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七十三节 秣马厉兵——工厂谍影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一月二十八日 延安 社会部监狱


“谁给张思齐房间里面装炸弹的?老子要他的狗命!!”高大全团长抱着一挺挂着100发容量的弹链盒的通用机枪冲进了审讯室,说起这个高大全来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北京辅仁大学历史专业毕业的他是七十八军某精锐团团长,作战勇猛,战术诡异。该团系高新技术试点团,成立的时间不长,所有士兵要求有高小的学历,营以及营以上军官要求高中学历。专门装备新武器,摸索新战术,然后在全军推广。该团偶尔也被派往当尖兵去打硬战。该团归李向阳直接领导。高大全与红星工业实业联合体四位厂长私交甚好。


这不,就连审讯室门上挂着小拇指粗细的铁条弯成的铁链,居然都被他一脚踹开了。后面跟着几个穿着最新式的黄色荒漠迷彩服的士兵,有一个士兵手中更是夸张的拿着一门40MM的榴弹枪。


案子已经破获,高团长已经听到消息了。他打听到张厂长已经到看守所,与嫌疑人见面,他不顾一切的带着特务连冲了进来。关押林秋音的看守所级别不低了,但是高团长带着他的特务连,费了点工夫,放倒几个人,还是闯进来了。


看守所的政委这时候又进来了,唬着脸问:“怎么回事?”高团长转过去,政委马上脸色变了。“连长,怎么是你?”“哦,刘指导员啊,这个婆子在张厂长的房间里安装炸弹。我来要她的狗命的。”高团长恨恨的说,感情这个政委原来是高团长以前的指导员。小小的审讯室里插针的地方都没有了,一时气氛十分尴尬。


“高团长,这位领导,”张思齐发话了,“给我点时间和她单独说说话可以吗?”“这个`````”高大全十分了解张思齐沉稳,谨慎的性格,他对看守所的政委说:“帮了这个忙吧!”政委脸色变了变,点了点头。高团长摸了摸腰间,那里是一支德国的驳壳枪,他停了一下,又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美国产的M1911自动手枪,打开保险,顶上子弹,放到张思齐的手里,“张厂长,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开枪,哪怕是没打着,只要我们一听见枪响,马上赶过来,就是天王老子也揍扁了再说。”高大全把他自己收藏的美国手枪放到张思齐的口袋中,骂骂咧咧的走了。政委满怀心事的对旁边的人说,要打开监听系统。而最先陪同张思齐来的那两个社会部干部,则不打算走,张思齐也乐得避嫌。


“林秋音,你的大作我已经欣赏过了,天才,绝对的天才。”


“厂长``````”


张思齐举起了手,打住了她的话头,“不过,我就是想不通,那个炸弹,水银的水平开关已经是一个十分好的创意了,你为什么还做得那么多漏洞?你就不会用不发出声音的定时装置吗?”


“厂长,我知道,我设计的那一个炸弹,你一定会发现的。”


“这么说,你是摆明的要我发现?”


“恩,是的。”


“以前我自命不凡,到现在和厂长比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卑微和可耻。在别人和自己的选择上,我虽然也怀着同情别人的心,但是,我心里始终是放不下自己,小时侯,父亲,母亲,奶奶对我和妹妹的疼爱,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后来,家人失散,妹妹被杀,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仇恨。到了延安,我才知道,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心中完全没有自己,只有别人的人。刚看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一个花花公子,叼着德国的烟斗,烟草是德国手工加工的。到了后来,我才知道,你已经放弃了在德国的汽车,别墅,来到了陕北的窑洞里。你和工友们一起吃,一起工作,你没有任何的特殊,这个,你逃不出我的眼睛的。有一次,你的生活秘书为你做了肉丸子,你一颗都舍不得尝,背着秘书,到了工厂的儿童保育院,把肉丸子半颗半颗的夹在了孩子们的碗里。后来孩子们太多,肉丸子不够了,你就用勺子把汤舀到了孩子们的碗里。最后,你拿着一个连渣子都没有的空碗,盛了一碗白饭,使劲的拌了拌,才吃了起来。我看你吃得心满意足,吃得好香。你平时烟不离口,但是,有一天,我觉得你的烟味道古怪,后来,我偷偷打开你的烟盒子,才发现,里面是干黄豆叶子。”


