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的间谍战 四 一个秘密组织(AIB)的诞生 3,部分斐迪南间谍的英勇斗争

sammyl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9/[/size][/URL]   虽然这些“海岸岗哨”也会对偶尔闯入的外来者有些埋怨(他们称之为“boarders;搭伙者”),但他们还是尽量让那些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尼克·维德尔(Nick Waddell)是驻守在所罗门群岛的一个“海岸岗哨”,他有一本以之为荣的“客人登记册”,还成立了一个“橡胶筏夫协会”,这是一个由获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9/

虽然这些“海岸岗哨”也会对偶尔闯入的外来者有些埋怨(他们称之为“boarders;搭伙者”),但他们还是尽量让那些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尼克·维德尔(Nick Waddell)是驻守在所罗门群岛的一个“海岸岗哨”,他有一本以之为荣的“客人登记册”,还成立了一个“橡胶筏夫协会”,这是一个由获救的盟军飞行员组成的俱乐部,里面的每个会员都会得到一张字体粗糙的会员证,而且每个会员都要宣誓:战争结束后,在每年的获救周年纪念日,一定得喝他个酩酊大醉。

新西兰人唐纳德·肯尼迪(Donald GKennedy)不仅是个斐迪南组织成员,他同时还是一个征兵官、教官和游击队队长。虽然他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但他比绝大多数生活在新乔治亚岛(New Georgia)南部塞吉点(Segi Point)一个被椰肉干公司领导遗弃的厂房里的那些丛林间谍要舒坦得多。肯尼迪在附近的小海港有一条纵帆船(schooner),偶尔他会和当地的小船队一起外出,与日本巡逻船展开对阵战。

杰弗里·库泊(Geoffrey Kuper)是肯尼迪早期征募的一名成员,他的父亲是一个德国种植园主,他的母亲是一名当地妇女。尽管德国是日本的盟友,但库泊的实际行动表明他是斐迪南组织最棒的成员之一。当肯尼迪教会了他在丛林地带进行间谍活动和战斗的技巧后,库泊被派到所罗门群岛中部圣依萨贝尔岛(Santa Isabel)的一个叫塔坦巴(Tatamba)的村庄。库泊身边只有一个无线电台,一艘巡航动力船,还有新婚才三个星期的妻子。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库泊已经在当地招募了组织成员,并和他们一起营救了28名盟军飞行员,无数次地突袭了日军营地和巡逻队。在一次最勇猛的袭击中,他们在附近一个岛屿伏击了26个日本兵并将其全部击毙。

尽管新乔治亚岛已被日军牢牢掌控,肯尼迪还是设法保留了由当地勇士组成的一支队伍。当岛上大部分民众都纷纷倒向日本占领军时,这些勇士仍十分效忠于盟军。

还有一名海岸岗哨叫科内琉斯·佩奇(Cornelius Page)。他生于悉尼,当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他在辛贝里岛(Simberi)经营着一个干椰子肉农场。辛贝里是新几内亚岛以东的一个小岛。当费尔特邀请他加入斐迪南秘密组织时,他为有这样一个机会而欣喜若狂。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有着非常理想的条件:他既可以和漂亮女友——一个名叫安辛·布鲁(Ansin Bulu)的本地女孩——一起留在这个心爱的小岛上,又可以为自己的国家效劳。

中年人杰克·泰尔梅吉(Jack Talmage)也是澳洲人,他已经在交界地的大农场上生活了22年,和佩奇一样,他也十分了解他所属的地方,而且深受当地人敬仰,他和邻居一起加入了斐迪南组织,成为一名间谍。

在辛贝里岛另一个农场上工作的是“水手” 艾里克·赫特里奇(Eric Herterich),他是德国人,早在几年前就与当地的一名女人结了婚。没人知道为什么他有一个“水手”的绰号——在欧洲人眼中,“水手”就是那种懒散无个性的人。多年来,赫特里奇都不愿再提他是德国人这件事,但当日本人将要从辛贝里·北部登陆时,他便开始在全岛范围内大肆宣扬他的身世。因为日本是纳粹德国的盟国,所以当日军侵占辛贝里时,他便可成为这个岛屿的主人。

科内琉斯·佩奇很快就听说了有关那个德国人的叫嚣,所以他立刻发动了一次小型宣传闪击战。

他用肯定的语气对当地人说“日本人不敢来”(其实他自己也不敢确信),他还补充道:“即使日军来了,联军也会很快把他们赶出去的。”

对于这两种互相矛盾的说法,尽管辛贝里岛的居民也很迷茫,但他们还是逐渐上了“水手”赫特里奇的“贼船”。如果日军在该岛登陆,佩奇和他的伙伴杰克将被孤立起来。

当来自附近岛屿的一伙居民趁夜色偷袭辛贝里并掠夺他的农场时,佩奇愤怒万分。在他看来,这次袭击分明是受“水手”赫特里奇的唆使,而且这位“水手”把纳粹旗帜插到了他的地盘上了。

1942年5月的一天,日军在辛贝里岛登陆了。佩奇和泰尔梅吉被迫逃到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隐匿处。很明显,除非通过海上营救,否则逃生根本无指望。他们通过无线电向汤斯维尔(总部)报告了他们的处境。收到的信息告诉他们:将派一艘潜水艇到一指定海岸地点营救他俩。

整整三个夜晚,这两个澳洲人和佩奇的女友安辛·布鲁在约定好的信号灯的指引下,沿着漆黑沉静的海岸,匍匐行进,他们随时都可能被日军或怀有敌意的人员发现。但潜水艇一直没有露面,佩奇和泰尔梅吉后来通过无线电得知:由于潜水艇出现重大机械故障,被迫返回港口。当斐迪南秘密组织的官员试图另觅一艘潜水艇时,他们被告知:能够前往西南太平洋的仅有的几艘潜艇现正在执行更重要的任务。

一天后,汤斯维尔总部收到了佩奇发出的一条十分危急的信息:一个由日军和当地人组成的特遣队将利用搜索犬来追踪他们两个间谍。后来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辛贝里岛的消息了。

佩奇的女朋友安辛·布鲁首先被捕,她被带到一个叫卡维恩(Kavieng)的地方,那是附近的新爱尔兰岛(New Ireland)北端的一个日军基地。在那里,安辛·布鲁被折磨了一周,她一直谎称:佩奇和泰尔梅吉早在几天前已经离开辛贝里。然而她还是白遭罪了:在6月16日,这两个斐迪南间谍被一个当地人以2美元的报酬出卖。被捕后,他俩备受严刑拷打,最终被斩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