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七岁时,还在上小学二年级,放假在家,那时家里大都没电视,写完作业后,纠集了几个伙伴一起玩,儿时的游戏无非是捉迷藏、玩弹球之类的,大家也玩腻了,于是提议探险,有的说爬山、有的说去游泳捉鱼,经过激烈商讨后,我们一致决定去一个神秘的地方----地道。开始真正勇敢者的游戏,男子汉的游戏。

地道是深挖地,广积粮时的产物,比起电影中地道战的地道,我们那时的地道可以说是非常坚固的,性能也更加卓越,我们家属区很大,于是地道蜿蜒曲折的有几公里,基本上五六百米就会有一个地道口,就在我家十几米的地方就有一个地道口,非常方便,以前听大一些的人说过,下面阴冷潮湿,还有许多吓人的故事,心里不免嘀咕着,今天大伙儿决定一起去看看,于是大家都忙碌着去做准备工作去了,并约定一会儿在地道口集合,我只好低头回家,想着怎么来应付父母。

那时的我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在学校每次考试都是顶尖的,可因为贪玩不遵守纪律,一直没当上班干部,这事让家人经常的说我,不过倒是拉拢了一群伙伴,他们和我在一起玩也有了正当的理由,我学习好倒成了大伙一块玩的最好掩护.我赶回家中,给父母留下了个纸条当然是不敢说去地道,只是说出去玩了,算是给家人打了个招呼。这是父母的规定,不管去哪,要提前说,经同意后才能去做,父母不同意是坚决不能去的,遇到今天这种情况是要留条在家,最起码让家人知道我的行踪。父母的话是一定要听的,父母要在家是肯定不会同意去的,说到底地道里还是不安全,大人们都不会去,何况我们这些孩子,不去的话是一定让伙伴们耻笑的,以后都会落下个胆小鬼的骂名,于是就只好对家人第一次撒谎了,心中因此而感到很是不安。

地道里是没有灯的,这是最麻烦的,也是必须解决的事,那时手电筒家家有,等我好不容易找到时却发现没有电池,原来大人为了不让孩子玩,其实是怕浪费电池,一般都是晚上需要时再放好电池用的,蜡烛倒是不少可是不能用,在地道中是要走动的,何况听说下面风大,一晃动就会灭掉。在解散时,有一个曾经去过的伙伴,告诉我们多带油毡纸,油毡纸就是房顶用来防雨的,上面厚厚的涂着沥青,现成的是没有只好从房上撕了。也不敢多撕,急急忙忙胡乱扯了两块就跑向集结地点了。

等我赶到时,没几个人来,慢慢的陆续来了六、七个,又等了会儿,还不见其中三人,就决定不等了,大家就调侃着,明天一定当面羞辱一番,我暗自庆幸着,为自己英明的决定而长出一口气。我们迈步走向地道,在下到十几个台阶后,有一个九十度的拐角,从阴森的地道内传来阵阵凉风,大伙就在此处停了下来,借着还能看见的光亮,开始点油毡纸,因为有风,而油毡纸也的确是不好点燃,点了几次都没点着,还把一个人的手烫伤了,呲着牙,不断地往受伤的手上吹着气。大家又折回来,找了一些废纸,先点燃纸,然后在熊熊燃烧的火苗下,点着油毡,总算是点好了,从冒着浓烟的油毡纸上,不时往下滴着油,呼呼带着响,我们不敢浪费,就点了两张一尺见方的,用根棍子挑着,三四个人一堆,相互簇拥着慢慢下了台阶.

宽四米地道四周是用石块垒的墙壁和地面。从墙缝中还向下滴着水,旁边长满青苔,选择好方向,一点点向前挪着,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我们一个个四处张望着,走了一会儿后,在前面不远处,有几间仓库,我们一涌而进,随后就听见刺耳的叫声,在最里面摆放着几口棺材,其实是有人买的寿材,没地方放,又不能摆在家里,就堆放在这了。但那时只知道是装死人的,认为里面可能还会突然间蹦出个什么来,吓得大家急忙往外跑,还挤在门口推攘着,差点将火挤灭,一个个哆哆嗦嗦,四肢发抖,往回走太远了,前面不远应该有个出口,于是大家硬着头皮,壮起胆子,向前走去,越往前走,就越潮湿,四周的滴水,在地道两侧形成小股的流水,在走了几分钟后,大家停住了脚步,原来前面不再是石地,而是淤泥,满地是一团团的红色蚯蚓,还有数不清的蚊子,有十几米长,我找来一块大石用力扔去,只听扑通一声像是掉进水里,四周溅起很多的淤泥,而石头很快就被淹没了,成群结队的蚊子被惊动,不安的在四周嗡嗡盘旋,要不是燃烧的油毡,我们就会被蚊子吃了的感觉,大家互相看看,这已然成了沼泽地了,现在想来都很佩服自己,那时我还未满8岁,一群同龄的孩子,经历了这样的事,不免有些害怕,那是再所难免的,而当时的情景,我还能指挥大家,就不简单了,一声令下,大家只好往回走,因为所剩油毡不多,我们加快了脚步,谁也不愿落在最后,最后的人其实总会觉得背后有东西,于是争先恐后的都跑了起来,在跑了一阵儿后,都停了下来,原来想着用不了很多的油毡,因为我们开始的缓慢和浪费,再加上没想到还会要返回,竟然没有了,看着最后巴掌大点的火苗的渐渐燃尽,我们的心也就提了上来,黑暗带来的恐惧和无望,一点点侵蚀着我们,四周安静的连滴水声都听得很清楚。渐渐适应黑暗之后,有人提议摸索前进,于是大家手拉手摸索着,扶着湿化冰冷的墙壁,一点点向来时路前行,肚子这时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看来应该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很多人后悔起来,相互责怪起来,在一片吵杂的人声中,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小名,我制止了大家的的争吵,仔细听着,果然,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叫我,是我爸爸熟悉的声音,我已经看到手电筒的光亮,我忙回应着,这时大伙一起随着我呼叫着,我看见我父亲和另一伙伴的父亲跑动起来,渐渐接近,我扑了上去,紧紧抱住爸爸的脖子,任凭爸爸的责怪,和在我屁股上不痛不痒的拍了几下,闭着眼被抱着出了地道。原来父母下班后,看过字条,等了很久,不见回来,就出门寻找,在追问那三个没胆量的伙伴后,才知道我们的踪迹,于是才有我们被救的事情,天已黑了,回到家,妈妈在热饭菜,我洗净被烟熏得乌黑的脸,换了衣服,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当时的感觉就是,光亮的家的感觉真好!第二天,我们没羞辱那三个没有去的人,他们见了我们躲的很远,只是在不安的看着,我们向他们招手,于是又都是朋友了。

在这之后我再也没去过地道,一想起那天的经历就会浑身不舒服,后来,因年久失修,引起地面塌陷,就动用大型土方设备,把地道整个给填埋了,并且封印了那段回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