“你完全可以下毒的。”


“我知道,可是,可是,我实在下不了手啊,以前日本人告诉我,你们共产党人个个是欺民霸色的黄克功,我到了这里才知道,是我妹妹先出言不逊,侮辱共产党,黄克功才开枪的。而且中央的裁决没有半点偏袒。到了汽车厂,我才知道,传说中的土八路,除了有会打仗的,有会讲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原来还有如此卓越的工程技术人才。张厂长,刘副厂长,吴副厂长,都不比我崇拜的几个教授要差。看着延安的宣传,我知道,其实,日本人并非给我复仇的天使,而是凶残的恶魔,他们是一群没有人性的家伙。我多想成为一个清白的人,和你们一起,投身革命。但是,我做不到,黄克功,我已经原谅他了,共产党,我也信任它了。可是,我的母亲还在日本人手里啊。”


“我无法真正的帮助你,我很自责。”张思齐很无奈的说,这个时候他居然都有亲自跑去找武太行请求武太行帮忙的想法。


“这也是我唯一怪罪你的地方,既然命运让我遇到你,让我崇拜你,你为什么不能帮助我?为什么?”


晶莹的泪水从张思齐的眼眶中静静的滴落,他习惯性的衔起了烟斗,猛然想起他抽黄豆叶子的隐私被人发觉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这在林秋音眼中早看出来了。“厂长,你抽吧,黄豆叶子挺香的。”而张思齐把烟斗放在口袋里。低头的时候,看见了高大全给他的手枪,他拔出枪,卸了弹夹,退了子弹,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人,都是有感情的,如果连家人都可以抛弃,那或者是已经冷血,或者是受到了更加强烈的威胁和鼓舞。生活中隐藏着巨大的苦难,世界本不公平,而由谁去承担苦难,只能听凭残酷的命运没有由来的恣情安排。最令人不解的是,苦难的承受者往往是无辜的人。这个,就让命运的居心变得不可捉摸。对于无辜的不幸者,其他人的态度又是如何呢?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还是道义的同情?抑或是愿意用生命去救赎别人? 这除了个人的主观意愿之外,还有个人的能力。正如全世界的黑暗,也无法诅咒一支蜡烛的光明。而第一个点亮蜡烛的人,往往是甘愿燃烧自己,让后来者看清楚以后的路的人。通常,习惯了在黑夜中生活的人们,第一次看到光明的时候,反而还会抱怨它的耀眼。而只有等到人们知道思考,知道光明于黑暗的好处与必要性时,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寻找光明。这个时候,那个第一个点亮蜡烛的人躯体,已经焚化成了历史的尘埃,只有人们在世代相传中口述着他的名字。愿意,而且能够帮助别人的人,是伟大的。在一个新的,陌生的黑暗中,第一个点亮了蜡烛,找到了路,告诉别人该怎么走的人,无疑是最伟大的。而他的结局则通常是悲剧。而捂住黑暗,不让光明照亮道路的人,则必定会消亡在光明压倒黑暗的那一刹那。莽莽洪荒,无始无终,奔波的人们,都在搜寻着能够满足自己欲望的毒药。又有几个人愿意思考,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存在?人,往往是命运的奴隶,而与命运抗争的第一要务,则是活着,好好的活着。这是人最容易忽视的财富,也最渴求的奢望。历史已经无法改变,一个人,无论多么不甘心,不管是忏悔,弥补,还是思索,活着,都是最重要的前提。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放弃你的生命,那么,你也要在放弃的前一秒钟好好活着,把你的经历,想法和心愿告诉活着的人,让他们去思索,如果你的心愿是出于好的动机,他们会帮你完成的。”


“我知道了,厂长。”


“还有什么事情吗?”


