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年代的45台在播「大秦帝国」,候勇演的秦孝公,王志飞演卫鞅,让我每天晚上九点半守着电视机,似乎神游到那个百家争鸣的年代。去年,兵马俑来台北展览,因为两个表妹要做暑期报告,所以我就带着两个小萝卜头去看特展。特展主打的「绿面跪射俑」,让我惊叹两千多年前的秦代文明,但是旁边不起眼的地方,展示着秦代的青铜器的兵器、箭簇,但是这些兵器、箭簇,可又是另有学问的。

「在兵马俑坑中发现的三棱箭头有4万多支,但它们都制作得极其规整,箭头底边宽度的平均误差只有正负0.83毫米。」由这段文字可以发现,早在秦代就已经发展出标准化的制度。而秦国强大能够消灭六国而统一天下,强大的标准化的兵工制度可能是胜出的因素之一。再由以下文字得知秦代的品管制度,「秦国的军工管理制度分为四级。从相帮、工师、丞到一个个工匠,层层负责,任何一个质量问题都可以通过兵器上刻的名字查到责任人。我们已经无法知道管理的细节,但秦国的法律对失职者的惩罚是非常严酷的,这就是物勒工名的用意。」


中学的课本里面有一课是胡适先生写的差不多先生传,念书的时候没有社会历练,不知道差一点就是差很多。念书的时候考试考个九十分还沾沾自喜,反正同学们考满分的也没有几个,九十分已经算不错了。殊不知自己已经逐渐的走向差不多先生的那群了。

当兵服役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打扫厕所,我和一个学长各刷一个小便斗。小便斗上面满是黄垢和尿渍,我和学长各拿个一块菜瓜布开始洗刷,两三下我就把小便斗刷好了,外观上看起来洁白如新,可是我看学长还在埋头苦刷。我就和学长说:「学长,我都刷好了。」学长看了看我刷过的小便斗,看到两边沟里还有些许的黄渍,就大骂我做事情只做表面,这种态度会害死我一辈子。

出了社会进了公司,发现企业和学校不一样,学校可以容忍学生犯错,企业不行;犯了错,小事被主管斥责,大事就叫你卷铺盖走人。社会很现实?不!社会一点都不现实,这就是常规。今天你不要求你自己,明天等客户要求你的时候,那么就已经失去客户的信心了。企业不是慈善机构,用你、养你,是你能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益;反之,若不能为企业创造利益或是造成企业的利益损害,那么就是企业的蠹虫、冗员。

日本人是一个可恨又可敬的民族,可恨之处罄竹难书,可敬之处就是他们的处世态度。日本人是个很笨的民族,只会循规蹈矩,创造力不足。但是就是他们的循规蹈矩,对于事情吹毛求疵的态度让人敬佩。我之前工作中遇到的日本人都是相当敬业的,到我们企业来稽核,拿着稽核的表單,一项一项的检查、一项一项的打勾或是填上数据,丝毫没有马虎。可能为了看某些表單数据要楼上楼下跑,我和那位日本人说,打电话请那边的同仁看一下,把资料数据报过来就好了。那位稽核的日本人和我说;稽核是他的工作,他代表他的企业做这件事情,他的报表要送回他的企业,任何数据他必须亲眼所见,他也必须对这些数据或是資料负责。这就是日本人工作的态度,不得不让我们尊敬。

反观中国的差不多先生,事事差不多就好,不只作学问如此,连工作都如此。胡适先生是上个世纪的人,但是差不多先生似乎从上个世纪又活到了这个世纪。越来越多的差不多先生在你我的四周,甚至自己都被同化成为差不多先生。差不多,可是差一点就差很多;考试差0.1分可以让你从吊车尾变成落榜;差一点,企业就少了一张订单、差一点,银行的票子就轧不过去。

秦代的标准化还有物勒工名,就是对抗差不多先生最好的方法。连两千年前秦代的人都能用这样的方法做事,两千年后的我们做不到?不,不是做不到,只是少了那份决心和毅力。再加上中国人是最聪明的民族,凡事取巧、便宜行事、差不多就行了,这种话,这种想法,挂在嘴边,在思想里,只会害我们自己不进步。而真的成为差不多先生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20 6:40:05 被流光舞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