一次性纳了“九嫔”,其他皇帝的后妃也极少,最多册封过十几位。而寥寥两三妃占了一半,甚至中国历史上真正的一夫一妻恩爱皇帝也出现在明朝——弘治皇帝。而清代,整个满族的姑娘,都要经皇帝先选过才能出嫁,如果皇帝需要的,再把汉族女人抬旗后再娶入,到底是谁好色?

到了康熙时期,还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清代外史》中记载,康熙年间有位格格是皇太极的幼女,顺治的妹妹,辈分上算是康熙的姑母。顺治遁入空门时,这位格格因为年幼,尚未出嫁。康熙即位后,此女也一直留在宫中,后来,有大臣请求为之遣嫁。康熙听后,说:“现在还谈什么嫁不嫁的,我早已纳为妃了。”

臣属们大吃一惊,说:“宫闱之类乃王化所基,伦常不能紊乱。今公主于皇上乃是父亲一辈,皇上怎么能娶自己的同姓之姑为妃呢?”康熙颇不以为然的说:“未必。所谓同姓不婚,指的是母与姊妹及自己所生之子女,若是姑母辈,既非我母,又非我女,也不是我同生的姊妹,就算纳之为妃,也没什么。”大臣盟听后极为惶恐,力谏不可,但康熙终究还是不听。

电视剧《康熙王朝》里有个苏嘛剌姑,恐怕就是由这个事情演绎来的。在历史上的皇帝中,康熙的生育能力是中国历史中最强的,一生中共生有五十二个崽,实属罕见,比生殖能力强的动物还多。康熙一生身体强健,即使到晚年,也是雄风不减当年,其好色之名,时人也偶有语及。

《清代外史》中说,康熙年间,名臣张廷玉的弟弟张某在京为官,当时还有另一汉人官宦世家姚氏,两家世代通婚,张某的老婆姚氏,当时号称国色天香,在京中汉人朝官中,其美色在这些人的妻妾中公推第一,张某心里也好不得意。

不料有一年皇太后祝寿,诏令汉官命妇也同满人官命妇一同进宫叩祝。后来张家和姚家的女眷便精心打扮,盛装朝服的跟随众人进宫为太后贺寿。到了之后,康熙也在那里,皇太后很高兴,便在内廷中赐宴,让这些人在宫里好吃好喝,随便游玩,玩了一天才散。

出宫后,这些女眷们散后便仍旧乘坐原先的肩舆回家,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只有一家出了问题。当时说某京卿张某的老婆,回来的时候衣服虽然仍旧是原来的衣服,但人却已经面目全非、衣冠不整,根本不是原来那个人。张家和姚家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却畏祸不敢声张。由此,汉官命妇入宫之例,便从此停止。

以前以为清代最好色的是乾隆。后来才知道康熙居然也很好色。有正史记载的老婆55个。其中有一个良妃卫氏,只是个汉族包衣,在浣衣局被康熙给瞄上了。据说这个良妃“美艳冠一个宫,宠幸无比”,而且“体有异香,洗之不去”。

真的是律己极严的皇帝?

在个人嗜好方面,康熙皇帝原本吸烟,后来戒了,同时为防止火灾,因此他从此不再吸烟。他为此事曾有以下的说明:

……如吃烟一节,虽不甚关系,然火蠋之起,多由于此,故朕时时禁止。然朕非不会吃烟,幼时在养母家颇善于吃烟,今禁人而己用之,将何以服人,因而永不用也。

他也能喝酒,但更能控制自己喝酒,实在难得。他对他的子孙曾说过:

朕自幼不喜饮,然能饮而不饮。平日膳后或遇年节筵宴之日,止小杯一杯。人有点酒不闻者是天性不能饮也。如朕之能饮而不饮,始为诚不饮者。大抵嗜酒则心志为其所乱而昏昧,或致疾病,实非有益于人之物,故夏先后以旨酒为深戒也。

