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友谊双层中巴司机去后安在否?(1)

双层中巴,即是中国同巴勒斯坦、巴基斯坦两国双边友好关系。同巴勒斯坦的友好关系主要是20世纪进入倒计时的最后几年,与巴基斯坦的友好关系是在2004年之后才开始传播。无论一个国家拥有多少个友好关系国家,但在舆论宣传上是有主次之分的,建国初期是中苏,之后是中朝、中越、中柬等国,都在新闻出版物都曾长期占据着头版头条,在篇幅与新闻持续期上,都达到了一个顶峰,在几段友好关系当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形容词“比山高,比水深”。真道是不堪回首月明中,昔日的“双层中巴”,随着穆沙拉夫宣布辞职,也亮起了红灯,是否会再次上演阿拉法特去世之后的外交悲剧?

常热中东茶却凉

自阿拉法特去世之后,中国同巴勒斯坦的关系就验证了中国的老话“人走茶凉”,从巴以双方会谈的参与者当中就能得知。为什么在伊朗核问题谈判的时候会有德国的身影,而在巴以和谈就没有“六国机制”?当中有许多因素,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价值取向发生变化。巴勒斯坦这个弹丸之地有多少价值?而这个价值又有多少能够转换为实际利益?

中国的中东战略从中心开花转变为东西合围,在中东地区的外围区域用苏丹与伊朗逐渐的控制中东。中东要的不是美国,而是粮食,曾经的苏联可以提供粮食,就跟苏联,美国能够粮食,就跟美国,不存在什么传统外交之说。美国左手石油,右手粮食,就是为了最大程度的榨取中东财富,同时也是惧怕中国实力的表现,因为不久的将来,中东就会易主。利用苏丹与伊朗,大力发展农业,然后输出到周边国家,如此一来,中国就能逐步取代美国,若是在这个同时伴以收服中南半岛的话,那么取代美国的速度就会加快。

造成中国同巴勒斯坦价值取向发生变化的原因是巴勒斯坦的定位。从阿巴斯上台后,就积极推动建国方案,和以色列缓和关系,甚至是不惜镇压哈马斯来取悦西方社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即使无法获得胜利,也能更接近胜利。即使成立了国家,那巴勒斯坦靠什么生存?石油吗?不,以色列是不会勘探出的油井转给巴勒斯坦的,那就只能是靠外国救助了,甚至巴勒斯坦很有可能成为中东地区的城邦共和国。养一只老虎,只要自己控制的好,他是会咬别人的,而当老虎“掉牙”变成猫之后,还有什么用?自己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直猫,随之而来价值取向自然变化。

一个领导人的离开并不会影响到两国关系,可是继任者对国家的定位,却会影响到两国关系,毕竟两国关系是建立在双方价值取向相同的基础上,倘若前提被变更,友好关系也仅仅挂在嘴上而已。中国同巴勒斯坦关系趋于平淡,便是典型的例子。

定位错位显端倪

中国同巴基斯坦的关系是比较牢靠的,主要是来源于两点:一建立在拥有共同敌人的基础上;二建立在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关于中国同巴基斯坦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根据不同的着眼点,分成两个支系。

互不干涉内政,通俗的说就是不参合该国国内党派斗争,在中国同巴基斯坦的交往史当中能可得知。无论是人民党执政,还是穆盟执政,中国都是把关系定位在两个国家之间,而不是两个政党之间,这样的好处是使两国关系稳定发展,实现利益长久化。是和美国的做法完全不同的模式,美国最求的是利益最大化,所以是支持一个政党,在该政党执政时期最大限度榨取该国经济利益,在被推翻之后,美国利用新上台的政党积蓄利益,在利益适当的时候,打出民主派,说该国政府是独裁政府,要制裁,要断绝国外援助,冻结资产等,随后强迫该国联合组阁,慢慢的侵吞该国经济利益,然后寻找时机,使两党地位交换,这样就形成一个权力交接与榨取利益的循环过程,而且使两者相吻合。美国模式的确定是随着政党的倒台而倒台,属于高风险外交投资,赢则满盘,输亦满盘。

同样是追求利益,中国追求的长久化,美国追求的是最大化。巴基斯坦被成为巴铁的原因并不是单纯建立在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就完成的,还需要有共同的价值取向,那就是共同对付印度。可问题产生了,对印度采取强硬立场,那么必然军人势力会达到扩大的空间,穆沙拉夫就是靠的就是对印战争才平步青云的,如果要是采取强硬立场,那么穆沙拉夫余党就会再次得势,对国家长久的民主进程是不利的。无论是人民党,还是穆盟,他们控制军队都只是在执政地位之时才享有的,而在下野之后,就失去了这种权利。这并不是政党利益与国家利益的矛盾,而是国家利益层次上的时间长短矛盾。

如果选择短期利益的话,那么穆沙拉夫余党会再次得势,会上演比逼宫更具威胁的政变,是确保了国家安全,可却失去了国家民主进程,需要说明一点,在穆斯林当中,政治是比西方领先的,有宗教派别,有政治派别,有法学派别,各司其职,而军队一直是个大问题,在历史上军人多次发生政变,前些时日的毛里塔尼亚政变正说可以说明这点。若是在其势力没有得到充分扩大的时候动手,使其政变时间提前,若是拖延下去,其势力得到扩大,当双方都不拥有压倒性优势的时候,国家很有可能遭遇分裂。

巴基斯坦证据的内忧外患,可够头疼的,但也有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通过美国,确保印巴之间短时期的和平,确保外患不会在一定时期内发生的前提下,对穆沙拉夫余党下手,获得军队的实际控制权,而不仅仅是领导指挥权。这样一来,中巴关系必然会处在一个滞缓期。巴基斯坦政局权利交替存在许多历史遗留问题,而凸显出最大的问题便是军人集团同政治集团的矛盾,这是在穆斯林国家普遍存在而又无法彻底解决的问题,就拿菲律宾这个政变多发国来说,打击恐怖势力,必然造成军人上位,而军人上位必然造成军事集团的军事政变,如果要是想避免,那么只能在中间环节下手,就是晋升条件苛刻,可这样一来,是避免了高级军官政变,却加剧了中低级军官政变。

中巴关系真可谓之曰,若无远虑,必有近忧。若是以巴基斯坦存在的其他矛盾问题,结果自然也不同,正如我所说,最大的问题是军事集团同政治集团的地位之争造成的,其他的问题,只是调和剂,而这个是催化剂。就此言罢,有空待续。

退役新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