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杨门女将多异族

杨门女将多异族


对于古代各大帝国来说,一个普遍的规律是周边文明程度较低的蛮族总是拥有相对较高的战斗力。于是帝国总是想要利用他们的战斗力去打击和对抗帝国的敌人。

为帝国所用的外族往往会被同化。于是几代之后,不但外族自己不再认为自己是外族,连原来的本族人也会因为他们的丰功伟绩而将他们方便的纳入自己的族谱。


有人说隋、唐胡气重。那是很客气了。老杨家、老李家以及他们的将军大臣们,从人种上来说,很难说就是汉朝汉人的直系后裔。至少南朝人的血统要纯正的多。从文化和文明程度上来说,似乎也是南朝人才是正统。至少南朝没有象唐太宗那样趴在老爸身上吸奶头的习俗。如果看看那会儿留下来的塑像,很多峨冠博带的官员居然是高鼻深目白皮肤的胡人。


经过三百多年的融合到了宋朝,一个新的汉族应当是形成了。而汉族传说中这个时代最出名的武将世家--“杨家将”中却有很多异族。


准确地说,应当是杨门女将中的少数民族不少。


杨门女将中最出名的是穆桂英。这位穆桂英正规史书上并没有记载(当然,田中芳树那家伙把她当了真人写进书里骗稿费蒙日本人)。但并不是没有人研究。


卫聚贤在《杨家将及其考证》一文中提出穆桂英其实来自于鲜卑大姓慕容氏。慕容氏作为古代鲜卑贵族,久有尚武的传统。欧阳修《杨琪墓志》写到:"杨琪初娶穆容氏,次娶李氏。"杨琪是杨文广的堂兄。翦伯赞在《杨家将故事与杨业父子》中指出,杨琪既娶于穆容氏,杨文广与穆容氏联姻,自然也是可能的。

穆桂英的家乡,《保德州志》说是"穆塔村"(又写作"木戈砦")。"穆柯寨" 或"木戈砦",也就是"穆家寨"、"穆家砦",北京密云和顺义也各有"穆家寨",同样传说是穆桂英的家乡。这固然反映了民间杨家将传说的广泛流行,也可能与慕容氏等少数民族在塞上的广泛分布有关。


当然,这位慕容氏是不是真的就是穆桂英很难说。但杨门女将中的另一位领军人物佘赛花可是真实的历史人物。

折赛花,生于后唐清泰年间(934年),后汉乾佑二年(949年)与杨业成婚。卒于宋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寿七十七岁。《晋乘搜略卷二十》载:“乡里世传,折太君善骑,婢仆技勇过于所部,用兵克敌如蕲王夫人之亲援桴鼓然。”

佘赛花的曾祖父曾任后唐麟州(今陕西神木县北十里)刺史,隶属李克用;祖父折从远,公元930年后唐明宗授他为府州(今陕西府谷县)刺史;父折德扆,后汉隐帝特任府州团练使。据清代兵部尚书毕沅《吴中金石记折克行碑》中记载:“折恭武公克行神道碑,在府谷县孤山堡南,叙折太君事,世以此碑为折太君碑。考折太君,杨业妻折德扆女也,墓在保德州南折窝村。”折太君即是历史上的佘太君。佘姓是后来说书人以讹传讹,用了同音字所致。


其实不论是“佘”还是“折”都不过是音译而已。姓氏考略云:折氏出匈奴折兰王之后。为古代匈奴族折兰氏、鲜卑族折娄氏所改。而五代西河郡麟府折氏是羌族折掘氏后裔,党项族;祖籍云中,远祖折华。党项族是隋唐时期部分羌族为拓展生存空间东进并融合其他当地民族演变而成的新种族,西羌是其前身。西元六世纪有羌族“莫折大提、莫折天生、莫折念生起义称王秦州;莫折也是折姓来源之一,后改为单字折姓。


虽然折氏与后来的西夏同族,但是在宋朝抗击外侮的战争中,折家英才辈出,佘赛花的弟弟折御卿和后世的折惟昌、折继闵、折克行、折可适、折可存等,皆为名将。《五代史》有折氏宗族传记。折家数代东抗契丹,西御西夏,号称 “折家军”。史称折氏“独据府州,控扼西北,中国赖之”"夏人畏之,益左厢兵,专以当折氏"“自从阮而下,继生名将,世笃忠贞,足为西北之捍,可谓无负於宋者矣”(《五代史》)。


所以汉朝的匈奴固然有归顺大汉的。宋朝的党项也并不就只有西夏一家。相反折家倒是大宋的栋梁。


穆桂英和佘赛花的族属到了传说、小说和评书里就淡化了。但是这段历史并没有消失,反而以另一种形式保留了下来。


传统的小说、评书最津津乐道的就是某武将世家的小白脸打不过敌方的女将,被敌方女将活擒,最后被逼成婚,带了女将归队的故事。在杨门女将的故事中(也包括《呼家将》、《狄家将》、《薛家将》等等),这些女将很多来自异族。例如杨门女将中的黄琼女便来自西夏,呼家将中的萧赛红是辽国公主,等等。


这类小说大多定型于明朝。有意思的是明朝出名的女将很多是少数民族。例如我们以前说过的那位北元的满都海。在普安州造反的米鲁。为明朝出力的也不少。例如抗击倭寇的瓦氏夫人是壮族。明末的秦良玉是石柱土司。现在四川的不少少数民族都在争她的族属。大致有土家、苗、侗等几种说法。


与宋朝不同的是宋朝的折太君毕竟没有真正打过什么大仗。但明朝的女将们都是真正提刀上阵的主。所以这些小说中的女将形象恐怕还融合了当时的女将传说。

呵呵,明朝的男人打不过人家,就只好把人家在小说里 YY 一把。一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