他甚至认为酒的危害很大,「官家子弟,败家破产,身罹疾,皆由于此;而贫穷者才得几文,便沽饮尽醉,行凶遭祸,抑何比比!」又说:「乐酒无厌,心恒狂乱,遂至形骸颠倒,礼法丧失,其为败德,何言胜者!」可见他对酒都非常理性的戒除或节制,以免引来灾祸,并藉以养生。由于注重养生,康熙皇帝当然讲究「清心寡欲」,他以为「人能清心寡欲,不惟少忘且病亦鲜矣」。同时他也坚信「寡思虑所以养神,寡嗜欲所以养精,寡言语所以养气,知乎此可以养生」。从他的这些言论当中,我们不难看出他应该不是一个好色之徒,他会「戒之在色」的。康熙皇帝的不好女色似乎在当时人的观感中也是出名的,甚至还有不少人对他称赞过,如西洋传教士白晋(Joachim Bouvet)就在给法国国王的万言书中说道:

几年前,(康熙)皇帝到南京巡视江南省,人们根据旧习惯,以朝贡的方式给他进献了七个美女。他连看都不看一眼,拒不接受。他觉察到某些侍臣竟敢滥用能与他接近的机会,用女色腐蚀他,非常气愤。此后,遂给了他们不同程度的惩罚,使大家清楚地看到皇帝是如何警惕一切笼络和腐蚀他的行为的。

康熙皇帝的近臣李光地也谈到过一件类似的秘史:

山西巡抚噶礼,迎驾至庆都,并率百姓百余人来邀请圣驾,百姓皆夜间露立,问之云:「押票,不敢不来。」轿顶及锁皆真金,每一站皆作行宫,顽童妓女,皆隔岁聘请南方名师教习,班列其中。渠问予前辈云:「行宫已费十八万,今一切供馈还得十五万。」噶礼又进四美女,上(康熙)却之,曰:「用美人计耶!视朕为如此等人乎?」又密侦得左右皆受此饵,悉加之罪。

以上记述固然是为反映谄媚行径的;但也强调了康熙皇帝在当时的中外名人眼中显然是不好女色的。不过,根据目前发现的史料与研究,我们似乎有理由认为康熙皇帝并非长久以来被大家公认的道学家,特别在女色方面,值得作一番商榷,至少应该再作深入研究。以下是我个人的看法与想法:

后妃人数居清代历朝皇帝之冠:

康熙的妃子、贵人、常在等等妻妾日后随葬在他陵园的约有五十五人,还有一批曾经有过性关系的宫女或是「随常加封」过的服务宫中女子,总数加起来就更为可观了。康熙死后,雍正皇帝曾经降谕内务府官员,命令他们慎重处理康熙「未亡人」的安葬事,谕旨内文有一段说:

今日总管等所奏易贵人之事,似此贵人入陵尚可。陵内关系风水之地,嗣后尔等宜加意斟酌,如曾奉御皇考之贵人尚可。若随常加封者则不可。

易贵人的族籍不明,可能是汉族或包衣,她未曾生育子女,雍正六年(一七二八年)逝世时,享年七十多岁。由此可知确有不少有过性关系而地位不高或根本未加封的宫中女子最后没有葬入康熙陵园,但是她们确曾与康熙发生过性关系。康熙皇帝一生的妻妾绝对多于五十五人,反观整个清朝历代帝王的婚姻情形,据史料记载,他们的娶妻纳妾的数量约如以下数目:

努尔哈赤共有妻妾十六人或略多。皇太极共有妻妾十五人或稍多。爱新觉罗.福临有称号的妻妾十六人。雍正皇帝胤禛仅有后妃八人。乾隆皇帝弘历有后妃等妻妾四十一人。嘉庆颙琰见于史册后妃妻妾的为九人。道光皇帝旻宁妻妾约二十三人。咸丰、同治、光绪皇帝载湉以及宣统皇帝溥仪妻妾数目多不超过十人。

