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一章 末任总督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大陆历1030年,夏天。

蒙龙已经二十岁了,将从帝都工业大学毕业的他必须面对一个关口,他要对自己爱恋了二年的恋人舒蕾一个交代,坦白自己的身世,带舒蕾去自己家。

舒蕾是蒙龙的同学。从二年级起,情窦初开的蒙龙就喜欢上这个恬静秀气的女孩,经过漫长的追求,经受了女孩设置的重重考验,舒蕾终于答应了和蒙龙确立关系。舒蕾对外表俊美,行事极有主见的蒙龙也极有好感,只是生性内向的她不敢表达主动自己的感情罢了。出身平民家庭的舒蕾是父母面前的乖乖女,当决定了自己的婚姻大事后,舒蕾在第一时间便报告了自己的母亲,当然,也等于报告了父亲。

帝都的风气越来越开放,自由恋爱成为平民家庭子女的潮流,初婚者的年龄也越来越大,这和女子就业人数及受高等教育人数的增加有关系。二十岁的舒蕾谈恋爱并未引起父母的不满,但女儿说不清男孩子的家庭情况却令舒父很不高兴。

舒蕾真的不知道蒙龙的家庭,连他在哪儿住都不知道。只晓得他跟奶奶在一起,父母是军人,都在外地服役。舒蕾属于那种只重人品的女人,看重的是男人本人的条件,对家庭不是太在意。蒙龙不想说,舒蕾也不去问。

现在必须面对了。

“我爸爸想见见你,就是这个休息日。马上就要毕业了,真的是没有时间,我的论文还要修改呢。上次你帮我查的资料很有用,谢谢你了。”舒蕾对蒙龙说,即使两人已是恋爱关系,舒蕾对蒙龙仍保留了部分语言习惯。当时他们站在餐厅边的树荫下,路过的女生很多瞟过关注的眼神,蒙龙被评为工大第一美男,是很多女学生心目中的偶像。

舒蕾有幸福的感觉。眼前的偶像级王子从来没有传出过他的任何绯闻,学习刻苦,行事低调,非常有见识,舒蕾尤其佩服蒙龙的见识,对帝国,对大陆各国,对行业的走向,甚至对几年前开办的人们趋之若鹜的股票交易所的行情都有近乎天才的看法。在恋爱中的女孩一般会犯高估爱人的对象,其实男孩也一样,二种人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一是恋爱中的男女,二是新提拔的官员。舒蕾对蒙龙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心。不理解的是,蒙龙本来有很多在她看来极为出色的技能,他会唱歌,浑厚的男中音让她着迷。他会弹琴,一手扬琴敲的她心醉。他还会绘画,几笔就勾出她的轮廓,五官颇有神似之处。学院组织的活动,蒙龙却很少参加,即使参加,他也不会出彩,默默地给人当配角。舒蕾甚至觉得他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

“哦,”蒙龙有点遗憾,“本来我想带你去看我妈妈的一个好朋友,她一直对我很好,中学时我每天到她家吃午饭,因为她家离学校近一些。”

“为什么?”舒蕾不理解蒙龙为什么带她去父母的朋友家。

“我跟你说过,我父母,哦,他们一直在外地,他们,嗯,他们的性情比较怪,也不是很怪。我是想请孟姨给我们指点指点。孟姨知道我们的事,她也想见见你。”

“她是做什么的?”舒蕾问。

“她是护士,在陆军总院。”

“为什么不带我去见你奶奶,她不是在帝都吗?”

“是。”

“有什么问题吗?”舒蕾一向觉得蒙龙办事极有主意,在学校的几年里,蒙龙的组织能力得到多次证明,班里、系里的各种活动老师都会找他帮忙,而他总能出色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像今天这样犹豫,舒蕾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心沉下来,“是不是你家里不同意我们的事?”

“不,不。”蒙龙赶紧声明,他可不想被女友误会,“这样吧,下午我们去孟姨家吃晚饭,她做的鼎湖小吃特别香,我给她打个电话,她这几天换休在家。”

舒蕾点点头,表示同意了。既然这个姓孟的女人在男友心目中很重,那就去吧。

下午没有课。按照约定,两人在校门口见面了,几乎同时到,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五分钟,这是两人的一个习惯,谁也不愿意让对方等。

从工业大学到孟晓云住的近卫军宿舍需要倒二次车,费时四十分钟。蒙龙对营区卫兵轻声说了句什么,卫兵便放行了。舒蕾却是第一次走进军营,感到什么都好奇,营房,操场,草地,整齐如卫兵般的林木,当然还有正在出操训练的士兵。一路上不停地问蒙龙这是什么,哪是什么,蒙龙耐心地给他解释,手指悄悄勾住女孩的手,在她手心里挠着,舒蕾东张西望,见没人注意他们,用力捏住蒙龙的手,来之前的一点不愉快消失的无影无踪。热恋中的男女都会有一点神经质,一个眼神,一次拉手,就能化解满天的乌云。

舒蕾觉得军营太大了,鹅卵石小径似乎无休止地伸展向远方,眼前是一片绿荫掩映下的别墅,大部分是二层,也有小部分是三层的。舒蕾想问蒙龙,你这个孟姨怎么会住在这里啊?这里的别墅很高级很漂亮啊。说着到了一道漆成黄绿色的栅栏门前,两个带着白手套的哨兵笔挺地站在两边漆成红白两色的木台上,蒙龙没有停步,对着树影里的哨兵打了个手势,哨兵立即做了个通行的动作。

“他们认识你吗?”舒蕾问。

“我常来,当然认识啦。”蒙龙得意地说。他摁响了一栋深红色外墙的三层别墅的门铃,一个女佣从铁大门的小窗口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将大门打开了。

