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的间谍战 五 潜返菲律宾 3,“行星”特遣队乘潜艇在内格罗斯岛南岸登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9/


经过3个月的训练,“行星”特遣队出发的日子临近了。作为此次冒险行动严密的安全措施之一,维拉莫少校也没有得知确切的出发日期。在11月底的一天,战士们接到命令:穿上粗棉旧裤,准备登上停泊在布里斯班河上的一艘潜艇。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抱怨声,因为当他们登上敞篷货车时发现,车上满载的器物正是一个星期前他们自己放置在防水箱里的那些东西。

白天,特遣队员们像真正的搬运工一样劳动,经常进出“句鱼”号(Gudgeon)潜艇,每次都用力拖着那些防水箱。蓝色的粗棉布工作服犹如一道屏障,避免了不少怀疑的目光;不同于正常搬运工的是,在“鱼”号准备起航时,他们几个人全都不见身影了。

从潜艇驶入公海时起,这6个人便开始过上了新的“隐匿”生活,而且拥有了新的身份。耶苏·维拉莫在AIB情报局的代号为W-10,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拉蒙·海南德兹;他的副手鲁道夫·伊格那西奥(Rudolfo Ignacio)成了卡尔·诺伯,而他在AIB情报局的代号是J-20;无线电通讯员爱米罗·昆多(Emillo Quinto)变成了朱安尼托·德尔·罗萨里奥;德尔芬·柯特斯·余·西柯(Delfin Cortes Yu Hico)的新名字叫朱安·德 ·耶苏;帕特里西奥·尤吉(Patricio Jorge)成了米森特·雷斯;而多米那多·马里克(Dominador Malic)成了德尔麦西奥·坎托·麦西拉格。6个人都有在部队服役的经历,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换上新的“工作服”后,他们就是脏兮兮的农民了。

1943年元月第一个星期的一个夜晚,繁星闪烁,“句鱼”号在内格罗斯岛南岸的一个地点停了下来,内格罗斯是一个位于菲律宾中心的岛屿。潜艇从潜望镜中看到了岸上的灯光。第二天晚上,“句鱼”号靠近了另一个登岸地点数英里处的地方。这一次,海岸上似乎一片空旷——从潜望镜里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

此时潜艇浮出水面,队员们正准备放下三艘皮划艇(raft)——其中两艘坐人,每艘坐三人;另一艘由前面的船拖着,船上只装奎宁、维他命、药品、香烟以及糖果,这些东西都是分发给游击队员们的。突然,有人发现其中一艘皮艇被刺破,充不了气。维拉莫迅速作出决定:供给游击队员的物品留在“句鱼”号潜艇上。

6名队员很快就分别挤上了两艘皮艇,连同带上皮艇的还有各自的随身武器、一架无线电设备、密码和现钞。当船航行到距离岸边一半路程的时候,维拉莫突然发现了一个令他惶恐的影像:不远处有一艘板卡(banca;当地一种有舷外支架的独木舟)的模糊轮廓。船上3个黑影会是谁呢?是菲律宾人还是日本人?队员们顿时紧张起来。“继续前行。”维拉莫小声命令。

维拉莫快速运转他那敏捷的思维,该如何应对这一意外情况呢?如果他和队员贸然朝小船开火,枪声必将惊动岛上一英里内的日军。小船上的人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两个皮艇,因为那艘身份不明的小船开始迅速驶离开他们,须臾之间便消失在漆黑夜色中。

维拉莫和他的士兵们尽管谁都默不作声,但每个人都明白:小船上的那些人可能会将有人闯入海岸的警报传播开来。掉头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几分钟后,皮艇停在了沙滩上。掩藏好皮艇后,他们穿过漆黑险恶的丛林,悄悄地向内陆进发。周围怪异的鸟鸣声更使他们倍加紧张。

在天亮前几小时,特遣队队员们稍做休整,睡了一小会儿。天亮后,他们继续沿着一条长满茂密植物的小路艰难地向前跋涉。忽然,附近传来一声喊叫声:“站住!”所有行进中的队员们都被惊呆了。埋伏在路边灌木丛里的至少有3个人。维拉莫知道,枪口一定正对准他。

多米那多·马里克怀着这些人是菲律宾人的希望,用当地方言大声喊道:“我们是朋友!”如果对方是日本人,那么子弹定将迅速扫射过来,然而接下来却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之后,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你们跟我们来吧。”维拉莫和战友们仿佛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他们现在才知道,在海湾发现他们的那些人并不是日本人,但他们也有可能是侵略者的走狗。

特遣队员们乖乖地把双手放在后脑勺上,在那些人的押送下走了大约半英里路,来到了一个村庄。在那里,维拉莫被带进了一个用棕榈和竹子搭成的房屋,在屋里他见到了一个满脸严肃的老人。这位老人叫马丹巴(Madamba),是村子的首领。双方都疑心重重,谁也不相信对方。

过了不久,几个带着武器的菲律宾人来到了老者的身边,紧接着他们就七嘴八舌叨唠起来。维拉莫感觉到这些当地人正在讨论是否要处决他们。随后,马丹巴站了起来,走到维拉莫前,仔细观察他的主要面部特征。最后,马丹巴用这位“行星”特遣队首领听得懂的方言对他说,很荣幸能作为主人接待他这位著名的菲律宾民族英雄耶苏·维拉莫。

维拉莫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位长者和他的那帮人并非他先前想象的那种与日军相勾结的人,相反,他们痛恨占领自己国家的人,是一群菲律宾爱国战士。原来,在当面接触之前,仅从野外那远远一看,马丹巴刚开始也认为,这位特遣队指挥官和他的队员是日军派来侦察他们村庄的间谍。

维拉莫得知,这位长老是从《马尼拉论坛》(Manila Tribune)上刊登的一幅麦克阿瑟为他这位少校颁奖的照片上认出他的真实身份的,这让维拉莫感到十分惊奇。如今这幅新闻图片虽因时间已久而发黄了,但它一直挂在马丹巴家中的墙上。在这段苦难的日子里,他被当作是菲律宾希望的象征。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维拉莫和马丹巴进行了长谈,并对他提供的建议给予了充分信任。马丹巴建议,维拉莫还不宜四处活动,因为他太为人所熟知了。岛内很多哨卡都贴着他的新闻照片,下一次要是被辨认出来可能就没那么走运了,况且,如果当地人认得出他,毫无疑问,日本宪兵队也同样能认得出他。

维拉莫意识到长者说的是大实话,但此时的他不能躲在村子里,他不能放弃自己的计划——“行星”特遣队渗透进马尼拉就是为了建立间谍情报网的核心部分。在与马丹巴和其他人友好地道别后,特遣队继续向丛林前行,他们要找一个地方建立起自己的大本营,这个地方不能让那位长者和他的部下知道,因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能成为叛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