据此可知:康熙皇帝的后妃人数之多实居清朝诸帝之冠。尽管有人说古代帝王有浓厚的享乐思想,而康熙一朝统治期长,故其妻妾亦多。这番解说虽有可信之处;但康熙的继承者雍正则仅有妻妾八人,而其孙辈被民间视为「风流荒淫」乾隆皇帝的统治时间(包含太上皇三年)较康熙享国期更长,却也只有妻妾四十一人,总数都比康熙为少。康熙如不好色,如何对纳妾的兴趣如此之大?而且有不少的妾是在他晚年入宫的。在中国古代社会中,特别是以道学家自居的康熙到了晚年,一而再、再而三的纳妾,能说他不是一个好色之人吗?

晚年得宠的嫔妃大多是汉人:

康熙生于顺治十一年(1654年),死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终年六十九岁。八岁继位,四年后大婚,当时他的实际年龄是十一岁又六个月,其后又娶妾多人。康熙六年妾马佳氏为皇帝生下头一胎男丁承瑞,第二年另一妾张氏又生下一位长女,直到康熙五十七年妾陈氏还为皇家生下一男胤禐。由此可见康熙的婚姻生活,前后一共延续了五十七年(从大婚到死亡),而他到六十五岁时仍有生殖能力。

另据学者杨珍的分析说:康熙三十九年(一七年)以前,有二十三位后妃为皇帝生下四十四名子女,其中满洲籍的妻妾十八人,生育子女三十七人。汉族籍的五人,生子女七人。若按百分比言,前者占有百分之七十八点三,后者占十五点九。康熙四十年以后,又有九位妃嫔为康熙帝生下子女十一人,其中满洲籍的妃嫔三人,占百分之三十三点四,生育子女三人,占百分之二十七点八;汉人妃嫔六人,占百分之六十六点六,生育子女八人,占百分之七十二点九强。据上可见:康熙当时已对汉籍妃嫔有「宠幸」高的趋势了。

若再看看康熙五十年(1711年)以后宫中生育情况,竟发现只有五位妃嫔为皇帝生下子女五人,而其中汉籍妃嫔占四人,生子女亦有四人,百分比高达八成,杨珍教授更强调说,「可见,这一阶段和康熙有性关系的妃嫔,汉人已经处于优势,她们并非汉军八旗,而是清一色的江南女子」。

康熙教训他的儿孙时,一再的提到要「清心寡欲」与「寡嗜欲所以养精」,这些养生之道似乎他自己根本没有实行。直到晚年仍不断的召江南年轻貌美女子入宫,并为他生下子女,可见他的反而性欲不减,谁又能说他不好色呢?

说起江南女子入宫,本文前面曾说到法国传教士白晋赞美康熙帝拒不接受地方官进献美女之事,甚至形容这位“圣人天子”似乎「连看都不看一眼」。事实上真实情形并非如此,因为我们在宫中珍藏的秘档中发现了一些可信的资料,足以证明白晋所言大有问题。

康熙四十八年七月间,皇帝的亲信之一,当时任职苏州织造的李煦,突然进呈一份秘密奏折,折中报告「王嫔娘娘之母黄氏,七月初二忽患痢疾,医治不痊,于七月十四日午时病故,年七十岁,理合奏闻」。康熙帝看到这份秘折之后,只批写了:「知道了,家书留下了,随便再叫知道吧!」意思是说:「你李煦呈上的秘报知道了,王家的家书暂时留下,等以后再让她(王嫔)知道吧!」王娘娘的生母家姓黄,住苏州境内,这件事又有关宫闱秘闻,只有由李煦这样的亲信官员向皇帝报告了。

