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四,杨森二十军激战上海蕴藻滨(四)

何允中 收藏 5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size][/URL] 杨森把自己的军部设在南翔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这里距炮火连天的前沿阵地不足十公里。白天,杨森呆在军部,一到夜里,便乘车顺着满是弹坑的公路颠颠簸簸到前沿指挥。十月十五日上午,杨森同副军长一道拿来铁锹,同卫兵一起整理指挥部的工事。忽然,电话铃响起来,值班参谋来报告,集团军总司令薛岳将军来电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杨森把自己的军部设在南翔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这里距炮火连天的前沿阵地不足十公里。白天,杨森呆在军部,一到夜里,便乘车顺着满是弹坑的公路颠颠簸簸到前沿指挥。十月十五日上午,杨森同副军长一道拿来铁锹,同卫兵一起整理指挥部的工事。忽然,电话铃响起来,值班参谋来报告,集团军总司令薛岳将军来电话。

杨森拿起电话,“杨军长吗,我是薛岳。三十二师在顿悟寺的阵地失守,着令你部务于明日重新占领桥亭宅顿悟寺阵地并坚守之。”杨森放下电话,心里一紧,眼前浮现出顿悟寺阵地的影子。

此地是约有八百米长的一段小丘,虽然坡度不大,小丘不高,但在长江三角洲的平原上,却是两军必争的一处制高点。为了争夺这片土地,友邻部队的一个团与敌人战斗了几天几夜,十之其九已经倒在阵地上。现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一棵树,一根草,全是一片烧焦的凝血土地。顿悟寺是一座在江淅一带常见小庙,早己被炮火轰垮,成了一堆断垣残壁。顿悟寺阵地的东侧和大场阵地相连,如果顿悟寺阵地失守,日军立刻便可截断东西两个集团军的联系,并从侧后方包围我大场中央主阵地。

占领顿悟寺阵地的是日军近卫师团的一个大队,现正在巩固阵地,进行补充,以便牢牢地把这片地区控制住。

顿悟寺阵地的西侧,便是二十军的向文彬四○八团阵地。

杨森把任务交待给了四○八团。这一仗将不仅是二十军千里迢迢奔赴抗日战场的第一仗,也是川军二十万人马出川来的第一仗,而且是一场攻坚硬仗。只能打好不能打坏,打得好,我杨森脸上贴金,不仅二十军好看,我川人脸上也有光采;打得不好,杨森自然知道,后面军法无情!

当夜大雨滂沱,乌云密布,这片烧焦的黑土地已成一片泥泞。杨森赶到前沿,召集旅长杨干才和团长向文彬分析敌情、商量战术。杨森决定夜间冒雨突击,不利的天气或许敌人疏于防范,反倒会变成有利的因素。向文彬充满信心,决定利用他的拿手战术,两个营分两波次轮翻冲锋,交替掩护。战术决定后,向文彬带着他的营连长在大雨中乘薄暮侦察敌情和察看攻击路线。士兵们磨快大刀,擦拭好武器。个个都换上一双新草鞋,草鞋底子特别粗糙,这东西在雨天路滑时,不易打滑,管用。

入暮后,部队进入攻击位置,二线部队进入前沿。杨森请求集团军炮火支援。一阵炮火急射后,不等敌人的炮火还击时,向文彬命令:“吹冲锋号!”随着号声响起,向文彬亲自带领一营在大雨中像一阵风冲向敌阵。瞬间,敌人清醒过来,数十挺机枪一起吼叫,黑暗中枪口喷出的火舌特别耀眼,来回摆动,泼出阵阵弹雨。冲在前面的一营迅速抢占地形,组织火力压制,手榴弹不断在敌人的工事内爆炸,掩护二营前进。

杨森拿着望远镜,焦急的注视着前方,黑暗中只能凭手榴弹的爆炸声和闪起的火光来判断战场的进展。今晚的这一仗,就像专门为他杨森搭建的一个舞台。舞台上的演员是向文彬和他的二个营,舞台下导演是杨森。十几公里的战线除了顿悟寺战场枪炮齐鸣、杀声震天外,竟全面沉静,无一处有枪声。双方的指挥官和握着枪的士兵似乎都在全神贯注地观看这一台演出。

杨森不断地派出传令兵打探战场的进展,从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枪声来看,战线在向前推进,隐隐传来的喊杀声也渐渐远去。天色快微明的时候,传令兵传来消息:我军攻占顿悟寺阵地,正在巩固之中。杨森的脸色顿时舒展开来,立即传达军事委员会命令,着升向文彬为上校团长。

可是日本人并没有让杨森舒心多久。天刚亮,几颗观察气球升上天空,猛烈的炮火和飞机轮番对顿悟寺阵地进行轰炸,同时不间断地用炮火和炸弹封锁后方的增援,掩护日军进行反扑,以步兵反复冲锋。阵地上一片烟雾腾腾,飞沙走石。增援上不去,只有向团的两个营自己坚守这片阵地。幸好敌人遗留有大批武器弹药,足够坚守使用。

阵地上己经分不清战线,敌我犬牙交错,向文彬来回奔跑,依靠军号指挥部队。向文彬一向带兵严格,战术活跃,注重单兵作战训练。平时的训练,此时都发挥了实效。士兵们一听见冲锋号声,跳出战壕挥起大刀,挺起刺刀迎着敌人就上。敌人一退下,立即找地方躲避炮弹和炸弹。有时一发炮弹下来,命中我军工事的,往往有几个,十几个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工事被炸垮了,拉过尸体作掩护,继续作战。

伤员根本送不下去,伤重的,各自在那里躺着呻吟;伤轻的,手不离枪,打倒一个算一个。四连的一个姓唐的老兵被炮弹炸断双腿,向文彬命令担架队抬下去。可是话音刚落,唐老兵已经举起一颗手榴弹,一只手抓住导火拉线吼道:“谁要抬我下去,我就与他同归于尽!”,兄弟们都呆了,随即扑上去一起抱着老兵痛哭起来。战斗结束时,唐老兵牺牲在阵地上。

十六日又打了一个白天,阵地依旧在向文彬的控制之中。十六日夜,旅长杨干才命令八○三团李昭麟增援,李团在炮火下增援,伤亡颇大,终于进入阵地,同向团一道一直战斗到十七日凌晨三点钟,日军才彻底退下去了。战斗进行了二十多个小时,士兵们没有吃上一口饭。这时,四○八团才在团长向文彬的带领下,撤换下来。一千多人一个团,能自己走下来的人只有一百二十余人,其中当官的只有一个营长彭焕成和四个排长。

四○八团的战绩由旅长杨干才报到最高统帅部,委员长立刻来电再次嘉奖,着升向文彬为少将团长,发奖金六千元。向文彬一天之内由中校连升两级成为少将。

杨森说:“仗是兄弟们大家打的,官由向文彬一人升,奖金大家分。”结果向文彬同全团官兵一样,分得奖金一元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