“厂长,你带了口琴吗?”


张思齐一愣,“怎么?”“我还想听你吹一吹口琴!”“这个``````”他以询问的眼光望向那两个干部,其中一个人点了点头。而此时此刻,张思齐自己却犹豫了,那把口琴是惨死在日本轰炸下杨老师送给他的,决无用这把口琴给日本间谍吹奏的道理,哪怕她是被迫的,而且他平时也不会把口琴放在身上。但是,他又实在无法拒绝一个命运凄惨的女孩子的要求。他跑出去,问这个问那个,好在这个看守所里有个人有把口琴,张思齐顺手给借过来了。


“想听什么?”“合十,好吗?”“可以。”《合十》是张思齐和厂子里几个文艺积极分子一起填写的。曲子里有德意志音乐的欢快,简明,乐观的风格,又有离别时的憧憬与淡淡的忧伤。合十,本来也是宗教动作,用于祈祷。应该是林秋音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愿意为自己祈祷一回吧。如此的歌名,加上如此的歌曲内容,似乎是专门为今天这个场景而设计的,这让向来敬鬼神而远之的张思齐也不由得相信有宿命的存在。



下雨天是上帝灌溉花草

刮风天是树叶在玩闹

时间地点如何安排才恰巧让我们遇到

一朵花心中也有个城堡

一棵树也梦想参天高

二十岁我还不算太老

梦一场正好

谁说前世我不是一个海妖

用歌声把水手迷倒

谁说闯进住满精灵的树屋

我的歌声不如布谷鸟

谁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离别不如从来没遇到

明天我在天涯你在海角

我也只会记得你的好

相遇 知交 陪伴有你就好

哭泣 欢笑 为你合十祈祷


林秋音的歌声很动听,在吹口琴的时候,张思齐心中翻起一阵阵的波澜,她是天才,她也是笨蛋,她曾经想置自己于死地,她也是自己最相信的助手。她是一个悲惨的受害者,她也在服务于我们民族最狠毒的敌人。如果她是在为人民服务的阵营里面,那她蕴藏着多大的战斗力啊!一切假设归于枉然,张思齐自己也在认真的咀嚼着他自己的想法,“人,往往是命运的奴隶,而与命运抗争的第一要务,则是活着,好好的活着。”我生产出了装甲车,就能让我们的士兵活着,我和高士其的制药厂合并,给他帮助,不给他桎梏,让他生产出更多的药,更好的药,我们的士兵就能活着,刘光志的火炮工厂生产出更好的火炮,消灭了侵略者,我们的民族的同胞就能活着,吴梯青生产了更好的电台,收音机,我们的同胞就能更加好好的活着!!一时间,张思齐感觉到了久已陌生的顿悟的感觉。心中诸多困惑的问题恍然大悟。


歌曲最后一个音符从口琴上飘逸出来,众人都几乎陶醉在这首美妙的乐曲中了。林秋音痴痴的望着自己尊重的厂长,良久,说道:“厂长,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一定要再当你的秘书,一定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认真工作!”张思齐瞪着一双兔子似的眼睛,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时候,废话已经没有必要,张思齐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生活方面的问题,就离开了。出门的时候,他把高团长的手枪还给了他,没有说多话。其他人看见他的神态,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张思齐没有时间去多愁善感,担子压得他每天恨不得有25个小时,探监后的第三天,延安出版的《新华日报》上刊登头条:日本帝国主义潜伏间谍伏法。张思齐这时候,连分心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在把本次的整个事件的脉络,整理思考。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中共中央社会部首席技术顾问并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


同日 延安 延安留守兵团司令部


“向阳,小林的父母救出来了?”


“嗯。”


“她父母现在在哪里?”


“江副军长有安排,他们很安全!”


“很好,张秋那里不是缺一个副手吗?”


“明白!”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