另外从康熙朝宫中所藏皇帝后妃妻妾的资料可知:这位王娘娘曾为康熙帝生过儿子,即胤禑、胤禄、胤祄。年长的胤禑生于康熙三十二年,王娘娘当时约二十岁。康熙帝曾在一六八四年与一六八九年,即康熙二十三年与二十八年南巡江浙,是他六次游玩江南的头两次。他每次南巡都经过苏州等江南名城,从胤禑的出生时日看,王娘娘可能是第二次南巡时带回宫中的。杨珍教授所说康熙晚年在宫中得宠的妃嫔多是汉人,而且「是清一色的江南女子」。这一看法确非臆测,因为从皇家《玉牒》、《爱新觉罗宗谱》、《清史稿?后妃传》、《清皇室四谱》等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相关的史实,如 :

汉人高氏,于康熙四十一年九月生皇子胤,第二年生一女,四十五年又生下皇子胤祎。四年间连生三个子女,足以显示她的得到宠爱一斑了。汉人陈氏,于康熙五十年生皇子胤禧。汉人石氏,于康熙五十二年生皇子胤祁。汉人陈氏,于康熙五十五年生皇胤秘。

汉人陈氏,于康熙五十七年生下皇子胤禐。另外白氏汉人为康熙生子说,有些疑点,尚待考证。

康熙五十年代以后,有如此多的汉人女子为皇帝生儿育女,显见她们是得宠的一群。在《玉牒》中有关这些汉籍女子的记录只书写她们父家的姓氏,而未记官职,表明她们不是来自汉军旗,而是出自一般普通的平民之家。由此可见:康熙南巡时确曾多次带汉人女子入宫,白晋的话不足为据。同时皇帝晚年偏宠江南佳丽,忘却了「首崇满洲」的祖训,也足以证明他好色享乐的一面。

年近古稀仍放浪形骸:

尽管白晋与李光地有文字记述康熙皇帝不好色;但是我们也看到当时的其它中外人士谈到这位皇帝欣赏女子的若干情形。康熙四十二年春天,皇帝作了第五次的游玩江南之行,回銮时他命令曾在南书房服务多年但已退休的高士奇从杭州一同陪他返回京城。高士奇在北京得到特别待遇,并很荣幸的在京郊行宫畅春园中与皇帝度过一阵吃喝玩乐的快乐时光。

有一天高士奇被「召近膝前,许久言及西洋人写像」事,并出示了两幅画像,对高士奇说:「有两贵嫔像,写得逼真,尔年老,久在供奉,看亦无妨。」皇帝显然向他忠心的老部属炫耀娇美贵嫔像的。高士奇年纪既老,又多年在皇帝面前服侍过,给他看看是无妨的。当然这里也透现出了康熙的伪君子形象。 另外还有一位在康熙末年来华的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Matteo Ripa),他的写实画画得很好,得到康熙的赏识,因而命他在内廷服务,后来更叫他到热河避暑山庄去实地画三十六景图。马国贤在雍正初年回欧洲,着有《清宫廷十三年回忆》一书,书中有一处记述康熙与妃嫔们在热河玩乐的情形,甚为逼真,兹摘录如下:

在热河避暑山庄,我(作者)住在一处带有小花园的临湖房屋中,湖的对岸是座别墅,陛下经常由一些妃嫔们陪同,在那里读书学习。…… 通过纸窗的孔眼,我看见陛下在阅读写字,……有时候,陛下高高的坐在一个形同宝座的位子上,观看他所喜爱的游戏。几个太监侍立于侧,宝座前方地毯上,聚集着一群妃嫔。突然,陛下将假造的蛇、癞蛤蟆及其它令人憎恶的小动物拋向妃嫔中间,她们跛脚疾跑,以求躲避,陛下看了十分开心。……还有的时候,陛下佯装想得到长在树上的果实,于是让妃嫔们到附近小山上摘取,在他的催促下,可怜的跛子们争先恐后,叫嚷着朝山上奔去,以致有人摔倒在地,引起他的开怀大笑。陛下不断创造出这样的游戏,在夏日凉爽的傍晚,尤为常见。无论在山庄或住京城,陪伴他的只有妃嫔与太监。依照世俗的观点,这种生活无疑最为幸福,但在我看来,却是最淫猥的生活方式之一。

