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奸何智丽"到"郎导我爱你"看中国成熟与包容

在郎平还没有带领美国女排来北京之前,我就想郎平是不是也会遭受当年何智丽的境遇?郎平担任着美国女排主教练,是中国女排最直接的对手。何智丽在1994年的第十二届亚运会上,她一举击败了邓亚萍、陈静、乔红三员当时最顶尖的乒乓大将,替日本夺得了金牌。在那个风口浪尖上,何智丽遭到了中国许多观众的非议和辱骂,有人骂她是“吴三桂”、现代“日本汉奸”等等。如果郎平带领的美国女排击败中国女排,又会怎样呢?况且郎平坦言,“没有教练喜欢失败,我当然希望我的球队赢球,希望球队发挥得更好。”她的言下之意也希望美国女排赢中国女排。


这种言论要是在过去也就可想而知,“叛徒”、“卖国贼”、“汉奸”的骂声显然会不绝于耳。但当郎平出现在中国球迷面前时,却是一片“郎导,我爱你!”的热烈欢呼。“任何一个敬业的教练,都会如此。”这种宽容之声,这种热情与“拥戴”,却让见多识广的郎平也颇为惊讶,她怎能不“感觉非常幸福”?(郎平语)郎平是幸运的,幸运处在这样一个宽容的平和时代。


从“郎导,我爱你!”到“杜丽不哭!”是中国民众心胸愈益变得开阔乃至博大的见证。


杜丽虽然败北了,除了惋惜,似乎没有听到什么责难。连那被戏称为“愤青集中营”的互联网上,看到的也多是宽容和鼓励。“杜丽,别太伤心,你仍是我们的英雄!”、“你还是我们心中的神枪手,相信自己,加油!”、“杜丽不哭,调整状态再战!”……从奥运会的第一天,我们亲眼目睹了大多的眼泪,张琳在获得银牌之后泪水夺眶,朱启南站在领奖台上泪如雨下,人们对张琳也好,还是对朱启南也好,给他们的同样是鲜花和掌声,“无论成败,登上奥运赛场都是英雄”、“ 朱启南们同样也在书写历史”……


这样的包容当然会让那个名叫古德博蒂先生的英国人惊讶不己,因为他曾预言:中国人在奥运会上,有可能遭遇“一场灾难”。他在《泰晤士报》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刘翔如果在北京奥运会卫冕失败,“对他而言将会是一场灾难,对刘翔的许多支持者,以及所有中国人来说,也都会是一场灾难。”他这样说并不是凭空想象,而是根据中国一些运动员的遭遇得到的结论。

作者 心欣相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