“夫人在,蒙少爷。”女佣恭敬地说。

“谢谢你,刘嫂。”蒙龙拉着舒蕾进门,快步穿过一个小花园,上了几级台阶,推开沉重的别墅正门。

舒蕾第一次进如此豪宅。从进入营区,舒蕾便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压力,她却没找到原因,答案到现在终于浮出水面,那就是蒙龙的身世,他怎么会经常来这种地方?她想拉住蒙龙问一问,但蒙龙已经将其拉进了门。

一间很大的,但装饰朴素的客厅,和客厅里笑意盈盈的女人,“欢迎。我想,这位就是舒蕾吧,好名字。”客厅里的光线有点暗,舒蕾的眼睛一时间没有看清她的摸样,直到舒蕾的手被女人牵在手里,舒蕾才看清楚眼前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肤色白皙,一对好看的眼睛笑眯眯地地打量着她,“好姑娘,好姑娘,”孟晓云拉着舒蕾坐下,“别拘束,蒙龙跟我儿子差不多,随便些。”舒蕾的心情放松了些,“谢谢阿姨。”舒蕾低声说。孟晓云端起茶几上的家乡糕点,“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尝尝,哦,阿姨带你去洗手。”

等舒蕾回来,见蒙龙坐在那里旁若无人地大吃零食,孟晓云笑道,“这是专门给小舒准备的,你倒不客气。中午没吃饭吗?”

“没吃饱,食堂的菜味道总一个样。”蒙龙嘴里嚼着食物,含混不清地说。

“阿姨,真是好吃。”舒蕾吃了一块小点心,礼貌地对孟晓云说。

“去过鼎湖吗?这都是鼎湖风味。”

“没有。看过风光片,是个好地方。”舒蕾的所有拘谨消失了。

“小龙给我们倒茶啊,”孟晓云挥手让女佣离开,“去鼎湖很容易啊,你们马上就毕业了,有时间,去趟吧,住我家就行。虽然现在鼎湖蟹还没下来,玩的地方还是很多的。而且,蒙龙家里在鼎湖也有房子啊,比这个可大多了。”舒蕾的心又沉下去了。勤俭节省了几十年的父母刚买了一栋三居室楼房,让她和弟弟高兴了很长时间,母亲将每间屋子收拾的一尘不染。但辛勤半生的母亲何曾见过如此豪华的住宅?楼梯的扶手、卫生间的门把手都是镀金的。舒蕾想,这样的宅子即使在权贵云集的帝都也算是豪宅吧?可是蒙龙家在鼎湖州的房子比这个还要好------孟晓云似乎看出了姑娘的心思,“来,跟阿姨来,阿姨带你看看房子。”

舒蕾跟孟晓云上楼,二楼的客厅比一楼小了许多,通着阳台,阳台被粉白色的丝幔挡住了,落日前的光线透过来,让客厅多了温馨的气息。一条铺着地毯的通道两边是四间卧室,纯白色的房门给人素雅而活泼的感觉,和客厅凝重的装饰风格迥然不同。“这几间屋子是我女儿京京和儿子明明的卧室,这间是留给蒙龙的,但他很少来,喏,”孟晓云推开一间房门,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台和一把椅子,很简单的布置,整洁干净,像个军人的宿舍。

“你周叔叔喜欢简洁,搞得屋子里没一件多余的东西。这也好,搬家方便。”孟晓云指着三楼,“三楼是我们的天地了。书房,我俩的卧室。你别看这套房子挺宽敞,这是部队给你周叔叔配的,他一调动,房子就给别人住了。”

周叔叔是什么人,为什么军队给他配如此高级的住宅?到了嘴边的话没说出来,因为她听见楼下传来女孩子的叫声,似乎是很愤怒的声音,孟晓云沉下脸,快步下楼,舒蕾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下楼。见客厅里蒙龙站在那里正跟一个高个子女孩解释什么,女孩扭头看见舒蕾,“是她吗?让她走,这里不欢迎她。”舒蕾惊恐地看着眼前愤怒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孟晓云呵斥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遥远,女孩大叫,“我不听,你欺负人,你们欺负人,我爸爸,找龙叔叔评理去。”她哭着夺门而出。

“不要理她!”孟晓云制止了要追的蒙龙,“让她冷静冷静好。”

气氛瞬间冰凉。

“小舒你跟我来。”孟晓云将舒蕾叫到了二楼,推开一间朝阳的屋子,一看就是女孩的闺房,墙上挂着许多挂件,让舒蕾有一种亲切熟悉的味道,她的眼睛落在墙上一张合影,是蒙龙跟刚才那个女孩的,但他们这张照片至少合影于三、四年前,照片上的蒙龙还是一脸稚气,远没有现在成熟。

舒蕾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是我的女儿,叫京京。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玩,像亲兄妹。大概京京对蒙龙的感情就像你对蒙龙一样。但蒙龙对京京却像哥哥对妹妹。我非常清楚。小舒,你和蒙龙的事,小龙都跟我说了,我支持你,也支持他的选择。我说过,我像他妈妈一样爱他。”

舒蕾的脸色苍白,“谢谢您,我想知道,蒙龙的父母是谁?”

“他没告诉你吗?不要紧,今天他会告诉你的。”孟晓云恢复了刚见面的从容,“请原谅京京对你的无礼,我替她向你道歉。走吧,希望没有破坏你的心情。”

餐厅已经布置好了,舒蕾却没有了一点胃口。

那个叫京京的女孩再也没有露面。离开别墅,舒蕾没法忍受了,“蒙龙,告诉我一切,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你父亲是谁?我怎么给我爸爸妈妈介绍你?”

蒙龙拉住她的手,“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之所以没有告诉你一些事,我有原因。明天,我一定告诉你。现在我要去找京京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