马国贤是天主教徒,他认为康熙的某些生活方式是「可鄙的」,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康熙的这些行径,显然说明了他离开京城之外,离开了文武百官,在偏远的行宫中放浪形骸的与小妾们痛快玩耍。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如不好色,哪有如此的兴趣?另外附带的要一提的,杨珍教授认为马国贤笔下的「跛子」应指当时缠足的小脚汉人女子,这种解释应是正确的,由此更可证明康熙晚年确实宠爱了一群汉族女子,可能是一群江南佳丽。

纵欲导致健康情况恶化:

康熙的好色似乎也可从他的身体状况方面看出一些端倪。《清史》中描述说康熙年轻时「筋力颇佳,能挽十五力弓,发十三握箭」;「天禀甚壮,从未知有疾病」(当然有夸张的成份)。不过到他五十五岁的康熙四十七年以后,情形大有不同了。

在该年的十一月中他在川陕总督齐世武的一份请安折子上批道:「自尔去后,朕体渐弱,心跳加增甚重。……目下想是无妨,只是虚弱。」同年十二月,他在直隶总督赵弘燮的奏折上也透露了类似的消息,说他「气血不能全复,甚弱」、「气血尚弱」。

第二年初病体似乎恢复了一点,但「还瘦弱些」。而且这一年康熙皇帝一反常规,大喝西洋葡萄酒,因为他听了欧洲传教士的建议,「每日进葡萄酒数次」,相信洋酒「乃大补之物」,可见皇帝为治病才大饮酒的。据说日饮葡萄酒后,皇帝「甚觉有益,饮膳亦加」;不过到康熙五十年底,清廷按例举行每年一度的天坛大祭时,他的身体又有问题了,大臣们再三奏阻皇帝亲自主持。皇帝却认为如此重要大祭典,「必亲祭方展诚心」,坚持要「亲诣行礼」,但也说出「行礼时两旁少为扶助亦可」。

当年康熙皇帝刚满六十岁,体弱情形已可见一斑了。

康熙五十六年皇帝的身体愈见衰弱,五月间他说:「至今朕体未见甚子,行走需人搀扶,甚虚弱。」十月他更坦诚的告诉大臣:「朕近月精神渐不如前,凡事易忘,间有怔忡之疾,每一举发,愈觉晕迷。」不久以后,皇太后病逝,康熙皇帝的病情更加重了,他到内宫向皇太后棺木行礼时,「乘软舆,脚背浮肿,不能转移,用手帕缠裹,才能转动」。第二年春间,他也不否认他的身体已「羸弱已极,仅存皮骨,未觉全复,足痛较前稍愈,步履犹艰」。他又提到他当时「手颤头摇,观瞻不雅,或遇心跳之时,容颜顿改。骤见之人,必致妄起猜疑」。

尽管康熙皇帝病重如此,他的性生活似乎一如往常,因为第二年二月贵人陈氏还为他生下最后一个男婴,排行第三十五的皇子胤禐,可惜这位皇子出生后即夭折,可能与皇帝年高体衰有关。

总之,康熙皇帝低婚龄、多妻妾,对身体本来就是不太好。尤其到了晚年健康情况变坏时,若再贪恋情欲,对身体必然会产生不良影响。

晚年他手颤、头晕、目眩,照中医理论的解释,绝对是肾虚阳衰之征,也是一个好色之人的通常遭遇。康熙是一位略晓中西医理医药,他又从儒佛道三家中汲取了很多养生之道,可惜「知易行难」,否则的他的寿命必然会更高些,不致在六十九岁就辞世。

现代的学者写作的康熙皇帝专书、专论确实很多;但揭示他是一个好色的君主的似乎还少见。这篇小文只是想真实的描述这位著名帝王真实生活一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